第78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沙漫天,阴风阵阵,这本该属于两处的特质诡异地融合在了一起,使一个原本应该烈日当头,燥热不已的沙漠,变成了这么一个荒凉干燥的阴煞之漠。

    风沙之中,一只大鸟背着两个人,不,准确地说是一只大鸟背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女童蹒跚地走着,女童的手上还缠着那么一圈零星地点缀着几朵小白花的丝藤。

    此行正是任冉、任歌和鸟妈,至于那开着白花的丝藤,不言而喻就是莬。

    那一日,一柄断剑自天而降,插入任歌头顶,任冉还以为任歌会因此殒命,却不料那柄断剑竟是融入了任歌的身体之内,而后任歌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鸟妈,冲大厅顶上被破开的那个裂隙冲了过去,她顺手又拉了一把莬,而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其后任歌破碎虚空成功,也昏迷过去,鸟妈勉强背着他们两个飞了很久,最终力竭,摇摇晃晃地落在了这里,这些就不是任冉所能知道的了。

    鸟妈蹒跚地走了一会儿,终于不支,一头倒下,与此同时,鸟妈背上的那个防护空间也维持不住了,任歌和任冉一起滑掉在沙上。

    沙粒冰冷,任冉霍然睁开双眼,将自己的食指送到了眼前。

    虫祖措不及防,只好对她露出一个心虚的傻笑。

    这一次它的本意真不是吸她的血,而是想唤醒她。当然,这唤醒途中不可避免地就吸了那么一点血,那也是……顺道为之。

    任冉也不跟它计较,别说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血多么珍贵,就算知道了,她此刻也顾不得这个。

    她甚至都没想起来把虫祖从手上甩下去,立刻就开始搜寻任歌和鸟妈的所在。

    天知道她是有多么惧怕与虫子接触,能忽略这一点,实在是她太过担心任歌和鸟妈了。

    幸好任歌和鸟妈都在自己身侧,任冉微微松了一口气,随手布下一个防御阵,立刻又紧张地查验起他们的身体。

    任歌的状况极其地不乐观,外表上虽看不出什么,其内里却是一片混乱,唯有心脉为一层淡黑的烟雾所笼住,勉强地维持住了他的生机。

    鸟妈倒还好说,只是过分透支,筋疲力尽,本源也略有损伤,总体而言不是大问题,慢慢调养,总能调养回来。

    任冉心中剧痛,分别给任歌和鸟妈喂下合适的丹药,又以相当温和的灵力,小心地助任歌将丹药化开。孰料,药液入腹竟是泥牛入海,激不起哪怕一片浪花。

    任冉心中愈发沉重,又试探地输入些许灵力,试图帮助任歌修复那些崩毁的血肉,可这些试探如同先前的丹药一般,无声无息地被那片混乱给吞没了。

    这绝不是筑基期应有的伤势,任冉推测这是与那柄断剑强行融合造成的。

    一柄能破碎虚空的剑,想也知道,不是仙品,至少也是九品十品,就算已经断裂损毁,又岂是任歌仅仅才达到四阶的炼体之身可容纳的。

    之后的破碎虚空则更添了一层伤害。

    从筑基到洞虚,其间的差距任冉想都不敢想,可任歌硬是跨越了这个距离,将他们带出了那个即将崩毁的万剑冢。

    既是任歌能跨越那个绝不可能的距离,把他们带到了安全之地,她为什么不能突破筑基的限制,将任歌的伤体治愈?

    任冉咬唇,心中信心陡升。

    但任冉并没有因此就轻举妄动,她呼唤虫祖,问它可有主意。

    虫祖素能创造奇迹,她期盼着它能再创造一次。

    虫祖早偷偷摸摸从任冉的手指上爬下来了,此刻正躲在鸟妈的一片羽毛后头,听到任冉问它,它忙探出头来,爱莫能助地朝她摇了摇。

    它虽活得够久,见识也多,可事实上它除了特别能吃之外,真的没多大用处。

    对于这一点,虫祖往日并不觉得有什么,此刻却深感惭愧。

    任冉心中失望不已,但立刻她又振作了起来,窥向任歌的识海。

    从任歌连日的表现来看,当日剑魂之皇主动与他融合之后,他并没有抹除它的神智,那么它此刻最有可能居住的地方就是任歌的识海。

    它又是当日莬秘法所强行炼制的,并意外开启了灵智,就算本身品阶有限,却实实在在融合了万剑冢中几乎所有游荡的剑魂阴煞的记忆,这些记忆中也许并没有多么高深精炼的地方,其广博仍留给了她不少期待的余地。

    凤凰真眼之下,任歌的识海一览无余,其正中是把月色的光剑,光剑的外围是一圈细碎的剑意,如同一条护城河一般,围绕在剑的周围。其它地方是无边的黑暗,如同夜空,暗合了任歌纯阴剑体中的阴字。

    此刻,识海中一片平静,光剑自岿然静立,剑意河流也静静流转,一切都没有因为如此沉重的伤势而有所波动,任冉心下稍解,而后才看向光剑与剑意河流之间的那个暗影。

    暗影是剑魂之皇无疑,他因并无实质,略显模糊透明,细细辨去,应为一玄衣老者。他盘腿叠坐,闭目不语,周身浅淡地散发着一些黑色的雾气,似在入定。

    任冉细析那黑雾,赫然发现,护住任歌心脉的黑雾与之同出一源,想来正是剑魂之皇护住了任歌的心脉。

    任冉心中感激,虽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毕竟他寄居在任歌的识海之中,任歌一旦有个万一,他也要跟着湮灭,但他实实在在就是帮了任歌,这一点毋庸置疑。

    算起来,连他们一同都要感谢他,若不是最后关头,他告诉了任歌那个办法,他们全都要葬身无地。

    “前辈。”

    任冉凭借金线,恭恭敬敬地传过去一丝意念。

    剑魂之皇睁开双眼,刹那沧桑尽显,他淡淡道:“是为这小子的伤势来的吧?”

    “还请前辈指点。”

    任冉恳切道。

    剑魂之皇略微沉吟:“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远水难解近渴,以此地的环境和他如此沉重的伤势,未必撑得到那一刻。”

    “此地的环境?”

    任冉不解。

    “此地乃上林剑宗的遗迹,万剑冢应算是上林剑宗的剑冢。”

    剑魂之皇淡淡道:“昔日,上林剑宗傲绝天下,宗主更是天纵奇才。一日,他突发奇想,欲汇天下万剑剑诀与一体,打造一部绝世剑法,因此广派剑函,邀请一众同道共商此事。却不料,会始之日,却是灭门之时。与会的千家剑派,众口一词,指责上林剑宗乃狼子野心,联手欲将上林剑宗抹去。上林剑宗上下拼死一战,终究寡不敌众,在最后时刻,上林剑宗宗主以自身真元强行开辟了一个中转空间,引万千毁于这一战的断剑进入其中,又以自己战毁的本命剑镇压,造就了万剑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任冉心中唏嘘,却是默然点头,不发一语。

    这毕竟是剑魂之皇的一面之词,个中详情究竟如何,她并不知晓,所以不能妄下断语。

    剑魂之皇又道:“那一战,惊动天地,移山填海,与战者十不存一,上林剑宗生生为纵横的剑气所摧毁,昔日灵山,化作荒漠,似仙佳境,变作鬼地,便是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白驹过隙,沧海桑田。

    任冉复又点头。

    剑魂之皇看她并不打断自己的话,略微有些惊奇:“你这娃娃倒是好耐性,我看你心中焦急,原本还以为你听不得这些旧事,会催问我到底如何救治任歌。”

    任冉静静回答:“晚辈只是相信,前辈绝不会无的放矢,说出这些,自然有其用意。”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是这么老成的性子。”

    剑魂之皇满意地捋须颔首:“不错,老夫说出这些,的确是有用意的。一者,我是要告诉你,这片地域看似仅仅荒凉,实则四处充斥着残余的剑气,又有各种怨魂阴煞出没,是以此地并不如看上去的那么安全,你之前及时布下了阵法,这一点做得很好。”

    “惭愧,晚辈这只是惯性使然。”

    任冉实话实说,多次的历练,早就让她养成了这个习惯。

    剑魂之皇点头,继续道:“那些残余的剑气经过万年涤荡,如今已经不再有什么破坏力,但是,它也彻底的与这一片天地融合了起来,让人无法自如地从这天地间汲取灵力,这就意味着,在走出这片地域之前,你们只能从丹药中获取灵力,那只雷空的伤势也无法因沉睡而治愈,需得大量的伤药,方有望痊愈。”

    任冉心中骇然,万年前的剑气竟然残存至今,当年那一战,究竟何等惨烈!

    不过这个对他们倒没有太大的影响,有空间在,她把鸟妈带回空间里去就是,空间里灵气的浓度,甚至比天剑门大多地方还要浓郁。

    “二者,我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你,先前我让这小子融合在身体里的断剑正是当日上林剑宗宗主用于镇压万剑冢的本命之剑,除去它本身残余的神通外,还拥有着上林剑宗宗主残存的不甘和执念。”

    剑魂之皇的表情看着有些恍惚,不等任冉问什么执念,他又接着道:“这也是为何我说此地的环境对这小子伤势有影响的原因所在。此剑为上林剑宗宗主的本命之剑,虽是断毁,但曾被他置于体内滋养数千年,因此哪怕已然失去剑魂,却也不是普通死物,会主动照顾到这小子的身体状况,自动汲取天地灵气,缓缓与之融合。而在此地,断剑非但不能从天地间汲取灵气,还要因此地剑气而躁动,因此这融合比其应有的速度快了太多。”

    “前辈的意思是,只要离了这里,断剑的融合就会变得缓和?”

    任冉确认道。

    “不止如此。”

    剑魂之皇严肃道:“先前因为时间紧迫,这小子将剑强行融合了一部分,这部分受的伤无法逆转,也是极其致命的。”

    “前辈之前所说远水难解近渴的意思是?”

    任冉询问。

    剑魂之皇神情复杂:“上林剑宗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洞府,乃是上林剑宗宗主当日私自开辟的一个小空间,空间中所藏颇丰,有一味丹药正是这小子目前适用的,能得到它,这小子之前强行融合所受的伤便不再是问题。”

    任冉的并不多话,只问:“求问前辈,此洞府在何处,该如何发现并进去?”

    “此地地貌大改,老夫也不知这洞府具体在何处。”

    剑魂之皇无奈道:“若是当日的上林剑宗的话,在西北角掌门洞府之下,接近地心之处。”

    任冉郑重向剑魂之皇道谢:“多谢前辈告知,日后前辈若有所差遣,任冉定当全力以赴。”

    “你且去吧,救了这小子再说这些。”

    剑魂之皇双目合拢,似又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任冉再不迟疑,瞬间将意识退出任歌的识海,将任歌与鸟妈送入了自己的空间当中。

    经过万剑冢中那些日子的调养,她所受内伤已然痊愈,但本源并非那么容易养回,是以空间中的山河地貌虽已经恢复了原状,精气神比之先前却是大有不如,最具体的就是,包括通天藤在内的一些高品灵植都有些萎靡不振,便是那些种下的四品药材都有些蔫蔫的,倒是那些低品阶的药材没受到多大影响,仍旧那么生机勃勃。

    无论如何,空间里也比外面好。

    任冉找了一处,结了个茅庐,将鸟妈和任歌妥善地安置好了,又验查了任歌体内的状况确实有些好转,鸟妈的伤势也在缓缓恢复,这才离了空间,回到剑阴沙漠之中。

    捡起莬,将它随便地绕在自己腕上,任冉收起了阵法,踏出了在这沙漠中得第一步。

    她一边走着,一边默默感受着剑阴沙漠中的灵气。

    细查之下,她果然发现了其与寻常灵气的不同之处,只是自己体内的那只小鸡似乎并未受之影响,一如既往地正常流转循环着。

    任冉不知道这是基于怎样一种原理,但这在她来说是好事,至少她无需时时回到空间中去,补充自己消耗掉的灵力,这样她就可以将更多的时间用来需找那座洞府。

    剑气弥漫,黄沙遍地,这样的情况下要去分辩自己的所在究竟是当日上林剑宗的哪个部分,这一点绝无可能,任冉毫不吝惜,全程开启凤凰之眼,视线直入地底数十丈。

    是宗派就必然有建筑,有建筑就必然有地基,任冉无计,只能用这种死办法来推断昔日的上林剑宗的大致结构,她就不信,那一战当真使上林剑宗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湮粉,连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这是一种极其枯燥,又相当考验耐力的工作,时时还有冤魂侵扰。好在任冉最不缺的就是耐力,又有金线雷箭,收拾起那些冤魂来并不费太大力气,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让金线得到了滋补。

    其实那些冤魂比比之万剑冢的阴煞还不如,这片肆虐的剑气,不独让修士在这里无法修炼,便是冤魂也无法在这里晋级,偶有一个品阶稍高的,也是通过吞噬其它同类达到的。给它时间未必不能成长为相当强大的存在,但万年对于这些冤魂来说还是太短了一些,连灵智尚不能开启,更别说有意识地去寻找同类,吞噬掉,而后壮大自己。

    因此任冉安全方面并不成为问题,她除去定时进空间观察任歌与鸟妈的状况,聊胜于无地喂他们一些丹药,再然后在实在疲倦极了的时候进空间眯一会儿,剩下所有的时间,都在搜寻那个地底洞府的所在。

    皇天不负苦心人,十天之后,任冉终于确定了大致方位,也是这一天,鸟妈终于醒了过来。

    鸟妈是灵兽,品阶又比他们高,因此任冉一直都相当缺少适合它的丹药,只能对付着喂它一些低级的丹药,而后让它自己在沉睡中慢慢自愈,这让任冉觉得万分的抱歉。

    此时鸟妈虽然醒了,但也并非痊愈,因此任冉说什么也不肯让鸟妈出空间,要它继续在里面调养,横竖地宫的下落她已经探准了七八成,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细细搜寻,鸟妈就算出来了也帮不上忙。

    任冉又找剑魂之皇细细确定了洞府所在空间的具体深度与特征,最终锁定了一处,运足目力,向下看去,果然如剑魂之皇所说一般,看到了一块不起眼的黑石。

    历时万年之久,这块黑石还能完好地存于此处,任冉直叹幸运,心中却也知道,不出什么意外,自己定然能找到它的。

    昔日上林剑宗被摧毁,参与这一战的剑派也大都七零八落,估计不会有人有这个闲情在这片战场上寻宝,而这块黑石本身也极不起眼,若不是事先知道,而后存心搜寻,只怕谁都会忽略过去。

    任冉运转灵力,默念土遁诀,遁到了那块黑石之旁,微微喘气。

    因是五行俱全,甚至还兼备空间、冰和雷的属性,任冉各种功法都学了一些,但最多使用的还是火系功法,最近又练熟了雷箭,这土遁方面其实她并不擅长,黑石又埋得足够深,这让她费了不少力气。

    喘匀了气之后,任冉请出了鸟妈和虫祖。

    黑石里的洞府是上林剑宗宗主私自开辟的一片空间,也是他私人的一个后花园,除去上林剑宗宗主本人来去自如之外,他们这些闯入者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手段来进去了。

    虫祖之前吞食的空间之力已经消化了个七七八八,且现在这个空间跟万剑冢相比还是弱太多了,因此它深吸了一口气就吸出了一个空间黑洞来让任冉和鸟妈得以通过,而后就算大功告成,迅速地攀着鸟妈的脚爪躲到了它的羽毛之下。

    被一只鸟叼进另一个空间里这种经历,它这一辈子有那一次就足够了!

    鸟妈轻蔑地斜了它一眼,一扇翅膀,把任冉弄上了自己的背,对着那个黑洞跳了进去。

    “duang!”

    沉重的碰撞声,在任冉与鸟妈进入的一刹就响了起来,上黄钟一声呜咽,笼住任冉和鸟妈的那个钟形虚影只晃了晃就溃散了,上黄钟本身化作小小的一口钟投入了任冉的身体,陷入了沉眠。

    随及又是一道白色的虚影撞了过来,任冉不假思索,拍出了一张符,同时鸟妈长喙一开,喷出了一个雷球。

    符篆爆开,化作一股小小的龙卷风,卷住了白影,鸟妈的雷球正好撞在上面,顿时一阵电闪雷鸣,噼里啪啦声响成一片。

    闪着蓝光的白影晃了一晃,连退三步,不知如何,风就息了,雷也止了,露出白影的真容来。

    那是一只纯白的猫——至少在任冉看来是如此,因为雷电的缘故,它那一身白毛虽然没有变得焦糊,却如同电烫过一般统统地竖立了起来,边缘还略微带了点卷。

    而看到这么一只炸了毛的白猫,任冉心中非但没有一点欣喜,反而叫苦不迭。

    他们不是通过常规的方法进来的,因此这落脚的地方不一定就是入口,但一头就闯进了昔日上林剑宗宗主豢养灵兽的地方,他们这运气也忒差了一些。

    且据目前种种来看,要么风雷两种属性的攻击对这只灵兽不起作用,要么它的实力已经到了她与鸟妈追赶不上的地步。

    这两者,无论是那一个,对他们来说都不能算是好消息。

    更让任冉头皮发麻的是,这只灵兽也是同鸟妈一般相当稀罕的存在,至少任冉辨别不出它究竟是何种灵兽,因此也无法知道它的属性特长,并据此发出针对性的攻击。

    虽然它看上去像一只最普通的白猫,但很明显,这绝不可能真就是一只白猫。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知己不知彼,那也要上!

    任冉眉一挑,取出了自己小弓,白猫的眉毛也挑了一挑,却没有发出攻击,而是轻轻一个纵身,向任冉扑了过来。

    这一扑,连半分火气都没有,伴随的,还有一声悠长软绵的:“喵~~”

    这与战斗相当迥异的风格让任冉的手不由一抖,刚刚凝成的火箭差点溃散,接着不等她射出,白猫的爪子就已经到了,轻轻一拍,那支火箭颓然湮灭。

    “喵~~”

    白猫又软绵地叫了一声,不由分说地挤进了任冉的臂弯之间,把小脑袋贴上她的胸膛拼命地蹭。

    这特么什么节奏?

    任冉和鸟妈面面相觑,任冉不由诡异地想:上林剑宗宗主的这只灵兽它叛变了,要认她为主?

    可惜,这个世界的灵兽认主并不像小说里那般有契约约束,而是类似最原始的那种驯养,跟前世的养宠物也差不太多,因此并没有确切的标准让她来知道这只白猫是否认定了她。

    如果这只白猫当真有意认她为主的话……任冉不由有些发窘,猫——鸟——虫子,她家的这些兽类,是准备自己内部就形成一个完美的食物链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