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主。”

    任冉刚一醒来就发现面前排排跪了四个人,一水的浅黄襦裙,一水的簪花双髻,依次捧着衣服、腰带、挂饰和鞋子,低眉敛目,不敢看她。

    任冉的脸瞬间就白了,她运转灵力凝出一面水镜,发现镜中的人仍然还是自己,心这才稍微定了定,而后再看那四个人,发现其实不过是四个妖族少女罢了。

    任冉苦笑,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些,对人性,又或者说妖性估计不足,最终才让自己陷入了现在这个境地。

    只是那青罗……现在任冉都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叫阿罗,只是姑且这么呼唤着罢了。

    让任冉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青罗究竟是想干什么,迷晕了她,却是什么都不取,还安排出这样一个场景来,吓得她还以为自己穿越了。

    尤其是那个称呼……小主,什么鬼!

    不对!

    他还是取了什么的!

    任冉陡然惊醒,白露呢,还有一直被她缠在手腕上的莬此刻不见了踪影,他们哪里去了!

    可目前这样的境遇,虽说诡异了些,却不能说充满了恶意。

    任冉敲着脑门想,莫非这青罗其实是莬的什么人?

    他本就为了莬而去,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一起,保险起见还是迷晕了她,而后妥善的请走了莬。

    可这见鬼的“小主”又怎么解释呢?

    难道是莬已经醒了过来了,顺手给她这么一个身份?

    又或者这一切是因为白露。

    做为龙孙,它其实有一个相当骇人的身世,只是被困在上林宗宗主的空间里出不来罢了,如今一旦出来,自然风生水起,以致于自己这个为她所“豢养”的人都水涨船高的成了“小主”?

    任冉乱想了一通,但随之就将这一切抛到了脑后,急切地问那四个跪在地上的少女:“我睡了多久了?”

    领头的那个低眉敛目,轻轻道:“回小主的话,罗大人的千日醉能让人醉足一千天,小主您自回来那日,至今天为止,正好睡足了一千天。”

    “咔嚓——”

    窗栏生生被任冉掰断,而后四个妖族少女眼前一花,失去了任冉的踪影。

    哥……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任冉双目含泪,跌跌撞撞地撞进了昔日她为任歌搭建的茅庐,未及分辨那个熟悉位置上熟悉的人影,一双熟悉的臂膀将她揽入了怀中。

    “哥,你醒了!”

    任冉怔了一怔,突然欣喜若狂。

    “嗯,冉儿,我想你。”

    任歌在她头顶深深叹息。

    “哥,对不起!”

    任冉放肆地糊了任歌一胸襟的鼻涕眼泪。

    任歌轻轻揉她的后颈:“我没事,我没事。”

    好不容易,任冉收住了眼泪,抽抽噎噎地问任歌:“这三年多是怎么回事?”

    “我与凌天彻底融合之后就醒了过来,而后虫祖告诉我你没事。”

    任歌轻描淡写地说。

    “那你的伤呢?”

    任冉可还记得,任歌当时伤得有多么厉害,她就是惦记着药材不够才离开空间,离开剑阴沙漠去找药材的。

    任歌道:“你留下的那些丹药,还有凌天的滋养,现在已经都好了。”

    之前任冉日日炼丹,任歌却不是每天需要服用,所以攒了一些,后来被鸟妈按之前任冉给他服用丹药的频率都喂了下去,虽然那些丹药不足以使任歌痊愈,但也让他好了个七七八八,及至那柄断剑,也就是凌天完全与他融合,他在这空间中慢慢调养,也就痊愈了。

    不仅如此,他还一举突破了筑基期,进入了结丹期,炼体方面更是达到了五阶中期。

    凌天所蕴含的能量,对他来说太多了,无法完全容纳,最后便以这样的方式释放了出来。

    当然,这也与任歌融合的方式有关,他并不是将凌天炼化作了自己的本命剑,二是将自己与凌天合二为一,他便是凌天,凌天也就是他,将以身为剑这一点做到了极致。

    否则当日他也无法借助凌天的力量破碎虚空。

    可以说,任歌现在已然成了一柄剑,连他的金丹都不是如常人一般浑圆的,而是一把剑的形状。

    任冉不满于任歌避重就轻的敷衍,最后迫得他将这些都说了出来,看着那颗剑形的金丹,任冉整个人都不好了。

    任歌宽慰她说:“剑老说了,这才是真正开辟一条剑修的路,剑修的金丹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是。”

    “真的吗?”

    剑魂之皇的话任冉还是肯听的。

    任歌点头:“正是如此,我与剑老正合力创建一部名为万剑诀的剑修心法并功法,化神期前的都已经确定了,剑形金丹绝不会影响我结婴。”

    因此剑魂之皇的执念就是创建一部完善的万剑诀吗?

    这部剑诀完成之时,就是他身陨之日?

    任冉觉得自己又不好了。

    在这个瞬间,任冉突然觉得自己识海中的那个金茧动了一下,且那个金茧微不可查的大了那么一丝。

    是包裹着域外天魔的那个,而不是包裹了白露精血的那个!

    任冉心中一凛。

    自知晓任歌陷入万剑冢以来她的情绪就特别不稳定,反反复复在伤心绝望与获得希望之间来回,每一次情绪都是大起大落。

    尤其是今天,在得知时间已经过去一千天之后,她担心得已经要疯了,后来得知任歌非但没事还已经苏醒了,又是何等的狂喜。

    那时候,金茧动得恐怕比刚才要激烈数百倍吧,只是那时候自己根本顾不得别的,幸而自己刚才的情绪不是特别激烈,才会让自己察觉它的异常。

    究竟是域外天魔的存在刺激了自己情绪的起伏,还是自己情绪的起伏给了这些域外天魔养料?

    又或者两者皆有,并相互促进?

    没准自己这一阶段的情绪都为之所影响,被刻意的放大了,细思起来自己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常常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任性妄为的时候,譬如自己当日在万剑冢中遇到莬,是何等的口不择言。

    无论如何,这些域外天魔都留不得了,得想个法子将它们灭杀,至少是驱逐了才行。

    任冉将这件事压上了心头,任歌又已经问起她这段日子的情况来。

    任冉自忖自己无法用春秋笔法轻轻带过,于是细细地将经过给任歌说了一回。

    说到千日醉的时候,任歌眉头一皱:“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还能冻结时间,让人停止生长不成。”

    任冉知道任歌指的什么,一觉醒来,照照镜子发现自己与睡前并没有什么改变,结果却被告知已经过去了三年多,当时因为惦记着任歌她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却是太可怕了,就好像自己这三年被人平白偷去了一样,原本任歌只比自己大五六岁,现在已然大到了*岁。

    任冉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少年的哥哥,再看看自己任冉细弱的小胳膊小腿,不由感到些许颓丧。

    这时候鸟妈踱了进来,不由分说,将两小一揽,都揽到了自己翅膀下,虫祖趴在鸟妈额头的凸起处,响亮地打了个喷嚏。

    千日醉可是好东西,可惜这两小不识货。

    虫祖一半羡慕,一半倍感操心地从鸟妈的额头上爬了下来,在地上啃字:“准备结丹。”

    “结丹,我吗?”

    任冉愣了一愣,虫祖她是不知道要不要结丹的,任歌和鸟妈都是已经结丹了的,剩下能结丹的就只有她了,可她凭什么结丹呢?

    正踌躇着,识海中的金线突然冲入了她的身体,自顾自的修改起她的灵气运转路线来,丹田中的六角塔也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搭建,最终十层圆满,聚出一个小小的丹鼎出来。

    橙蓝双色火焰在丹鼎下缓缓旋转,丹鼎中一时云蒸霞蔚,烟缠雾绕。

    竟是真的要结丹吗?

    任冉微微一愣,一颗圆溜溜光灿灿的金丹已然蓬勃跃起,紧接着,一团明亮的火焰不知从何而来,融入了橙蓝双色火焰之中,与此同时,凤凰真炎四个字映入了任冉的识海。

    任冉细观那橙蓝双色火焰,它们并没有因为凤凰真炎的融入而改变原本的属性,但品质更高了,明显已经超脱出原本的炎火精和冥火好多。

    不等任冉细究下去,一阵熟悉的地动山摇传来,她被直接送入了空间之中。

    只见,原本温朗平和的空间突然变得耀眼起来,一轮金日冉冉从空间的东方升起。

    所以,结丹期改变的并不是空间的灵气浓度,而是出现太阳吗?

    是否这轮太阳就是她的金丹?

    那以后是否还会有月亮和星星?

    又或者说,这轮太阳的出现会改变这片空间的灵气浓度?

    任冉心中一时涌现出十万个为什么,隐隐的又觉得哪儿有些不对。

    是了,她不是本来就在空间中的吗,为何后来还会出现进入空间这么一个情节?

    还是说,其实只是自己视角的变化,意识的流转?

    任冉混混沌沌地闹不清楚这些,忽听有人问她:“这凝心茶味道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