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息壤!”

    这个声音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任冉的心骤然一跳。

    息壤此物,在任冉前世的神话当中就存在过,土自长,息无限,神奇无比。

    在这里,息壤虽无如此神效,却也是灵田种植方面的奇宝,只一点点撒下去就能提升一大块灵田的品级,同时还能瞬间催熟那一片灵田上的所有灵植。

    她若是能得到一点,就再也不用这般毫无头绪地去寻求药材,只在药圃里撒上那么一点,那些入土不久的种子即刻便会成熟,足够她为任歌炼制出全部所需的元灵丹。

    而息壤对灵植如此有效,那是否对植物类妖族也是大有裨益的呢?

    任冉并不清楚,但她还是动了。

    她与白露一直没动,是在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时机。

    此时时机尚未成熟,她却已不能再等,若是息壤当真对植物类妖族有裨益的话,白牙用在此处无疑是为了强行提升境界,此刻他已然五阶后期,一旦让他突破六阶,哪怕只有一息,他们这些在场的,都无一可能幸免。

    自然,她自己是可以躲到空间里去的,但什么都不做,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样的事情发生……她还没那么傻。

    再有,此时她的立场在青藤村这边,这一点毫无疑问。

    让任冉更加笃定的是,众妖的攻击不约而同的也都猛烈了起来,很显然,他们在惧怕这一小把息壤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任冉的一击必杀还是那招炎凤舞,这么久以来,她各种人类修士,妖族的功法学了不少,用的最顺手的始终却还是最初的那部火云舞,火箭又或各种属性箭的简单直接,火凤的犀利,这两者是任何其它功法都无法比拟的。自白牙出现以来,任冉一直没动也正在在准备那只火凤,又或者说火鸟。这一招总需要长时间的准备,这一点,至今为止她也没能改善。

    此刻既已决定攻击,那只胖胖的火鸟瞬间就从任冉的身体里挤了出来,带着锐利的啸声向白牙直扑而去。

    任冉抓得时机很好,恰是大家击破白牙护罩的那一刻,火鸟无遮无挡的,直接扑入了白牙的身体之内。

    任冉还以为成了,孰料,下一瞬,白牙却出现在三丈之外,没了那一身白色软甲,但的确安然无恙。

    不知是那身白色软甲自身就具备这样的替身功能,还是白牙性格谨慎,早就有此预期,做了准备,总之任冉总之作为压轴来使用这一击落空了,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这样高阶的存在,有那么一手两手保命的手段,也是平常。

    众人一愣,感受到那火鸟残余的暴虐之威后纷纷感到可惜,白牙劫后余生,流汗冷笑,手中的息壤迅速减少,与之相应的是,他的气息也迅速增长。

    眼看着白牙的气势就要达到六阶,一道白影一闪而过,他手中的息壤瞬间不翼而飞。

    然后大家就见到白露扑到了任冉的面前,恩赐般一扬爪子,将那些息壤都抛给了任冉。

    所以,有一个心思细腻,肯疼宠自己的“喵星人主人”什么的,其实也不能算是坏事。

    任冉想也不想,立刻将之收到了空间中去,同时启动她所布下的最后一个阵法,困龙阵。

    困龙阵分阵内与阵外两种用法,布阵者处于阵内之时,这就是一个防御阵,其防护罩之牢固,足能为布阵者争取大量时间;布阵者处于阵外,他的对手反在阵内的话,顾名思义就是连龙也能困住的一个阵法了。

    这个阵法任冉本意是关键时候用来防御用的,可刚才白牙的走位实在是太到位了,而息壤又已到手,不假思索地,她就启动了这个阵。

    然而这个阵也只能起到困的效果而已,说白了还是争取时间。

    “时间不多了,要在城主妖军来到之前将他灭杀。”

    任冉提醒村长。

    她尚未来得及跟村长商议如何操作,刺血那里突然动了,他化手为藤,一下子抓住了不提防的青株,放声大笑:“老东西,白牙就交给你了,我跟阿株儿就不多留了。”

    前一刻还是对手,一眨眼却就携手攻敌;上一息还是盟友,一瞬间又翻脸成仇。

    任冉简直跟不上这跌宕起伏的情节,这短短半天,简直比她前辈子和这辈子所活过的所有日子加起来都精彩。

    究其实,这些变化都在情理之中,可以预期,怪只怪自己太嫩了,思虑不周。

    现如今,白牙随时可能脱困而出,那边刺血也绝不能放他们走。

    无关青株,实在是白牙死在此地的事绝不能外传,这群妖匪与青藤村是敌非友,翌日必定会将白牙折损在此地的事宣扬出去,届时就是青藤村的举村之难。

    然则白牙他们都没把握能对付得了,再添上这群悍匪,只能说是雪上添霜。

    任冉只觉得自己计穷,没有绝对的实力来压制,这样大的场面,终究不是她能hold住的!

    “唉……”

    一声幽幽的轻叹声响起,诸人瞬间落入一片流光交织的网络之中。

    流光如丝如线,有同实质,又婉约缠绵,丝丝络络,相交相缠。又有不少小伞一样的花朵悠悠飘荡,或远或近,或大或小,一色纯白,花瓣边缘还浅浅流苏。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任冉一怔:“莬,你醒了!”

    “瞬息。”

    莬不答,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如同魔力一般,白牙、刺血,还有所有的妖匪,瞬间陷入了沉眠,又或者说陷入了安息之中。

    任冉心中震撼,她为之束手无策的这些人,莬竟然这样轻轻松松地就摆平了,修为方面的绝对压制,高境界举手投足之间碾杀低境界者的自然,这一刻以一种无比直观的方式让她了然于胸。

    要想在这世界安身立命,要想不因为生存提心吊胆,要想守护好自己所在意的人,要想坚守自己心中的道义,这些都需要达到莬这个高度吧。

    不,就算是莬,不也被人打得狼狈无比,隐匿逃命么,否则她们根本不会遇见,也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

    一时间,任冉不禁向往起更加高深的修为来。

    下一瞬间,莬的识海轻轻一晃,众人又都回到了现实当中。

    莬一身青衣,广袖流仙,慵懒自在地坐在地上,衣摆铺开了一片。

    他挖着耳朵对村长说:“伪造出一个他们同归于尽的现场来,这不用我教你吧。”

    村长默然而退,自去指挥一众青藤村的族人伪造现场,乃至对台词、编故事,以致刚才的事丝毫不得泄露。

    莬悠悠闲闲地坐在地上,看着他们忙碌,突然对任冉说:“多谢你了。”

    任冉知他是在说把他从万剑冢中带出的事,毫不客气地回答:“你是要谢我。”

    说着她也学他,懒懒地坐到了地上,抱着白露,有一下没一下地顺它的毛。

    此刻尘埃落定,诸事解决,她这才发觉自己有多累,刚才那一击炎凤舞还好说,之前一直关注整个局面的紧张,还有火箭的不断消耗,虽然细微,积累起来也很可观。

    尤其是那种整个过程的紧张,直接导致的是精神上的疲惫,多少丹药都补不回来。

    不料莬那里脸一变,嗔怪道:“可是我也要怪你。”

    “啊?”

    任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们当时都到哪里去了,要不是一直在想你们怎么没跟上,我也不会被那老鬼偷袭到。”

    莬愤而指责。

    特么这是逗比属性又出来了么?

    任冉一抹脸:“你又没让我们跟你一起走。我还怪你呢,当时说都不说一声,自己一个人就走了,这能怪谁?”

    “要说什么,你们不是理所当然应该跟我走吗?”

    莬不以为然道。

    任冉:“……”

    这是谁给他的自信,为什么他们理所当然就要跟他走!

    任冉鄙夷地看他:“你是我们什么人?”

    “这个问题问得好!”

    莬一打响指:“你说我给你做师尊怎么样。”

    “免谈,我就早有师尊了!”

    任冉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莬诧异道:“你一直在人类修士世界里生活,找谁拜的师?”

    “天剑门门主。”

    任冉骄傲地说。

    “不是吧,你忘了你是妖族了?”

    莬提醒任冉。

    “狭隘!”

    任冉表示鄙视。

    顿了顿,任冉忍不住问莬:“你说,人族和妖族为什么一直这么征战不休呢?”

    “这还不简单,争资源。”

    莬漫不经心地说:“统共九千世界,生灭循环,资源的总量一直维持在那个范围内,修仙的人却有这么多,资源不够用只好去抢。不好意思跟自己人去抢,那么就只好去抢外人的,抢来抢去,恶性循环,就变成如今这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任冉无言以答,就如同前世的能源危机一样,资源的有限而需求的无限,必然导致无休止的纷争。

    这种矛盾,除去彻底解决根源问题,无法调和。

    可根源问题,它解决得了吗!

    莬看了看任冉:“我说,你不是被人类养出感情来了吧?”

    “是又怎样?”

    任冉挑眉问莬。

    “其实吧……”

    莬挠了挠头:“你这也算情有可原,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又其实,人妖两族内部未尝没有这种争抢的。这种抢来抢去的最没意思了,要不你到时候两不相帮好了。”

    莬大方地对任冉说。

    任冉翻了个白眼:“我该谢谢你么。”

    “怎么,这还不满足?”

    莬挑眉:“难道你还想做妖奸不成?”

    接下来任冉跟莬就“妖奸”和“人奸”这两个看上去很有道理,听起来却怎么听怎么不顺的词展开了讨论,争了一会儿,任冉突然问:“我们怎么说起了这个来了?”

    “话赶话的,就赶到这儿了。”

    莬托腮回答。

    “我们还是说说接下来的安排吧。”

    任冉琢磨着,息壤到手,药材不再成为问题,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件事了。

    任冉问莬:“你知不知道怎么能回去?”

    “回去?”

    “回天剑门?”

    莬似笑非笑地看向任冉。

    “你的立场跟我不一样,这我能理解,但怎么说我对你也有救命之恩,你不会恩将仇报吧?”任冉心平气和地看莬。

    莬纠结了,他还真不能说任冉说得不对,而他吧,虽说有时候混蛋了点,恩怨还是分明的。

    “你就非得回天剑门,不能跟我回流光界?”

    莬努力游说任冉:“我是真心想给你做师尊的。”

    “我对你尊不起来!”

    任冉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

    也许从他们一开始相遇就错了。

    那时候的莬,龙游浅水,虎落平阳,虽然任冉和任歌被他拘禁在识海中,完全无计可施,但他后来轻轻松松地就被他们一个结丹期的前辈给逼退了,这样的弱势,咳咳,让人怎么都没法看得起。

    倒是后来,他留下了一堆玉简让她心中生了些好感,甚至还为此包庇了他。

    可正因为此,让任歌失陷在了万剑冢中,那时候的她对他只有怨。

    他巴巴地找了她之后,又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自己渐渐从那种怨天尤人,义愤填膺的情绪里解脱出来了,清楚这一切其实只是巧合,谁都不是有意的,实在怨不得谁。这时候莬的逗比属性又完全暴露了出来,以致于她今天亲眼目睹了这么震撼的一幕之后,心中还是生不起半点敬畏。

    没有敬,又哪来的尊?

    任冉冲莬摆手:“你要拿我当朋友,我举双手欢迎,压我一头什么的,你是想都不要想了。”

    莬咕哝:“是谁叫我大叔的,那难道不算压你一头。”

    任冉:“……”

    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做不成你的师尊,那我们结个异姓兄妹怎么样?”

    莬眨着眼睛看任冉。

    “行……吧。”

    任冉跟着眨了眨眼。

    他们其实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当日她把他从万剑冢中带出来,救了他的命;今天莬于千钧一发之际出手,相当于救了她的命。

    又及,就算他刚才怀疑她要做“妖奸”也没将她怎么样,其实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的情谊已经比他们想象的要深。

    嗯……应该是这样吧?

    任冉不确定地看了莬一眼,唤道:“莬哥?”

    莬清了清嗓子:“冉妹。”

    “得,你还是直接叫我任冉吧。”

    任冉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这个称呼立刻就让她想到了封满,浑身顿时各种不自在!

    莬也觉得这个称呼有点怪,摸了摸鼻子说:“我还是叫你妹子吧。”

    “莬哥,你从名到姓就只有这一个字?”

    任冉好奇地问。

    莬不在意地点头:“到我们这个境界的,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一个字就够用了。”

    “那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任冉追问。

    “十阶。”

    莬实说。

    卧槽,相当于渡劫期的老怪!

    任冉脱口而出:“那你怎么还不飞升?”

    “妖界有什么好。”

    莬学任冉翻白眼:“压着修为且在下界混着呗。”

    所以他的确已经渡过劫,而一个随时都能飞升的妖被打成了那样……

    任冉不淡定了:“莬哥,当日究竟是谁打的你?”

    “黑山老怪,你记住了。”

    莬拍任冉的肩膀:“等你长大了,我们合伙去把她揍趴下。”

    “你就没想过回头自己去报仇?”

    任冉表示鄙视。

    莬没脸没皮的一摊手:“能群殴我为什么还要选择单挑?”

    好吧,你赢了!

    任冉败下阵来,呵呵一笑:“莬哥,你看我们现在都这么熟了,你就把回去的办法告诉我呗。”

    “真这么想回去?”

    莬不解:“按我推算,这会儿东天界和澜月界应该已经合二为一了,打得只怕正如火如荼着呢,你回去凑这份热闹?”

    任冉犹豫了。

    心底里吧,她肯定是惦记着天剑门的情况的,可她眼下这修为,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平白让自己陷入危境,再说任歌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她还要分心照顾他。

    “不过呢,”

    莬一托下巴又道:“等你们赶回去大概也打完了,只是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了东风,又或者两败俱伤。”

    任冉有些傻眼:“这么远?”

    “若我全盛时候呢,也不算什么。穿界丹加上破碎虚空,还是很容易的,可惜,我现在还没复原。”莬有些遗憾地屈指挠了挠下巴:“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们先跟我回流光界,等我复原了,再送你们去东天界,算下来时间差不多跟你们现在动身回东天界一样。”

    “去东天界没办法,回流光界你倒是有办法。”

    任冉狐疑地看莬。

    “流光界近。”

    莬异常诚恳地回答。

    “那什么,红月城主的妖兵好像来了,你要不要避一避。”

    任冉凝眉看向村外,这姗姗来迟的妖兵可够张扬的,离村子尚远,声势已经到面前了,而莬让村长那么做,应该是想低调些,不暴露自己的存在才是。

    莬坐在那不动:“避什么避,这些杂鱼烂虾难道还能看透我不成。”

    “也是。”

    任冉耸肩,开始想自己要不要避一避,毕竟自己正好四阶,碰上个不讲理的,非要把她抓去做妖兵,也是个麻烦。

    “喏。”

    莬伸手递给了任冉一块玉简。

    任冉接过来一看,很好,隐藏修为的,当下就学了,把自己表现出的修为压到了凝脉期。

    “这个功法怎么样?”

    任冉问莬。

    莬撇嘴:“我给你的能差,不超过你两个大境界的,除非接触你的身体,否则绝查不出来。”

    任冉放心了,超过她两个境界的,根本也没有查看她修为的必要,伸根小手指,就把她给碾死了。

    修为啊……任冉感慨,闲着无事,干脆琢磨起自己那双色火箭来。

    对于修为她完全无能为力,也只有在这些方面下下功夫了。

    “哎!”

    任冉突然想起来问莬:“你现在知道我是雷空了,有没有适合我的心法……呃,我是说妖诀。”

    “这个……”

    莬似乎是想笑,又忍住了:“真没有。”

    “品种珍稀了也麻烦,特么连个合适的心法都弄不到。”

    任冉嘟囔,继续全神贯注地去研究她的双色火箭,完全没看到莬看向她的诡异眼神。

    一专注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村长领着青罗过来请他们。

    任冉奇怪道:“怎的那些妖兵还没走?”

    村长无奈道:“事关重大,须得有能负责此事的妖过来,为此事定了性,他们才敢离开,这段时间只得委屈二位跟我们一起被软禁了。”

    自己倒没什么,白天在村子里,晚上进空间看任歌和鸟妈,并炼丹,却不知道莬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急着回去。

    任冉探寻地看向莬。

    莬正在用一种相当高深莫测的目光看村长,村长直被看得冷汗淋淋,硬着头皮道:“不知前辈有什么指教?”

    “没什么指教,只不过没见过活的嫁妖师。”

    莬丢下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径自朝村长的树屋走去。

    任冉不好失礼,慢慢地陪村长和青罗走在后头。

    青罗微微有些兴奋,对任冉说:“今天的事多亏了你们,不然我们青藤村就毁于一旦了,青株……嗯,青株也会被掳走。”

    “主要还是莬的功劳。”

    任冉不敢居功:“说起来还要感谢你们的青玉藤,否则他也不会恰好在这个时候苏醒过来。”

    “要不是你,只凭村长和我们,也坚持不到那时候。”

    青罗诚心诚意地说。

    村长也道:“的确如此,今天我青藤村全部藤族的性命可以说都出自你手,老朽替他们道谢了,日后要是有所差遣,我青藤村上下定当全力以赴。”

    说着他又取出个玉盒来,双手递给任冉:“青藤村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谢礼,只能把恩情记在心里。这根通天藤却是万万不能要了,还请收回。”

    “呃,你们收着吧,我路过此处,承蒙青罗招待,本就该跟你们共进退。”

    任冉怪不好意思的,主要是通天藤她挺多,也不在意这么短短的一截。

    村长坚决要还,任冉坚决不收。

    几番推送之下,村长最终拗不过任冉,收了回去。

    通天藤对藤族来说太重要,这也是原因之一。

    村长抱着通天藤,沉吟了一会儿,对青罗说:“你今晚休息好,明天我给你嫁接。”

    “我吗?”

    青罗微微一怔。

    村长笑说:“你的天赋虽然不是攻击性的,但也是极有用的,这些年来让村子避免了不少损失。再说任冉也是你带回来的,也该轮到为你做嫁接了。”

    “可通天藤是用您留着冲阶的青玉藤换来的啊。”

    青罗轻声辩驳。

    村长不在意地摆摆手:“我老了,那段青玉藤也只是让我有希望冲击五阶而已,以我的现在的体质多半还是要浪费掉的,所以根本算不得什么。再说,这已经不能算是青玉藤换来的了,而是出自任冉的赠送。”

    “村长……”

    青罗的眼睛微红,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