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阶化形异兽濒死的一击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力道,但仍旧不是仅仅四阶的任冉能避开的,冰冷的水箭狠狠地射进了她的肉里,随即一丝惊人的寒意在伤口处迅速渗开,侵进她身体的每一处。

    临昏迷前,任冉回头看了莬一眼,而后她就将自己送进了空间之中。

    这一回,她没有伸手将莬拉住。

    在空间里躺了足足三年,任冉终于从昏迷中悠悠转醒。她睁眼看了看头顶的那轮金日,又侧头看了看身边的脉脉灵泉,最后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巴掌,心头一时百感交集。

    青罗的那一杯茶曾让她有种一瞬百日的幻觉,在那种错觉中,任歌苏醒并结丹,自己也结了丹,没想到,那一幕如今竟然成真,至少自己已经成功结丹,那么,有了这三年的时间,任歌想必也快将凌天融合完毕,进而结丹了吧。

    与幻觉中唯二不同的是,没有人唤她小主,她的身体也没有停止生长,如今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岁的小姑娘了。

    除去这些不重要的细枝末节部分,那杯茶无愧于其窥测未来之能。

    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一箭,濒死的七阶化形异兽很是舍得,那一道水箭完全由异水凝成。

    异水与异火又不同。火多暴虐,异火的作用也多在于融合时对于肉身的淬炼以及吸收之后的应用,水本身却是柔和至极,异水也多有润养筋脉,甚至滋养神魂之效。

    这一道异水,名为清霁,清冷锐利,蕴含着大量的灵力,并不十分温和,但也具备大多异水都具备的润养筋脉,提升修为之效。这只化形异兽本来是将它当作温养筋脉、治疗伤势之物来用的,极少用来攻击。只是莬让他受的却是神魂之伤,非清霁所能治愈,他便把它当杀手锏扔了出来。奈何他已然濒死,任冉又及时避到了空间之中,那道清霁在刚一接触到任冉的时候就立刻脱离了它的控制,成为了一道无主之水,它本身又尚未产生灵智,只能凭着一股箭威余势来伤害任冉。

    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任冉并不清楚,许是因为金线的存在及时保护了她的神识,又许是炎火精正好克制清霁,总之这道无主的异水,慢慢地被她给炼化了。但这种炼化发生在她昏迷之际,只是一种非主动的、下意识的炼化,所以炼化速度极其的慢,清霁也这么一直慢慢地润养着她的筋脉,那只小鸡更是日夜不停地自我循环,因此异水炼化完毕之日,也正是她结丹之时,终于使她恢复意识。

    任冉想通了自己晋级的因果并没有立刻起身,她呆呆地看着头顶的金阳,木木地想,她这般因祸得福的结局,莬是否预料到了?

    不言而喻,当日发现自己被莬推出去挡枪的那一刻她是不敢置信的,那是她继任歌和鸟妈之后,第一个完全敞开心扉接纳的人,虽然那么的被动,但她是真真正正,的的确确对他毫无保留了,不意最后竟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现在的醒来却让她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又升起了一线惶恐。

    恐怕莬是知道她没事才会躲到她身后去的,甚至莬是在将异水清霁这个好处让给她。

    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不信任,后来更是将莬抛弃在那个危险之地,对于莬来说,又是多么大的伤害!

    究其实,还是自己不够相信莬吧,如果是任歌,别说让自己去挡水箭,便是让自己去堵枪眼,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并相信,任歌让她这么做一定对自己全然无害。

    所以,自己其实还是对莬有所保留的。

    如果莬死于那场混战之中了……任冉打了个寒战,拒绝再想下去,当初他那么狼狈还能在东天界这个人族修士的世界中存活了这么久,那样的场面又怎会应付不了。

    虎落平阳,那也仍旧是虎。

    忆及她最后一眼看到的笑,任冉甚至觉得,自己的反应也被莬算计在内了,他要利用这一次,让她摒弃心底里对他的最后一丝防备。

    是了,这样的千机百出,一切都洞悉了然的莬怎么会轻易死去!

    任冉振作精神,起身去找鸟妈和任歌,这一失踪就是三年,她想他们,非常想。

    任冉琢磨着,任歌多半还是没醒,真要醒了,被困在着空间之中不得见她,他说什么也会踏遍这空间每一处,寻求出去的办法,那么自己早就被他们找到了,又怎么会一个人躺在这里。

    但当日留的丹药是足够的,鸟妈自会定时给他服下,任歌醒来绝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迟早的事。

    微微意动,任冉已经来到了茅屋之前。

    这是她的空间,除非着意要走走看看,去哪里都是心随意动。

    就在她双足踏上茅屋前地面的一刻,一道剑气突然冲天而起,任冉霍然一喜,任歌他这是结丹了,也就是说,他就要醒来了。

    鸟妈也被这道剑气引了过来,看到是任冉,并不作声,左翅一展,将她掩进了自己翅下,与她一起,静静地等待任歌丹成。

    白露自然也看到了这道剑气,可任歌不是任冉,它一丝儿关心也欠奉,自顾自盯着那轮刚出现不久的金阳若有所思,自然也就不知道任冉的到来。

    慢慢剑光淡去,任歌从茅屋中走出。

    三年过去,昔日那个少年已经长成了青年,身量长高了不少,眉眼也都长开了,说不出的出色,所幸他们穿的都是已经属于灵器的衣服,长短随心,永远合身,否则此刻两人相见,相互都要看到对方衣不蔽体的样子。

    任冉想笑,又想哭,鸟妈翅膀又一展,把任歌也掩到了自己的翅膀下面,两人就在鸟妈的羽翼之下,抱在了一起。

    十多岁的少女与十五六岁的少年差距格外的大,任冉刚好够抱住任歌的腰,便抱住了不撒手,任歌一手揽住了任冉的肩,一手顺着她的长发,耐心地安抚着她。

    发泄够了,任冉从剑阴沙漠开始说起,事无巨细地跟任歌将所有发生过的事都说了一通,又要看任歌的金丹。

    任歌的金丹果然是一把金剑。

    非但如此,任歌此刻体内的灵气循环路径也更像一把剑。

    任歌安慰任冉:“剑老说了,这才是真正开辟一条剑修的路,剑修的金丹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是。”

    连这句话都一模一样!

    任冉都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太了解任歌了,才能自行推衍出这句话来,还是心罗茶当真如起神奇。

    想来还是前者,一直以来的相依相伴,自然能够让他们这样轻易地就模拟出对方的一言一行。

    任冉心中没有太多的伤感,也并不为任歌如此特异的金丹纠结,既是注定他要走这样一条特别的路,那么就在这条路上一往无前地走下去就是,横竖她会陪着他,鸟妈也会,有多少困难他们都会一起面对。

    现下他们所要面对的是界河,这条极不适合修士生存的界河。

    关于交通工具方面,任冉倒没多少担忧,身为剑修,御剑飞行是基本功,任歌如今更是已经结丹,可以带着她一起踏剑飞行。

    灵力不够,不能坚持太久,任冉也并不担心,横竖有空间在,随时都可以进去休息。

    任冉现在所担心的是,暴虐的灵气是否会让任歌御不成剑?

    还有万一遇到六阶、七阶的异兽怎么办?

    一旦遇到这两者,就是躲都躲不及,一个照面就能让他们死得透透的。

    但他们目前的感知又不足以让他们预知那些六、七阶的存在,从而从容避开。

    基本上他们用神识探查到那些六、七阶存在的时候,它们早就发现了他们,这样一来,倒成了打草惊蛇。

    有没有一种隐秘的,不会让人发觉的探查方式呢?

    任冉不抱什么希望地翻检着莬送给她的那些玉简,无意中翻到一块教人如何炼制分身的,不由失神。

    有了这块玉简的触动,她很容易地就想起了青罗留下的那截心罗藤,自然也想起了莬是如何让青罗心甘情愿留下这截心罗藤的。

    心中一时既是感激,又是惭愧,还有浓浓的担心,当日那种情况之下,莬当真会没事么?

    特特点燃了一支宁心香,任冉才勉强收拾起这些杂乱的思绪,将自己的心神投入到那块玉简当中。

    玉简中列举了两种分丨身的炼制之法。一种是身外化身,是一种独立的存在,可以离开本体自行活动,可以算是另一个自己,也可以说是多了一条命,这种化身的炼制所需条件极为苛刻,炼制起来也格外艰难,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甚至伤到己身。

    更有甚者,身外化身可能会产生自己的思维,脱离本体的控制,乃至反噬本体,不可谓不凶险。

    另有一种就简单多了,也安全多了,叫做身内化身。

    身内化身是无法离开本体的,因此并不会让人多一条命。它的作用只是让人在两种形体之间随意进行切换,更甚者,将身内化身融入己身,与自己合二为一。也就是说,如果她将心罗藤炼制为自己的身内化身的话,她就可以随时变身为心罗藤,甚至直接拥有心罗藤的天赋技能,也就是像青罗一样可以感知别人的恶意。

    这种感知的距离远超等阶的妖族,还不会为人所觉,用来预知危险,再合适不过。

    任冉他们真正成行是在她将那截心罗藤炼化为自己的身内化身之后。

    因为青罗是心甘情愿留下这截心罗藤的,所以内里保存了他大量的精华,更因为有通天藤优化过,任冉炼制的过程当中还又加进了一截通天藤,所以任冉得到的这个身外化身比起青罗自身来并不差什么。

    不过也只是不差而已,并没有变得更好,所以不会出现魅惑这样的狐狸精技能。

    任冉又将剩下的息壤都用了,强行将这个身内化身的修为提升到了五阶。

    二三阶心罗藤所能感知的范围实在有限,不升阶的话,有这个身内化身跟没有也没区别,她又何苦炼化它呢?

    而因为这个身内化身其实只是一截心罗藤,提升境界所需的能量有限,因此任冉才能凭借那一点点息壤将之提升到五阶。换作任冉本身,这一点点息壤实在是不够看。

    对于妖族来说,那些品级低的妖族升阶相较来说更为容易,只是升到一定程度就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同时与那些同阶的高品极妖族来,实力大是不如。

    这一点有些像人类修士的金丹之分,若是筑基时形成的塔基所能筑建的塔层数越少,这座塔也就越容易早日竣工,使他们进入筑基中期,进而进入后期,有可能的话还会结丹。只是这样一来,他们结得只可能是白丹或者黄丹,其实力比起金丹修士,简直天差地别。

    任冉的这个心罗藤身内化身从实力上讲,弱得可以,然而她也只是利用其感知能力罢了。

    自然,她也可以将这个化身直接融入己身,但这并非一朝一夕之间的事,另有苛刻条件,眼下她还只能在两者之间切换着使用。

    好在这种切换极为容易,并不会耽误什么事。

    离开空间的一刹,任冉心中是极其紧张的,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期待自己一出空间就会看到莬,怕自己失语,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

    然则他们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茫茫水域。

    三年过去,物是人非,渡轮怎么可能还在原地等着他们,更别说渡轮当时本就在乘风破浪向前行驶,可以说,在她进入空间的那一瞬间,渡轮就已经远远地将她甩开了。

    好消息是,可能是因为任歌的金丹比较诡异,心法比较特别,那暴虐的灵气非但没能阻挠他御剑飞行,还不妨碍他从空气中汲取灵气,补充自身的消耗,因此他们前进的速度比预想地快了很多。

    又有任冉这只人形雷达始终开启着,一路上他们有惊无险,顺利地来到了广林界。

    广林界是人族修士所占据的中世界,所以任冉和任歌没有丝毫周折就融入了广林界中,倒是那艘渡轮上的妖族来到此地会如何,让任冉纳闷了许久。

    后来想到,做为偷渡的常客,他们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法子解决此事,这才算了。

    但这样一来,莬的踪迹就算彻底失去了,连打听都无从打听起。

    任冉与任歌在广林界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灵石危机。

    当初莬倒是丢了不少妖石给任冉,但这里是人族修士的中世界,妖石拿都拿不出手,之前在天剑门攒下的灵石又十分有限,顿时他们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眼下他们双双结丹,身上的装备面临着更新换代;阵法也都不大合用了,要弄新的阵法来学习,进而炼制出布置阵法的材料来;丹药也要使用更高品级的了,空间里有一部分四品丹药的材料,但还远远不够用,剩余四品丹药的材料那是很大一笔开支,眼下他们四品丹药的储备量还太少,因此炼出丹来还得留下备用,不能立刻就拿出去换灵石。

    更别说他们还要想法设法打听东天界的消息——就算一时半刻回不去,能打听到一些消息,也算是个安慰。

    修仙修的就是资源,境界越高,所耗费的各种资源也就越多,以前还有师尊罩着,如今只好事事都靠自己。

    因此任冉和任歌只一落脚就是打听有没有哪里可以让他们这样新近结丹的修士前去历练的,结果却被人告知去坊市的正中心,琅琊榜上去寻找合适的任务。

    任冉纳闷无比,这种去某某地方接任务不是西幻构架中佣兵工会才会有的么,那琅琊榜又是什么东西?

    及至到了坊市中心倒是一目了然。

    那是一个类似显示屏的大型板状灵器,上面密密麻麻列举着各种任务,时不时的还有一种介乎传音符和纸鹤之间的传讯符器飞过来,一接触到那个灵器,上面则立刻又多了一条任务。

    这些任务大多都是材料收集,又或比较稀有特别的丹药、灵兽求购等,算是零散消息的集中地,有私人委托,也有大的商铺发单,后者都高高挂在最上面,醒目了然。

    任冉注意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宗门在此发布任务,心中就想,是那些宗门无需在此发布任务呢,还是这些商铺其实就是各个宗门所办,完全可以替代宗门在此发任务。

    更可能的是,这个坊市级别还不够,发布的多属于筑基及筑基期以下的任务,连金丹任务都没几个。

    既是没几个,那就代表还有。

    任冉认真地筛选了一番,选中了琅琊阁发布的一个任务,也是这琅琊榜上的第一条任务。

    琅琊阁,琅琊榜,怎么看其中都有关联,估摸着这琅琊榜就是琅琊阁设立在这里的,方便大家行事之外也算为自己的琅琊阁做了广告,可算一举两得。

    这种名声在外的大商铺信誉上应该有一定的保证,这就避免了一些扯皮问题,也剔除了一些潜在的危险,诸如那种私人委托,谁知道发布的人究竟安得什么心?她们初来乍到,自是安全为上,她没有那个智商,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勾心斗角,玩那种黑吃黑的把戏。

    再说,琅琊阁发布的这个任务性价比也是最高的,她没必要舍高就低。

    任冉与任歌商议了一番,二人便向琅琊阁走去。

    这里只是任务信息公布的地方,真正要接取任务还要按信息末尾标注的地址寻去地头,跟发布人进行接洽,而接取琅琊阁所发布任务的地点无疑就在琅琊阁。

    琅琊阁占地亩许,乃是这个坊市上最大的商铺。

    又其实,这个商铺还不能算是琅琊阁,只是琅琊阁在这个坊市上的一个分铺,其招牌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小小的“肆”字,也不知是分铺号数还是等级。

    为免骇人听闻,任冉从上岸开始就将自己的修为隐匿住了,表现出来的只有筑基期。任歌却没有隐匿,仍旧将自己结丹期的修为那么堂而皇之地露在外面,是为震慑,也因为这个任务的最低要求就是结丹期。

    接待他们的人并没有因为任冉的修为不达标准而有所怠慢,估计是把她当成了任歌的添头,总之他们一到就被专门负责的人恭恭敬敬请去了内室奉茶,彼时那里已经有了四个人,一个尖瘦老头,两个壮年汉子,还有一个四十如许的妇人,他们皆是结丹初期。

    任冉他们只一进去就被那个尖瘦老头狠盯了一眼,便是那两个壮年汉子也有些不大友善,倒是那个妇人冲她笑了笑。

    这也许是占了此刻小孩儿模样的便宜,女性大多对小孩子都比较宽容。

    任歌又怎么会让人随随便便瞪任冉,当下也冷冷地回瞪了回去,场面有点一点就着的意思。

    任冉也毫不客气地盯了那三个一回,自然,对那个妇人也报以了善意的微笑。

    她固然与人为善,但并不是任人欺凌的那种,适当的反击还是必要的,只是心中着实不解,这敌意来得也太过古怪。

    琅琊阁这次发布的任务是招收人手帮他们开庚金矿,因为庚金高达五品,其矿石坚硬无比,非普通工具所能开采,需得金丹修士用丹火才能切割开来,是以这矿工一职只能由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来担任。

    因此既是雇佣,所采集矿石自然就都归雇主所有,他们不过都是来此出卖劳力而已,并没有任何竞争关系,又有什么好敌视的?

    最后到底没能打起来,任冉他们倒没什么顾忌,那三个却要顾忌这里是琅琊阁的地盘,轻易不敢启衅。

    接着坐了仅仅半刻钟不到,负责此事的管事就来了。

    那是一个结丹后期的老者,态度很是客气,寒暄之后却是毫不掩饰地把每个人都细细打量了一番。尤其是任冉和任歌,他定定地看了足有分把钟,似有些不相信他们这么小小年纪便就达到了结丹期,又似乎有些疑惑他们这样的天才早该被各大门派供养起来,为何竟会沦落到出来为人打零工。

    当然,这只是任冉的个人猜测,这个管事只是看了一看,什么都没说,直接跟他们说起了采矿的事,任冉这才恍然。

    原来,琅琊阁雇佣他们开采的是一个半废的庚金矿,内中具体还有多少庚金矿他们也并不清楚,所以开出这样的高价来,其实也是半买的意思。琅琊阁付了灵石,他们这些参与采矿的只需要缴纳固定数量的矿石,剩下的尽可算是自己的收获。而如若上缴的矿石数量不够,就要按市价从报酬中扣去,运气不好的话,这趟就算白忙,甚至还可能倒贴。

    此庚金矿已经半废,内里现存的矿石自然不多,参与的人多了,他们能获得足够数量矿石的机会就会变小,又或者尽管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足够数量的矿石,他们额外的收入就少了。

    总之,他们现在的确是竞争关系没错。

    任冉只觉得好笑,这个庚金矿里究竟还能收获多少矿石,雇主就算不完全知道那也是心中有数的,因此只怕一开始就确定好要招多少个矿工了,不是他们也会有别人,这敌意又是何必呢?

    商铺之所以被称为商铺,自然会用尽一切办法使自己的能获得的利益最大化,难道还能真能留下什么漏给他们捡不成。

    便是他们每日所需缴纳的矿石数只怕也是他们精心计算好的,应当差不多就是每个人刚好能够采集到的数量才是。

    当然,他们不会这样,因为有凤凰真眼存在,他们少了辨别眼前的石头内部到底是废石还是矿石这么一个程序,也不会做白用功,其速度自然会比别人快。

    这也是任冉为什么选了这个任务的最重要的原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