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拍卖师还只是遗憾而已,碧浮仙子的脸早就绿了,此时此刻,她只能安慰自己:这两个孩子这么看好这块钨金矿,也许真的物超所值呢?

    不论如何,后面一系列的计划是必定要进行大改的了。

    好在碧浮仙子也是做大事的人,心理素质还算可以,这场风波虽然多少对她有点影响,后面的拍卖也没出什么大的岔子,只是其中一块被琅琊公主给抢了过去,另有一块被琅琊公主逼得以超出预计几乎一半的价格才将之拿下。

    若说其中没有琅琊公主的报复在内,她决计不信!

    拍卖结束之后,各自回去开解矿石。

    拍回来的毕竟只是矿,真正材料有多少,这还要开解之后才能知道,后面的拍买计划也要根据到手的材料进行一系列的调整。

    其中超出预计的还好,远远达不到预计的免不了要追加货款,再多拍一些矿石回来。

    琅琊公主算得极好,她挑了几块卖相最好的解开安那些管事的心,因为解开的材料已经达到了他们的预期,剩下的那些卖相差的就算没有立刻解开,管事们也都不在意了。那些矿石,光看卖相他们都不抱什么希望,只当是琅琊公主看着便宜随手拍下来的,能开出材料来固然很好,没开出东西他们也不算太心疼,只管屯着好了,等以后青黄不接的时候去开,没准会有惊喜。

    殊不知,真正的大头其实正在那些不起眼的矿石里,但是琅琊公主是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一点的,便是回去之后,她也会收起来,慢慢地自己解开了,再等需要的时候才拿给他们。哪怕她其实很信任那些管事,关于这些机密的隐藏,关于对两个孩子的防护,她必须做到滴水不漏!

    碧浮仙子自然也要把拍到的那些矿石开解出来,应该说,她尤其要将拍到的那些矿石开解出来,那块钨金矿本就是超出她的计划之外的,又极其昂贵,接下来的整个计划都要根据它出材料的状况进行调整。

    因为那块钨金矿的巨大,碧浮仙子动用了几乎所有的人手。

    哪怕有开解矿石的灵器辅助,五品矿石一般也都需要结丹期修士的丹火来解,相应的,六品矿石则需要元婴期修士用婴火来解,这时候就不止是带来的那些管事了,护卫也要动手,其实他们带这些护卫本身也就有这么一个用途。

    碧浮仙子没敢将自己的预期值定得太高,开出来的材料能值个五万上品灵石她就算基本能接受了,拍买来的这些矿石,卖相再好,亏一半那也是常有的事,最差的自然血本无归。然而这块钨金矿的成本实在太高,她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做最坏的打算。

    开解矿石,尤其是这样大型的矿石,大家都习惯先来个一劈两半,基本可以一刀定乾坤,断定这块矿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接下来大家也好分开来各自去开解。

    这第一下下去,碧浮仙子的心就凉了一半,偌大矿石的中心,竟然一点钨金的影子都没有,更别说钨金精了。

    大家顿了顿一顿,又继续开解下去,忙了足足半宿,总算将这块钨金矿彻底开解完毕,只可惜,除去露在外面那个截面上薄薄的一层之外,剩下的,他们几乎将这块矿石都切成渣了,也只找到块头不大的两三团而已,其间还有不少杂质。

    所有的这些钨金加起来,其价值才是拍卖价格的零头而已。

    不是一万两千上品灵石那个零头,而是两千那个零头。

    碧浮仙子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有些怀疑自己被琅琊公主给坑了,更多的是对任冉和任歌气运的怀疑,对于绿耳,她比对迷信任冉和任歌的气运还迷信。

    另有一种想法,她认为这是任冉和任歌气运的另一种体现,偏偏这个亏了的被她抢到了,难道不是她给他们挡了灾?

    之前琅琊公主他们开解矿石的结果她是听到的,虽然也有几块矿石略亏,但总体而言还是赚了,而且似乎还没有完全解开,仅仅是解开的部分收获的材料就已经超出之前的投入了。

    碧浮仙子吸了口气,将这些乱糟糟的思绪都压了下去,让大家继续去开解剩下的矿石。

    由于那块钨金矿的耽搁,直到天快亮了,大家才将剩下的矿石都解开,至此刻为止,碧浮仙子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气运了,除去钨金矿之外,剩下那些她拍到的矿石,竟无一块不是亏的,最好的一块也只堪堪持平而已。

    一天下来,足损失了二十万上品灵石,相对而言,之前霍老板那边的损失倒有些微不足道了。

    又其实,霍老板那里她何尝不是捡了琅琊公主他们剩下的烂摊子?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过针对他们,被他们正旺盛的气运给煞到了?

    碧浮仙子是做惯生意的人,免不得有点迷信,更不肯拿灵石来意气用事。

    那些一掷千金,搏卿一笑的,绝不可能是商人!

    痛定思痛,碧浮仙子还是决定避着琅琊公主他们一些,至于场子,哪怕以后在其他地方找回来呢?

    第二日碧浮仙子与琅琊公主碰面的时候,琅琊公主一向淡然的表情都有些绷不住了,很有几分横眉冷对的意思。

    碧浮仙子知道,她心中是在记恨自己抢了她那块钨金矿的事。

    如果那块钨金矿当真大赚也就罢了,明明那块钨金矿亏得她鲜血淋漓!

    碧浮仙子心中窝火至极,偏还不能将真相说出来,反而要装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来。

    “我们流云阁呢,正好很缺钨金,昨天的事,对不住了啊。”

    碧浮仙子轻飘飘道,似乎占了多大便宜一般。

    琅琊公主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当她是空气,嗯,路过了。

    碧浮仙子气得够呛,当天却谨慎地再不跟琅琊公主争矿了,哪怕是自己原本计划要拍的矿出价也极其谨慎。

    琅琊公主略感遗憾,但是不再有人跟自己捣蛋,这拍卖过程还是愉快了不少。

    又过了十多天,矿会即将落幕,矿也即将售尽,碧浮仙子暴躁了起来。

    因为及时止损,她再没出现过第一天那种大亏特亏的惨况,然则她这一次运气实在不佳,总体而言还是亏多赚少,又因为故意要避着琅琊公主,种种原因加在一起,使她开出来的材料远远低于预期,根本不够作坊需求的。

    她又花高价在那些低买高卖的修士手里弄了一批,然而也是杯水车薪,离她的预期仍旧相当遥远。

    就看最后一天的了!

    碧浮仙子狠心追加了一批灵石,准备最后一天破釜沉舟。

    琅琊公主也很紧张,今天有任冉最为看好的一块矿,也是这次矿会的压轴之矿,其名猫瞳,六品矿中颇常用的一种,性能极佳。这块猫瞳矿也是巨大无比,但是这块猫瞳矿的卖相极好,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争抢,以琅琊阁的财力,是否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实难预料。

    其实最后一天还来参加矿会的人,不是若碧浮仙子一般,前面斩获实在太少,就等着最后一天进行补救,便是盯准了这块猫瞳矿来的大势力。

    经过凶残的竞价之后,这块压轴猫瞳矿的拍卖终于拉开了序幕。

    这块猫瞳矿的底价就是十万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上品灵石。

    虽说这个数字看上去很恐怖,整整是那块钨金矿的两倍,而论起体积来这块猫瞳矿甚至还不如那块钨金矿。但帐却不是这样算的,在场稍有眼力的人都能判断出,这块猫瞳矿至少能抠出价值十五万上品灵石以上的猫瞳来,之所以这样定价,那也是矿会的技巧,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将拍卖炒到最热。

    诸多势力都对这一块猫瞳矿虎视眈眈,在拍卖师说出开始之后,只略顿了那么一顿,价格立刻就飞飙了起来,几乎只是瞬间就涨到了十五万。

    这之后竞争的人才渐渐的少了,有财力实在不足以支撑这样的价格的,也有相对谨慎,这一次材料也几乎收够了,对于这一块猫瞳矿可要可不要的,他们都明智地放弃了竞争。

    这已经是最后一天,几乎大家手中的灵石都已经见底,需求的材料基本也都攒齐,除去蓄意要拿下这一块矿石的一些势力,还有不在乎屯这么一块巨大矿石的势力,大多数人都只是陪太子读书,顺便看看能不能捡到便宜罢了,万一运气来了,赶上别人都不要了呢?

    当然,事实证明这只是一种幻想,真正的竞争从这一刻才开始,琅琊公主也在这一刻开了价:“二十万上品灵石。”

    大家瞬间就静默了下来。

    虽然这块猫瞳矿大家都很看好,但能有这个魄力一口气在最低保值价上加整整五万上品灵石的,那也是凤毛麟角。

    同时大家也得深思一番,除了保底的十五万猫瞳,这块猫瞳矿里真的能再开解出五万的猫瞳么?这块猫瞳矿值得花费更大的力气去争取么?

    其中以碧浮仙子心中最为苦闷,她对这块猫瞳矿也是寄予了相当的厚望的,可是有钨金矿的前车之鉴在那里,她已然有了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阴影。

    加价还是不加价,几乎所有人都在犹豫。

    拍卖会上一下子将价格加到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高度,作用就在这里,很可能一下子将所有人都镇住了,从而拿下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则大家都是久经拍卖的行家,更有些财大气粗的财阀,在矿石愈加紧俏的现在,多存一些也是防范于未然,哪怕付出的代价大点。

    很快就有人出了价,不愠不火,只加了最低的一千上品灵石,价格便又慢慢地动了起来。

    琅琊公主也没有多失望,在座的都是人精,更多是比琅琊阁牌子老,底气足的大财阀,她这点价格唬不住人才是正常的。

    只是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买了那么多的矿石在先,虽然大多是些卖相差的,也耗费了她不少灵石,为了鱼目混珠,她还又特地拍下一些明知道要亏的,还有卖相本身就不错的,总的来讲也耗费了不少灵石。

    而拍下来的那些矿石又不能立刻开解出来变成灵石,用那些卖相奇差的矿石,竟然开出那么匪夷所思的材料,再相信“新手的迷一般的气运”的人也会对此生疑。

    相较于暴露任冉和任歌,她宁可将这块据任冉说不但含有猫瞳精,还含有猫瞳矿髓的矿石便宜了他人。

    琅琊公主慢慢悠悠地随着那些人一起加价,加到二十五万的时候她不得不停了下来。

    任冉死死地盯着那块矿,有些不甘心。

    她的得失心原没有那么重,但是猫瞳矿髓比庚金矿髓还要高一品,对于任歌以后的淬炼身体作用更大。

    任歌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摇了摇,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

    任冉也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得淡然一些,不要让琅琊公主为难。

    她抬眼看了看琅琊公主,发现琅琊公主面上有些抱歉,很显然她对于这块矿石的迫切需求已经影响到她了,任冉不由觉得有些抱歉。

    算起来她的情商还是太低了,常常情绪外露,又或太过专注,不自觉地让在意自己的人感到困扰。

    最开始是任歌和鸟妈,他们总是迁就着她的节奏,敏感的任歌还曾被她吓呆过。

    就算后来到了天剑门,任歌还是被她吓到过,大家也常常记得照顾她的情绪,就比如任歌去万剑冢试炼那次,齐白、程尧他们那般哄着她开心,师尊和鸟妈也格外的迁就她。

    便是莬,常常表现得那样逗比,何尝不是在迁就她?

    为什么总是要让别人包容呢,为什么不是自己包容别人?

    这个毛病怎么也该改了才是,以前还可以以年纪幼小为借口,不至于让人生厌,一年二年的大了,自己也该学着些察言观色、八面玲珑的本事,至少要让自己身边的人舒服些。

    任冉暗暗地在心里做下这样的决定,她却忘了,自己何尝不是在迁就大家,照顾大家。

    不说她对任歌、鸟妈的在意,齐白他们这样迥异的性格她都能相处得极好,对与任天行、天剑门也是掏心掏肺,还曾不惜暴露自己身份、不惜将自己陷入险境提醒他们识种的事。

    心都是要用心来换的,迁就本就是相互的事,但不管怎么样,能看到自己的短处,并愿意将之改正,让自己变得更好,这也的确算是一件好事。

    任冉电石火花之间下定了决心,正要安慰琅琊公主不用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突然心中一动,眨了眨眼睛,对琅琊公主道:“能再到哪儿去弄个十万八万灵石就好了。娘,我跟哥哥当真特别看好这块猫瞳矿。”

    琅琊公主将这话从脑子里一过,瞬间就明白了她的用意,叹道:“跟娘相熟的,肯借娘十万八万的人不是没有,可这会儿手头还有十万八万的大多是对这块猫瞳矿有企图的,自己还缺灵石呢,又哪里有多余的借给娘。”

    “他们所为也不过猫瞳矿而已。”任冉皱眉道:“不如合伙,到时候平分,这样风险也分摊了。实在不行,就算我们卖猫瞳给他,这块猫瞳矿少说也能挖出十五万的猫瞳来,须不会少了他的。”

    “这未尝不是个办法,。”

    琅琊公主顿了顿,又道:“只是这当儿再要去谈这个,只怕有些来不及,也不知道到底谁有这个意思呢。今年娘只顾着陪你们,也没去问问那几个老朋友这趟收获怎么样。”

    “也是,这会儿也太迟了些。”

    任冉失望地叹了口气,勾得琅琊公主嘴角微翘,她家闺女总是这么人小鬼大的,让人忍俊不禁。

    这小心思也是灵活的很,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说不定有奇效呢,据她观察,碧浮仙子这次拍卖有些缩手缩脚的,只怕材料还没购齐。

    琅琊公主与任冉两个人心里都有些没底,说出上面这段话也只是姑妄试之罢了,不试肯定什么效果都没有,试了却说不定会出现奇迹。

    她们两人默默地等待,价格已经到了三十万,对于这次矿会来说已经是极其了不得的价格了,已经是这块矿石最低估价的两倍。就算最高估价,也就二十七八万左右,还肯加这两万的,一则是想留着这些材料升值,同时也抱着些许微小的希望,希望能从其中开解出猫瞳精来,但事实上,一般猫瞳精与猫瞳矿本身并不生在一处的,这一点猫瞳矿与大多矿石截然相反,却是众所周知的。

    也就是说,这块猫瞳矿的真正价值绝不超过三十万上品灵石。

    当然,这只是一般人的推算。

    碧浮仙子看着这个三十万的价格也很紧张。

    说实话,任冉的提议相当让她心动,能有十万八万的猫瞳购入,她这次材料的缺口也就算是补齐了,而且她的原意虽然是想抢下这块猫瞳矿,奈何她手头的资金总共只有二十八万,虽然比琅琊公主他们多上一点儿,但也还是不够。

    但让她这样就凑上去,暴露了绿耳不说,这种成全情敌的感觉实在让她不是滋味。

    又再三将这块猫瞳矿的价格估算了一下,碧浮仙子确定,这块猫瞳矿能开出的猫瞳至多就值二十八万,这也是她将最后的心理价位定在这里的原因所在。

    所以,自己也许成全了他们,反而让他们出现损失呢?

    任冉和任歌的这种气运也并不见得每次都准,前前后后他们也开亏过不少矿石,只是总体而言还是赚的罢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材料绝对不能出现缺口!

    碧浮仙子终究是个商人,有时候利益不得不给私人情绪让道。

    “我借你十万,但你拍到了之后要给我价值十万上品灵石的猫瞳。”

    既是做了决定,碧浮仙子便不再犹豫,通过传音将这句话给琅琊公主送了过去。

    琅琊公主顿了一顿,留了足够的时间让碧浮仙子认为她这是在疑惑又或者羞怒她怎么会突然传来这样的话,自然,其中还有她思想斗争,要不要接受她好意的时间。

    而后她才不甘愿地道:“成交。”

    碧浮仙子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突然站起身来对拍卖师说了个稍等,有件事要处理一下,而后就像琅琊公主这边走了过来。

    这样的插曲,参与拍卖的人自然有意见,矿会举办方却是乐见其成的,笑眯眯地给予她方面,说些软乎的话来安抚参与的买家。

    并且碧浮仙子的确也没耽搁多久,她只是过来将灵石送给琅琊公主而已,同时递给琅琊公主一个玉简,让她在里面刻下自己的烙印就算是合同。

    碧浮仙子道:“我知道你信不过我,正如我也信不过你,所以咱们还是正式一点。”

    “的确如此,这事完了之后,我们之间还要好好掰扯掰扯。”

    琅琊公主淡淡道,在玉简中刻下了自己烙印。

    不过须臾,这一切就搞定,琅琊公主有灵石在手,底气十足,最终以三十三万的天价将这块猫瞳矿拍到了手里。

    没拍到的人倒也没有多么遗憾,毕竟这块猫瞳矿在他们眼里的真正价值就只有二十八万而已,五万上品灵石的亏空,已经算是不小的亏空,不是囤货就能补偿的。

    矿会自此结束,琅琊公主和碧浮仙子的帐却还没有算完,碧浮仙子理所当然地跟着琅琊公主进了他们临时租借的洞府。

    自然,做为债主,她也可以只在自己租借的洞府里等着,只等琅琊公主送货上门就是,但是能亲眼目睹琅琊公主他们开解矿石,尤其是她还有很大可能看到他们开亏,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就算他们能开出价值二十八万上品灵石的猫眼来,那也要足足亏损五万上品灵石,虽然只是她上次拍的那块钨金矿亏损的一半还不到,那也算小小报了一箭之仇。

    琅琊公主也不拦她,正好想借她之口将自己的亏损暴露出去,这样也免了一些有心之人的记恨。

    买亏被人嘲笑怎么说都比被人记恨的好,对于商人来说,这方面的颜面是最不重要的。

    不过琅琊公主也不可能好声好气对着碧浮仙子,她只是视她如无物,只让她那么跟着罢了。

    琅琊公主到了洞府第一件事,是先回去换了一身衣裳。

    说是衣裳,其实也是灵器,修仙人又多会避尘决、除尘诀等,且自清凉无汗,因此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时时要换衣服,一件高品阶的防御型灵器,一穿百年那也是常有的事,琅琊公主会这么做,只能说明她在那件衣服上发现了什么不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