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己因为有金线,有剑老,所以才能够控制这些域外天魔,并且不为之所影响,可晟江他不可能也有这些,未必不会为域外天魔所影响啊!

    哪怕他是化神境界,域外天魔并不能将之如何,便是稍微干扰一下,那也算是为他们提供契机!

    想到这里,任冉再不犹豫,将那个金茧向晟江的识海送去。

    此刻她已然是元婴修士,识海的浩瀚远非当日可比,对与神识的利用也比当日精进不少,一心多用这种也是她从修炼初始就打好了底子的,是以她现在观察别人的识海早就不用再像当初那样费尽自己的全部心神,否则她刚才也不会那么肆意观察宁康靖他们的识海,毕竟是两军对垒,她还不敢大意到那个份上。

    自然,现在比之前的观察做得更多,但任冉也没那么孟浪,非要侵入到晟江的识海中去,也没那个必要。她只需在晟江附近解开对那些域外天魔的束缚就可以了,同时她还要开启凤凰真眼关注那些域外天魔的去向,以免他们趁机偷溜,又或祸及他人。

    事态比任冉想象的更加顺利!

    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那些域外天魔只一得脱身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晟江的识海,并不足要她用金线将它们迫进去。

    宁康靖因为自身的异变还需要借助一些伤口类的存在突破到人体中去,它们这些最原始的域外天魔却没有那个烦恼,根本不需要任何媒介,只要对方的意念有破绽,它们就可以见缝插针地进入其中。

    那些域外天魔始一进入晟江的识海就掀起了飓风撼浪,只见晟江原本平淡冷漠的表情突然就变了,变得倨傲自负,同时攀涨的还有他的气势,一路飙升,直逼洞虚。

    任冉心中暗暗叫苦,域外天魔固然会使人灭亡,但在那之前亦会使人疯狂,这些她都是知道的,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晟江他身为一个化神修士,居然一下子就中招了!

    原本她以为这几只域外天魔顶多也就只能干扰一二而已。

    千万不要在控制室里发疯!

    千万不要做出有损大阵的举动!

    任冉紧张地举着黑弓,逼视着晟江的一举一动。

    孰料,晟江再次做出了她意料之外的举动,他嘴角含笑,竟是信步走出了大阵的控制室。

    琅琊公主公主早就等着机会,见况当然不肯错过,一举夺得了大阵的控制权,任冉总算松下了一半的心。

    这时候出箭还是不出箭?

    任冉只犹豫了这么一瞬,晟江竟似迫不及待了,一个瞬闪,已然出现在了大阵之外。

    这个变化不独任冉始料未及,宁康靖同样始料未及,他刚刚跟任歌交换了第五击,正在换气的当口,因此得以抽出那么一丝心神,将他瞥了一瞥。

    晟江傲然道:“宁康靖,便是没有你的晋神丹老夫也到了这一步,往日我们的约定,作不得数了。”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晟佑怒道:“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嘶!”

    因为这一分神,他竟然挨了一下,使他未出口的话也被打断了。

    晟达沉声道:“阿佑,静观其变,解决手头的敌人为要!”

    “哼!”

    晟佑不出声了,不过因为心中惊怒着急,手上的招式不知觉的就紧了几分,竟将原本势均力敌的敌人压住了几分。

    而晟达那里亦如是。

    他虽说相对冷静一些,对晟江的关切并不比晟佑少。

    对于他们的一切,晟江视若未睹,他仍旧那么骄傲地看着宁康靖:“协议既然取消,此刻我们便是敌人了,原本我也打算一进入化神后期就将你枭首的,如今只不过将事情提前了而已。”

    宁康靖只低笑了一声:“可笑!”

    及至此刻,大家也基本明白了来龙去脉,想是宁康靖承诺了晟江晋神丹,从而收买了晟江做内应,但晟江也只是虚与委蛇而已,心里未必抱着什么好念头,左不过过河拆桥、反咬一口之类的。

    任冉心中微叹,在一个境界困久了,的确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但为此与虎谋皮,陷害亲族,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心性不够坚定,也正因为才给了那几只域外天魔可乘之机。

    宁康靖只怕也看出他这是虚张声势了,因此才会有可笑这一说。

    域外天魔让人疯狂,让人强大,归根结蒂不过一种幻觉而已,使人以透支自己潜力甚至生命力的代价,一时爬到某一高度,时间一过,随及跌落云端。

    与一些能提暂时提升人境界的丹药并无而至,总之只一时的麻烦,却当真不足为惧。

    不过这时候让他们去狗咬狗,未必不是一个好主意。

    任冉对任歌道:“哥,我们给达叔祖、佑叔祖掠阵。”

    任歌随及劈出了第六剑,身形微晃,将对战之地留给了晟江。

    晟江睥睨下方:“宁家小儿,还不束手待擒!”

    宁康靖知道,这只是他为域外天魔所控,丧失神智的大话,心中却不免还是一闷。

    一记暗棋,却因为走火入魔反成了对抗自己的棋子,愣谁都不会好受。

    不过以晟江那种急于突破的心态,走火入魔倒也不能算是多大的意外。

    宁康靖自然不会想到,也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能够随意操控域外天魔,陷害他人。

    便是神兽,域外天魔也只能做到无法入侵罢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巧合,倘若晟江的心魔是别的什么,搞不好任冉这次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使整个防御大阵的控制室毁于一旦,从而使大阵形入虚设。

    这一次,算来算去还要算到幸运二字上去!

    恼怒的宁康靖刚想沟通那些域外天魔,晟江的攻击已然到了近前。

    气势暴涨之后晟江当真不可小觑,宁康靖无法,只得先接了这一招。

    琅琊公主那里接手了大阵控制,自然不会闲着,连带守城一干元婴修士的灵力都被大阵汇聚了起来,化作雷霆一击,亦向宁康靖斩去。

    宁康靖眉头微蹙,阵中跳出最后一个人来,至此他终于底牌尽出了,堪堪正好招架,反攻之类的,势必要等他解决了晟江再说。

    对于这种一张一张底牌渐渐被逼出的行为,任冉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想了一瞬便也想明白了。

    若不是她和任歌,在晟江的接应之下,宁康靖原本有机会一鼓作气将此城拿下的,而后那些底牌就可以作为奇兵,将觉得仍有一战之力的他们留下,否则实力若是严重不对等,他们早就撤退了,这之后再卷土重来,他也会不好受。

    何况他还有整个广林界要整顿,天南那边说不定也有烂摊子要收拾。

    总之他原本的目的是:毕其功于一役!

    现在双方都是手段尽出,一时相持不下,任冉和任歌那里也没有闲着。

    任歌终究只是元婴期,因为正好克制宁康靖的缘故才能与他对决至此,在真正化神期的战斗中,虽不愁自保,要想竞功却还要寻找时机。

    任冉这会儿除了继续坚持那些域外天魔的动向之外,倒是彻底闲置了下来,得以尝试自己之前的那个想法。

    她先关注的对象是正与晟达、晟佑对战的这两位,他们与宁康靖最远,虽哪怕是化神期的,也让她更能接受一些。

    对于宁康靖,她一直有种隐隐的忌惮,之前丝毫感受不到他们的恶意也给她敲响了警钟,这种变异的域外天魔,似乎竟是一种不弱于神兽血脉的那么一种存在。

    当然,这只是她的推想,但以她的谨慎,宁可相信这种推想。

    让任冉意外的是,在那两个化神修士的识海里,她并没有找到任何被控制的迹象,也就是说,这两个可能只是跟晟江一样为某种利益所收买的,也可能是他们本就根宁康靖沆瀣一气。

    战斗的对与错,正义亦或邪恶,做为参战方,她没有任何置啄的余地,但看着这个她仍旧隐隐有些悲哀,他们终究是人,为何反为域外天魔作伥?

    是的,她终究是狭隘的,因为自己相对独特的身份,心中并不以人族妖族为别,但她还是忍不住要将域外天魔当作异端。

    这也是因为当初在矿洞之中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惨烈!

    “啊——啊——啊——”

    晟江突然狂叫,宁康靖终于寻到了机会与那几个被任冉送入他识海的域外天魔沟通,但出乎宁康靖意料的是,那几个域外天魔非但不听从他的指派,还以极强硬的态度要求他配合他们。

    昔日素素弱极,它们本就颐指气使惯了的,再加上在任冉识海中住了这许久,它们固然锻炼了金线,但金线又何尝没有锻炼了他们,因此在面对宁康靖的时候,他们底气十足。

    域外天魔们对于宁康靖的要求与昔日要求素素的一样,那就是让晟江找来一个地位高的人物来让他们其中一个夺舍。

    他们这种域外天魔与素素、宁康靖这等变异过的又不同,夺舍的要求极其苛刻,必须有人配合,否则他们当初就直接夺舍傅石,今日直接夺舍晟江好了,何必还这么麻烦。

    之所以先让它们其中一个夺舍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他们还得监视着宁康靖,以防他使坏。要是当真成功了,以后再找新的躯壳就是,夺舍了的同伴远比宁康靖又或素素之流可靠得多。

    宁康靖心中阴沉如渊,暴怒之下他险些先拿他们下手,然晟江并不是死的,他与他们之间那种脆弱的连接瞬间就被切断了。

    宁康靖一边招架一边心思电转,晟江会变成这个样子,终究是为那几个域外天魔所迷惑,一旦没了它们,他自然也就失去了支撑他做到这一切的幻觉,这虚涨的境界自然也会跌回,那时候再要对付他就容易多了。

    再者,它们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大补!

    因此,任冉接下来任冉看到了一场精彩的同族相残,至此她对域外天魔的观感更是低到了极点。

    狂暴、强势、占有,这是它们的本能,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竟是如此容易,内斗如此凶猛,昔日的域外天魔之败,当真不冤。

    甚至任冉开始怀疑,宁康靖这般做为是否真的如他所说一半是为了自己的同族争资源,只怕它多半还是为了自身的发展吧。

    当然,人族内部也有内斗,妖族亦如是,她倒也不能说谁更高尚。但这种凶狠的、不服从就消灭,没有任何妥协,更说不上海阔天空的斗法,当真让人胆寒。

    任冉想,大概宁康靖自己也没想过最后会是这种死法吧,这几个被任冉囚禁过的域外天魔远不是他想象的那般脆弱,反扑的极其厉害。

    不过,它们也没讨得了什么好,最后关头,宁康靖控制那些被他们吞下去的意念进行了自爆,它们因此烟消云散。

    总体算来,还是宁康靖棋高一着。

    这时候的宁康靖不过只剩下一丝残念,苟延残喘罢了,那三个前来助阵的化神,见势不妙,虚挡几招,果断地逃之夭夭,因此晟达与晟佑也终于腾出手来,将晟江制住了。

    此刻的晟江,灵力透支,识海混乱,其实就算他们不出手,也会倒下。

    “你们,打算怎么对我?”

    宁康靖躺在地上,抬头看天,看上去丝毫不将自己的处境看在眼里,洒脱至极。

    晟达、晟佑厌恶地瞥了他一眼,将问题丢了琅琊公主:“阿绯,你怎么说。”

    因为战事已毕,琅琊公主也从大阵的控制室中出来了,四千九的戍边军看似不少,然而这些为宁康靖所控制,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的戍边军,失去了宁康靖的统帅之后只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有两个化神在此,丝毫不用担心他们能翻出什么风浪。

    琅琊公主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尘埃里的宁康靖:“不成功,便成仁,两位皇叔送他上路吧。”

    “阿绯,”

    宁康靖闭了闭眼睛:“你的心变硬了。”

    琅琊公主淡淡道:“这还要多谢你。”

    任冉这会儿正在放心大胆地检视着那些戍边军,他们终究是人类修士,要是为宁康靖陪葬的话,对于广林界来说,那是莫大的损失。

    她却发现,虽然战事已了,戍边军身体里的那道黑气却还在想宁康靖所在输送,极细微,但源源不断,源头正是他们识海里那块黑斑。

    任冉蹙眉看向宁康靖,此刻她倒不惧他,只是他的控制始终还在,不知她一旦动手,宁康靖那边会不会察觉,万一留下类似自爆这样的暗门,戍边军们就当真无救了,不如还是等他死了再动手好了。

    可他会不会又临死反扑呢?

    任冉斟酌不定,有些怒气冲冲地看向宁康靖。

    这时候宁康靖又开口了:“公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只问你,你当真没想过,如果没有那次,我们会怎样?”

    上次他这么大片大片煽情的时候,无声无息地用一片树叶划伤了公主娘的手,还想趁机用意念碎片控制她!

    任冉警惕之心顿起。

    琅琊公主笑笑:“之前我是想听听你到底有什么理由,也会给你机会。不过,也正好之前听完了,所以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拖延时间了。”

    “佑叔,”琅琊公主背过身去:“您送他上路吧。”

    “呵,”宁康靖冷笑:“你真以为他杀得了我吗?他毁去的,最多只是宁康靖的肉身而已。”

    任冉可笑地看着他,他说这句话其实还只是在拖延时间,当真他不惧怕,又何必说出来?

    晟达和晟佑相视一眼,却是谨慎了起来,他们对于域外天魔的所知都是让人极不设防的那种,便是夺舍了也可自主逃脱,因此倒一时无法断定他这句话是真是假。

    如若是真,他这般说也并非完全没有理由,那就是他舍不得这具肉身,此刻有肉身困住他还算好对付,一旦替他毁去了这个肉身,岂不是海阔天空?

    虽说他们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付域外天魔,但是域外天魔本身那么细小,又极擅长遁术,逃走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他们没有任冉这样的凤凰真眼,对于宁康靖何以突然落到了这个地步完全不知情,只当是两人经过了什么凶险的暗战,才落得如今这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伤的只是肉身,而非本身。

    晟达将视线投向了任歌,顿了一顿,道:“歌儿,你来。”

    “我来吧。”

    任冉义无反顾地截了下来。

    “不,”

    任歌不等晟达、晟佑发出质疑,静静道:“我来。”

    他不想让任冉暴露,他有煞剑,所以能以元婴的修为斩杀宁康靖,任冉凭什么能杀死宁康靖?

    任冉默默地看向任歌,她着实不肯让他面对这样父子相残的局面,哪怕已经被夺舍,对方甚至不能称之为人。

    任歌却相当坚决地看着她,表示他的决心。

    “当真无妨吗?”

    任冉忍不住传音询问。

    任歌只回了两个字:“放心。”

    宁康靖嗤笑出声:“你当真要弑父吗?”

    任冉厌恶地看着他眼里的惊慌,他当真是黔驴技穷了,从深情款款到讥讽挤兑,将之前那个威风凛凛、一言九鼎的天南将军形象毁到了极致。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能让琅琊公主看清他吧,这样悲伤也能少一些。

    并且这时候宁康靖已经完完全全不是先前那个宁康靖了,与那些域外天魔一战,宁康靖此刻的识海中,一点白光都无,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一片黑暗。

    这个宁康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爱恋琅琊公主、心存矛盾的宁康靖了,而是纯粹的域外天魔,又或者说域外天魔变种。

    任冉悄悄将这些说给任歌听,任歌对她微微一笑,眼神凝肃,应是有了定夺。

    任歌淡淡道:“其实我并不在意你其实是不是夺舍的,父亲这个词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既然宁康靖的确是我生父,于我有骨血之恩,那么我便留存他的骨血,只诛杀你好了。”

    宁康靖一怔,彻底恐慌了起来“你父亲的神识至今还有留存,你杀我就是杀他!”

    “我想,与其被你一点一点彻底蚕食,他更乐意与你同归于尽。”

    任歌淡然挥剑,一道无形的剑气如电一般,没入了宁康靖的眉心。

    “魂剑!”

    宁康靖的表情惊愕至极,似不信这世上当真能使出这一剑来一下,下一瞬却是眼神一空,已然魂飞魄散。只是溃散的仅是神识,身体上犹然灵气浓郁,一时倒未立刻崩毁,恰应了任歌的那句话,只诛杀他,留存骨血。

    任歌见状,松下了之前提起的那口气,面色不由一改,喷出了一口鲜血。

    心中是否悲恸暂且不说,能让宁康靖如此惊讶的一剑,其消耗自然不小,集聚了不止任歌的每一丝力量,更有剑老的一丝灵魂之力加持,这些所有的能量被他完全地从身体里压榨了出来,血肉筋脉等还好说,脏腑负压实在太大。

    也就是他一直被任冉的红烧肉滋养着,脏腑早就无比坚韧的了,换作别人,必然不堪负荷。

    终归现在人是无事的,消耗的那些,日后慢慢将养回来就是。

    任冉心中为任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为那些戍边军松了一口气,不知是并没有那样自爆的暗门还是时间上来不及,这群戍边军总算没有被宁康靖一波带走,只是神色痴呆,仿若无魂。

    任冉再不迟疑,指示金线进入其中一个识海。

    金线本来还有些懒洋洋的,一看到那个阴影却是瞬间就抖擞了起来,接着根本不需要任冉指引,如侠蝶穿花一般,欢呼雀跃地在那四千九百人的识海中呼啸而过,而后给她带回了四千九百个微黑的……栗子?

    上次在龙之墓地沉睡了那么久总算将之前攒下的识种给消耗光了,如今却又多了更大量的栗子,也就是她如今的识海宽阔无比的,换早早先那个,早被挤爆了。

    任冉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着这些“储备粮”,再看着金线毫不客气地裹住了一个,炎火精更是欢呼雀跃,啊呜一口就近咬了上去,便是剑老,虽有些矜持,剑尖却也悄悄扎进了其中一个栗子里。

    既是他们都喜欢,那就这样吧。

    任冉莞尔着将意识退出了识海,准备陪任歌回去养伤,在那之前,她当然还要将戍边军的事传音给琅琊公主知道。

    因为这些栗子成为了储备粮的缘故,这些戍边军尽皆清明了过来,往日的所作所为,包括今天的一举一动却留存在了记忆当中,自然也对自己之前的举动了如指掌,这种对内举枪的行为让他们一个个都羞愧不已。

    往日倒也还好,往日他们驻守天南,虽为宁康靖所逐渐控制,一旦有战,那也是对着妖族,须没有伤害同族分毫。

    琅琊公主本就心中有数,看到他们的表情,心中很快就做下了决断。

    还有什么比将功赎罪更能拯救他们的呢?

    从此他们会更加忠心地为广林戍守天南吧!

    琅琊公主原有意让任冉和任歌去做这个,任冉却是避之不及,她一堆杂学都学不完了,哪有心思在这些跟人打交道的俗务上分心?

    至于任歌,那更是除了自家妹子和剑,心里再容不下别的的那种人。

    当然了,琅琊公主和鸟妈在他心中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只是位置还要略在任冉之后一点罢了。

    琅琊公主不好勉强他们,何况任歌带伤,只得放他们回去休息。

    但在戍边军中为自己儿女扬名、示恩,这些总要做的。

    任歌的伤重退场正好还可以被利用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