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刻的鸟妈,比之往日更为神骏,在任冉不算精纯但分量十足的血液以及精华推进之下,在天禽丹的作用之下,鸟妈不止重伤痊愈,还又生生进了一阶,已然是七阶之身。

    阔别已久,乍然相逢,任冉却不及说太多,她招呼了一声:“哥!”

    随之她相当自然地一伸手牵住了任歌,轻轻一跃,上了鸟妈的背。

    “齐师兄,天寰宗暂时就拜托给你啦。任三长老,你们继续加油。”

    任冉挥挥手,只听鸟妈再一次“啾”的一声,两人一鸟霍然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再出现已经是在大阵之中了。

    “怪不得他念念不忘想要得到一只小雷空!”

    任三长老眼热无比地咕哝了一声,迅即厉吼:“战阵!”

    一道道白亮的剑光再次汇聚在他的剑尖,大阵今天第四次轰然崩溃,这一次光幕却没再继续亮起。

    在大阵被轰破的一刹任冉的雷箭也已迅速地射向了最关键的一块布阵材料,梦魇的眼皮微微一抬:“总是没有办法准确预计你啊。”

    说着挥手发出了两道灵力,一道接下了任冉的雷箭,另一道赫然迎向了随之而来的剑光。

    他的确将任冉和任歌算得比较准了,他却不知道,鸟妈并非一只单纯的飞行类灵兽。

    长喙微张,雷光遁出,七阶的雷光还含着一丝空间之力,梦魇连出手阻挡的机会都没有,那块最关键的阵法材料瞬将碎成了湮粉。

    梦魇皱眉:“这具身体的实力太差了一些,提升果然迫在眉睫。”

    而光幕既不能再次成形,就再也没有什么可阻挡天寰宗与天剑宗的了,二百多元婴修士,若干化神,瞬间扑到了小岛之上。

    “梦界。”

    梦魇漠然地伸手一指,岛上的低阶域外天魔纷纷自爆,高阶则咬着牙迎了上去,但这一些跟梦界却没有丝毫关系,为梦界所笼住的只得梦魇一人而已。

    那是一个迷蒙如夜晚的圆球,淡光笼罩,星色朦胧,并不十分的黑暗,但却是说不出的空寂茫然。

    就在梦界所形成的刹那,任冉、任歌和鸟妈的攻击又已到来。

    梦魇的目标是提升自己的实力,甚至不惜摆下这样大的阵势,而争斗不可避免,血祭无法挽回,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诛杀梦魇,至少也要毁掉他的血肉之躯。

    这样的仪式可复制的机会几乎为零,因此这一战若能得胜,他们将很长时间内再不用担心梦魇的威胁。

    无论如何,在这最高不过化神的中世界中,绝对不能让洞虚、甚至洞虚以上境界的战力出现,一旦出现,整个东天界修士面临的只有绝灭一途。

    任冉他们的攻击很快,早在射出第一箭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中间没有一丝缝隙,没有一丝预兆,但是梦魇的梦界形成的也是极快,他们的攻击根本没有伤到梦魇分毫,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那个迷梦一般得梦界上,几乎没溅起一丝涟漪。

    “这是我的意念之力,有点浪费,但是……”

    梦魇微含可惜地叹了一声:“至少在你们这样的中世界中是无人能够击破的了。”

    “我说的万全之策,自然会是真正的完全之策。”

    梦魇说得淡然,但相当自信。

    任冉的凤凰真眼在不停扫视,扫视这个梦界有什么缺陷,扫视这个仪式有没有办法阻止和破坏。

    然则不能,其实早在他们到来之前仪式就已经开始,且不可逆转,只要那些域外天魔不会不舍得自己的血肉之身,这个仪式注定能够完成,而这个梦界,正如梦魇所说的,由他的意念之力构成,虽然极耗本源,但的确不是他们这一界的力量能够打破的。

    这个梦魇,也许还不止她推测的那样至少拥有洞虚的境界,应是更上。

    无法阻止,不能中断,剩下就只有一个办法了,也是他们最近最习惯的一个办法——抢!

    任冉咬牙,一件又一件的材料抛出,一个又一个的聚灵阵形成,梦魇古怪地看她:“这仪式是以这具身体剩下的所有血肉为引的,所有的灵力注定只能灌注到这具身体里面,你的聚灵阵,毫无意义。”

    “是吗?”

    任冉从空间里取出两件法宝来,一为衍金,一为银环,这是封满处心积虑送予她的东西,里面封存着他从小到大生长的影像,当然,银环她并没有查看,但可想而知,这两件法宝都是封满一直孕养在他的身体中的,就算没有血肉那般影响巨大,但也不失为一个引子。

    “嘭”的一声,两件法宝碎裂成数块,散入七个聚灵阵中。

    时间仓促,身上的阵法材料也着实有限,一时之间,任冉也只得布置出这么七个。

    血雾已经浓郁到了极致,如同潮汐一般向天上涌去,任冉不及思索更多,自己,任歌,任三长老,齐白,鸟妈,再就近随便拎取了两个人扔入聚灵阵中,匆匆留下一句:“不要逞强,到了身体无法承受之时,破坏掉聚灵阵就可以了。”

    说话之间,所有的血雾犹如被长鲸吸水一般被天上的一个黑洞吸取了过去,一个隐隐约约的宫殿因此出现,投射出一道凝炼如实质的灵气白练,目标赫然是梦魇。

    “咄!”

    任冉一声暴喝,舌绽如雷,凤凰真言脱口而出。

    白练在空中微微顿了一顿,赫然分成了八份,对着梦魇和聚灵阵分别注射了下来,及至到了跟前就已经是一个光柱,将各个聚灵阵以及梦界整个拢了进去,也使这八个接受灌顶的存在进入了无敌状态。

    “倒是有点手段。”

    梦魇在光柱中微微点头:“但你们又能容纳多少灵力呢,蚍蜉撼树,精卫填海,只怕最后你们自己要填了那海,于我的损失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说完话,他闭目凝神,吸收那些灵力,再不肯多一句话。

    这时候厮杀也已经停止,域外天魔们眼看仪式已经完成,自然再不肯拼命,各自逃散去了,天剑门却因关注自己门中长老、宗主们的命运,关心着自己的未来而留下来,未去追杀。

    他们死死地盯着七个聚灵阵,双眼一眨也不眨,生怕他们出什么状况。

    彼时,七个聚灵阵中也没有一个人在说话,这样的灌顶不止是提升自己,还要跟梦魇争抢,他们的目标是,绝不能让梦魇抢到的比他们更多,彼强我若,彼弱我强,这时候多挣一份,未来的赢面也就越大,从这一点上讲,他们已经不再是抢灵力,而是拼未来。

    八道光柱,原本是极为平均的八份,进入梦界和聚灵阵之后却立刻分出了粗细,其中鸟妈和任三长老还有另一个聚灵阵中的白练最粗,那个聚灵阵中的是钱长老,彼时距离任冉最近,任冉也没多看,顺手就将他摄拿到了聚灵阵中,幸而他看是任冉,下意识的没有反抗,否则任冉还真不一定能拿捏住他。

    总之,一只七阶的神兽和两个化神期的修士吸收灵力的速度是最快的,他们的高境界注定了他们的高容量,尤其是鸟妈,刚刚进入化神期,身体就像一个新打造好的水桶一般,正等待着大量的灵力来填满。

    剩下任冉、任歌、齐白、还有被任冉顺手摄进聚灵阵中的凌晓,包括梦魇在内,他们五个都是元婴期,其吸收灵力的速度要慢上不少。

    但至少自此刻为止,天剑门这边是占了上风的,甚至远远不止是七比一,而是十比一,乃至更大的比例。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任冉和任歌还好,三位化神也一时未见颓势,但凌晓和齐白显然已经受不住了,尤其是凌晓,面容鼓胀,双目尽赤,似乎都要爆裂开来。

    “谁有化神丹啊!!!”

    凌晓犹不肯打碎聚灵阵,嘶声吼道。

    “我这里有!”

    “我这里有!”

    顿时不少声音响起,对于元婴期来说,化神那就是他们最短期之内的终极目标,有那个条件,化神丹总要备上那么一颗两颗,此刻他们毫不吝惜,纷纷将自己珍藏已久的化神丹贡献了出来,凌晓的手只往光柱外稍稍一伸,瞬间就有七八颗丹稳稳地送到了他的手上。

    凌晓也是老牌的元婴期了,此刻要突破,心境上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半点的不圆满,但此刻实在顾不得太多,这种化神丹补的其实也就是心境,如同悟虚丹一般让人感受更高一个境界,从而突破。

    当下他看也不看,随意将掌中的丹药塞进了自己的口中,闭目就冲击起化神之境来。

    有人问任冉他们:“宗主,你们要不要化神丹啊!”

    齐白笑笑:“我的心境早就到了,欠缺的只是积累罢了。”

    任冉和任歌双双摇了摇头,他们离突破还早着呢,任歌是体气双修,任冉更有一个空间要提升,不啻是一个无底洞,只是限于自己筋脉的宽度,吸纳的效率有点低,比不上化神期而已。

    任歌早就取出了得自万剑冢的断剑碎片和龙之墓地的龙血精华来,借助灵气的冲刷迅速将之炼化。

    这种炼化自比不上平时那种去芜存菁的精化,但这会儿也顾不得太多,只管炼化就是。

    “啊——”

    一声长吼响起,凌晓竟真的突破了,顿时他头顶的光柱也变得粗奘起来,接着是齐白和梦魇,他们也一举进入了化神期。

    此时此刻,八道光柱之中竟有六道是粗的,只剩下任冉和任歌那两道光柱细细的显得有些可怜。

    天寰宗修士们的完全不以为耻,一个个脸上激动莫名。

    “宗主太逆天了,这么多灵力下去一点反应都没有,什么叫海纳百川!”

    “宗哥(宗主哥哥简称宗哥==)也很强啊,这么持久!”

    “怪不得能以元婴修为直面化神呢,这量的差距与你我不可同日而语!”

    “那是,不然是宗主呢!”

    这样的激动之语仅仅三两句,众人很快又平息了下去,生怕打扰到任冉他们。

    渐渐的,钱长老的光柱先细了下来,任三长老的光柱也在渐渐变细,他们虽是化神期,但他们也有极致,除非他们也突破,那才能继续吸纳下去,否则等待他们的就是个爆体而亡的结果。

    钱长老喟叹了一声,率先打破了自己这边的聚灵阵。

    他实在是不能再多吸一点了,与其爆体而亡,还不如留着有用之身,每一个化神都是东天界的稀有资源,正是他懂这一点,才轻易不敢拿自己冒险。

    他有些艳羡地看了任三长老一眼,便是化神也是有差距的,他境界本身就比他稳定,还能承受比他更多的灵力,这说明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止是一点点。

    这时候他却由衷地期盼着他们之间的差距更大一些,最好永无止境!

    这时候,任天行、傅石他们带着后续的结丹期以及少数其他几个宗门也来了。

    任三长老看到任天行来,毫不客气道:“悟虚丹,老夫今天不成功就成仁了,你且期盼着老夫成功了给你做牛做马吧!”

    任天行毫不迟疑,一颗悟虚丹火速被送进了任三长老探出光幕之外的大掌之中。

    就算他尚且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无论是作为一个掌门的果决,还是作为一个挚友的信任,都不妨碍他做出这样的事。

    哪怕悟虚丹珍贵万分!

    突破到洞虚远比突破到化神困难数倍乃至数十倍,这修仙惯如金字塔一般,越往上走,人数越是稀少。

    任天行紧张地看着任三长老,心中狠捏了一把汗,及至听其它长老说出来龙去脉之后,心中紧张之意更甚,这已经不止是任三长老个人的问题了,还关系到整个天剑门,整个东天界的未来。

    也许是压力足够,决计不容失败;也许是灵力充足,境界上的小瑕疵因此有些不显,总之万幸,任三长老终于还是突破了,顿时那光柱暴涨了数倍,几乎连一旁的齐白和凌晓都要笼罩了进去。

    梦魇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但留在光柱上的视线不过区区一息罢了,倒是凝重地看向了任冉和任歌。

    最可怕的永远是水滴石穿和细水长流,然则这灌顶终有极限,自己提升比他们快,快一步,步步快,他们始终还是追不上自己,想到这里,梦魇又安然地合上了双目。

    突然又一道光柱霍然变粗,鸟妈突破到了八阶。

    任天行看着它的目光本就充满了惊疑,后来猜是任冉曾经用自己的凤凰之血给他洗筋伐髓过因此才达到了七品,这样能突破到七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谁知,鸟妈还要给他惊喜,这一下子竟就突破到了八阶。

    这还是雷空吗!

    任天行心中又惊又喜,己方频频突破能抢到的灵力自然就更多些,此长彼消之下,无形中消弱的就是梦魇了。

    这时候凌晓身上的光柱已经渐渐细了,接着是齐白,而直到此时,任哥身上的光柱才粗了起来,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到化神期了。

    任冉无奈地看了看梦魇的方向,很快他也要突破到洞虚了,要抢灵力,持续不断是其一,速度也占着很重要的部分,任三长老的极限很快就要到,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鸟妈的极限也就是八阶了,自己还这么慢悠悠的,完全不行啊。

    五行异种被她在丹田中细致排好,围着那个小小的婴孩摆出五灵阵的阵型,顿时,原本纤细的白光化作之前五倍之粗,冲击的任冉忍不住微微皱眉。

    但这样的速度还是不够,任冉心一横,五行异种又各自按阴阳属性分裂开来,五灵阵之中又多了一个五灵阵,这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五倍的基础之上再作五倍,立刻这速度就被加持到了二十五倍,光柱自然也化作了先前二十五倍的粗度。

    在这样的冲击之下,经脉不断被拓宽,破裂而后又强行被灵气粘合起来,身体里那只小鸡的流转速度从原本的慢慢悠悠变成了暴走,空间中风起云涌,一朵花开,一朵花谢,一片云舒,一片云卷,世界迅速变化。

    任冉感受着这些,再也分不出一丝心神去关注外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脑中仿佛有一道闸门轰然打开,接着大量的信息涌入了任冉的头脑之中。

    凤凰圣界,父凤母凰,包括凰灵之地所有一切在内,包括凤凰的生长方式,于凤凰有益的一些东西,一一在任冉的脑海中出现,直至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并不是鸟妈亲生的,她实实在在就是一只小凤凰,一只另类的没有凤凰原身的小凤凰。

    一只没有母凰教导的小凤凰。

    自己的母亲哪里去了呢?

    想起齐白的那滴凤凰泪,想起当初空空荡荡的凰灵之地,任冉来不及悲伤,金线从她的识海中冲出,熟馁地勾勒起灵气的循环路径来,渐渐的,那只原本平凡无奇的小鸡终于有了一点规模,有了小小的云冠,有了长长的尾羽,虽然远不如成年的凤凰那样精致,但的的确确不能再误会为一只小鸡了——哪怕是有着风流长尾的公鸡。

    谁特么能想到凤凰小时候会是那么一副平凡无奇的呆萌模样,跟一只小黄鸡有区别吗?有区别吗!

    离愁别绪中,任冉有些无奈地在心中咆哮,却见那个嫩嫩的如同果冻一般的婴儿变得如同实质化一般,偏又是虚无的,发散着精纯的金光,同时一个名为凤凰真界的技能明悟般没入了它的眉心,浮现在任冉的心头。

    空间同时在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她却已不必亲临,只要稍稍感知便可知道,那矿山灵田、那灵脉地火、那阴煞之地等在如何以一种神奇的速度进阶,草木茁壮生长,梧桐遮天蔽地,灵脉流银,矿髓流金,一片生机勃勃。

    二十五倍的光柱终于变细,与任冉联系更加紧密的空间已经无需通过任冉来吸收这些灵力,任冉也终于得以睁开她的双眼,她看了看任三长老和鸟妈,他们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光柱已经细到几乎不见。

    凌晓和齐白是早就打破聚灵阵脱身而出了的,化神巅峰,这已经是他们的极致,莫说此刻再没有第二颗悟虚丹,就算有,他们也不可能突破那个境界。

    他们毕竟不是梦魇,梦魇的境界早就到了,需要的只是灵力灌注提升肉身而已,而他们需要的却是稳打稳扎,水到渠成,能够一口气提升到化神巅峰对他们来说其实未必是福,也许会影响到之后的突破。

    任冉抱歉地看了看他们,当时情况紧急,他们又离她最近,便是关系上他们也是相对最近的,她只好拿他们来凑数。

    再剩下的就是任歌,一片片断剑碎片和一滴滴龙血精华随着灵力的注入不断被炼化,任歌也已要达到化神巅峰,只是这仓促堆积起来的修为含有大量的瑕疵,需要他以后不断地去芜存菁,算起来,跟齐白、凌晓二人的境遇也差不太多,他们毕竟底子太薄。

    最后,任冉看向了梦魇。

    梦魇的肉身此刻在洞虚境界,身上的光柱比她要粗很多,但空间对于灵气的吸收是并不显现出来的,大概没人知道,其对于灵力的鲸吞已经使得飞鹏殿中蓄有的灵气渐渐枯竭。

    或许梦魇感觉出来了,他缓缓睁开双眼,没有多少懊恼,也没有多少气愤,当然也没有什么可开心、可高兴的,他淡淡吐出了两个字:“幼凰?”

    除去尚未成熟的凰灵之地,他再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存在能如黑洞一般,无声无息之地就吸去了这些原本足够他升到至少大乘境界的灵气。

    “是啊。”

    任冉淡淡道。

    人群一时有些安静得过分,任冉的秘密任天行一直隐藏得很好,天剑门只几个人知道罢了,众人直到此刻才知道当日那个据说五行大圆满的小姑娘原来是凤凰神兽,而五行圆满的凤凰神兽,便是在凤凰当中那也是凤毛麟角!

    天寰宗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他们的宗主原来是一只神兽。

    神兽为什么会在东天界出现?

    神兽为什么在飞升前就能化形?

    这些疑问在大家的脑海中一滑而过,天寰宗的修士们这一刻兴奋到了极致,我大天寰宗的宗主是神兽,你们比得过吗!比得过吗!!比得过吗!!!

    怪不得如此犀利,怪不得砍化神就如砍瓜切菜一般,咱们宗主那是有底蕴的,底蕴的啊!

    不得不说,自从那个打家劫舍的开始之后,天寰宗就彻底的被任冉给带歪了,这一群不是修士,特么就是实实在在的兵痞。

    这些兵痞却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不是更加风生水起的未来,而是离别。

    任冉自己是第一个知道的,梦魇是第二个。

    看看了逐渐稀薄的光柱,梦魇吐出了大概要算庆幸的两个字:“再见。”

    “再见。”

    光柱彻底不见,任冉目送梦魇在梦界的保护之下疏忽不见,心中暗道,最好再也不见。

    而后她转身看向大家,同样吐出了两个字:“再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