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黑篮]冬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踪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踪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下来的数日,在赤司家大宅里,除了家主和少数几个人,谁也不知道桥本家发生的事情。人们一如往常般,每天继续着自己的日常生活。

    而被列入重点隐瞒对象的赤司,在结束完冬季杯的比赛后,沉默了许久,直到寒假快要结束前,他才真正回复过来,那时已是绑架事件发生后的第五天。

    早上的九点钟,赤司俊次早已用完早餐回到公司,丽奈得以取得使用厨房的权力,锻炼自己的烹饪技巧。就在她从烤炉里拿出烘培好的蛋糕,准备抹上奶油时,一个身影走进了厨房,令她差点手滑,把手上的奶油全挤到蛋糕上。

    “真是奇迹,你居然成功了。”打开食物储藏柜,赤司从里面拿出一罐盒装果汁喝了起来,这些天他都没有胃口,早餐吃的份量很少,要不是家里还有果汁,他可能连食欲也提不起来。

    “这是练习的成果。”丽奈望向赤司一头修剪过的短发,有点不适应堂弟现在的发型,“到是你,把浏海修剪过后,外表完全从草食性男子光速进化成肉食性男子,看来今年的冬季杯比赛挺让你头疼的。”

    厨房的气氛再次变冷,提起冬季杯决赛,赤司又陷入沉思中,那场比赛打的不轻松,和诚凛的一战有太多的意外发生。毕竟能令他如此全程投入的对手真的不多见,通过那场比赛,可以证明有些事情并未在他的预想之列。

    对他而言,胜者拥有话语权这点并无改变,可当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就另当别论,或许就如教练所说的那样,在寒假的时间里,他需要反省。

    “比赛能磨练自己的能力,只有战胜自己,那才是真正的胜利。”喝完果汁,赤司把厨师做好的早餐放进微波炉加热,顺便向丽奈问道:“对了,堂姐,你这些天是否有接过沙耶的电话?”

    “你问的有点奇怪呢,她和你每天都有短讯往来,你应该最清楚她的状况才对。”丽奈佯装镇定,为自己的蛋糕挤上奶油,其实心里在担心自己是否会被看穿,泄露了桥本家的消息,不过,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仍不知情。

    “她只在短讯里说外公延长了实习时间,要在分店忙上一阵子。”

    这条短讯是赤司前两天收到的,当时他觉得有点奇怪,还特地打过电话去桥本家确认,结果,桥本信仁不是说她在睡觉,要么出门去分店,手机通话总是忙音打不通,无奈之下,两人只好通过短讯聊天,但怪异的是,他还是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是啊,我前两天去过香川,看到她为店务忙前忙后,真想去帮她的忙。”为了赤司着想,丽奈对他撒下了善意的谎言。

    “你去帮忙只会把人家店里的古董盘子摔成碎片,到时大伯就会接到桥本家的账单,所以你没去是明智之举。”不是赤司危言耸听,他堂姐的破坏力不可小觊,再加上像香川那样的名店,使用的食器不是出自名家之手,要么就是有纪念意义,他家堂姐没跑去捣乱真是幸事。

    “不要告诉我你今天要去香川。”丽奈的脸庞不禁滑下冷汗,原以为堂弟会因为比赛的事情消沉许久,没想到他回复过来后还掂记着沙耶的事,这要怎么办?她决不能让他去香川或桥本家。

    从微波炉里拿出早餐,赤司无奈的叹道,“嗯,最近我忙着比赛,没空陪她,现在我要补回失去的时间,约她到外面走一走。”

    “可是今晚有家族聚会,你必须要在家帮忙,别指望去约会了。”这个借口是赤司俊次留给丽奈的方法,用来打消儿子想要去桥本家的念头,谁知她刚把话说完,便立刻换来赤司的大黑脸。

    “我明白了,那些准备工作我会尽快完成,让今晚的家族聚会能顺利进行。”尽管心里有强烈的不满,赤司还是接下了父亲给他的工作,就算所谓的家族聚会只是吃饭聊天,作为下任家主,该忙的事情一件也不会少。

    “呃……忍耐一下吧,熬完今天就能去约会了。”丽奈突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压力剧增,今天用家族聚会的理由留住人,明天要用什么?她快无计可施了,要是让堂弟知道沙耶住院,岂止是黑脸那么简单,她已经无法想象他暴怒时的情景。

    赤司家这边不时发散着无法外出的怨气,另一边在桥本商社的总公司,已有一个怨气冲天,还带着浓烈杀气的人闯进了社长办公室,吓得秘书和其他员工们急忙转移工作地点,不敢靠近。

    于是,为了公司能正常运作,不受到任何影响,桥本信仁把谈话地点转到自己家里,避免事情越闹越大。

    然而,某人的怒火并未平息,来到桥本家大宅后,他甚至抓狂的用手揪住桥本信仁的衣领摇晃,对其大声怒吼,大嚷着要为自己的儿子讨个公道。

    “凭什么要我们春日家为你们的恩怨付出代价!你们害我儿子被绑票,要如何给我交待!”春日宏知被怒气冲昏了头,他发出的吼声差点拆了桥本家的屋顶,可即使如此,被吼的人依然神情镇定,回起话来不慌不乱,只差么没把春日宏知气的直跳脚。

    “春日社长,敬辅也是受害者之一,我和你一样都为孩子们的安全担心,现在请你冷静下来,发生绑架事件并不是沙耶的错……”桥本信仁想把春日宏知的怒火压下去,不料劝说的话语才说了一半,后半句又被对方的怒言轰了回去。

    “对方已指名要她去交换,还说事情和她无关?你们桥本家护短也要有个限度,你们是要把我儿子逼死才肯善罢甘休?”

    虽然平时对儿子的要求有点岢刻,但春日宏知其实很疼爱自己的独子,如今得知儿子被绑架,他几乎情绪失控,在不能报警又不能用钱解决的情况下,他只能怒气冲冲的来找桥本家问罪,希望借由对桥本家的施压,把儿子从绑匪手里救出。

    “那春日社长的意思是要我们把沙耶送到绑匪那里去?”

    桥本信仁的神情依旧淡定,起初他不相信春日家会提出如此过分要求,后来要不是赤司俊次特地打电话提醒他,他还以为春日宏知说出来的话是气话。

    “只要能换回我儿子的平安,其他人的死活与我无关,反正你们桥本家的继承人不止桥本沙耶一个,没了她,你们桥本家照样能存活……”

    话说到后面,春日宏知开始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不安,他的怒气是得到了宣泄,可这对救人一点都没有帮助,搞不好还惹怒了桥本家,但事已至此,已无法回头,他唯有期望完成绑匪的要求,以保全儿子的性命。

    “如果这样做能换回令郎的性命,那我们桥本家到时又要找谁算账呢?绑匪吗?难道这就证明我们家沙耶是活该要死?”

    假如说春日宏知是被愤怒支配而口不择言,那桥本信仁也有自己的怨念,他的儿子生死未明,春日家又逼着他把外甥女送进虎口,这让他累积多日的怨念全面爆发,要论发火的可怕程度,他绝对会比春日宏知更胜一筹。

    就在两家长辈的口舌之战不断升级之际,惊惶失措的辉子突然拿着手机冲进了客厅,她跑到桥本信仁身前,焦急的对他说道:“信仁,医院那边出事了,我刚才接到院方的电话,说沙耶私自离院了。”

    “你说什么?沙耶才动完手术没多久,她怎么有力气独自离开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桥本信仁也被吓的脸色发青,沙耶带伤离院就意味着她听到他和父亲的谈话,并深知等待无法解决问题,才想亲自去救人,那个笨蛋,就算把人换回来,她自己肯定也会凶多吉少。

    “我也不太清楚,爸爸已派人去找,到现在还没消息传回来。”

    气话只是头脑发热的产物,很多人都是说完了事,不会去在意。但当气话成真的那一天,人们却开始后悔,辉子也不例外,她想不到沙耶会把她和丈夫的谈话记在心里,为了让敬辅能早日回来,沙耶才会独自去做傻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次你们桥本家是想彻底逃避责任,把人送走了事?”

    听到沙耶失踪的消息,春日宏知第一个反应是儿子无法回来了,他以为沙耶是因为他对桥本家施压的关系而心生惧意脱逃,可他的质问很快被桥本家反驳,也让这次谈话无疾而终。

    “春日社长,我想我们两家已无对谈的必要,请回吧,无论你如何威胁,或者要上报或上新闻爆光,我们桥本家都无所谓。现在,我和家人们只祈求孩子们能平安回家,你要是还觉得不满,请自行想办法解决。”

    儿子被绑,外甥女失踪,情况已到了失控的状态,桥本信仁觉得再和春日家闹下去已无意义。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把人找回来,再联合警方一起行动,决不能让沙耶盲目去送死,以前川家的处事方式,就算及川宪一没有灭口之心,前川家也会痛下杀手。

    两家谈判破裂,只能各自寻找方法去救人,而在医院,沙耶的独自离院造成了小混乱,医生和护士们都忙着在院内找人,可惜找了两三个小时都没有结果,最后,还是老腹蛇出面和院方详谈,才把这场小混乱平息。

    沙耶离开医院会去哪?恐怕连老腹蛇自己也无法知道外孙女的下落,虽说她此次离开是得到他同意才实行,但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担心外孙女的身体状况。

    当时她向他提出亲自去把人换回来时,他还怒斥她的天真想法,直到她说出那番话,他才明白外孙女的用意,在警方真正出动前,置死地而后生或许是终结及川与桥本两家的好方法。

    在医院的天台,老腹蛇坐在长椅上休息,为接下来出现的麻烦事情想出一个可靠的应对方法。很明显,及川家已惹怒了他,再加上及川家在背后搞鬼,这场硬仗比预期中要棘手。

    “难得看到你皱眉的模样,这次的事件你打算怎么处理?”在老腹蛇低头思索时,有人已来到天台,光听声音,老腹蛇已猜到来者是谁。

    “魔王,今天的探病时间已过,请下次再来。”看到赤司俊次手里拿着一大束鲜花,老腹蛇觉得有点意外,未来的亲家居然会过来探病,而不是和春日宏知那样,来找他闹一场。

    “抱歉,我晚来一步,还是让春日宏知去你那边闹事。”

    放下手里的花,赤司俊次在老腹蛇身旁坐了下来,点了一根烟,不满的吐着槽,“本来今天想来探望未来儿媳,却没想到你任由她独自去冒险,拜托你,好歹也考虑一下我这边的状况,我都快瞒不下去了。”

    “我还以为你找我谈解除婚约的事情。”这是老腹蛇预料中的麻烦之一,谁知魔王完全无视麻烦事件的存在,并未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只是向他问起一件过去已久的事情。

    “无论发生任何事,两家订下的婚约都不会解除,我今天来找你是想确认另一件事。”那个疑问在赤司俊次的心里埋藏多年,今天才想找老腹蛇问个明白,希望在别人那里能听到事情的另一个版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黑篮]冬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洵梦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洵梦尘并收藏[黑篮]冬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