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3遗爱记02

3遗爱记02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颜离开了这间小屋。

    曾经租住的这里,有太多欢乐与争吵,一下子只剩下她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格外怖人。

    小心翼翼锁好门,差点习惯性的,就要将钥匙放到廊檐的花盆底下。

    这时才想起:他根本不会再回到这里,留不留下钥匙……无关紧要了吧。

    坐在车里,回眸看那没亮灯的房间。

    当初分手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快就能放下,直到后来才明白,她把自己所有的快乐,都遗落在了这座城池。

    一方记忆,一座空城……

    时颜脑子有点昏,车开回到家里车库时,看了看时间,凌晨3点多。

    不料这么晚了,席晟竟还没睡。

    “怎么还不睡?”

    “怎么才回来?”

    两人同时开口,席晟笑了,“我刚完成一幅汽车设计,正要去厨房倒水喝。”

    高大的年轻男子,穿着睡衣站在玄关,却是小猫儿一样的动作——揉揉眼睛,递上拖鞋。

    她“哦”了声,换了拖鞋,回头就要进房间,被席晟拦下了。

    上下打量一下她,明显不一样,几枚衣扣都被扯掉了。

    “去约会了?”

    时颜掩了掩敞开的领口,摇摇头。腰酸疼,走不快,否则,一快走脚就有些不听使唤的席晟,绝追不上她。

    席晟下巴点一点她颈项上的暧昧红痕:“裴陆臣?”

    “……”

    “还是那,池什么的?”

    她越是不回答,席晟越是笃定,扫一扫她肩:“都不错,都不错。”

    不错?

    时颜眉一皱。

    如果我告诉你,就是他,害你险些要坐一辈子轮椅,你还会觉得他“不错”?

    话压抑在心里,没说出口。

    到嘴边的,依旧是那一句:“在把家里债务还清之前,我不会想其他的。”

    “你别这么……”

    她烦得很,“如果你还想我有钱供你回南加州继续念ACCD的话,现在就给我闭嘴。”

    这臭脾气……

    席晟自讨没趣,乖乖溜去厨房倒水。

    ******

    白色路虎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疾驰,路灯的光隔着挡风玻璃,映在池城眼里,是旖旎却淡漠的光泽。

    不觉越开越快,快要不在乎车毁人亡般。

    五年,时光荏苒,什么都在变,唯一没变的只有,这个女人还是知道怎样能最快让他动容,也最快,让他动怒……

    岔路口,红绿灯转换,池城回神瞥见,一个急刹,猛地停下。

    被安全带勒得有些疼,他把领口扯开些,看到锁骨处,一枚小兽一样的牙印。

    那是自己在几小时前的痴缠中,被她咬伤的。

    想起当时,哪是做`爱,简直是场战役,嘴巴、身体纠缠在一起,一*情潮席卷,俱是血腥的味道。

    这么多年,谁都当他无坚不摧,只有自己清楚,他的伤痕,每一道,都刻着她的名。

    洁一曾告诉过他,同一个人,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当伤害重复,伤口会因习惯而麻木。

    如果洁一说的是真的,那他现在,疼痛何来?

    思索良久,不得结果。

    红绿灯换了几轮,他的车依旧停在路边。

    终是笑出声来,又看着倒后镜里的自己,笑容如何一点一点落寞下去。

    如果他不负责这个酒店工程,又或,如果她没有回国,没有走投无路到肯跟他再有交集,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一瞬间,只是一瞬间,池城脑中冒出个念头:时颜,什么时候轮到我,将你的感情,践踏一遍,又一遍?

    拨电话给许秘书:“联络‘时裕’的负责人,叫他们明早9点,带上设计图到金寰开会。”

    他是温和的上司,此刻却语调冷硬。许秘书连声说是,池城挂了电话。车窗降下来,手肘搁在窗棱上,吹点冷风清醒一下。

    ******

    接到许秘书电话时,时颜刚洗完澡。

    说是时裕拿到竞标名额了,别的情况,许秘书没多透露,时颜在电话里,连道两次谢,搁下电话,折回浴室吹头发。

    时颜看着镜中的她,想,她还真拿自己,换来了这次机会?

    觉得自己有必要庆幸一下——

    “笑。”时颜看着镜中的自己命令。

    然后她真的笑了出来。

    这下,起码能睡个安稳觉。

    男人什么的,待她把时裕重新拉回正轨,再去想……

    时颜调了闹铃,几小时后醒来,一层一层的粉扑上去,勉强盖住黑眼圈。

    在化妆镜里上看下看,又觉妆有点浓。

    重化?

    重化。起码要漂漂亮亮出现在某人面前。

    ******

    时裕最大牌的设计师Chris跟着时颜去金寰开会。

    缘由那次剽窃事件,时裕在国内外业界均坏了名声,这次竞标,时裕也是方案提的最晚的一家,其余几家设计院认定构不成威胁,皆与时颜她们保持距离。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时颜也不是第一次体会,早习以为常。

    会议进行的算顺利,池城在快结束时才出现,就简单说了那么几句。

    他依旧是西装革履,气场强大,依旧是,没看她半眼。

    会议结束,时颜去了趟洗手间,在隔间里,就听到自己被人谈论。

    “也不知道时裕用了什么手段,金寰世纪酒店的投标也染指得了。看不出来,那女的挺有手段啊。”

    “你是说她……?”话顿在这一点,意味分外明显。

    笑:“哪能啊?没见刚才开会,池总监看都没看她一眼?我们总监对漂亮女人向来冷淡的可以……大老板人在苏黎世,也没空回来睡个女人……”

    时颜辨出了这个女人的声音——昨晚商务晚宴,裴陆臣原本的partner。

    洗手间不愧是八卦诞生的场所。时颜哭笑不得,慢慢细听。不由忆起她刚回国那段日子,跑北京的一个项目时,曾碰到大学同学。

    她当时也是在洗手间,听到老同学谈论自己。

    “我就说吧,那种女人,迟早会有报应。”

    “我一直就看不惯她,当初至于那么对池城吗,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不就仗着他喜欢她?”

    “那种女人,谁知道呢?看着挺清高的,对她那么好,她到头来还不是踹了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跟个老头跑了……”

    “……”

    时颜犹记得,那次是她五年来唯一一次哭。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落泪,肝肠寸断,悄无声息。

    因为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此刻的时颜,听着那两位“池总监”“池总监”地叫,意气风发地推开了隔间的门。

    洗手台前的两个女人从镜子里看到时颜,那一刻的表情转化,着实精彩。

    时颜慢条斯理走过去洗手。

    对于女人,美貌与气场均为奢侈品,此刻却被她娓娓道来——

    这女人只是在镜中对着这两人微微一笑。

    “上班时间乱嚼舌根,你们上司知道了,会不会炒你们鱿鱼?”时颜刻意拨一拨头发,看看镜中自己无暇的妆容,“我跟你们上司熟,要不要我去他那里,也嚼回舌根?”

    “……”

    虽不解气,但起码吓得两人再没敢开口。挑眉觑她们一眼,时颜心情转好,到楼下餐厅补吃早餐。

    没坐多久,就看到害她方才遭人诟病的罪魁祸首——

    在这寸土寸金的CBD区,金寰光办事处就占了写字楼39至顶层,这位裴二少开的那间玩票性质小公司,在24楼。

    遇到没好事,时颜餐巾印印嘴角,正准备起身,裴陆臣已经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一副巧遇她的模样,“昨晚我可是在会所里找了你一个多小时。”

    ******

    昨夜晚宴,专为庆贺金寰落户S市而办,时颜不能错过这最后一次的机会。

    “当时有事,有事先走了。”她答得轻巧。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寻常男人,估计自此再不会对她有丁点兴趣,偏偏这裴二少,喜欢挑战高难度。

    只见裴陆臣眉一皱,嘴角却是笑,“虽然你利用完我就把我踹了,可毕竟昨晚我们还跳了一支舞,我也算你的partner,怎么能不打一声招呼,就溜得无影无踪。”

    时颜一时语塞。

    她确实该说谢谢的。谢他请自己跳舞,让她成为全场瞩目——不,只是那个男人瞩目的焦点。

    时颜手搁在桌上,恰逢此时,他手指状似无意滑过她的手背。

    时颜顿时打消说话的念头。

    “真的没有发展可能?”

    他身上有女人蹭上的香水味,时颜闻着头疼;隔不远的那一桌上,那女子还在往这边瞟,时颜冲那女子笑笑,扭头又对裴陆臣笑笑:“您觉得我能跟一个‘会走路的生`殖器官’有什么发展?”

    “……”他像是真的无奈了,“……牙尖嘴利的丫头。”

    时颜想着要怎么溜,正要把手机掏出来,就有电话进来。

    “抱歉,接个电话。”

    裴陆臣沉默地看着她离去,瞳光深深,表情有些晦暗。

    时颜头都没回,自然欣赏不到裴二少难得的黑脸。她终于如愿离席,电话那头是Chris有些激动的声音:“我刚听到许秘书在讲内线,池总监要她把我们的资料送他办公室去,你赶紧过来一趟吧,估计有戏!”

    ******

    41楼总监办公室。

    池城在电脑上大致看了看时裕过去的设计成果,剽窃事件爆出之前,时裕还是有很多好作品拿得出手的。

    手边是许秘书送进来的资料,池城取过来,大致看了看,便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看到法人那一栏“揭瑞国”三字,着实愣了几秒。

    就是这个男人,带走了她……

    内线电话开始响,成功将他思绪拉回。池城勾起听筒切2线,这是秘书专线,可对方怎么也不说话,池城不得不问:“什么事?”

    回话的却不是许秘书,而是冉洁一,她笑吟吟地说:“是我!”

    ******

    池城听出她声音,神情一松:“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没收到我短信?”

    “什么短信?”

    “……没什么。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在飞机上认识了个意大利男人,我约他一起,到时候你帮我参考参考。”

    像小孩子玩游戏,明明只隔一扇门,两人却还用电话聊得欢,幼稚——时颜远远看着这个手执电话的女子,突然就冒出这个念头。

    一部分脑子在鄙夷,另一部分脑子偏又不禁要猜他现在正说着什么,能将冉小姐逗得笑靥如花。她是知道的,他平时寡言少语,可认真哄起人来,却总能字字温存……

    笑靥如花的冉小姐,终于放弃这无聊游戏,挂了内线,直接进办公室。

    冉洁一和他见面,其实也没什么多说的,见满桌文件,就知道他在忙。

    池城话也不多,“哪家餐厅?”

    “就在对面的Ti`amo吧,电梯里挂了广告,说新到厨师,主打意大利菜。”

    “嗯。”

    “那你忙,我走了。别迟到。”

    见池城点头,她勾一勾笑,出了办公室。

    冉洁一和许秘书还算熟,她其实给他带了礼物,一副钻石袖扣,怕他不收,把礼盒给了许秘书:“晚上下班的时候帮我交给他?”

    “冉小姐,你们可真恩爱啊。”

    冉洁一但笑不语,看看时间,真得走了。

    转身离去时,一眼瞥见会客椅上坐着的那个女人。

    只一瞥,冉洁一目光一黯,顿住了。

    时颜原想等她走了自己再动,可她偏就盯着自己不放。时颜只得礼貌性地微颔首,起身走向办公室。

    时颜感受到有道目光,一直尾随自己。

    可她没回头。

    金寰要建亚洲唯一七星酒店,就算只能从中分一小杯羹,她的设计院也能凭此一役,咸鱼翻身。

    时颜很清楚,自己现在没时间风花雪月,顾影自怜。

    作者有话要说:回复上章留言时,发现众多美女对我“亲妈”言论表示强烈怀疑,╮(╯▽╰)╭我在这里,发誓,我真亲妈!此文誓将JQ进行到底。。。

    时颜呢,会是我塑造的最特别的一个女主,这一句“夏娃”可不是白叫的。

    我要念咒了:撒花吧,撒花吧,不撒花的,没大黄瓜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