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5遗爱记04

5遗爱记04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很想让Mr.闯入者把我们时小姐就地正法,可我怕真要那样,你们会砍死我,因为——)

    **

    裴陆臣把她拽出夜总会大门,手还直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兴奋的。

    时颜面上虽笑呵呵的,一副十分解气的模样,暗地里,却已经悄无声息掰开了他的手。

    裴陆臣手心突然空落,总觉得少了什么,一见她笑,更是脑子发热。

    “我碰你半截手指头都不行,那头猪摸你半天你怎么都没反应?”

    时颜忽略他的怪腔怪调,从包里拿出半瓶矿泉水递给他。饭局混多了,矿泉水随身备着,兑酒防身。

    “喝点水,消消气。”

    “难道我裴陆臣还比不过一头猪?”

    他仍不泄恨,她倒是优哉游哉:“裴少,嘴巴放干净点。拿自己跟个畜生比高低,挺掉价的。”

    “你这女人,怎么可以……”

    “谢谢。”时颜打断他,语调柔软。

    他一时语塞,不觉看定她的脸。认识这么久了,第一次见她发自真心的笑。

    裴陆臣神智未及反应,大门那边突然人影晃动——满脸鲜血淋漓的赵某人带人从夜总会冲了出来。

    时颜慌忙将还在走神的裴陆臣拉低,两人一齐躲在车后。柔软的一枚,就这样无意间嵌进裴陆臣怀里,心头突然一阵震颤,裴陆臣猝不及防。

    她似是感觉到他的心跳,等那些人往反方向追去,时颜立刻站起、退后,让两人之间隔出距离。

    裴陆臣干咳一声,“他们一定会到你停车的地方蹲点,我送你回去。”

    “不用——”时颜执意拒绝,却在瞄到他身后某一点时顿住,随即改口,“好啊。”

    裴陆臣没弄懂其中的猫腻,顺着时颜的目光回头,就看到个男人站在那里。

    那男人站在几个醉男醉女旁边,更衬得抢眼。

    距离有点远,面貌看不太清,身姿倒是气宇轩昂,派头十足,望向他们这边,目光悠远却带着压迫感。

    裴陆臣觉得眼熟,想再仔细瞅瞅的,可时颜已经开口催他:“我们走吧。”

    ******

    裴陆臣开车,时颜一路都在打电话,裴陆臣在旁边听,半句话都插不上。

    心里认定她这是故意的,可裴陆臣也没办法,送她到家,裴陆臣:“不请我上去坐坐?”

    时颜沉默地解安全带。

    “Goodbye kiss总该有个吧?”

    时颜沉默地拉开车门。

    裴陆臣头探出车窗:“我明天来接你?”

    时颜头都没回,胳膊举高,挥一挥,也不知道是拒绝他,还是跟他道别。

    冷感的女人,真是无趣啊……目送她身影,直至消失不见,裴陆臣猛一踩油门,转眼间已驶向很远。

    她回到家,席晟破天荒地抱着半个西瓜看电视。

    “我刚在窗台看到有人送你回来。”

    高跟鞋往鞋柜里一丢,时颜赤脚过去,“小孩子别多管闲事。”

    “到底是谁?他那辆911颜色可真骚!”

    时颜暗暗加一句:他人更骚。

    “裴陆臣?”

    “你烦不烦?”

    看来是猜中了,“你什么时候带他回来给我看看?”

    “你对人家一大男人这么好奇干嘛?”

    “我都吃他13盒顶级比利时巧克力了,能不好奇他长什么样子么?”

    裴陆臣不是容易妥协的人,让他别送礼物到公司,他直接改送家里,结果全入了席晟的口袋。

    时颜无意多谈,瞄两眼电视,“这什么电视剧?不好看,换台。”

    “韩剧。不换。”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韩剧了?”

    席晟不置可否,只顾看着她,心思明显不在电视上,“你看这个演员,叫池城。”

    刹那间,时颜被遥控器定格般一动不动,连目光都怔住。

    随后猛地抬眼。

    席晟姿态懒散地靠向沙发背,拿遥控的手却隐秘的僵硬着,“你前段日子不是说金寰的case是你前男友在负责么?我老想不起他名字,现在终于记住了。”

    她每次喝醉酒,总爱念叨同样的话,他一直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什么,原来,不过是个名字……

    池城……

    曾经这个酒局喝到胃穿孔的女人,瑟瑟发抖,缩成一团抱着自己,那样痛不欲生的一句:“池城,我疼……”席晟一生都不想听到第二次。

    ******

    “他比电视上这个,好得多。”

    席晟表情已有些僵,“我还真没听你夸过谁呢。哪里好得多?”

    “哪里都好得多。”

    一句话说的,三分像叹气,七分似惋惜,席晟没料到一贯波澜不惊的她会是如此反应,心里一酸,立即换台。

    他是一时嘴快,问出口了才觉懊悔,时颜却刚醒过神来似的,“我先去睡了。”

    “哦。”席晟盯着电视胡乱换台,心思飘老远。

    守着电视一夜无眠的席晟,洗了个晨间澡,买了早点等她起床。她睡得好不好席晟不知道,走出房门的时颜依旧光鲜亮丽。

    他把她的咖啡换成牛奶,“你胃不好,要应酬也少喝点酒,三餐记得定点吃。”

    时颜无奈:“小孩子,管起我来了?”

    昨晚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似的,笑得可真好。

    “我不是怕我走了你照顾不好自己么?”

    这孩子,这几天真是让她接二连三的诧异:“你要去哪?”

    她紧张的语气让这孩子展了欢颜,“我准备回无锡看我那死鬼老爹,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他又不是我爹,不去,”时颜继续低头涂果酱:“你最好也别去。”

    “自从我们跟揭瑞国去了美国,我就再没跟他联系过。真有点想念他追着我往死揍的日子。”

    嘴上虽打趣,可席晟的表情,没有兴奋,只有平静,和少许落寞。

    时颜少的可怜的那点怜爱之心,被他一句话激了出来,她拨了拨他的头发,“他现在估计一把老骨头,打不动你了。”

    “你说要是他知道揭瑞国垮了,会不会很开心?”

    时颜冷哼,“开心到心脏病发,最好。”

    “嘴巴这么毒,小心遭报应。”他的落寞转瞬即逝,笑眯眯地按住她的手。

    “我等着。”

    ******

    一句玩笑话,还真让他说中了,席晟一语成谶,时颜犯了小人——

    赵某人挨了打,时裕一笔生意泡汤不算,被这条地头蛇缠住,才真麻烦。

    赵某人带着打手在公司楼下堵人,要时颜把肇事者交出来。时颜索性宅家里画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苦了时裕的人,要替那裴二少收拾烂摊子。

    这一日金寰要宣布得标的设计院,时颜必须亲自出席。

    好在去金寰听到了好消息,两家设计院共同得标,其中一家,正是时裕。宣布消息的是池城,相关细节问题,也由他与两家设计院的负责人谈。

    另一家设计院要换人跟进,接替的人还没到,池城与她在会议室里等。

    他抽烟,递了支时颜。

    时颜摆摆手:“戒了。”

    在她柔和迎视的目光中,池城一时怔忪。

    当下他没说什么,继续忙他的,片刻后却突然开口:“什么时候戒的?当年我怎么劝,你都不肯戒。”

    “当年”——真不是什么好词,时颜脑子里是那糟糕透顶的夜总会之吻,这男人已经学会拿她开涮了,现在这么问,他又意欲何为?

    “你这么难戒,我都戒掉了,区区烟瘾,小意思。”

    她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可那一刹那,池城忽然觉得喉咙发紧,似有某种情绪哽在那里。

    手一僵,折断了一支好烟。

    ******

    会议在晚餐前结束,时颜看着率先走出会议室的那个男人,心口有点酸,一点而已,被她尽力忽略掉。

    去停车场取车,看到裴陆臣从停在对面的那辆布加迪Grand Sport上下来,时颜无语望天。

    裴二少是车人俱骚,他将手肘撑在车顶,“我等你半天了。”

    时颜正忖度着要怎么应付这“牛皮糖”,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喊:“时小姐!”

    这声音,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循声望去,时颜真不知该怒该笑,赵某人带着几个打手,竟也在这儿等了她半天。

    赵某人当下认出裴陆臣,不得了:“给我站住!”

    时颜二话不说钻进裴陆臣车里,裴陆臣随后跳上车,还没坐稳,时颜将油门踩底。裴二少不知死活地笑:“别跟逃命似的,他能杀了我不成?”

    时颜不理会。

    她开不惯超跑,还没绕出停车场,就险些撞上从拐角驶出来的一辆白色路虎。

    猛一刹车,可她再启动,竟启动不起了!

    倒后镜里,赵某人跑不动,忙唤打手追人。

    时颜还在跟排挡杆较劲:“你这什么破车?”猛一抬头,就看到池城站在她面前。

    ******

    裴陆臣与池城算有一面之缘,下车查看了下,池城那辆路虎没划伤。

    “池先生真对不起,我女朋友开车太莽撞了。”

    池城一怔,看向敞篷车里的这个女人,眉峰蹙起。

    莫名的酸涩又从心底冒了出来,时颜停下一切动作,更懒得再弄排挡杆。冲着裴陆臣这句“女朋友”,她就不打算再救他。

    池城扭头见几个流氓模样的人正往这边赶。他打电话联络大楼保安,声音张弛有度:

    “我们和一些人在停车场起了冲突。

    对。

    请尽快,那些人……”

    “砰”的一声,流氓的棒球棍砸在池城的手臂上。

    手机飞出老远,池城忍痛架住对方的胳膊,好不容易夺下棒球棍,腹部却挨了一拳。

    那一拳,狠绝地砸在时颜的神经线上,“不要——!”她要冲下车,裴陆臣眼疾手快,抱腰拦下她。

    “放开我!”时颜扭头,眼里竟急出了泪,裴陆臣看见,彻底失神。

    手却仍旧抱牢她。

    时颜慌乱无措,他痛苦的闷哼声放大千倍万倍,几乎要击穿她的耳膜。

    她一巴掌扇过去:“他在替你挨打!!!”

    ******

    裴陆臣从医院里出来,时颜正倚在车旁等消息。

    “他头上缝了几针,外加一点点骨裂而已。”

    “……”

    “别这么瞪着我,他真没什么大碍。”

    “……”

    裴陆臣自讨没趣,学她的姿势,转个身倚在车旁,“你和他认识?”

    “……”

    “很熟?”

    ******

    池城从医院出来,天彻底黑了,他的车停在公司,要走到路旁拦出租,对于他这个脚步都发虚的人来说,不是易事。

    走到半道看见个女人,他还当自己眼花。

    路灯是晕黄色,暖色调。池城一瞬不瞬看着她踏在一片暖色上,慢慢走近他。

    时颜站定在他面前,不知道第一句要说什么,很久没有体验到的局促笼罩住她。

    沉默许久,几乎一个世纪那样长,“……我帮你买了晚餐。”时颜把外卖的塑料袋拎到他面前,晃了晃。

    池城缄口不语,她的眼睛很亮,熠熠生辉。有一瞬间,他想要拥抱她。

    下一瞬,他只是绕过她,继续往外走。

    “池城!”

    时颜唤他。

    他没停下。

    她在原地愣了一会,拔腿就追,池城走不快,转眼就被她追上。因为脚步太急,时颜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时候,池城肩头猛地一颤。

    时颜侧脸贴紧他,不松手。

    “你现在是病人,需要人照顾。

    给你两个选择,

    去我家,我照顾你。

    或者,

    带我回家,我照顾你……”

    作者有话要说:池池,带她回家吧,别大意的发展JQ吧 !!

    上章回留言时发现很多美人不适用于我的“杀手锏”,这次,我换个杀手锏: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看文不留言,结果,第二天,她……

    -

    -

    -

    -

    她长出了小jj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