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6遗爱记05

6遗爱记05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他指路下,时颜终于把车停稳。放眼看去,他车库里的几辆全是白色,十分单调。

    时颜知道他酷爱白色,想当年为了接近他,自己也是经常女鬼样留着长直发,穿着白衣裙在图书馆到处逛。

    “当年”——可真是个残忍的词,时颜笑了一下,引得池城皱眉回望。时颜收了笑,上前搀他,被他挥开。

    “别碰我。”

    她倒不气,只因他别扭的像个孩子,反观池城,脸色苍白,楼底下的保安向他打招呼,他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

    保安见到他身后跟个女人,满脸诧异。时颜想着该不该打声招呼,已经被池城扯进电梯。

    他紧攥着她的小臂,倚在电梯壁上,仿佛所有力气都用来抓着她,因此疲惫地微阖眼眸。

    时颜彻底没了声,低头看他的手,一如记忆中的修长指节。

    池城:“19楼。”

    她默默按下19。

    公寓独占一层,进屋换鞋,他给她拿了双女式拖鞋,时颜看着愣了下。

    “你女朋友还在出差?如果见到我在这儿,她会不会误会?”

    她试探意味明显,目光再怎么压抑,也依旧看得见闪烁,池城似笑非笑勾一下唇角。

    “放心,她很信任我。”池城往沙发上一坐。

    时颜脸一拉,踢开拖鞋,赤脚踩进去。四处观望,公寓奢华却单调,看得出房屋主人并没把这儿当家。

    外卖的晚餐早冷了,“你先睡一觉,我热下菜,弄个汤再叫你。”

    池城似乎没听见,靠着沙发,不知何时已闭上眼睛。时颜凑过去,很近,看他的脸。

    时颜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时,发现他睫毛一颤。

    她心中柔软,无声地凑近,探出舌尖,很突然地舔了舔他下嘴唇。

    池城“嚯”的睁开眼睛。

    时颜单手托腮,与他隔着几厘米,指尖点在他嘴上,笑吟吟的,“装睡,不乖。”

    ******

    池城看她近在咫尺的唇,其实他更想看穿她的想法。

    “你还想要什么?”

    他声音平静而低沉,时颜一时漏听:“嗯?”

    “说吧,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池城往旁边一挪,空出位子来,权当这是次商业谈判,没半点表情。

    时颜的愉悦有点维持不住,“我不懂你的意思。”

    “时裕竞标成功了,我知道自己没利用价值了,你要离开,我不拦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时颜怒极反笑,“你就这样看我?”

    暧昧散尽,目光微凉。

    被她凝视着,池城心里一抽。

    她从前就这样,总能装得特别无辜。年少无知时觉得这样的女孩特别,那么倔强地吸引着他,时隔多年才明白,她就是那种生长在阴暗处的花,色泽很美,但是很毒。

    池城转身,不去看她。

    “别这么假惺惺,我看着烦。”

    “……”

    “我有点累,就不送客了。”

    ******

    池城进了卧室,门扉紧闭。

    偌大的客厅,徒留时颜一人。

    她望着紧闭的卧室门,束手无策。

    曾经无数次的争吵,现在回忆起来,竟那么甜蜜,全不似她此时这般,欲哭无泪。

    难道只因过去的她无比笃定他爱她,现在,却不能……

    记忆中他们时间最长的那次冷战,足有半个月,她搬了家,换了号码,结果一日回到新租的公寓,竟发现他睡在她床上。

    时颜当下便恨得牙痒痒,冲过去掀被子,又挠又咬,直到把他闹醒。黑暗中两人叫着劲,被她抓伤了几道后池城终于双臂一合,成功抱住她。

    他的鼻尖划在她细滑的颈上:“想我没?”

    “不想。”

    她扭过头去,刹那又被他扳正。池城双手捧起她的脸,眼神里有火焰,燃尽她的谎话。

    冬天的衣服真多,可一件件都被他撕了下来,直到裸`呈相对,身体重温*的节奏,时颜被他捞起来搂怀里,任他咬着她的耳朵,听他支离破碎的声音:“我知道,你想我了……”

    第二天醒来她看着被扯坏的内衣,心疼价钱,恨不得咬他:“你,禽兽!”

    他眼里藏住笑,板着脸孔指一指自己背上的抓痕,和胸腹间的吮痕:“你,禽兽不如。”

    ……

    回忆渗进心里,蔓延了胸中沟壑,一遍遍冲刷,却不容她细细回味,就残忍的将她驱逐。

    真是可笑,时颜想。

    我还就再做一次“禽兽不如”了……

    时颜冲进卧室,房门没反锁,把手撞在墙上一声闷响。

    室内微暗,床上的池城有些艰难地坐起。看着她,瞳孔淬着暗光,快要满溢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夏天不比冬天,时颜跳上床压制住他,丝被与他的睡衣,轻易就被她绞得凌乱不堪。

    池城要抓住她作恶的手,却总是慢一步,气急了,猛地掰开她的肩,却因收不住力道,险些让这女人滚下床去。

    眼看她重心不稳,池城认命地将她捞回,牵扯到手臂的伤口,一阵撕裂的疼,时颜却趁机摁住他胸口,推倒他。

    时颜骑到他腰上,红唇黑发,目光迷乱:“你问我还想要什么?我还想要你,可不可以?”

    *******

    有一瞬,他几乎沉沦,内心挣扎。

    下一瞬,他只是异常平静地说:“我这次可没醉。”

    时颜呆住。

    他的声线没有半点起伏,眉心镌刻着不耐,“我也,不喜欢廉价的女人。”

    如果说,五年一梦,那他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彻底惊醒了她。

    时颜知道别人不会懂得她需要多大勇气支撑自己这么做,可她原本以为,他懂……

    她逼自己不去相信,失笑道:“你可别告诉我,上次你醉到连我是谁都认不清了,才拉着我不放。拜托你换个更合理的借口。”

    他,不回答。

    时颜扳正他的肩,用尽全力,看着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徒劳的想要看穿他的口是心非,“那你这次为什么让我跟你回来?我不信你对我没感觉。”

    他竟……眼露不屑。

    时颜陡然失笑,顿时气力散尽,松开手。

    也许,真的,他们之间最美好的时光,再也回不来……

    时颜恍然大悟一般,“也对,没有女人会接二连三做这种事,贱的太掉价了不是?”

    她脸上竟还有笑。

    那笑,有如大雪初霁,乍暖还寒,那笑,将最后一点奢望都浇灭了。

    池城的胸腔里,某处,被冰刃狠狠划过。

    不舍与留恋同时攫住他,令他差一点就要伸手碰她肩头。

    却在半路僵住,收回。

    “重寻旧梦的代价,我付不起。”他的声音,不再冷酷疏离,却透着一丝艰涩。

    时颜屈膝抱住自己,认真想了想。

    终于,她长舒一口气,连呼吸都必须拼命压抑住,才不至于慌乱,“是啊,你都有女朋友了,我还巴巴地送上门做三儿……是我糊涂了。”

    池城的手,在口袋里僵硬成拳,“你不也有了男朋友?那个人,姓裴对不对?我上次在夜总会外头见过你们,很……般配,总比你跟着那个老男人强。”

    他发现自己说出这些话,并没有想象中艰难。

    揭瑞国?

    她像是又笑了下。

    池城走到门边:“你走吧,以后也别再来了。我真的不想和你再有什么瓜葛。”

    时颜站起来整理衣裙,头发垂下,遮住眼睛。他话都说到这份上……

    “裴陆臣因为我得罪了那些人,连累你,我有一部分责任。我会照顾你到伤好为止。你帮了时裕,我这么做,就当……还债好了。”

    时颜的语调同他一样,没有起伏。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明天早上,我再来。再,见。”她一字一顿,声音很低。

    说完,低着头离去,脚步很快,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哭泣的机会。

    ******

    有家不愿回的女人,孤魂一样飘进酒吧。

    这间酒吧时颜常来,经常看见些年轻女孩,她们看起来美丽不羁,内心却单薄脆弱,怕得不到眼前利益,怕被男人看穿,所以即使和附庸风雅的男人喝酒、抽烟、尖叫,时颜在一旁冷观时,也总能看出她们的不安与造作。

    年轻时的她,和她们很像,而就是那时候,她遇见了池城,这个和她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人。

    此去经年,时颜偶尔回忆,总要禁不住酸自己: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那她爱上他,是不是本能?

    此刻,她面前的木头架子上,六支中号试管装满彩色的鸡尾酒。

    她一支一支喝完,酒气回冲,甜辣的气息在鼻腔和舌头上徘徊。令人迷醉……就像那个男人。

    既然遗忘那么难,她又怎么舍得放弃?

    醉意朦胧时,时颜对自己说,就当她,真的犯贱好了……

    ******

    池城这一夜睡得乱七八糟,清晨无缘无故醒来,恍悟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就又浑浑噩噩地躺下。

    直到被门铃声唤醒,他才再度从无梦的黑境中挣脱。

    他半边手臂是麻的,换手打开可视对讲机时还在想,她一次扑倒就让他整晚手疼,那个女人,就有本事次次让他受伤。

    屏幕上很快出现影像,池城看着一怔,那头的时颜已经得体地微笑:“早上好。”

    作者有话要说:下半部分补全啦! ^_^

    有美人说好奇他们的过去,其实,美人们可以去看看文案上的配角名单,里面透露了很多讯息~

    我们的口号是:不要霸王!不要jj~

    ps:送美人们一张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