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19遗爱记18

19遗爱记18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脸上的峻毅瞬间瓦解,眼里分明写着不可思议。

    时颜歪了歪头,样子竟有些俏皮:“怎么?不乐意?”

    池城眉心一拧,上一秒似在挣扎,下一秒,忽地拽起她的手,牵着她拔足狂奔,门都忘了关。

    时颜被他这么一带,险些跌倒,好不容易反拽住他,她已是气喘吁吁,几乎整个人挂在他手臂上:“你干嘛?”

    两人似乎总不能达成一致,他依旧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模样:“你不是说要结婚吗?当然是回上海结婚。”

    那一瞬,时颜头皮都隐隐发麻,见她扶着额头不做声,池城掏出手机:“我先打电话订机票。”

    说着就要拨号码,时颜被他一句话惊醒,赶忙拽下他的手机。

    真是风水路流转,时颜竟然能被这男人的行动力惊诧到。

    池城的目光逡巡着她,刚才还因兴奋而隐隐飞扬的眉眼顿时一沉:“时小姐,你耍我玩儿是不是?”

    “你,真的,想娶我?”她的声音自己听来都不够真切。

    池城是真的无奈了,扶着她的肩,怕她真摔着了,慢慢吐出二字:“废话。”

    语音刚落便恍悟过来,池城还有些不置信,目光带点犹疑:“你提到结婚,只是为了试探我?”

    时颜心虚的无以复加,握着他的手机不撒手。

    池城的手在她肩上握得死紧,才忍住没有拂袖而去、口曝脏字。

    明明她才是一切的主导者,可刹那间一切都乱了似的,时颜思来想去都找不着法子应付。

    一抬眸就见他气压低到临界点的隐怒样。

    “我刚才不是去观光,而是去找冉洁一。”

    这女人终于选择坦白从宽,且睁大眼睛做无辜状,池城拿她没办法,拿自己更没办法,被她祈求般看着,郁结与阴霾就这么烟消云散。

    这回换做时颜怕他转身就走,赶紧抓住他的手腕:“我一听说冉洁一有个女儿,整个人都乱了,你也知道我容易冲动。”

    池城的脸色一凝,“女儿?”

    一瞬不瞬观察着他反应的时颜,见他这幅表情,终于松了口气,语气也不再那么紧绷:“一问之下才知道那是她的养女。”

    “别告诉我你怀疑那是我女儿。”池城气得都笑了,可语音一落,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蓦地一怔。

    “好吧,我承认错误。”时颜只顾垂眸做乖顺样,错过了他一闪即逝的怔忪。

    “我也是太在乎你才犯了糊涂,别生气了好不好?”

    “……”

    没得到回应的时颜心思纠结,掀眼看他,他并无异样,神情虽冷毅,但眉眼总算温润下来:“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时小姐,口头协议也有法律效力的,什么时候带我去拜访岳父岳母?”

    岳父岳母……时颜如同被人踩中了心雷,隐约有闷闷的爆破声在胸腔内回荡。

    不仅如此,还有更麻烦的,他的父母……

    “你也知道我入了美籍,在国内结婚手续似乎挺繁琐。现在都……”时颜作势看手表,根本没顾上看到底是几点,“都这么晚了,想先回房睡吧。”

    “时颜——”池城唤住她。

    时颜回头,有些懒散地“嗯?”了声,他目光有些复杂,明明有话未说,最终却只是摆了摆手:“没事。”

    他没事,她有事——时颜刚走一步脚腕就发疼。

    时颜不大不小地痛呼半声,刚才似乎扭到了,她揉着脚踝,眼巴巴地瞅向池城。

    如果能专为装可怜颁个奖,这女人一定能得座小金人,池城弯身横抱起她,“不准再穿高得吓死人的高跟鞋。”

    “也没多高,7厘米而已,是你刚才拽着我跑……”被他冷眼一瞥,时颜即刻改口,“遵——命——”

    时颜侧脸贴着他锁骨,搂紧他的颈项。两个字尾音拖长,满满的不服气。

    ******

    时颜正式开始了与他的同居生活,偶尔闲下来,就在网上搜索些结婚手续的讯息。有人敲门进办公室就立马关掉网页。

    没办法,她总觉得心虚。

    来人面带急色:“小陈快跟客户打起来了,谁劝都不听,你快去看看吧!”

    时颜恼得直皱眉,明明是惬意的午后,烦心事却接踵而来。

    她慌忙赶去小会议室。

    小陈新进设计院,多少有点学院派的恃才傲物,时颜警告过他几次,他仍是不改火爆脾气。

    时颜推开会议室的门,小陈已经动手了,满室凌乱,盆栽都碰倒了一株,客户脸有擦伤。时颜不由分说冲上去把他拽开:“陈迹礼!你给我住手!”

    那客户也不是善茬,带来的助理人高马大,那助理见小陈被她拉住,立刻补上一拳。

    这一斜勾拳,正砸在时颜脸上。

    时颜重心不稳,险些倒地,幸好身后就是会议桌,她后腰撞在桌沿,总算稳住脚步。

    她的嘴角顷刻间血流不止,所有人都愣住了,只有时颜,忍着半边脸的麻痹上前,示意架住那助理的同事:“放开他。”

    随后才对愣在当场的客户说:“徐先生,实在抱歉,小陈是新人,不懂事,再换人跟进您那单。您看,成吗?”

    客户拉不下脸,面色紧绷:“时小姐,不是我说,你们公司就是这样对待客户的?什么素质……”

    “实在抱歉,要不这样,晚上我设宴请您,当赔罪?到时把徐太太一起带上吧,她上回相中了我那个hemers的包,我正愁找不着机会送她。”

    那哪是徐太太?小秘而已。时颜给面子唤声“太太”,他总算神色稍舒。

    时颜示意秘书带客户离开,指挥人帮忙清理满地狼藉,小陈还存着怒气,站在原地没动:“老大你干嘛低声下气向他道歉,是他……”

    时颜疼得表情都有些扭曲,可眼里的不耐可以轻易读出:“陈迹礼,赶紧的,收拾东西走人,你被炒了。”

    到了医院,时颜这口气都还没消,脸肿了,嘴角裂了,客户那拳头果真用了全力,时颜拿着小镜子照,觉得自己丑死了。

    陪着来医院的Chris成了时颜的抱怨对象:“以后招人的时候都擦亮点眼睛,别什么人都弄来我们时裕实习。”

    那小陈是某大客户的侄儿,明明是时颜亲自批准招的,Chris不敢提醒她这事,连忙点头:“消消气,消消气啊,不过话说你这下半年真够倒霉的,医院都跑好几趟了吧。hemers的包那么贵,你也舍得送……”

    揭瑞国送她的东西,对她来说就是垃圾。

    垃圾配小秘,时颜想,自己还真是恶毒。

    这阵子就医的人不少,拿药都要排队,时颜抱怨够了,舒坦些,神色也缓和了:“别陪我在医院耗了,回去吧。”

    “那你小心点。”

    剩下时颜一人,在草地边寻了张长椅坐下。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她始终不习惯,她那高傲的妈,那曾经哭着求医生缓两天交费的女人,那令人痛心疾首的一幕……如此种种,令时颜十分排斥这地方。

    这草地倒是温馨许多,满目的绿色,石凳、白色长椅,有病人散步、下棋,时间在这里走得缓慢。

    傍晚的天空甚是漂亮,时颜抬头看的时候眯了眯眼睛。

    破坏意境的,是这时突然有人朝她丢石子。

    石子很小,可砸在手臂上还是疼的,因而她投过去的目光,刀子般无形的愤恨。

    坐在轮椅上、刚弯身又捡了枚石子的裴陆臣,被她一瞪,表情僵住。

    她见到他后,表情变化更加精彩,特别是看着他的腿,那不可思议中又带些惶恐的模样,裴陆臣很是受用。

    二人之间隔了段草坪,他的轮椅推不过去,看护在后头看着直想帮忙,可他裴二少吩咐过了,不准她上前。

    裴陆臣丢了石子,拍去手上灰尘,拧出一抹无奈:“时小姐,行行好,帮我推下轮椅吧。”

    不知是太过震惊,或是多日不见她对他戒备少了,她竟肯帮忙。

    裴陆臣仰头望着天空,仔细寻找她刚才到底在看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就像只晒太阳的猫。”

    他那时在病房的窗外看到她,真应了那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她有些不确定的声音传来:“你的腿……”

    “车祸。”

    “……废了?”

    “嗯。”

    “……骗,骗我的吧……”

    裴陆臣皱着眉,极其严肃的回视她,半晌,蓦地语气一欢:“当然是骗你的,致残还不至于。”

    时颜一怔。

    牙一咬,起身就走。裴陆臣腿不方便,眼力劲倒挺好,下一秒就捉住她衣摆:“看在我特地从病房赶到这儿来的份上,陪我多坐会儿呗。”

    “我还要去拿药,再晚来不及了。”时颜挥一挥手里的药单。

    他立马扯走她的药单,一挥手,把小看护招来,戏谑道:“麻烦你帮这冷艳的姐姐去拿药。”

    时颜两手一摊,无奈坐回去。这男人,伤成这样怎还可以如此生机勃勃?

    远处,一对老夫妇正悠然散着步,时颜看着那处,不挪开目光。想和池城,50年后也像那对老者一样,互相搀扶着路过每一处风景。

    眼前这男人,真是个大阻碍。

    “丑话说前头,我现在有男友,你以后腿脚恢复利索了也别来找我。”

    这公子哥的笑脸一僵,很快又恢复:“你的脸……你家男人揍你了?”

    “别转移话题成不?”

    “好,那就说你和他。时颜我问你,你真非他不嫁,又或者他非你不娶?”

    忆起在北京时他拉着她回来结婚,时颜底气十足:“当然。”

    “……”

    “……”

    “好吧,祝你幸福这话,我实在说不出口,那我就——祝你不幸福吧。”

    如若裴陆臣当日知道自己的话会一语成谶,他会不会后悔?时颜当时笑得十分不以为意,对他说的,不屑一顾。

    她有电话进来,看来电显示是池城,立即接起。

    “我到你公司楼下了。”

    时颜刹那双目一圆。晚上约好了吃饭的,她竟忘了这事!

    “我不在公司,而且……晚上要请客户吃饭。”她认罪般的语气,嘴角勾出温柔,听得裴陆臣表情一戾。

    “能不能推掉?我有重要的人要介绍给你。”

    “对不起嘛……”时颜尾音甜而腻,显得有些刻意,旁边的裴陆臣肩膀一颤。

    “那好吧,吃完饭了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时颜笑呵呵地说“拜!”

    她挂了电话,转头见裴陆臣面色煞白,她总算放宽心:“你听到了?我现在,很幸福。”

    ******

    时颜晚上宴请徐先生和“徐太太”,只不料,到场的却是真的徐太太。

    其中猫腻,时颜一点也不在乎,这对夫妇的貌合神离几乎都摆上了台面,见徐先生一声不吭,时颜心中大呼痛快。

    时颜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徐先生就在包房外等着,见她回来,不无欣慰:“时小姐,真是……多谢。千万记着,那包也别送了。”

    时颜自然是点头。

    饭局结束得很早,时颜直接驱车回池城的公寓,路上有些堵车,她开得不疾不徐,想着回到家用热水敷下脸,也许就不会这么肿。

    很好奇池城若见到这样的她,会是何种表情。

    这段时间雨水少,时颜的车子都停在露天停车场,这次也不例外时颜正准备开车门,恰逢此时,一辆白色X5驶进停车场。

    时颜认出那是池城的车。

    那车的车头灯闪烁着,隐约勾勒出驾驶座内那英挺的剪影。

    时颜心下欢喜,抓紧时间,拎了装药的袋子和自己的包,正要下车,然而她的脚还没踏下去,X5就已停稳,副驾的门先开。

    冉洁一从车上下来。

    时颜目光一紧,整个人动作定格。

    X5驾驶座和后座的车门也都开了,一边下来的,是面无表情的池城,另一边下来的,是位男士长者。

    那个长者,是时颜一生也望不了的,池城的爸爸。

    时颜这车,是彻底下不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补的字数多吧,足足3千字,美人们再舍得霸王我的话,我就。。。我明天就出去玩一整天,呼吸新鲜空气去,大半夜也不回来。。。

    我们的口号是,男二是打酱油的,女二是炮灰的,男主女主过程是崎岖的,前途是光明的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霸王了,结果第二天她发现作者玩失踪

    众:这什么破故事?

    蓝:我实在想不出来这小朋友第二天会咋样了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