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27遗爱记26

27遗爱记26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车里的,她有些晃神,半晌才记得要从包里拿出手机,拨池城的电话。

    没等多久便接通,时颜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你在哪儿?”

    说这话时,她脑中只有一个声音,森冷而剜骨入心:如果他骗我,如果他骗我,如果……

    池城那边并未传来喧嚣声,许是在车里,他的声音也是平稳的:“小孩子在医院呆得太闷,我刚忙完公司的事,顺道接她出来看场电影。”

    “……”

    “喂?时颜?”

    时颜瞥见车内后照镜中的自己,眼睛是红的,她有些慌乱,赶紧找点别的东西来看:“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我有工作要忙,得在公司待到很晚。”

    “要不要我去接你?”

    时颜没再吭声,直接把电话给撂了。

    ******

    席晟一听见门铃声便飞奔而出,“嚯”地拉开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快要饿……”

    他半途噤了声,只因门外这女人很不对劲,周身俱是低气压。席晟低眸看看她双手——空空如也,既没有食物,婚戒也不知所踪。

    席晟靠近她,她头一低,额头抵上席晟的肩膀。

    席晟顿时,呼吸不能。

    抬手,像要搂住她,又似要拨开她的鬓发,看清她的面容,时颜却在他快要触及之前,抬起了头。

    看样子她是已整理好了情绪,可席晟仍旧担忧:“你怎么了?”

    “累。”

    时颜脱了厚重的外套,见他仍亦步亦趋地跟着,无奈摊手:“饿了你就自己做饭,我真的很累。”

    她进屋睡觉,留席晟一人站在这空荡的客厅,思绪万千。

    席晟泡了包方便面解决温饱之后,忙设计稿忙到极晚,上网提交完作业,这才出了房门。

    时颜那边仍旧门扉紧锁,他试着敲了敲门,没人应。

    席晟正开电视搜索夜间节目,楼下的管理员来电话:“你家的车没停好,占了别户的停车位。”

    席晟赶到停车场时,才发现她不仅车乱停,连车门都没锁,婚戒就丢在驾驶台上。迅速把车停好,把她落在车上的包拎下来。

    她的手机俄而发出振铃声,席晟好不容易翻找出手机——十几通未接电话和短信。

    席晟正要回拨,发现是“池城来电”,心思一转,就此作罢不说,索性关机。

    等到池城找上门,已经是一小时后的事。

    席晟去应门,却堵在门口没让他进来。池城将尴尬藏得很深,面上轻笑:“时颜在么?”

    “她睡了。”

    席晟说着就要关门,被他快而准地格住。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对我不友善,但是能不能让我先进门再说?”

    池城的语气终于带上了些许不悦,席晟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为什么时颜会怕他了,这男人脸彻底冷下来时,确实有些怖人。

    席晟有些赌气,可还是个孩子啊,气势上不敌,席晟最终还是让他进了屋。

    “我打电话她没接,来这里只是想确认一下她有没有没事。”

    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席晟心中默默嗤之以鼻:“你惹她生气了?”

    池城眉目一敛,听这男孩随后道:“如果你娶老婆不是为了疼她,那还结什么婚?”

    “不友善”三字像是写在这男孩的脸上那般明显。他真是时颜的弟弟?这忽然窜进池城脑中的疑问,令他自己都陡然失笑。

    席晟是恨不得立刻逐客出门的模样:“她没事,你可以走了?”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和你姐已经结婚了,既然知道,我想,我们夫妻之间有些事情,你不方便干涉吧。”

    池城绕过他要去敲房门,席晟险些让他得逞,追上前拦他,腿脚有些不便,踢到了放花瓶的置物柜,“啪”地一声,花瓶坠地碎裂。

    剑拔弩张的氛围,直到房门自内拉开后才有所消退。

    时颜拉开门,冷眼看着外头的一切,为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她一句话都不想说,径直从这两个男人身边绕过,拿了自己丢在客厅沙发上的外套,直接走了。

    池城愣了半秒,追出了玄关,偌大的房子里只剩席晟一人,与一地的花瓶碎片。

    池城开车,她坐副驾驶位,一路无话,直到车子停在了他家公寓楼下。

    两人都似乎没有要下车的意向,熄了火的车里,彼此沉默以对。

    “晚上玩得开心么?”

    能把简单一句话说得如此满含嘲弄,也只有她做得出来。

    “我道歉,”他看着前方,云淡风轻地回应着,“可是时颜,你该见见那孩子,虽然是领养的,可她真的很乖巧,很惹人疼。”

    她只是自鼻尖冷冷地哼了一声。

    “以后冉冉要跟着我们生活,你该跟她多接触接触。我明白你一向不喜欢小孩子,趁这个机会多和冉冉相处,以后我们自己有了孩子,也知道该怎么应付不是么?”

    时颜这才扭头看他,隐隐有些不可思议。

    池城回视着她,听她忽然突兀道:“你好像有白头发了。”

    时颜说着,迅速抬手扯下他几根头发。

    “我看错了。”几根都是黑发,时颜有些懒洋洋,手插口袋,“看哪时候方便,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冉洁一。”

    她突然这么配合,池城目露惊异,正要开口,她已经拉开门下车。

    果真说到做到,时颜真的陪他去看望了一次病人。

    冉洁一的病情有些反复,之前有所好转便出了院,结果一周后又再度住院。时颜买了果篮和鲜花带去,在病房外第二次见到冉冉。

    冉冉坐得离病房有些远,正拿着PSP玩,时颜站在病房门外,池城偏头看了她一眼,这才朝冉冉走去。

    不知池城对冉冉说了什么,孩子的小脸顿时荡漾起笑容,那笑容,有如大雪初霁,乍暖还寒。

    池城也笑了,捏捏孩子脸颊,起身往回走。

    这一幕,时颜看着,硬是隔着花纸,捏断了花梗。

    进了病房时颜才恍悟,原来煎熬并没有结束,她看着池城为病人削苹果,如此温馨的举动,于时颜,却无比刺眼。

    时颜总共就只和冉洁一说了两句话,刚进门的那一句:“你好,”和现在的这一句:“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时颜出了病房门,刚舒了一口气,便察觉到不远处有注视的目光,她回望过去,只见冉冉盯着她,小脸严肃。

    不笑的时候,严肃的脸,笑的时候,嘴角那乍暖还寒的弧度,这孩子是如此,池城也是如此……

    时颜朝她走过去,短短距离,用尽力气。

    “不进去看看你妈妈?”

    时颜的声音如同坠进无底深渊,没有丝毫回应,冉冉低头玩PSP,转眼就被毙掉了,孩子懊恼地抓头发,时颜顺手接过PSP,在游戏里左挡右杀,很快帮她通关。

    冉冉再看向她,目光有些不一样。

    “还有一关。”孩子冷着脸说,顿了顿,见时颜没有继续玩下去的意思,才又补充了一句,“妈妈今天说不想见到我。”

    时颜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孩子是在回答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时颜帮这孩子又过了一关,这才继续问:“你不喜欢我,为什么?”

    冉冉犹豫片刻。

    “池叔叔不喜欢我妈妈,喜欢我,但更喜欢你,我妈妈喜欢池叔叔,不喜欢我,更不喜欢你,我喜欢池叔叔,但是更喜欢妈妈。所以……”

    一番绕口令般的话之后,时颜仍旧不明白这孩子在说什么。

    她把PSP还给冉冉,摸了摸她的头,很柔软的发质。

    冉冉偏头躲了下,幅度不大,时颜手一收,正好扯下她几根头发。

    孩子头皮疼,皱起眉,时颜朝她笑笑。

    “我有更好玩的游戏,你哪时候肯喜欢我了,我就教你玩。”

    她抬起头来看时颜,时颜作势要摸她的脸,她赶紧低头。

    时颜扭头要走,抬眸就见池城站在病房外,手还握在门把上。

    时颜立即将手插`进口袋,恢复一派懒洋洋的模样,“可以走了?”

    池城点头。

    坐上了他的车,池城却迟迟不开,时颜不明所以:“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你和冉冉。”

    “那又怎样?”

    池城忽地伸手,指腹摩挲她的脸,温和轻柔,时颜脖子一歪,躲开了,他这才收手。

    “我在想,我们的孩子以后会很幸福。”他边启动车子边说。

    他是真的很想要个孩子。时颜只能自己采取措施,妈富隆改装在维生素盒里,冰箱第二格存放好,时颜还没关上冰箱门,就被男人自后抱住。

    时颜手一抖,被他握住,“在干嘛?”他含着她耳垂,柔声细语。

    时颜站在原地没动,他的手探向前方,伸进她领口,时颜很快被揉捏得气息不稳,转瞬被他打横抱起。

    有点走神,被他钉在欲的囚牢里,陷在柔软的床垫上无法翻身,只余下眼前的一片空茫。

    “唔……”

    突如其来的酸慰令她回魂。

    “在想什么?”

    她不答。

    池城了解她的身体,双手提着她的腰,瞬间抵住她深处最敏感的那一点,时颜酥麻难捱,颤抖得如落叶飘零。

    受不住这样的他,时颜想要翻身而上,却忽然被他捞起膝弯,池城弯折起她双腿,扣在她胸前,扯过枕头垫在她腰下。

    身体隐秘的核心以一种令人羞愧的角度暴`露在池城面前,他垂眸看着,那样肆无忌惮。

    此番艳景,光看一眼便是折寿,时颜羞愧难当,要坐起来捂住他的眼睛。

    他身体却随之压下来,手掌犹自扣着她的膝盖,急抽密送,连连狠刺,甚至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容纳处前所未有的阵阵狠抵,泌出的液体顺着她的股缝滑落,在深色的床单上腻成一滩。

    她身体滚烫,仿佛烧灼,“别,别再动了……”

    池城捂住她的嘴,唇点在她的额角上:“嘘,嘘!”

    他舔去她眼角的泪,时颜耳鸣着,耳畔只有他的心跳,声声聒噪,还未缓过神来,他的吻便覆下来,时颜陷进他的眸光里,失神地纳进他的舌尖,任他胡为。

    末梢神经体验着她密扎的收缩带来的快意,池城闷哼一声,放下她的腿,改而捧高她的臀,贯穿了她,热液灌进深处。

    时颜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抛至浪尖,又坠进无底深渊,最后分崩离析。许久缓过神来,三分魂魄却还丢在方才的极乐之中。

    时颜掀开眼眸,对上的是他的眸子,*的黑色。

    他还在她身体里,推他,不动。时颜媚着声求他许久才肯退出来,手指却替代而上,将泌出的热液推涌回去,时颜气短,这大白天的,真让人无力。

    她下床找衣服,腿一软,跪坐在了床畔,池城把捞她回来:“大过年的去哪?”

    “有个客户约我谈修改意见。”

    她这酥糯的声音,嫣红的嘴唇,眼角热热的还挂着泪珠——池城绝不想让另一个男人领略。

    “别去。”说着抱牢她的腰翻个身,再次覆上她。

    时颜尖叫,被他封住嘴,再叫,再封。

    池城眉尾一挑,唇贴在她耳郭上,“叫得我骨头都酥了,这个样子你还想去哪,嗯?”

    闹腾到下午二人才出门,他陪池邵仁去看冉洁一,她去见客户。

    不用化妆,时颜整个人气色都是极好,水汪汪的杏儿眼,魅得水到渠成。

    可时颜去见的是个女人,准确来说,是帮她做亲子鉴定的女医生。

    “你拿来的头发样本我们做了比对。”女医生没明说,只是递给时颜一个文件袋。

    在来时的路上,时颜心下平静到连她自己都觉得诡异,可就在接过文件袋的刹那,她的手竟不自觉发抖。

    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她始终没能鼓足勇气拆封,直到车子开离鉴定所许久,她在等交通灯的路口,才一鼓作气打开文件袋。

    慢慢抽出纸张,一些她看不懂的曲线图,时颜目光快速略到最后的结果栏。

    吻合……

    ……

    车喇叭声传来,尖锐刺耳,直抵心脏,时颜霍然回神。

    她拐个头,反方向直驶医院。

    停车场有辆白色途锐,时颜看着一顿。

    都在?正好!

    时颜一路狂奔进病房,霍得推开病房门。

    却只有冉洁一一人,坐在床上。时颜朝她走去,她面无表情回视。

    时颜劈手将化验结果丢到她病床上。

    冉洁一愣怔半晌。

    随意翻了翻之后,笑:“还是没能瞒过你。”

    时颜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比面前这个重症病人还要煞白:“你什么意思?”

    “……”

    “……”

    “你用50多天就毁了我5年的努力,我怎么可能不恨你?”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吼 池城也在医院里呢。。。╮(╯▽╰)╭我太恶趣味了

    这章字数多吧,又有船又有炸弹,美人们不准再霸王我咯  留言吧打分吧送花吧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霸王了,结果她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冉洁一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