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29遗爱记28

29遗爱记28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冉洁一的状况稳定很多,一众医生与护士都离开病房。池城始终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沉默。

    “池城。”

    冉洁一唤了一声,池城才抬眸看她,仍旧不说话。

    冉洁一受不了他这般淡然的凝视,犹豫片刻道:“我想喝水。”

    池城依言倒了杯水递给她,之后并未离开,而是拖了张椅子,直接坐在病床旁。

    冉洁一眼中一抹喜色呼之欲出,池城却在这时开了口:“我家颜颜性子急,说话有点冲,其实她没有什么恶意。”

    他的音色平稳得出奇,面上更是一片淡然。冉洁一蓦地屏住呼吸,凝视着他,半晌才强逼自己反问:“你刚才在病房外头听见她对我说的那些话了?”

    他眼睑微垂,算是默认。

    “她恨不得我立刻就死,这还能叫没有恶意?”冉洁一的声音开始颤抖,目光脆到一碰就碎。

    池城对此不置可否,只说:“她的那点臭脾气都是我宠出来的,我理应代她向你道歉。”

    池城仍旧是那样好脾气地微笑,可冉洁一却在他的笑容里缓慢坠入冰窖。

    他曾以为能妥善处理所有人的关系,结果只能证明他高估了自己,如果非得伤害一方,那他只能——

    池城站了起来,躬身替她掖好被角,那般无微不至的关怀,紧随其后的,却是他杀伐决断的一句:“好好养病,我们以后都不会再来打搅你。”

    冉洁一怔住。

    她没听错,他说的是“我们”……

    “啪”的一声,碎裂的不止从她手里坠地的水杯,还有她不可思议的瞳光。

    冉洁一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承诺过会照顾我的……”

    池城抚了抚冉洁一的额发,脑中的画面却在时颜红肿的右脸上定格,“我也承诺过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他只是平静地陈述事实,不见半分怒意,可就是这样的波澜不惊,令冉洁一读到一句话:他,要永远离开她了。

    冉洁一下意识抓住他小臂,却只是被他掰开了手。

    “我请的看护我爸不放心,以后改由他的高级看护照顾你。我知道你和后母一家关系不好,冉冉我来带,不会送她回新加坡,这点你放心。”

    冉洁一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走到门边,他的脚步竟还优雅,那么从容不迫,胸口的郁结无法纾解,她蓦然挥手扫落床头柜上所有东西:“池城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池城平静的嗓音奇异地盖过了她的歇斯底里,在空气中回响,久久不止:“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能力保护所有人,既然这样,我也只能选择自私。”

    “咯嗒”,房门合上,冉洁一觉得那是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被判死刑的声音。

    池城站在走廊上斜倚着墙,自责如同泥淖,吞噬掉他。

    室外开始变天,不知不觉间已是大雨倾盆,雨水的响声扯回池城的神智,他在走廊上快速穿行,朝停车场方向去。

    池城上车时已是浑身湿漉,他开启雨刷,正要发动车子,不期然望见停在不远处的、时颜的车。

    池城浑身一紧,立即拨时颜的电话。

    她不接。

    银色跑车在漫天的雨帘中疾驰,裴陆臣忍不住偏头看时颜一眼,只见这女人搂着安全带闭着眼,虽面无表情,动作却像个嗜睡的奶娃娃。

    她的手机一直在包里震,她不接,也不关机。

    也许是他的视线打搅了她,时颜忽地睁开眼睛,看一眼窗外后道:“停车。”

    经历过方才种种,她的要求裴陆臣不敢怠慢。

    车刚停稳,她就冒雨冲了出去,裴陆臣来不及递上雨伞,她很快跑进道旁的商务酒店。裴陆臣追下去,在酒店大堂找到她。

    时颜拿着房卡进电梯,电梯门眼看就要关上,门缝里愣是抻进一只手来,电梯门被格开,外头的裴陆臣闪身进来,动作一气呵成,时颜来不及踢他出去,电梯已经开始稳步上升。

    他一直跟在她后头,时颜进了套房,他手撑在门上,格住。

    “烦不烦?”

    这女人变脸够快,方才还在他面前哭,此刻拒他于门外的样子却是要多跋扈有多跋扈。

    “我都湿成这样了,你就不能借我匹毛巾用用?”裴陆臣愁眉一皱。

    “无赖。”时颜骂。

    “冷血。”裴陆臣回。

    她无奈让他进门,丢了匹毛巾给他,他坐在床尾,接住毛巾却不擦头发:“为什么不回家?”

    “不关你事。”

    “和他吵架了?”

    “……”

    “就算大人有错,可孩子是无辜的。”

    “你要再说一个字就给我滚。”

    时颜丢包砸他,东西掉出来,她的手机正落在裴陆臣膝上。来电一通接一通,从未断过,正巧又有一通电话打进来,裴陆臣抬眸看看她,按下接听键。

    “喂?”

    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时颜夺回手机。

    时颜这回索性把电池抠了出来。

    见他开口似要说话,时颜扭头就走,下一秒却被他的话钉在原地——

    “我妈是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听我爸说,当时他想保我妈,是我妈坚持要保孩子,我才能出世。”

    时颜顿时愣怔,裴陆臣走到她身后,她也没发觉。

    裴陆臣转过她的肩,面对着她,正色而言:“要是你的宝宝长大以后和我一样优秀,你现在不给他出生的机会,以后绝对会后悔。”

    如此正经的时刻他也不忘自夸一番,时颜挥开他的手,坐在电视柜旁,眉头深锁。

    有些话,如鲠在喉,时颜发觉自虐般拔鲠畅谈,竟隐约爽快,“我不想让孩子在不完整的家庭出生。”

    “不是前段时间还在我面前秀甜蜜,没他不行?怎么现在闹得非离婚不可似的?你家男人到底犯了什么错,就这么不值得原谅?”

    裴陆臣自觉话说得并不重,见她忽地微微发抖才觉不妥,可惜已然成言,覆水难收。

    这女人垂下眼睑,不吭声了。

    值不值得原谅?

    裴陆臣的话盘踞在时颜脑中,萦绕不去。

    裴陆臣想要出言安慰,开口方觉艰涩。疏离、淡定如她,也有这么心慌意乱的时候,裴陆臣心中有怜悯,更多的却是从未有过的酸,他嫉妒那个让她变成这样的男人。

    裴陆臣给了她名片,“有事打电话给我,我有心理咨询师执照,应该还没过期。”

    时颜没应。在她面前,他的离开,总是悄无声息。

    ******

    池城的手机拿起又放下,机身握在手里,用力到指节泛白,终究没有再拨过去。

    那声“喂”,分明是裴陆臣。

    裴陆臣……

    池城猛一刹车,原本车子正赶往席晟公寓的方向,如今他调头驶离。

    他拨电话给司机老夏,才知道冉冉还赖在机场没走。

    池城赶到机场时,冉冉的航班其实早已抵达,他迟了近两个小时,孩子不见到他,不肯挪步,池邵仁怎么哄都没用。

    一见到池城,冉冉就张开双臂要他抱。孩子很轻,软乎乎地抱在怀里如棉花糖,连微甜的气息也像。

    池城身上只带着私人手机,号码只有时颜知道,池邵仁之前联络不到他,此刻见到池城,没有好脸色:“不是说没空来接机么?”

    碍于孩子在场,池邵仁没再多语,转而去哄孩子:“晚上住到我那儿去好么?”

    冉冉面无表情扭头,抱牢池城的颈项,脑袋埋下去。池邵仁总觉得这女孩儿看着十分合眼缘,在孩子这碰了壁也不恼。

    “那……去你池叔叔家住?”

    “可能不方便。”池城拒绝。

    池邵仁闻言,语气顿凛,“又是那个时颜?”

    池城没答,把孩子抱上池邵仁的车就要走。冉冉小身子还没坐稳,看向池城道:“时阿姨说过要教我玩游戏。”

    池城一愣,笑了:“哦?”

    “我和时阿姨说好的,就是上次在医院的时候。”

    这话听得池邵仁脸色一沉,池城倒是极少有的嘴角挂上了笑,“等你看望完你妈妈,让夏伯开车送你来好不好?”

    “池叔叔不和我一起去看我妈妈?”

    池城以微笑代替言语,捏捏孩子的脸,替她关上车门。

    大雨瓢泼,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池城开着车在雨中穿行,几乎迷失。

    自私到只想爱护一个人,却原来,他并不是那人的唯一。这个事实,他几乎无法承受。

    ******

    时颜在酒店里一直住到年三十。

    调适心情的方法有很多,酣畅淋漓地打一场拳,抑或收罗美食塞满自己的胃,可她现在这样的状况,只能尽量悠着。

    席晟回无锡过年,修缮父子感情,时颜是记仇的人,她那姓席的后爹打过她几次,她一一记得,心一横,索性和席晟也暂时断联。

    除夕夜的烟火甚是漂亮,时颜坐在床尾,隔着落地窗冷眼观赏。开电视换几个台,都是春晚,索性不看。

    荒芜,她此刻只想的到这一个词。

    时颜这几天来第一次开手机,无数电话与短信蜂拥而入,她统统不看,编辑了一条短信:新年快乐。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不知道要发给谁。

    丢了手机去洗澡,拨开镜上的雾气,镜中的女人,皮肤白皙,曲线玲珑,略瘦了点,小腹十分平坦。

    谁能看出来她已经在孕育一个孩子?

    隐约听到门铃声,许是服务生送来干洗的衣服,她包着头巾去应门,站在门外的却是,裴陆臣。

    裴陆臣似乎比她更惊讶:“你还真准备一直住这儿了啊。”

    时颜只开了条门缝,没让他进来:“有事?”

    “我刚从北京回来,想看看你是不是还没回家。不是我说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这么爱玩离家出走的把戏?”

    “我好得很,你走吧。”时颜说着就要关门。

    裴陆臣立即格住门:“看在我冒着被我姥爷爆头的危险特地飞回来陪你的份上,开个门,成不?”

    时颜正犹豫着,他突然手上一阵蛮力,愣是推开了门。时颜差点撞在墙上,被他拦腰箍住才站稳。

    “悠着点。”裴陆臣还大言不惭。

    裴陆臣带了两大包东西来,食物、酒水、烟火……一样不少。

    “你是来我这开派对的吧。”

    “傻妞,我弄这些玩意还不是为了逗你开心?”裴陆臣两手一摊,十分无辜,“好心当作驴肝肺。”

    时颜没心情和他抬杠,他也随即正一正脸色:“孩子还在?”

    料到这女人不会回答,裴陆臣也不愠,一张笑脸凑过来:“我这几天仔细想过了,打掉孩子也成,你把这婚离了,跟我,咱们做丁克族,一辈子过二人世界。”

    时颜怕见他认真的模样,这般嬉皮笑脸,她反倒觉得好应付。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我明天就回家了。”

    见她终于笑了,裴陆臣心下一松,他揉揉脸,原来沮丧时还得勉强自己笑,如此累得慌。

    “和好了?”

    “他原谅过我一次,我现在也大方一回,就当为了我的孩子。”

    她一身纯白的浴衣,表情还算恬淡,裴陆臣发现自己无法直视,低头整理烟火:“走,找个地儿放烟花庆祝一下。”

    他一口京片子说得分外豪爽,时颜被他影响,内心阴霾终于拨开,云雾消弭见青天。

    池城,我只大方这一回,就一回……

    时颜第二日一早回家,新年头一个见到的熟人竟然就是池邵仁。她当时让的士停在公寓楼下,还未下车,就看到从后头超车而上的一辆宾士停在了前方不远的停车格里,池邵仁快她一步下了车。

    他那匆忙的神色落在时颜眼里,没激起半点波澜。

    冤家路窄,时颜不想和他碰面,请司机师傅调头,回自己家。

    钥匙刚插`进锁孔,门竟从里头霍然拉开。

    席晟一见是她,面上表情几度变幻,刚有所放松又再度紧绷,拎起她的胳膊就问:“你这些天跑哪去了,池城疯了一样到处找你!”

    “你先……”

    “他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投放了一颗炸弹,爽!

    这章字数多,算是加料了哦,美人们别吝啬花花吧。看在我今个连作业都没写就码字的份上,再霸王我,我就。。。(看我威胁的小眼神)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看文不留言,结果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某颜色天天投放炸弹!偶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