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37遗爱记36

37遗爱记36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送时颜归家之后,裴陆臣唯一能做的只有买醉。

    这是一个适合颓废的夜晚,时间在酒吧特有的明暗交错中仿佛静止。

    空气中弥漫着烟酒与荷尔蒙的混杂味道,音乐震耳欲聋人,舞池中的男女疯狂扭动,裴陆臣藏身角落,酒精作陪。

    他在这里有点股份,酒保熟知他的喜好,送上的都是好酒。可再好的酒,也解不了他的愁。

    幸而他此刻身边还有个伴,不至于形单影只。这女警长得倒是赏心悦目,只不过话有点多:“老爷子让我务必带你回北京。”

    裴陆臣置若罔闻,喝完一这杯之后才惶惶然地搭腔道:“除非你用枪押着我走。”说着,下巴点一点她藏在腰间的配枪。

    她是陪着裴陆臣参加婚礼的,知道他此刻情绪低落,她不方便多言,也不劝他少喝点,只等他醉了,抗他上车,直接驶回北京。

    只是她忘了,这裴二少素有千杯不醉的名号,近三个小时过去,增加的只有空酒瓶的数量,而裴陆臣,依旧岿然不动。

    她终是忍不住劝阻:“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么?”

    裴陆臣笑:“边缘,我爱女人就像你爱你的抢,你明不明白?”

    枪能让人丧命,女人能让人失魂,有时候二者的致命力相等同——边缘委和地点了点头。

    裴陆臣的意识已有些涣散,边缘夺走了他的酒杯,他抢不回来,两手空空,连眼神都陷入一时的空茫。

    当裴陆臣终于记起自己想要做什么时,他慢腾腾地摸出手机,抚着额头拨号码。

    对方关机。

    他连慰问一句“心情好点了么?”的机会都没有——残忍的女人。

    酒精在这时终于起了作用,被麻痹了理智的裴陆臣一次次拨打这个永不可能接通的号码。

    终于在手机蓄电快要耗尽时,拨通了。

    电话通了,裴陆臣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空气恍若静止,下一秒,听筒里传来女人颤巍巍的声音:“救我……”

    裴陆臣忘了自己是如何狂奔出酒吧的,直到上了车,时颜的声音仍在他脑中一遍遍回响,反复撕扯着神经——

    救我……

    救我……

    他要启动车子,手却一直抖,车钥匙都拿不稳。最后还是边缘推他坐到副驾驶,她来开车。

    车子箭一样飞驰,引擎似在低吼,敞篷外掀起的疾风吹散了裴陆臣的酒气,到达目的地时他清醒了不少,可仍旧焦急地失了大半理智,不顾保安的阻拦就要往公寓楼里冲。

    边缘一路紧随,出示了警官证,裴陆臣这才被放行,保安领着他们抵达公寓外,门敞开着,裴陆臣奔进去没多久便顿住——

    时颜昏倒在沙发旁。

    这时候边缘比他理智,他还失神地站在原地,她已经拨打了120,裴陆臣在她快速而清晰的声音中醒过神来,他抱起时颜时,手掌心染上她大腿上的一大片红。

    裴陆臣低头便见地上的血渍,身子倏忽间僵硬,脑中一片迷茫,他只知道抱紧她往外冲。

    时颜并未昏死,在颠簸中皱着眉睁开眼睛。

    她甚至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裴陆臣从没见过这女人流这么多泪,那些泪,尽数流进了他心口,那样酸软,以至于他安慰的声音都在颤抖:“没事的……时颜,没事的。”

    时颜从不相信这个男人说的话,她这次逼自己相信,可太多疼痛纷至沓来,一次次击溃她,以至于最后她躺在推床上时,神经已近麻木,只听到推床轮快速滚动的声音,以及,医生的声音:“孩子恐怕保不住了,签了这手术同意书吧,快。”

    眼前明晃晃的是医院大堂上的灯,时颜眼前一阵阵的眩晕,模糊中,她偏头看见裴陆臣拿起了笔。

    那一瞬,她的五脏六腑都缩成了一团般,那般惶恐,“不行,我的孩子,不行……裴陆臣……”

    时颜拉着他的手腕又哭又骂又求,医生却在他耳边催促:“来不及了,快签吧。”

    裴陆臣双眼通红,顿了半秒后蓦地揪过医生的领子:“大人和孩子我都要!”

    边缘要拉开这个毫无理智的男人,反被他夺走了枪,转眼间枪口抵在医生额角,裴陆臣太阳穴青筋暴起:“哪一个有事,我都要你们医院负全责!”

    ……

    时颜被推进手术室,裴陆臣双腿发虚,坐在了地上。

    边缘抽走他手中的枪:“我帮你联系了军区医院的副院,他正在往这边赶。”

    她的话裴陆臣恍若未闻,只顾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血迹,一瞬不瞬。

    ******

    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个女人挺过来,裴陆臣不清楚,当她术后昏睡多时再醒来,得知孩子还在,她嘴角挂起的笑容令裴陆臣恍悟:孩子的力量,真的很强大。

    那一幕,令裴陆臣想到自己从未谋面的母亲。

    裴陆臣在一整夜的反复折腾和等候她醒来的煎熬中败下阵来,席晟接了他的班照顾时颜直到她再次睡去,而他,也趴在病床旁疲惫地阖上了眼。

    池城却两天两夜没合眼——

    冉洁一的颅脑手术持续十几个小时,医院甚至都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手术虽然成功了,可冉洁一什么时候会醒,医生也无法断言。

    冉冉来了医院一次,在ICU病房外见了母亲就一直哭,哭累了才睡,池城联络保姆请她们带孩子回家,也是在那时,他知道了她们被时颜扫地出门的消息。

    此时这般境况,彼此都需要冷静,给她时间让她静一静也好……池城此番自欺欺人的想法,竟是被池邵仁打破的。

    冉洁一是池邵仁最宠的小辈,自然要来医院探望,这点池城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池邵仁在离开医院时竟问他:“时颜呢?”

    池城无意多谈,依旧是那句:“我和她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池城说完便离开,他也该回趟家,洗掉这身疲惫与狼籍。

    池邵仁在他身后怒哼了一声,“她要离婚就跟她离,干脆点,别让她借口怀孕拖着你。”

    池邵仁的低喝声醍醐灌顶,池城的身体生生一僵。寒意渐渐自脚底直钻入心,那一刻池城觉得自己听错了,缓慢地回头:“什么?”

    池邵仁的表情竟似在挣扎,他终究没有重复,只说:“如果不想别人插手,就好好管管她。”

    池城没再追问,继续前行,原本因疲累而缓慢的脚步不觉越来越快,最后他几乎是气喘吁吁地坐上车。

    原本半小时的车程池城只用了一刻钟就回到家,门扉紧闭,他一开门进去就愣了愣。

    那份离婚协议书静静躺在玄关的地上。

    池城犹豫片刻,弯身捡起后进了屋。

    因为料到时颜不会接听,池城一路回来都没有打电话给她,果然,她的手机还落在沙发上。可除此之外,其余的,池城想都没想过,而这一切,此刻就匪夷所思地呈现在他眼前——

    破碎的花瓶,倾倒的饰物柜,以及,地上的血渍。

    池城倏然间浑身一僵,离婚协议书滑脱了他的手,落在地上后第二页仰面朝上,正对上池城的目光。

    “孩子出生后,母亲享有独立监护权……”

    孩子出生后……孩子……两个字的长度而已,竟如薄透的利刃,池城的视线一经触碰,身体即被刺穿。

    他被钉在原地,久久无法移动。

    ******

    术后五天时颜的脸色才稍见好转,不再惨白如纸,裴陆臣每天到她病床前报到,风雨无阻,席晟向学校请了长假,时颜没半点气力呵斥他。

    席晟一日外出回来,笑呵呵地问她:“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别卖关子,”裴陆臣正站在床尾削苹果,闻言拿刀尖指指席晟:“都说。”

    “好消息是,池城找我,我带他去拳击馆打了一场,他挨了我一顿胖揍。”

    裴陆臣偏头见时颜在笑,她的笑容很轻很淡,裴陆臣不禁冷言阻止席晟:“别说了。”

    时颜却似乎挺有兴趣:“那坏消息呢?”

    裴陆臣有些无措,他看不得她笑,她的笑里带着痛,可他也受不了她的安静,她不笑的样子,沉静得令他恍惚。

    他恍惚时,席晟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两手一摊:“坏消息是,他还是不同意离婚。”

    她的笑容,终究落寞了下去。

    “等你好了,和我一起去北京吧?”裴陆臣把苹果递给她。

    托边缘那个大嘴巴的福,老爷子当他迟迟不回京是因为在上海金屋藏娇,首长的“曾孙”险些命送黄泉的消息估计也在圈子里传开了。

    老爷子恐怕也是看在曾孙的面上,才没下最后通牒绑他回去,时颜转进军区医院后,北京的医疗团队跟来上海,大概也是老爷子亲嘱的。

    时颜迟疑了一会儿,垂眼看向别处:“我的‘时裕’怎么办?”

    她终于不再毫无回旋余、简单明了地拒绝他,裴陆臣听得出她的动摇,席晟也帮他说话:“‘时裕’又不是你的,还给揭瑞国就是。你放心走,离婚的事交给律师处理,我都打听好了,大不了拖个两年,法院自动判离婚。”

    时颜缄默良久,手不自禁地抚摸腹部。

    她的孩子很顽强,她也该如此不是么?她抬起头:“等我出院以后,帮我约池城在律师楼见面。”

    “你还让他见你?那个混蛋……”

    裴陆臣打断席晟的话:“好。”

    时颜朝裴陆臣笑笑,咬一口苹果,动作小心翼翼,避免牵扯到痛处。

    她是从骨子里傲气的人,棱角分明的,她的可爱与不可爱皆在于她超出常人的傲气和倔强,裴陆臣突然发现自己对她迷恋如斯的原因。

    他回她轻轻一笑。

    ******

    托医师和营养师的福,时颜恢复的很快,出院那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春季雨水多,这一天,是个难得的晴天。

    时颜原先嘱咐过席晟,要他帮自己约池城在律师楼见,看来是不用多此一举了——

    时颜回原来的公寓住,裴陆臣的车还未驶进停车场,就望见了倚在白色Q7旁的那个身影。

    包括席晟在内的车上三人均望着那个萧索的身影。

    裴陆臣将方向盘一转,就要调头驶离,被时颜按住了:“凭什么要我躲?”

    她意气风发的模样恍如隔世,裴陆臣一阵恍惚,停下了车。

    池城也已看见了他们,迅速横穿马路而来。

    只看了他一眼,时颜就知道他瘦了,单薄的风衣,被风吹得凌乱的短发,历来深邃漂亮的眼睛此刻却暗淡无光,见她走近,眸中才再现死灰复燃的光泽。

    彼此之间终于只剩下一步路的距离,相对无言,许久,“时颜……”他想要上前拥抱她。

    时颜漠然地退后一步,抗拒的姿态明显。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到感觉空气稀薄,池城放弃了想要拥抱她的*,只是站在路中央,仔仔细细看她。

    车流并不多,他的世界因为有她,摒除了一切嘈杂,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她腹部上。

    片刻后,听到她无波无澜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孩子没了。”

    “……”

    “是你亲手杀了它。”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新阶段的开端咋样,吼吼~

    ps:有亲说要虐死池城,泪,俺不敢点头;有亲说要让裴上位,唔,那俺得先问一下,上位上到多高的位置捏?扶正咩?

    有亲说,时颜的孩子会是个白痴,俺坚决不同意!时颜的孩子是个小坏蛋+小腹黑这提议多好,笑~

    我来唱首歌:留留言留言留留留留言,留言吧,留言吧,留留留留言;留留言留言留留留留言,留言吧,留言吧,留留留留言。。。

    留言有肉吃,留言有文看,留言有帅哥泡,留言有……好多好多好处,比如:国庆节加更!(这几天有点忙,上一章留言很多,俺国庆节会加一次更(^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