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41遗爱记40

41遗爱记40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席晟扶着站起来,时颜一时之间摆不出什么合适的表情:“他走了?”

    “谁?”

    看来他早就走了……

    直到目送席晟和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开门进屋,池城才从拐角处走出来。他在暗,他们在明,彼此之间隔着不过十步路的距离,可池城终究没朝他们走去。

    因为不想失去,所以不能靠近。

    池城驾车驶离。

    正午的阳光甚好,车窗一开便有徐风灌进,此时的温度也适宜,可池城的内心没有一点温度,一如他直视前路的目光,是冷的。

    即使明知她和裴陆臣在一起更有可能得到幸福,即使明知自己再也不能给她什么,可要他放手,他怎么舍得?

    如今他们之间唯一的牵连,就只剩下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所以,这个孩子他必须得到。

    就算她再不屑于要他的爱,他也可以把她所放弃的,统统拿来给他们的孩子,宠爱他,惯着他,就像他要宠爱她一样——

    只要孩子还在,他就还有希望。

    哪怕这个希望太过微乎其微,哪怕他们的感情,早已千疮百孔。

    树叶斑驳的光影杂揉在挡风玻璃上,令池城有一时的昏聩,脑中开始不受控地翻覆过去的种种——

    别对我这么好,你会后悔的……

    你这么难戒我都戒掉了,区区烟瘾,小意思……

    带我回家,我照顾你……

    你问我还想要什么?我还想要你,可不可以……

    这5年我没对任何一个男人动过心,凭什么你可以对别的女人动心……

    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池城的车速不由得越提越快,记忆中她的声音提醒此时的他,原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之间的每一次相爱或分离,都是由她主动,他的付出,真的太少。

    要他放她一条生路,那谁来放他活路?

    所以这次,换他出击。

    巧取,亦或豪夺,他总能想到适合的方法。即使要他不择手段,也好过未来的日子,不能与她再有半点交际。

    ******

    时颜以为池城突然登门造访是下战帖来的,可他自那日过后,并没有再来打搅她的生活,多日后再听到他的消息,竟是缘于她的秘书从国内来电。

    “听说揭总准备把‘时裕’转手,老大,这消息真的假的?”

    越洋电话那头问得很谨慎,时颜听了一懵,左右寻思着这消息太不靠谱,却又忍不住问:“你从哪儿听说的?”

    “就今个儿白天,有几个人莫名其妙跑来我们‘时裕’查账,Chris偶然听说那是因为揭总有意把‘时裕’卖给……”

    她欲言又止,时颜只觉蹊跷,立即接下话茬:“谁?”

    秘书磕磕巴巴似是不太想说,在时颜催促下才不情愿地露了口风:“是……池城。”

    知道提及这个人难免尴尬,秘书立即补上一句:“不过也不确定他们说的是不是那个……那个池城。”

    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瞬间牵扯出太多记忆,时颜愣不禁愣怔了半会儿。

    想不明白,他真的打算开始对付她了?

    时颜暂时还没理清思绪,脑袋混沌地恨不得砸了话机,可又自认有必要先稳住同事们的情绪,不由静下心来吩咐道:

    “这事儿我来处理吧,叫Chris管好她那张嘴,在没证实消息属实之前,暂时别到处散播,该工作的也都给我好好工作,别被影响了。”

    时颜用力撂下听筒,话机震了两下才恢复平稳,她情绪都摆在脸上,许久不从房间出来,手里捧着水果盘的席晟寻到房间里来,见她这副样子,不敢进来,只得在门外探头探脑,虚虚地问一句:“你怎么了?”

    时颜拨了拨头发,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可转向席晟的目光仍凌厉如刀:“你不是说吃完水果要回房间温书的?又偷懒?”

    女人怀孕,简直比更年期还要喜怒无常。席晟心有戚戚,做乞怜状捧着水果盘来到时颜跟前,“谁又惹你生气了?”

    她咬了咬牙,那是她难以启齿时的习惯动作,席晟自然了解,却不料她下一句竟是:“把揭瑞国的联络方式给我。”

    虽然这几年“时裕”都是由她打理,可她和揭瑞国这个挂名“法人”没联系过半回。

    席晟闻言吃了一惊,仔仔细细瞧她,似要从她脸上窥探个究竟。时颜只得屈指敲他脑门:“还不快去?”

    席晟虽有揭瑞国的联络方式,可他从没拨打过,也不知还能不能拨通。时颜看了看席晟抄给自己的号码,是曼哈顿的区号。

    犹豫着拨号,很快就通了,对方却不是揭瑞国,而是揭沁。

    时颜死握着听筒,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转念一想,姓揭的父女团聚,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找揭瑞国。”

    揭沁几乎下一瞬就听辨出时颜的声音,冷冰冰的回道:“他暂时不能接电话。”

    “那你帮我转告他,我辛苦了这么多年才把‘时裕’拉回正轨,如果他以为这么轻易就能卖掉我的心血,那他就错了,我会带走时裕所有的客户资源和设计团队,到时候,看谁还会要一个空壳的时裕?”

    时颜的口吻冷得几乎结晶,清晰而尖锐,说完便要挂断,揭沁出声阻止:“等等!”

    揭沁有些急切,音量大到一旁的席晟都听得一清二楚,时颜忍住不撂电话,却忍不住逐席晟出门,免得他探头探脑的偷听。

    她关上门,那端的揭沁也在沉默片刻后,恢复了平而冷的声线:“我爸正在住院,‘时裕’转手的事他全权交给我处理。”

    住院……时颜心下一紧,可转眼,心中莫名而起的担忧被自嘲的情绪掩盖,自我安慰着,揭瑞国的生死一概与她无关。

    “你知道时裕是要转卖给谁么?”

    时颜并未接腔,只是自鼻尖哼出一声讥讽。

    揭沁的口吻带着满溢的不怀好意,讪讪道:“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大火气,你的前夫很慷慨,他想要买下‘时裕’送给你;而我爸,生怕你打电话过来他接不到,5年都不换号码不说,现在连住院都带着这个手机。”

    “……”

    “怎么不说话?你现在有得意的资本了……”

    飕飕的凉气缓慢地、隐秘地从时颜脚底逆着血脉而上,窜到心口时她仍猝不及防,一个冷颤令她醒过神来,却陡然失了力气,颓然地松开听筒。

    电话绳在半空中晃荡着,一如她此刻的举棋不定。

    时颜并不知道自己已枯坐到了傍晚,直到余辉的光泽染红了天。

    她愣愣地看着这满天红霞,如果人都能在这片红之中浴火重生,一切从头再来,那该多好?

    她不禁笑了一下,笑自己想法的愚钝幼稚。然后敛起笑,拨打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亦是很快接通。

    可是对方不说话。

    “你还在不在洛杉矶?”

    “在。”一如记忆中的声线,沉静如练。

    “想请你来我家吃晚饭。”

    “……”他是善于隐藏的人,语气惯有的波澜不惊,“好。”

    时颜挂断电话,开门出去,一拉开门,正贴在上头侧耳倾听的席晟重心不稳,差点倒向时颜。

    席晟暗暗惊叫着,怕撞倒这孕妇,只能眼一闭,英勇就义般将头一仰,整个人转眼间往后栽倒。

    席晟个子高,看着瘦,肌肉瘦削却坚韧,摔了一跤,一声结实的闷响,连带着地板都隐隐在震。

    他眉痛苦地纠结着,手脚并用站起来,时颜自始至终面无表情看着,见他哭丧着脸,也只是虚叹一声,无奈地摇摇头。

    “晚上加菜,有客人要来。”

    席晟揉着摔青了的手肘:“客人?谁?”

    “池城。”

    席晟动作硬生生定格一秒,反应过来后蓦地瞪大眼睛,豁然抬头:“他?!”

    时颜没解释,猜到他不会情愿,索性也不等他抱怨,直接让玛丽安打电话叫外卖。

    席晟背上摔青了一片,却苦于无人体恤,提着药箱要给自己上药,一眼便瞥见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颜。

    眉微垂,眼角嘴角是淡淡的弧度,看起来平静,可分明是藏了心事——以他对她的了解,她这副模样,根本就是在对着电视机走神。

    席晟十年不变的、不受控地想要靠近。

    却又苦于不知从何开口,只能摆着凶相:“你请他来干嘛?”

    时颜回眸看他,眼仁儿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渐渐黯淡下去。

    席晟心疼。

    她接过药箱,示意他乖乖趴下去。他不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时颜冷脸照着他后脑勺一拍,席晟嘟着嘴,三下五除二撩下了T恤,慢慢趴下去。她用药酒揉摔伤的部位,活血化瘀。疼得他龇牙咧嘴,不敢吭声。

    她的指腹很软,微凉,他的骨骼与皮肤都在感受着她的冷,偏偏又有丝丝的热慢腾腾地窜到他身体里去,不仅往身体里钻,更要往心里头钻。

    时颜却冷不防开口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在伤害了别人之后再来做弥补?”

    她其实并不期待他的答案,问过之后紧接着又训到:“以后你交了女朋友可千万别这样啊!”

    席晟嘟囔了一句,她没听清,他也不打算让她听见,把头闷陷在沙发里,再不说话。

    ******

    等候池城的,是满桌的风声菜肴,以及,她。

    时颜是看准时间在窗畔等他的,看到一辆白色Gl急速驶来,一个惊险的急刹停下。

    车虽开得急,但随后下车的他,仍旧衣冠楚楚,不见慌乱。他总想把真实的他隐藏,她又何尝不是?

    所以她为他开门时,迎面向他的,是个完美无瑕的笑脸:“这么快就到啦?进来吧。”

    他在门外确确实实一怔,微眯起眼看她,却窥不出个所以然。

    席晟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宁愿拖着摔得酸痛无比的身体去快餐店解决晚餐。

    餐桌上只有他和她。

    玛丽安倒酒的仪态很专业,足以媲美情人餐厅的侍应生,可此刻端坐餐桌两端的,再也不可能成为一对眷侣。

    同样的面无表情。

    摇晃的红酒杯,斟满了谁的颓废?

    时颜细呷一口,舌尖缱绻着酒香,涩中带甜,她勾唇算是一笑,并没看他,只是一直盯着碎在杯中的光线:“听说你为了我要买下‘时裕’。”

    他没有动,修长的手指捏着杯柄,声音飘在这有些过于安静的空间里:“我早就答应过你的,现在只是兑现承诺。”

    桌巾是漂亮的红色,一如她的红唇。

    时颜其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的爱恨真的都要在这餐桌上了结?她有些迟疑。终究还是说出了口:“现在兑现,会不会晚了点?”

    时颜告诉自己,这是她最后一次埋怨。

    “你们是不是都喜欢在伤害了别人之后再来做弥补?伤害已经造成,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她之前问过席晟,可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听席晟的回答,一如现在,她亦不需要池城的答案。

    他一定猜到了她的心思,因为他又是那样淡淡的看着她,欲言又止,“时颜……”

    “听我说完。”时颜笑吟吟的举起酒杯,“我发现我不恨你了,你是不是该恭喜我?”

    不恨了,所以,也就不爱了……

    池城觉得自己读懂了她的言外之意,他的表情瞬间凝结,眉峰蹙起,如刺刀,将伤痕倒影在他的眼里。

    时颜这些日子滴酒不沾,此时只呷了几口这低度数的红酒,脑袋就有些晕忽忽的,可说起谎话来,仍旧脸不红心不跳。

    也有光,碎在他的眼里,时颜见他不动,笑得越发倩然:“我敬你一杯,喝完这杯,过去的一切就一笔勾销。”

    他终是在她的注视下慢慢举杯。那样挣扎,手指都是僵硬的。

    时颜嘴角有些抖,笑容几乎维持不住:“都说离婚以后不可能和前夫成为朋友,我偏不信这个邪,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祝我们,友谊万岁!”

    “……”

    作者有话要说:一上来就在文下合围脖里看到粉多生日祝福,开心~为了答谢美人们,明天继续

    现在进展到这里,美人们还猜得到后续要如何发展咩~有奖竞猜,嘿嘿,奖品是我的香吻~╭(╯3╰)╮

    还有,这回我要催留言了!!!!!!!!!!!!!!霸王们,我这么勤奋更新你们都不留言,实在太对不起我……不,是实在太对不起那些留言的美人了(我适合做思想教育工作吧,灭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