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47冉洁一番外

47冉洁一番外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有一个和她一样年纪的继母,她有一个岁数相当于她女儿的妹妹。

    这教她怎能不对这个世界绝望?

    她12岁时,父母离异,母亲为了另一个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以爱为名,抛弃一切,可是那个男人,最终却选择重新回到他自己的家庭。

    母亲得到了什么?

    做了近10年见不得光的情人,最终换来的,却只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孩子,并为此成了死在手术台上的高龄产妇。

    “好好照顾她,就当她是你的女儿,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这是母亲唯一的遗言。没有提到财产,没有提到身后事,更没提到——她。

    她背负了母亲留下的债,她成了自己妹妹名义上的妈妈。

    那一年,她21岁。

    同年,她的父亲迎娶了她的同学。

    那个女孩,成功以她为踏板嫁入豪门。父亲再婚当天,她送上的礼物,是她的“继母”与前男友的性`爱光碟,并直接在婚礼现场的大型电子屏上播放。

    宾客的错愕,新娘的羞愤欲死,新郎的怒火攻心……场中央的她面无表情,一一检阅。

    那一刻,她告诉自己,友情、亲情她都可以不要,只要还有爱情,只要还有他,她就可以活下去。

    父亲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她扬起出血的唇角,肆无忌惮的嘲笑挂在那里。

    她说:“爸爸,祝你新婚愉快。”那是她此生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自此,老死不相往来。

    她离开了婚礼现场,从新加坡直飞上海。

    池城,池城……机舱的静谧中,仿佛能听见她在心中默念着的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自她16岁起便扎根在心里,抽拔不去。她唯一美好的记忆,就停留在她16岁时,温哥华大雪纷飞的冬季。

    她的母亲曾是那男人名义上的合作伙伴,背地里的情人。不是母亲不愿再婚,而是男人——分明已和妻子长期处于上海、温哥华两地分居状态,却迟迟不肯离婚。

    她的母亲足够优秀,可那男人宁愿一边占据母亲的爱,一边奢望着自己的妻子总有一天会回头——那他的妻子,是否更加优秀?

    她是好奇的,好奇到想要亲眼见见那女人。

    就在环美洲夏令营的温哥华站,她见到了那个女人,更认识了那个男孩

    女人的矛盾在于,她温婉的美丽外表与清冷的个性。

    男孩的矛盾在于,他总是冷漠,却是唯一一个愿意在校际派对正欢时离开,送她去医院的人。

    大雪纷飞的深夜,积雪堵车的道路,他抱着她,奔跑在静止的车水马龙之间。她在疼痛中抬眸,就见男孩的青涩与坚毅杂揉在一起,汇成锋利的侧脸线条。

    他与她的手都冻在了一起,他的脸也早已冻僵,却仍能语调平和地安慰她:只是阑尾炎而已。

    英伦英语特有的倨傲尾音,在她耳中柔而缓地拖曳着……

    在知道她是中国人后,他渐渐变得对她友好。

    她爱的男孩,有全世界最干净的侧脸、最漂亮的手指,低头画图的那刻,手指似被赋予生命,惊艳了时光。

    她爱的男孩,掌握5国语言,会说中文,却写不来国字,他学会的第一个中文词,是她手把手教他的:冉、洁、一。

    她说:“我的名字就是这样写的,千万要记住。”

    他并没有接话,从她手中抽回自己的左手,悄无声息的。

    彼年豆蔻,谁也不曾许谁地老天荒。

    然而,如同她一笔一划教他写字,他的名字,也一笔一划刻进了她心里。

    以至于几年之后,男人因妻子病重而痛改前非、回归家庭,断了与母亲的联系,她却断不了与池城的联系。

    男人离开的理由很简单,简单到连她母亲那样精明的脑子也再无力辩驳,无力挽回:“她说她爱我。原来她是爱我的。对不起……”

    爱,什么是爱?

    冉洁一发现自己并不替母亲怨恨那个男人,因为她开始明白,爱情本就这样不讲情理。

    就如她那骄傲的母亲,先是为挽回这段感情,追到上海却险些出了车祸,后又为了这个抛弃自己的男人生下冉冉,用性命保住这个孩子;

    又如她父亲心甘情愿娶一个风评极差的女孩,顶着外界的压力,忍受亲朋的背后议论,甚至不惜为此父女决裂;

    亦如她,如今奋不顾身地踏上飞机。

    来到上海已是清晨。

    半空中悬着浓厚的雾,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几年与池城并不常联系,最多只不过是在MSN上偶尔说上几句——对她来说,足够了。

    池城的母亲过世后,他留在上海做交换生,他的号码一直存在她手机里,调出来,拨过去。

    谁知接电话的却是个陌生男声。这个自称是派出所的人告诉她,池城打架被拘留,手机被缴了。

    她取了钱赶去保释,来到派出所,却见池城正从里头出来。

    远远看着,在他身上寻不到一丝狼狈,这个男孩,一如既往的英俊而冷漠。或许,也已不能用男孩来形容他。

    此刻出现在她视界中的池城,已渐渐褪去青涩,越发趋于成熟。

    冉洁一心里是暖的,正要下车叫住池城,却有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快她一步唤道:“池城!”

    她一时愣在车上,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个高挑女孩,正向池城挥手示意。

    女孩穿的一身黑,衬得肤若凝脂,眉目亦是明艳的,就如初冬的暖阳。

    从冉洁一的角度看,池城一脸的冷色分明已有些融化,下一秒却重新板起面孔,刻意朝反方向离开。

    女孩追上前,奔跑时,长发如同飘扬的旗帜。

    转瞬间她已经跳到了池城背上,池城一个承接不住,险些摔倒,却在好不容易稳住自己之后,赶紧捞住她的后膝。

    看得出来他很小心翼翼,才免得她摔下去。

    女孩的长发垂顺地滑落在池城肩头,双手则立即环住他的颈项不放,“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

    说着便将脑袋探向前,精巧的鼻尖蹭着他的侧脸和耳翼。

    池城当时的表情,是冉洁一从没见过的——那样和煦,与这严冬格格不入。

    连他说话的语气,都是冉洁一不熟悉的:“下次你再敢去夜店惹那些人,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这不再是她认识的池城。

    她记忆里的男孩,对人从来冷淡疏离,连说话都带着距离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

    那女孩丝毫不在意他的恫吓,笑嘻嘻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条缝,弯弯的眉梢眼角带着狡猾:“爷,奴家知错了,给您赔不是。爷想怎么惩罚奴家……”

    “严肃!”

    池城背着那女孩渐行渐远,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再听不见他们对话的内容。冉洁一坐在出租车上,久久不能回神。

    冉洁一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一整个白天都呆在出租车里,司机载着她漫无目的地行驶,直到夜幕降临。

    她在上海的第一夜,在酒吧里度过。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个陌生男人,第二天宿醉醒来,所有财物被盗。

    从未有过的怅然若失攫住心神,冉洁一裹着床单坐在床脚,泣不成声。

    这座城市,举目无亲,她的手机也被拿走了,唯一存在脑中的号码,是池城的。

    揩干眼泪拨号码,接通后响起的是个女声:“喂?”

    这声音,冉洁一只听过一次,已是终生难忘——正是昨日派出所门口的那个女孩。

    她“啪”一声挂断电话。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嫉妒。

    之后再见到池城,瞥见他指上的尾戒,冉洁一发现自己拿杯子的手都是僵硬的。

    冉洁一抬下巴点点他的尾戒,嘴角有很勉强的笑意:“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怎么没告诉我?”

    语气更算不上无虞。

    他那么聪明,若不是怀着心事、无暇顾及其他,不会发现不了她的异样。

    他确实心不在焉,约在这间咖啡店,面前的咖啡,一口都没喝,最后也只草草对冉洁一应付着说了一句:“她最近有点忙,等有空了,我带她来见见你。”

    冉洁一从不曾有过那么强烈的*想要了解一个人,她查到那女孩的家世、背景——有些费事,但并不是办不到,她甚至结识了女孩同父异母的姐姐揭沁。

    冉洁一知道那个叫时颜的女孩在忙什么:她正面临母亲住院、四处借钱的窘境。

    冉洁一也是在那时查出,母亲曾出的那场车祸事故,导致时颜弟弟受伤。

    驾车的正是池邵仁。

    池城的母亲那段时间已经病重,池邵仁并不怕官司缠身,他可以轻易摆平一切,除了——他千辛万苦挽回的妻子。

    池城也不愿母亲带着恨意离开,最终顶下了罪行。

    他们的家庭,充满肮脏,欺骗——对这些,冉洁一早已习以为常,她唯一庆幸的,是池城并不知道她其实对自己母亲的那点过去一清二楚。

    他怜惜她,向她隐瞒,对她友好,冉洁一扪心自问过无数次,这样的男孩子,她怎么舍得放弃?

    这可是她生命中仅存的阳光……

    冉洁一是把这一切通过揭沁之口转述,她不信,这个倔强的女孩知道一切后,还会无条件地继续和池城交往下去。

    果然,不久,池城的这段恋情宣告结束。

    那女孩跟随自己的生父走了,却告知池城,是要和别的男人一道移民,就这么在离开前,还重重伤他一回。

    直到时过境迁,冉洁一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左右任何事,因为早在接近池城的最初,时颜就已动机不纯。

    如果真爱过,她怎么舍得?

    好在这女的终于走了,在池城的目视下,在冉洁一的目送下,直入云霄的飞机带走了她。

    可似乎,池城的心也随之被带走了。

    如果不是为了池城,冉洁一不会想再见到池邵仁。

    她不能把冉冉还给池邵仁,甚至不能让人知道冉冉的存在。她不能毁掉池城对她的怜惜——那是她唯一的筹码。

    她得在池邵仁面前表现乖巧,否则,她也没有机会接近池城。

    池邵仁管不了儿子,反倒是冉洁一,一次又一次将酒醉的池城送回家。

    送回他曾与那女孩共有的家。

    时颜走得很干净,没留下任何属于她的东西。真的残忍,连合照都全部带走。

    地上随处散落着画稿,他除了买醉,就只剩画图来耗尽时间。

    冉洁一帮他整理屋子,为他敷额头,为什么她会觉得他此刻的每一次呼吸,都仍与那女孩有关?

    他的眉头紧锁,又是为了谁?

    冉洁一忽然觉得心痛,她俯下了身,想要吻平他的眉心。唇印在他眉峰上,正要向下继续,池城缓缓睁开了眼睛。

    池城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这张精致的脸,有一瞬间,他脑中闪过某些幻觉,某些回忆里最美好的记忆,可下一瞬,他清醒过来。

    池城迷蒙着眼,清晰地说:“洁一,不行。”

    他拒绝,可她不会放弃。

    去瑞士滑雪,是冉洁一为池城精心安排的一次旅行。

    眼看他一点一点走出伤痛,冉洁一小心翼翼藏好自己的渴望,她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他爱上她,并不急于一时。

    他们下榻的酒店风景很美,阿尔卑斯山的雪景尽收眼底,住的第一晚在餐厅用餐,被抓拍的那瞬间,他正将切好的牛排送到她嘴边——

    这一幕,被镜头捕捉到,放在照片墙上,是永恒的记忆。

    即使只是因为她闹着要尝尝他的牛排,即使,他当时的脸色依旧淡漠,可对冉洁一来说,这些,都太珍贵,最美好的一幕,就此定格。

    然而冉洁一渐渐发现,他在走出伤痛的同时,也正逐步封闭他自己。

    当看到他为了一个丢失的皮夹,疯了一样在滑雪场寻找,听着他用德语向场地工作人员形容那张放在钱夹里的照片——他甚至连照片中女子的表情都描述得一清二楚,令人历历在目——冉洁一顿时有如被醍醐灌顶。

    他的心里,难道真的没有一寸位置是空出来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一直霸占着他的心……

    因为一张遗失的照片,这一晚,他似乎又回到了最初那个颓废买醉的男子。

    这次,他是真的想要醉死过去了。

    冉洁一也很想就此喝得醉生梦死,再不醒来。

    可她始终是清醒的。

    最终仍就是冉洁一把池城带回了她的房间。

    “如果我35岁之前还嫁不出去,那你娶我好不好?”当她执着酒杯问他时,他沉默了很久,然后极其缓慢地、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冉洁一甜甜地笑:“谢谢……谢谢……”笑着笑着,竟哭了出来。

    窗外就是阿尔卑斯山,夜幕下,山顶的雪仿佛折射着灼热的光,一如他凝视着她的星眸,他伸出手来,替她擦泪:“别哭……时……颜……”

    他的手是凉的,指腹却隐隐有些燥热,冉洁一明白那是酒精的作用,可他的眼睛,仿佛也浸淫在龙舌兰的香馥中。

    她就此醉死在他眸中……

    身体经历淋漓尽致的、前所未有的高`潮,心也是。

    身体疲惫,心却是亢奋的,冉洁一一夜没睡,直到次日。睁着眼睛看天花,她不甘把这一切都归于一夜情,可,若不是一夜情,他们这样又算什么?

    他醒过来,确切说是酒醒过后似有醒动,冉洁一索性闭上眼假寐,直到听见他下床离去。

    池城进了浴室,直到现在还没出来。冉洁一听见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水声。从这似乎永无止息的水声中,冉洁一明白了他的“答案”。

    他们很默契的对那一晚保持缄默,讳莫如深,没有再提及过。

    她一次又一次把男友介绍给他认识,哪怕他皱一下眉头,她也能感到欣慰。

    可他没有,一次也没有。

    她已记不得那个心理医生是自己第几任男友,可她仍记得,在把他介绍给池城后,他对她说过一句话:“是他?洁一,放弃吧。”

    心理医生是她交往时间最长的那个,可她如今甚至都已经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

    她的心里,又何尝装过别人?

    她的男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换,可她总投入不到其中,5年,她用自己最宝贵的5年陪在他身边,她知道他终究会动容。

    可看看她用5年时间换来了什么?

    时颜回来了。她的一切努力统统化为泡影。

    而她,也已经没有另一个5年去消耗……

    她每年都要去瑞士度假,同一个房间,同一片窗外的雪景,她从没看过比这更美的风景,眷恋如斯,也不足为奇。

    她并不知道,另一个房间,池城和时颜也在。

    当门铃响起,冉洁一开门看见池城站在外头那刻,她甚至有些神情恍惚。

    因为这一切,太像是幻觉。

    可池城接下来说的话,让冉洁一恍悟,这才是现实,血淋淋的现实——他说:“我和时颜来蜜月旅行。”

    冉洁一明白他话中的深意,所以她站在门边没动。时间长到冉冉都跑出来看出了什么事。

    池城的表情在看见冉冉的那一刻有了丝异样:“你的……养女?”

    冉洁一还有一些回不过神来,笑也笑不出:“对,6岁了。冉冉,来,叫叔叔。”

    冉冉却纠正她:“妈妈,我四岁半。”

    “对不起,妈妈记错了。”

    冉洁一说完,抬眸就见池城脸色一僵。

    他盯着孩子的脸看,到底是要在孩子脸上找出些什么?冉洁一隐隐明白过来,他许是猜错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池城猜错了 囧

    这章字数多吧 嘿嘿 看在字数多的份上 大伙也表霸王咯 出水支持一下下哈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霸王,结果第二天,小月月与她同在~(表打我脸,这是我好不容易想出来滴新故事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