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65遗爱记64

65遗爱记64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颜被赶下主席位的这第四季度,在家全职照看孩子,却比任何一年赚的都要盆满钵满,春假前夕拿到分红,支票数额十分亮眼,可惜,仍换不来她多少愉悦。

    天气渐暖,越是临近情人节,裴陆臣的那张请柬于她就越是折磨——这简直是在等待审判,时颜思来想去,觉得最妥帖的方法就是礼到人不到。

    小丹放假回家,儿子由她和池城轮流看顾,他有没有把冉冉接到北京过年,时颜没去过问,但他要带儿子去迪斯尼,时颜是坚决不肯的。

    最终由去香港变为去故宫,时颜以为孩子又免不了要哭闹一场,不料只要池城带着,孩子就十分配合。

    池城带儿子逛故宫,时颜一人兜车到了边疆所在医院,特意挑了这天——情人节前的最后一个黄道吉日来送礼。

    出于礼貌,到他办公室前打电话知会一声。

    “边主任吗?我时颜。”

    几经周折才拿到边疆的办公电话,得好好利用才是。时颜腹稿都已打好,最近实在太忙,没法出席婚礼,来这边办事,顺道提前送礼,请边主任代为转交。

    那端沉默片刻:“是我。”

    显然,这一天对时颜来说一点儿也不吉利。

    时颜顿时哑口无言,如果手没有顿时发僵,她一定果断撂下电话。

    “最近好吗?”

    他的声音怎会听得时颜头皮一*发麻?明明是这么客气。时颜只能怪自己心里有鬼。

    “小魔怪好吗?”

    “都很好。”时颜按住太阳穴,免得它惊跳,语气尽量欢快些,“忘了恭喜你结婚。”

    裴陆臣轻笑半声:“你找边疆?他在急症室。”

    时颜脑中只有一个声音,他在主任办公室,他在主任办公室。而她,此刻身处走廊,离办公室不过十米距离。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回头再找他吧,不打扰了,再见。”

    时颜挂了电话返身就走,一直咬着牙齿,好在提前打了通电话,否则和他在他大舅子的地盘见面,指不定生出什么鬼祟。

    安全无虞地回到停车场,上车立即启动,不浪费一秒,正加着速,斜刺里突然奔出一抹身影,转眼拦在时颜车前。

    时颜赶忙制动,尖锐的刹车声灌耳而来,底盘的颠簸令她有些心慌,幸好腹部没什么异样。她的脏话就要脱口而出,这才看清那人是谁。

    刚和她通过电话的,裴陆臣。

    裴陆臣手撑在引擎盖上气喘吁吁,面红耳赤头发乱,刚跑完百米竞速似的。平复了呼吸后才来敲时颜这边的车窗。

    降下车窗后听到的第一句便是他的不满:“不至于这么躲着我吧?”

    时颜干笑一下,眼观鼻,鼻观心,死活不认:“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车刚进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说着抬手往后方一指。

    时颜循着这个方向扭头看去,主任办公室的窗户正对停车场,视野宽广。时颜不禁无法理解,反而更加迷惑,他既然在电话里装着不知道她来这儿,为什么不索性装到底,为什么还要追出来?

    “是这样的,你婚礼那天我要到外地出差,今天正好路过这里办事,就想请边主任代我转交红包。”此番说辞早就想好,如今不过是换了个聆听对象,时颜自认语气还是十分妥帖的。

    他眸色一紧。

    时颜视而不见,低头翻包,找到红包后双手递上:“既然你在这儿,我就直接给你了。祝你们……”

    “你真残忍。”他摇着头,失笑而语。

    时颜一愕,安静下去。裴陆臣的视线在她落寞微垂的脖颈上短暂逗留,很快调试回一贯的玩世不恭,抬腕看表,“现在是,4点半。”

    “嗯?”

    “你欠我一顿最后的晚餐,赶早不如赶巧,就现在吧。”他已拉开副驾位的门。

    一切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这男人落拓的作风。

    吃中餐,上海菜。裴陆臣帮她把脱下的大衣挂到衣柱上,瞥见她微隆的腹部,目光生生定格。

    他眉目间流淌的是什么,时颜不让自己去触及。最终那股潮涌褪去,洗净他一切的情绪,只道:“恭喜啊。”

    她唯一能回答的,是“谢谢。”

    他点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可如今的立场,不适合时颜对此表示惊讶。

    “小魔怪的病怎么样了?”

    时颜垂眼看看自己小腹:“再过几个月去医院检查以后才能知道宝宝能不能救它哥哥。”

    他的目光顿时有些杂乱,在包厢里扫了一轮,最终看着面前筷架,没再移开,“和好了?”

    彼此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不用他指名道姓,时颜已了悟,只是答案她自己都不清楚:“不知道算不算。你呢?看起来容光焕发,过得不错吧。”

    他终于肯正视她,却是模棱两可的表情:“在我想安定下来的时候,她在我身边,那么,就是她了。”

    时颜笑笑。其实是羡慕他的,婚姻有千百种姿态,若她也能和他一样,把一切想得这么简单,多好。

    裴陆臣看出她在走神,连带着他自己,都不禁有些思绪飘忽。

    最近他总想起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奢望由此把这一辈子的想念用尽,然后连同对她的感情一道,全部丢了。

    摆摆手,挥去某些杂念:“对了,代我向他道歉。”

    时颜回神,疑惑地看着他。

    裴陆臣捏紧筷架,冰冷的瓷,从手心凉到心里。

    “他为你们孩子挨过刀。”

    时颜霍得瞪大眼睛。

    “我当时怕他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自己没有办法再和他比。一直瞒着你,抱歉,希望现在说出来不会太晚。”

    他也曾努力过,用各种方式,卑鄙的,深情的,都有,可她的快乐与悲伤,他从来只是参与者,不是主导者。

    本以为会难以启齿,不料竟说的那么顺畅,裴陆臣心里泛起的苦涩几乎要冲喉而出,恰逢服务生把酒送上桌,是陈酿,裴陆臣为她倒杯茶,给自己斟满酒:“祝我们……”

    他突然间失语,似乎自己都觉得丢人,再不言语,仰头,整杯灌下。

    终于,苦涩被冲散。

    喉间*,他抵眉失笑。

    时颜艰难消化他的话,神思有些懵然,缓慢地举杯。相识几年,相恋几月,如今分手,她以茶代酒:“都忘了吧。”

    据说世界上有一种酒叫“断情酒”,入口只有淡淡苦味,饮下的一刹那可以看到前尘旧事,可以明白今生何以要如此,但是很快就会全部遗忘。

    就这样吧,任由她的音容笑貌,散落天涯——裴陆臣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时颜也饮尽自己那杯。就当抵消他对她的隐瞒,就当偿还她装醉的那次,听到他说的那句,我爱你。

    都忘了吧……

    ******

    吃完这顿饭,出饭店时夜幕已临,道别:“再见。”

    他唇角一勾:“再不相见?”

    她也笑了。

    裴陆臣才改口:“开玩笑的。再见,小心开车。”

    送走她后,他约了边缘。

    他没有再喝酒,始终保持清醒,只等边缘出现后把婚戒还给她。

    比一段无爱的婚姻更恐怖的,是一方深爱另一方,却永远得不到回应,他被这个叫时颜的女人伤得这么深,又怎么能用同样的利器,转头去伤害另一个?

    裴陆臣嘴角漾起一丝苦笑。

    同一时间,时颜坐在车上,收起嘴角淡淡的苦涩,挂上蓝牙就拨池城的号码。

    她车开得很稳,心却不稳,开口便问:“在哪?”

    实在问得突兀,时颜想拍自己的嘴,那端的池城倒是不甚在意:“正在回家的路上。”

    这是他们最近最常有的对话,他也自认摸透了她的心思,替她问:“要儿子听电话?”

    时颜有些骑虎难下,还没开口,电话已交到儿子手里。儿子特别得意,乐呵呵道:“妈妈我赢了姐姐!”

    她以为自己听错,甚至把车停到一旁,怕听不清,消了蓝牙直接用手机:“赢了,谁?”

    “我玩水枪赢了,姐姐要给我买糖吃。”

    气愤,谈不上,惊诧,更犯不着,时颜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胸腔里五味杂陈的都是些什么情绪,声音也很平静:“让你爸爸听电话。”

    手机转回池城手中,他也无需再隐瞒:“冉冉也在我车上。”

    “你们一起去的故宫?”

    他该死的沉默。

    时颜透过后照镜看自己,不见愠怒,难道真的是麻木了?还是每当这种时候她总告诫自己,为了孩子,不准动气,久而久之已习惯成自然?时颜拿自己都没法子,不禁长叹口气:“把冉冉带回我家吧,我想见见她。”

    “时颜……”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放心,我不会吃了她。”语气温柔到近乎哄骗,时颜可以想象那端的男人会是何种表情,总之他绝不会把她往好里想。

    池城应承下来后,时颜收线,回家等他们。

    虽然已是几年过去,可时颜开门看见这个小姑娘时,仍免不了小小诧异一下。孩子大了,五官渐渐长开,七分像足冉洁一。

    “阿姨好。”拧脾气倒没怎么变,语气颇冷。

    随后由池城抱着进屋的小家伙笑得十分没心没肺:“我把她的糖吃光光,她生气了。”

    溜下池城怀抱,鞋都没换就跑进屋里,趴在茶几上一阵搜罗,自己平常爱吃的糖果捧满一手,回到冉冉面前献宝:“喏,给你。”

    时颜一直晓得儿子人见人爱,只是不曾想,他一句话就能让冉冉眯眼笑开。两个孩子这种状况,哪像第一次见面?

    孩子到点睡觉,可坐在电视机前就不愿走。

    “不睡觉也得先刷牙,你吃了这么多糖。”牙刷牙膏漱口杯,时颜全为他准备好。

    送到他面前,他却只是嘟着嘴,插播的广告也看得乐此不疲,指着那广告就摇时颜的手:“妈妈,我还想吃肉脯。”

    “没有肉脯。”

    “爸爸买了,在冰箱里。”

    哪能不气?尤其在看到池城一径用沉默化解的样子。时颜瞪他,他仍煦煦地笑,漱口杯往池城面前一放:“你来解决。”

    他的解决之法更让时颜有气难消:热半片肉脯给孩子吃,再让他洗漱睡觉。

    “他迟早被你养成个小胖墩。”

    “放心,这都是在营养师的允许范围内。”

    时颜明显不信,趁儿子洗脚,把冰箱里的东西全锁进储物柜。

    小家伙被人观赏洗脚,也没半点害羞,水扑腾的到处都是不说,竟还充满希冀地捧着笑脸看向冉冉:“姐姐,那个姐姐明天还来找你玩吗?”

    时颜刚从厨房回来就听到这么一句,冉冉也在这时状似无意瞥一眼她。

    时颜不明白这小姑娘意欲何为,只听她对儿子说:“来的。”

    这哪是孩子的对话?小家伙还是做不到心满意足地去睡觉,拉着冉冉去炫耀他满屋子的玩具。

    时颜好似局外人,看不懂他们三人的互动,客厅余下她和池城,免不了一堆问号投掷给他:“怎么回事?”

    “冉冉一月底来得北京,我带儿子那些天,俩孩子基本在一块玩。”

    原来有这么多事瞒着她。只能怪自己最近有点不在状态,没留意儿子有没有提到过什么姐姐,可时颜还有些拎不清,“他到底认了多少个姐姐,除了冉冉还有谁?”

    “是冉冉冬令营的朋友,等儿子长大要嫁给他。都跑来叫我公公了。”

    他一点没所谓,但时颜理解无能:“他才两岁!”

    “两岁就能这么受欢迎,做父母的应该自豪。”

    ******

    儿子很晚才睡,拉着这小姐姐不撒手,婴儿房里有备用的单人床,被子什么也都现成,晚上冉冉便住下,和小魔怪一间。

    池城自然也睡这儿,不过席晟房间不让碰,他只能蜗居沙发一晚。

    “你回自个儿家吧,明天来接就成。”

    “一来一回太耗时间。”

    这十足是个借口,他的公寓明明离此不过三分钟车程。时颜不想再管这么多,累。丢床被子给他,径自回了房。

    更深露重,辗转难眠,时颜躺下又坐起,如此往复,自己都烦了。何苦把冉冉请来,自讨没趣?

    思考不出个所以然,又无心睡眠,干脆披了睡袍去儿子房间查夜。

    儿子睡相很甜,睡姿却不敢恭维,好在睡的是宝宝床,四周都有围栏,被子也足够大,孩子怎么踢蹬都不怕着凉。时颜为他掖好被角,周围很静,她也一直放轻手脚,突然身后响起的声音,着实吓着了她:“你们准备复婚了?”

    时颜心率都被吓得有些不齐,回头就见冉冉抱着枕头坐在床上。

    只有壁灯微微发光,时颜从这边的暗处走向小姑娘。

    这孩子聪明又早熟,时颜想了想,决定开诚布公:“我发现你对你弟弟很好,真心的?”

    “他比你可爱多了。”

    这倒是实话,时颜笑笑,摸她发顶,被她偏头躲开。小姑娘爱憎分明地厉害,时颜倒没觉得恼:“你有两条路走。一,以后我是妈妈,他是爸爸,一家人开开心心。二,你爸爸大部分时间耗在我们这儿,你只有放大假才能看见他。”

    “你在威胁我?”

    “说谈判更适合些。”

    毕竟还是孩子,掩饰的功夫不到家,时颜看得出她有些动心,起身又揉揉她发顶:“晚安。”

    冉冉这回倒没躲,时颜都走到门边了,她才再度开口:“让我考虑一下。”

    “没问题。”开门出去。

    ******

    时颜都回到主卧门口了,想想又折道客厅,一时鬼迷心窍。

    沙发睡着并不舒服,池城虽鼻息清浅,眉心却顽固地微蹙。客厅暖气不是很足,他却将小臂露在被单外,袖子还撸至手肘,也不怕感冒。

    时颜跪在沙发旁,探手试他体温,倒是不低。这才记起这么冷的天,他外出时也不过是风衣配针织衫。

    只能叹男人天生火旺。

    既然不用担心他会冻着,时颜索性一口气撩开被子和他的衣角。

    精瘦的肌肉淬着浅麦色的皮肤,将他的腰身勾勒得十分硬朗,也使得那两道疤看起来更加明显。裴陆臣指的挨刀,是这个?

    如果她当时知道他出事,如今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他就不怕她一辈子都不去找裴陆臣,一辈子被蒙在鼓里?时颜真不了解他。

    又如她闹不明白她和冉冉都可以简单明了、直奔主题,为什么将这一切套用到这男人身上,就再不受用?

    越想越失去方向,时颜屏了屏息,伸指想要碰触他的伤。

    突然手指被人攥住。

    她一晚上第二次被吓,低叫压抑在喉头,抬头就迎上池城的目光。

    黑暗中他双眼泛着幽幽的光,时颜看着看着,渐渐定神:“什么时候醒的?”

    “一直醒着。”

    “干嘛装睡?”

    “怕搅了你的雅兴。”

    他还有功夫打趣,时颜试着抽回手,未果,干脆继续摸:“你这里要再多几刀,可就真成蜂窝篓子了。”

    黑暗助她很好的隐藏情绪,当然,她也再窥不出他在想什么,只见他眸光闪动了一下,“你去见裴陆臣了?”

    时颜被戳中要害似的一顿。他虽没追问其他,时颜仍不自觉回想一番,自己总共才说了几句话,哪里让他听出线索?

    他侧身躺着,按住她的手贴合自己皮肤,闭上眼不说话,像要停留在这一秒。

    学生时代的她总会趁他不备,把冰凉的手伸进他衣服,有他的寒冬,就不是难熬。有时身体的记忆比头脑要好,一如此刻,时颜手心被他的体温晕热,柔软的情绪就这样渗进皮肤,在她身体里翻涌。

    “这里,疼不疼?”

    得,嘴又不受脑袋控制了。

    他似乎诧异,愣了下,“想你的时候就疼。”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沉淀入心。

    他是落寞还是平静,她无法分辨。时颜望着他,隐隐又要陷落。

    “别这样看着我,会让我误以为你又爱上我了。”

    时颜心里一刺,他分明闭着眼,哪看得见她的目光是喜是忧?尽说些胡话。

    不准备跟他抬杠,腕子抽不回来,就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脱身就走。

    “我能不能进卧室睡?”他只是淡淡勾唇,却已邪得可以。

    “……”

    “睡在外头有点冷。”

    时颜暗“呸”一声,闪身进了卧室,大力关门,丝毫不犹豫。

    心力都已耗尽,时颜倒头就睡。

    凌晨时分,公寓内突然铃声大作。卧室里的电话分机一刻不停地响,时颜眼睛都睁不开,迟滞地抻手去够听筒。

    客厅中的池城几乎同时接起主机。

    颤抖的声符剐进两人耳膜:“爸他病情突然恶化,正在抢救。时颜算我求你,回来见他最后一面。”

    ******

    时颜脑子突然卡壳似的,手脚都不听使唤,听筒从她掌心滑落,她拼命想要起身狂奔出门,可双脚无法移动,整个人被揭沁的声音钉在一片惊恐之中。

    直到房门霍然打开,池城冲进来,见她坐在床边失了魂魄,脚下一顿,改道更衣间找她的衣服。

    “你先换衣服,我打电话订机票。”他有条不紊地归置,时颜用力晃晃脑袋,强逼自己收捡好三魂七魄,胡乱套好一众厚衣就要夺门而出。

    却在这个当口被他险险拉住。“别急,”手按在她腹部提醒,“小心。”

    时颜停了几秒,调整好呼吸朝门边快走,步伐收敛许多。池城一直陪着,开车送她去机场,不时透过后照镜看顾着她。

    时颜视线一直往返于仪表盘和手表之间,“能不能再开快点?”她牙齿都隐隐在打颤。

    “放心,来得及。”

    稀松平常的一句话竟有奇异的安抚作用,时颜无奈又不甘,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不过是只纸老虎,真正处变不惊的,是他。

    时颜眼神几变,最终缄口不语,皱着眉搂紧安全带,告诉自己什么都别想。

    他握紧她的手,传递体温与支持:“我陪你一起去。”

    时颜看他的手,看他坚毅的侧脸,有他陪伴,她就不会轻易陷入无助,可——“我们都走了谁照顾儿子?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池城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又松开,挂上蓝牙便开始忙碌,时颜听他有条不紊地安排,她那时混乱到根本没留意揭沁所告知的医院名称,他却记下了。

    结束通话后池城重新专注于前路,边平稳提速边说:“我在金寰的助理你认识的,他到时候接机,直接带你去医院。我叫他在医院附近的酒店给你订房间。对了,这是你的证件,手机,”她忘带的东西原来都在他兜里,此刻全递回她手中,“你的钱包我没找到,这是我的卡,密码030915。”

    他强大到能做她的依靠,时颜终于感到一丝心安。

    一切都按着池城规划好的进行,他送她进安检,时颜几乎感受到他投在自己背上的注视,登机后关机前,收到他的短信:到了发短信给我。

    ******

    抵达上海正值清晨。空气中悬着厚重的雾,时颜的一切都已被妥善安排,迷失感并没打搅到她,沿途也没有耽搁,来到医院,揭瑞国的手术还在进行。

    从来光鲜亮丽的揭沁如今抱膝瑟缩,手术灯亮着,是令人心忌的红,映在她惨白的脸上。明明旁边就是座椅,揭沁却坐在地上,手中还捏着手机。

    时颜在医院停车场时才与她通了电话,听声音能猜到她情况有多糟,真见到她了才知道,更糟。

    时颜坐到她身旁,犹豫着犹豫着,手还是按上她肩头:“什么情况?”

    揭沁肩胛猛地一颤,这才抬头,满眼血丝。

    “他瞒着我们去了趟无锡为你妈扫墓,回来以后就不行了。本来还以为可以拖一年……”

    揭沁渐泛哽咽,时颜拍拍她肩,不让她再勉强自己。

    手术仍在继续。

    院方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时颜把它们统统团一团丢进垃圾箱,一夜奔波,神经过于紧绷,反倒不觉得累。

    助理正在打瞌睡。揭沁都把亲戚送走了,助理这个外人却还驻守在此,时颜买了杯咖啡给他:“你先回去吧,麻烦你了。”

    助理摆摆手,没接咖啡,对着时颜职业性微笑:“池总监吩咐的,就当工作吧,他来之前要我先照应着。”

    “那他什么时候来?”

    “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池城……

    时颜莫名想起刚接到揭沁电话时的自己,是和揭沁一样的六神无主,幸好当时她不是一个人。

    时颜捧紧纸杯,手中咖啡将凉未凉时的温度,像极他的体温。

    手术灯在这时突然熄灭。时颜瞥见,一愣,赶忙迎向手术室,揭沁也跑了过来,太急切,中途甚至趔趄了一下。

    主刀医生最先出来,揭沁抓着他的袖子,手抖得厉害,“怎么样了?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没说话,他的表情时颜再熟悉不过,多年前失去母亲的记忆瞬间翻涌而起,那时医生的一举一动,与现在这位如出一辙。摘口罩,皱眉,摇头,然后一言不发,拨开她的手迅速离去。

    揭沁还惶惶然一派不解,茫然着目光,询问似地看向时颜。时颜背过身去,不敢让她看自己的脸。

    副主刀医生随后出现,揭沁又是那样焦急地迎上前:“医生……”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长久的死寂过后,身后竟响起揭沁的笑声。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断断续续,最终变成止不住的哭。

    时颜捂住耳朵,背对她蹲□,她只觉眼皮越来越重,好像有泪要滴下来,伸手摸眼角,却是干涸的。

    ******

    时颜在这窗帘紧闭,密不透光的酒店套房里,睡觉,醒来,再睡去。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强忍着不哭,更不确定是否因为泪水全部淌回了身体里,才会把一颗心浸泡的又麻又苦。

    腹中的宝宝真的很乖,留给她最后一点浑噩的自由。

    有人拉开窗帘,亮起吊灯,时颜觉得刺眼,启开一条岩缝,看不清来者是谁。看向外头黑沉的天,短暂忘记这是何年何月。

    盛满食物的托盘送到她床上,“来,起来吃点东西。”

    是池城的声音。

    时颜思绪混乱,想不明白她生命中的人为什么都在一一离她而去。或去世,或放弃,或心灰意冷离开,这其中,真的只剩下这个叫池城的男人。即使伤了彼此,即使互相怨恨,但只要她回头,就一定能找到他。

    因为他一直站在原地,不偏不离。

    见她不动,池城屈膝跪上床铺,搂她坐起,递上筷子。

    “我不饿。”

    “可肚子里的宝宝饿了。”

    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窝回去蒙上被子。

    他即刻掀开被子,直褪到她的脚边:“再吃一点好不好?儿子就在隔壁,见你这副样子他会吓到。”

    时颜挪到床角抱住头,吊顶光线太刺眼,她不得不抱住头,“如果我早点回来见他,哪怕最后一面也好,我也不至于这么……”难过?失落?怅然?时颜形容不出自己的感受,只觉得心里空。

    她宁愿自己像揭沁那样歇斯底里、让医生给一针镇静剂,然后沉睡不醒。

    池城满脸无奈,拿走托盘,扯回被子裹住她,倾身过来拥紧:“他去世了,你更应该好好活着,我们还要救儿子不是么?”

    “……”

    时颜沉默良久,下床搬回托盘,埋头吃饭。

    ******

    揭沁虽请了丧葬公司,可葬礼的相关琐事还得时颜帮把手。这段日子,时颜再没见揭沁冷脸外的第二种表情。

    揭瑞国墓地的位置,在时颜母亲旁边。他为了买这块墓地来了趟无锡,多年后时颜回忆起来,总禁不住揣测,为了这么一回短途旅行丢掉性命,揭瑞国有没有想过,是值,还是不值?

    揭沁的母亲戴着黑帽黑面纱,看不见是哭是笑。“生前做不了夫妻,死后做邻居,这就是你们爸爸的思想。”

    时颜和揭沁,皆无言以对。

    揭母出席前夫的葬礼,却把花送给时颜的母亲。

    “这样的男人有哪点值得我们争?当年该学你放手的,真是犯了糊涂,才会继续接手这男人。”

    若是单纯的幡然醒悟,揭母不会说完之后便无声落泪。真的悲伤,面纱也遮不住她的通红眼眶。

    时颜不远不近地看着这纠缠了半辈子的三人。如今的他们,两逝一生,谁不比谁悲哀?

    黄道吉日,天气和暖,丧酒宴客,直到下午才结束。池城接她回程。

    在北京住了几年,时颜渐渐习惯烟花三月,柳絮纷飞的帝都,回到上海,这里的仲春,反倒有些不适应。

    “在想什么?”他边开车边问。

    时颜抚着肚子:“要是羊水穿刺结果不好,儿子还是没救,那该怎么办?”

    他轻笑:“怎么不想想如果是好结果呢?”

    如果是好结果……时颜心中这样念。

    可她不仅没接腔,反而转了话题:“对了,kings呢?”

    池城神色一时闪烁,难得出现难以启齿的表情,时颜心想:果然。

    “在我爸那儿。”他的回答印证了时颜的猜测。

    池邵仁虽没找上她家门,时颜耳根却仍没法清净,因为儿子总能模仿这池老先生的语气,而且惟妙惟肖:“公立医院能有多干净?孩子这么小,怎么能天天往都是病菌的地方跑?请家庭医生来家里治。”

    时颜把这些声音,连同从葬礼中带出来的低落一道,从脑子力驱逐,“晚上一定要把儿子接回来。”

    “不用接,儿子自己会闹着要回家的。”

    这答案时颜很满意。

    ******

    羊水穿刺的检查结果隔日出来,院方打电话来时,池城正在画素描,儿子做模特。孩子多动,这么做正好训练他的耐心。

    倒是池城,见她电话打这么久,表情又十分耐人寻味,孩子还没动,做爸爸的已经坐立难安,在素描簿上草草添置几笔后,勉强算大功告成。

    儿子买来的及对爸爸的马虎表示不满,池城已快步来到时颜身旁。

    她刚挂电话。

    “医院打来的?”

    “嗯。”

    “结果怎样?”他握着她的手心隐隐冒汗,脸色也有些板滞,就等她一句话杀伐决断。

    时颜仰头看他。憋住的笑渐渐漾开,终于弯成能让他放宽心的弧度。

    池城难以自持,几乎要抱起她旋转,

    “我昨天有没有告诉你,如果是好结果……”

    他正兀自压抑着激动,不甚在意地听,时颜不满他的走神,索性缄口,抱着胳膊看定他。

    池城这才察觉不对劲:“如果是好结果,然后?”

    时颜看着他,所有情绪虽然都融在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再浓烈的爱恨,在这一刻也看淡了似的。

    多少妥协,多少不舍,多少无奈……都淡了。

    池城都快忘了上次见到这样的她是什么时候。恍如隔世,难免有些失神。

    时颜在这时垫脚凑到他耳边,轻慢地说:

    如果是好结果,我们就重新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