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66番外

66番外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陆臣番外之:结尽一世情思结

    那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周三中午,照旧堵车的二环,照旧糟糕的天气,裴陆臣照旧在自己参股的会所吃午餐,照旧要应付那些拉赞助或找项目的不速之客。

    不过或许,这一天其实并不寻常。

    正和不速之客周旋着,裴陆臣的手机突然响起。声音甜脆的女子自称是他“老朋友”,至于她叫什么——菲菲、莉莉、雯雯亦或其他,裴陆臣早已记不太清了,但是他记得特别清楚,当他执着手机踱出包厢时,在走廊听到的那一把女声:“陆经理,我们一直是按照贵公司的要求在走流程,这都已经进入后期筹备阶段了,您怎么能突然就把我们排除出备选名单?”

    那女声如上好的小提琴,清洌中带着紧绷,裴陆臣不禁顿住脚,循声望去,只见隔壁包厢门口站着两个人,男人显然已经不耐烦,绕过女人就要往洗手间方向走去,无奈再度被拦住去路,有些愠怒:“时小姐,我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是不会和有剽窃前科的设计院合作的。”

    “我只恳请你看过我们的设计之后再做决定。”

    “不必了,我们是不会拿自己的信誉开玩笑的。”

    男人边说边从裴陆臣身边走过,女人尾随其后,焦急的神情、精致的侧脸、玫瑰红的嘴唇和身上淡淡香水味,就这样从他面前悄然,而过。

    裴陆臣足足愣了三秒,再顾不上去听电话里“老朋友”越发甜腻的嗓音。

    他权当这是一次惊鸿一瞥,不料半小时不到,他们又再次遇见——

    确切来说,是从洗手间跑出来的她,撞到了他。

    她的包被撞掉了,东西散落一地,她只顾着捡东西,头都没抬,更别提道歉。一款合适的香水对女人来说有多重要,裴陆臣算是领教了,因为他仅靠嗅觉就辨出她是半小时前那女人。

    而她,东西捡着捡着,竟然蹲在那儿不动了。一滴又一滴的泪水透过她垂下的发丝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却看得裴陆臣心尖一抽:“你没事吧?”

    他作势扶起她,她却受惊般格开他的手,抬头看看他,随后迅速站起,飞奔而去。留给裴陆臣的,只有一支滚落在角落的口红。

    多年后回忆起那一幕,裴陆臣不得不认命,只那一个短短的对视,女人那一双噙满了泪的眼睛就已如鬼魅在他心头根植,再也挥之不去。

    裴陆臣把口红收好,想着或许哪天可以再遇见它的主人。

    之后的日子,不知为何,他过得有些浑噩,自小和他一个大院长大的边缘最是诧异:“哟呵,裴二少一个人跑这儿喝闷酒来了?”

    “……”

    “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呢?你的那些妖童媛女呢?”

    他左手把玩那支口红,右手一扬,灌下一杯酒润润嗓:“边警官,能不能帮我找个人?”

    “谁?”

    “女的,姓石,或者……时,20来岁,1米7的样子。”

    边缘仔仔细细看他,像是失落,但很快恢复寻常仪态:“还有呢?”

    “就这么多。”

    “给我这么几条破线索就想让我找人?你疯了吧?”

    裴陆臣苦笑,他想他确实是疯了。

    有时候,车开到一半会突然停下,只为看看那女人会不会偶然经过这儿;或者闲暇时开着车到处转悠,一转就转到日落西山,最后连自己身处何地都不知道;甚至好几次,突然觉得她还会去那间位于世贸天阶的餐厅,于是就坐在外厅的卡座等,一等就是一个中午。

    他连那款口红的其他颜色都渐渐集齐了,她却始终没再出现。裴陆臣唯一能做的,只是任由口红被朋友们瓜分一尽,留到最后的,只剩他最先捡到的这支。

    可是连最后这支,都险些不保。

    彼时,他已在上海落户。那样注定没有结果的寻觅让人疲累,他宁愿离开。只可惜换了地方,他似乎也不顺遂,在夜店竟然被个小姑娘抢走了口红。

    “哥哥送你别的,这支不行。”

    裴二少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三有一无”,有人脉,有资金,有名气——没良心,哥们儿从没见他这么紧张过,纷纷起哄,小丫头更不肯把东西还给他,闹到最后,他必须用一支舞换回自己的东西。

    酒精,靡靡之音,还有搂着他跳得肆无忌惮的小姑娘,这一切都让夜晚变得燥热。这么偶然,和她再一次相遇,竟就是在这样一个燥热的夜里。

    怀里的小姑娘毫无征兆的被扯开,裴陆臣猝不及防地正对上这个风风火火赶来的女人。那双曾经噙满泪的眼,如今气势汹汹地瞪着他。

    仿佛遗失多时的珍宝突然回到自己手中,裴陆臣人生头一遭体会到什么叫欣喜若狂。或许是被他几近贪婪的目光吓着了,她倏地收回目光,指着舞池外某个中年女人示意小姑娘。

    “她现在想起来要管我了?晚了点吧!”小姑娘冲着她嚷,她却二话不说,拽起小姑娘就走。

    裴陆臣顿时有些慌,下意识攥住她胳膊,紧紧攥着,丝毫不敢松动。

    舞池里光线闪烁,他看着她,眼里淬着明灭不定的光。她却不理他无声的挽留,甩不开他的钳制,索性反手一扬,似要给他一巴掌,趁着他抬手阻挡的空档,挣开他,转眼溜得无影无踪。

    裴陆臣下意识要追过去,却中途改了主意,在原地驻足,嘴角微微一扬:“后会有期。”

    往后的接触中,裴陆臣终于为自己的念念不忘找到了理由。

    这女人糖衣的外表下是一颗辛辣的心,精明的她,不服输的她,为了成功费尽心思、用尽手段的她,对于无需努力便应有尽有的自己而言,有种怪异而致命的吸引力。

    第一次,裴陆臣那样期盼一个人的成功;也是第一次,他不遗余力地帮助一个人,不求回报。她想要得到金寰的项目,他便用尽关系帮她铺路,甚至最后亲自把她领进金寰的酒会。

    玫瑰、钻石她统统拒绝,那么他的关怀、疼惜和不遗余力的帮助呢?他终于打动她了么?否则怎么会有华尔兹的共舞,怎么会有她迎向他的巧笑倩兮?

    面对她飞扬的笑容,裴陆臣蓦地体会到什么叫,怦然心动。

    那一晚,这女人无疑是酒会最美的风景,没有之一。

    一曲结束,裴陆臣就这样踏在全场男士艳羡的目光上,保持着拥她入怀的舞姿,亲昵地凑到她耳畔:“祝你成功。”随即目送她去见金寰总监池城。

    当时,在座所有人都将池城冷冽的表情看得分明,唯独裴陆臣觉得异样。

    事后多时裴陆臣才恍悟,外表冷冽的男人往往都很危险,因为没人会知道他内心深处的火焰能燃烧的多么猛烈——如池城;更如池城看着她时,那平静无澜却志在必得的目光。

    可惜他真正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她的伤她的痛,每一道都刻着池城的名,裴陆臣从没那样无能为力过,除了放弃,他还能做什么?

    然而,明明已经打算放弃,明明发誓再也不要见她,为什么听闻她受伤的消息,他会那样迫切地从上海直奔南进,一秒都不愿多等,只为亲眼确认她安然无恙?又为什么看到她赤脚去追池城时,他会那样痛?

    为什么看着她举手示意她手上的婚戒,听着她坚定地说“我会幸福”时,他会慌张得不知该往哪儿看?为什么即使前几晚都在拼命买醉,却还要如约出席她的婚礼,坐在最远的角落,不肯错过她脸上每一个幸福的表情?

    为什么听到她说“救我……”时,他会那样失控?为什么看到昏倒在地的她,他要咬紧牙关才能忍住浑身颤抖?为什么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他会恨不得杀了那个叫池城的男人?又为什么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时间里,他只能靠一遍遍默念她的名字支撑自己?

    时颜……

    时颜……

    时颜……

    从北京到上海,再到加州,他一路寻觅、一路跟随,如果不是因为小魔怪得病,她还是会避他唯恐不及吧。

    她的坚强令他心疼,更令他心折,可她终究是累了,终究需要一个肩膀依靠了,终究说出:“裴少,你赢了。”

    这样已经足够了,即便她说得那样不甘愿,即便他听得那样心如刀绞。

    这样一个骄傲的女子,仅仅因为感动而勉强自己接受他,该有多辛苦?做了违背自己意愿的事,会不会自责?又为什么迎接他的亲吻时,要始终睁大眼睛?

    他想自己是知道答案的,可他总以为时间会抚平隔阂,让一切都好起来。然而他还没等到那一天,那个男人就回来了。

    他已不求她爱他,但哪怕她会被他的谎言激怒一分一毫,哪怕她对他能有一点点恨,他也不会如此绝望,可当她在良久的沉默之后终于说出“对不起”时,他的自欺欺人,彻底结束了。

    这个女人,拿走他爱上其他人的能力,留给他的,只有一副靠宿醉度日的躯壳……可惜再多的酒精,也没能把他胸腔里那一块空缺填满。

    仿佛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他走不出去,有人又硬要挤进来——

    又一个醉酒的夜晚,边缘破门而入,驾着一滩烂泥似的他到浴室,打开花洒直接往他身上喷。

    裴陆臣颓然地坐在地上,任由刺骨的水当头淋下。

    最后连边缘都败给了他的沉默,她揪起他领子,手却在颤抖:“你闹够了没有?要么好好活,要么就去死!”

    裴陆臣抹了把脸,起身出去,继续到吧台给自己倒酒。边缘绝望地跟在他后头。她脸上也有水,像是在无声地哭泣:“我们结婚吧。”

    他拿酒杯的手僵住。

    那天之后,裴家上下都着手为他和边缘筹备婚礼,这对准夫妻的态度渐渐引来家长的不满:

    “你们小俩口是怎么了,自个儿的婚礼都这么不上心?”

    所有人都分外不解,唯一知道内情的边疆从没多说过半句,只是很偶尔地提到一句:“我前几天碰到时颜了。”

    彼时裴陆臣刚在会议上发了一大通脾气,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出了会议室,边疆却悄无声息地进来,淡淡说:“我邀请她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边疆了解他,一如他了解自己,不用点明,裴陆臣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即使恨她,也不希望她看到自己这样颓唐,不希望她为此自责……

    他开始主动配合长辈们,派请柬,试礼服、挑婚戒。那天是自从边缘提出结婚后,彼此第一次碰面。

    长辈早已选好了钻戒款式,他和边缘都没有意见,直接签字、各自拿走一枚。两个马上要生活一辈子的人却从头至尾没说过几句话,出了珠宝店,她向左,他向右,裴陆臣都已经走到自己车子旁边了,突然心念一动,回头想要叫住边缘。

    他回头的下一秒,却愣住了。原本早该离开的边缘,竟然就站在珠宝店门口,痴痴地看着他。

    见他回头,边缘愣了愣,立马扭头就走。

    裴陆臣几乎是下意识地奔向她,拦下边缘之后,他竟已经想不起自己这么冲动地追来的原因,不免有些尴尬,看了她良久才开口:“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历来男子般果决的边缘竟被他问住了。

    看着边缘略显局促的表情,裴陆臣渐觉恐慌,只因他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个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奋不顾身的自己。

    他最终也没能等到她的回答,只好眼睁睁看着她驾车离去,自己则带着那份恐慌来到边疆的医院。

    那是一个午后,阳光徐徐爬过窗棱,不吝啬分享暖意。边疆的答案,却将他重新推入冰窖:“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她想要什么,只是从来不愿正视这个问题而已。”

    边疆带实习生视察病房,留他一人在办公室,看着窗外发呆。窗口正对停车场方向,他就这样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只有在他醉生梦死的世界里才会出现的女人。

    可即使是幻觉,他也舍不得眨眼,舍不得错过她下车的每一个动作。他看着她倚着车头打电话,办公室的座机随后响起。

    他接起电话,手指僵硬。

    她在那端小心翼翼地问:“边主任吗?我时颜。”

    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有多怀念她的声音,努力调整好呼吸,艰难吐出两个字:“是我。”

    距离远,他其实看不太清她的表情,但他能想象她现在的模样。撒谎时她的眼睛会到处乱看,贝齿会咬住下唇。

    既然再多的时间都不能助他遗忘她的容颜,那么,就允许他最后一次贪婪地看看她吧!

    裴陆臣从没试过这样狂奔,那一刻,他脑中甚至产生一种错觉,深爱他的女人正等着他跑过去拥她入怀,就如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那样。

    只可惜,这一切都只能是幻觉,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微笑地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拼尽全力忍住喷薄而出的绝望对她说:“恭喜啊。”

    裴陆臣希望她能残忍地打消掉他最后一点奢望。她果然如他所愿,以茶代酒:“都忘了吧。”

    据说世界上有一种酒叫“断情酒”,入口只有淡淡苦味,饮下的一刹那可以看到前尘旧事,可以明白今生何以要如此,但是很快就会全部遗忘。

    就这样吧,任由她的音容笑貌,散落天涯——

    裴陆臣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送走她后,他约了边缘。

    他没有再喝酒,始终保持清醒,等到边缘出现,沉默地把婚戒还给她。

    那一瞬她彻底愣住了,直愣愣地看着他,许久才艰难地问出口:“理由。”

    “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边缘的脸僵了半晌,突然笑开,揣起婚戒转身就走:“婚礼会照常进行,你不出席,有的是其他男人娶我。”

    裴陆臣看着她倔强的背影,仿佛能看到她脸上无声滑落的泪珠。

    他几乎要冲过去说妥协的话了,却生生克制住,只坐在原位,拳头捏得死紧。比一段无爱的婚姻更恐怖的,是一方深爱另一方,却永远得不到回应——他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明白这个道理。

    当晚,裴陆臣收拾好行李出国。这几年他的人生里只有时颜、时颜、时颜,他现在需要时间找回自己。

    边缘曾为他制定过一条环球旅行路线,却因他贪恋都市的声色犬马而迟迟没有成行,他如今按照这条路线度过了三个月,大悲大喜之后享受这样的平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直到三个月后的某天,他接到了来自北京的电话——

    “裴少你快回来,边缘她,她……”认识边疆近二十年,裴陆臣从没听过他如此颤抖的声线。

    裴陆臣连夜赶回。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两次转机,在北京下机时整个人已憔悴得不成样子。焦急万分地开机联络边疆,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所有相关人的电话也都打不通了,裴陆臣站在偌大的机场大厅,彻底迷失方向。他回了趟老宅,祖父与边家交情甚笃,可他直等到日落西山,祖父才回来,见到他,当即扬起拐杖打来。

    身旁人忙把他拉开:“你先回房,别气坏老爷子。”

    之后的几天,他就这样在忐忑与疑惑中度过。边疆请假没上班,历来任他畅行无阻的边宅如今也把他拒之门外,那般被孤立的感觉,就仿佛他在一夜之间被整个世界抛弃。

    他最终在门户网站上看到了这则消息:某军籍人物爱孙因公殉职,今日下葬。

    消息的版面并不大,裴陆臣却如遭雷殛,看着屏幕,表情陷入一片板滞。

    三个月时间而已,裴陆臣再见到她,竟是在这白布遮身的场合。比布还惨白的,是亲友悲伤的脸。

    他的出现在现场引起了小小的骚动,隐约能听到那一句:“他怎么还有脸来?”

    这个问题,裴陆臣也没有答案,因为他此刻脑中一片空白,双腿也不像是自己的,一步一步艰难地靠近。

    有丧葬人员拦着,他没能进入内间,只得改而走到边疆面前:“我想……想见见她。”

    边疆沉默不语。

    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发火,但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他胸腔里残忍地撕扯,再无法纾解出来,他的胸腔仿佛就要被撕裂,他控制不住自己,几乎当场就吼了出来:“是你打电话叫我回来的,让我见她!”

    边疆原本死灰般的眼顿时冒起怒意,揪住他的领子,一拳挥去:“我叫你回来是因为她想见你最后一面!可是她已经死了!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她不会主动要求调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就不会……”

    死了……

    一直不愿正视的事实血淋淋地扎进心尖最软的那一处,裴陆臣终究丧失了一切力气,眼前也模糊了:“哥们儿求你,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他终于见到了她。

    她穿着制服,一如既往的英姿飒爽,他想要笑着上前打招呼,就如曾经那样。可是走了两步而已,他就停住了,嘴角的笑也慢慢敛去。

    她躺在那儿,身上披着国旗,一切都在提醒他,这是她的……葬礼。

    他跪在她身旁,抚摸她的脸。他曾这样抚摸过一次她的脸,当年彼此还是少年,笑得无赖的他当即被她打掉了手。

    再没有人会又窘又恼地打掉他的手了。

    裴陆臣的视线移到她手间,无名指上的婚戒闪着璀璨的光,刺得他眼角滑下泪来。那他的那枚呢?

    待他慢慢拾起她脖颈上的那条细链,终于在链子的另一端看见了他的那枚。

    那一刻,裴陆臣终于失声痛哭。

    取下细链,把婚戒套上手指,裴陆臣终于能够对着她,慢慢慢慢扬起嘴角:“我们结婚……”

    是的。

    我们,

    结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