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对选项 > 第四百五十八章:魔法的奇迹(一万两千字大章!)

第四百五十八章:魔法的奇迹(一万两千字大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转超凡塔第七层,生死战盆地。

    “住手,不能杀它!”

    当叶无晴的长剑向前刺出,即将刺穿距离剑锋只有一厘米距离的牛比元帅的心脏时,刘语焦急的呐喊声及时地响起。

    叶无晴下意识地做出了判断,虽然她相信石小白还活着,并愿意等待石小白平安归来,但毕竟关心则乱,即使是一点点帮助石小白的可能性,她也不愿意放过,所以她对于杀死牛比元帅本就十分犹豫,刘语的出声制止,让摇摆不定的她可以暂时地放弃思考。

    叶无晴依靠精准的控制,在即将刺破那颗硕大的心脏时,及时地刹住了长剑!

    然而令她猝不及防的事情却同时发生了,当她止住长剑时,牛比元帅竟然向前一步,朝长剑撞了过来。

    叶无晴后退不及,长剑直接刺穿了牛比元帅的心脏,贯穿了它的后背!

    牛比元帅竟然选择了自杀!?

    观众们目瞪口呆,新人们亦是错愕不已,叶无晴也呆在了原地。

    “叶无晴,快退开!”

    刘语再次大喊,他已经猜到了真相,所以并不像其他人那样震惊,但他的脸色却是最凝重的,因为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话,这场战斗将比原本设想的还要棘手!

    叶无晴闻言,立刻拔出长剑往后疾退,拉开了上百米的距离,牛比元帅主动撞上来,证明刘语那一句“不要杀它”的判断是正确的,所以叶无晴愿意继续相信刘语。

    叶无晴退开的同时,刘语忽然将不知何时从道袍里掏出来的一大叠符篆抛向了天空,口中急速地念叨着:“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刘语的语速堪称夸张,如此冗长的咒文仅仅只花费了数秒的时间就念诵完毕,当念到最后一个字时,他猛然朝天空挥动了手里的拂尘。

    “净天地神咒!”

    漂浮在天空中的上百张符篆突然燃烧了起来,火焰呈神圣的白色,符篆一瞬间就焚烧殆尽,化作一缕缕白烟融化在天空里。

    一道肉眼可见的乳白光辉忽然从虚空里洒落,落在了已经倒在地上的牛比元帅的尸体上!

    “度鬼万千,净化吧,孽畜!”

    这一刻,众人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这个身穿道袍的少年,是一个传承了道家正统的年轻道士!

    “净天地神咒”乃是道家八大神咒的第六神咒,刘语年纪轻轻就将其掌握可谓真正的道术天才,只不过他毕竟年轻,只能发挥“净天地神咒”一小部分的威力。

    真正的“净天地神咒”名副其实可以净化一片天地,以刘语目前的实力却只能使出一道净化圣光。

    但纵使如此,当这道净化圣光落在牛比元帅的尸体上时,效果依然极为显著,只见牛比元帅的身体沐浴在白光中,如同冰块一般缓慢地融化了起来。

    刘语见状,稍微松了口气。

    “小心!”

    一道惊呼声却在这时响起,这是正远处恢复伤势的李无语的声音。

    这声提醒可谓来得相当及时,因为正被圣光融化的牛比元帅竟突然站了起来!

    牛比元帅没有死!

    当它站起来的瞬间,它身上的伤口也以极为夸张的速度愈合着,被刺碎的心脏一刹那就恢复原样,胸口处被贯穿的洞口亦是消失无踪!

    “吼!”

    牛比元帅仰头咆哮一声,照在它身上的净化圣光瞬间就支离破碎,它猛然挥动战斧,恐怖的力量似乎又上了一个台阶,战斧劈出了一道仿佛足以劈裂山川的波浪,以极快地速度冲向了远处的刘语。

    “噗!”

    刘语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净天地神咒”被强行破开,力量立刻反噬了他的身体,这一瞬间的极度虚弱堪称致命,让他的身体处于基本没办法动弹的境地,这道战斧波浪,他躲不掉了,而叶无晴几人的位置离他很远,恐怕也支援不及。

    这一斧,是抓准时机的偷袭!

    “该死,还是低估它了!”

    刘语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急速地转动脑子,试图在绝境中寻找一线生机。

    但不由自主地,脑海浮现的却是那些挂念的身影。

    道观里的师傅,严厉的师兄们,顽皮的师弟们以及......

    脑海里的画面突然定格住了,一名身穿道服,脸颊有点婴儿肥的可爱女孩天真地笑着,在五彩斑斓的花海里追着纷飞的蝴蝶。

    “刘师兄,师傅说道士不能结婚,是真的吗?”

    “小师妹,你大概是没见过师娘?”

    “啊?师娘?”

    “师娘,也就是师傅的妻子,虽然师兄也就见过一次。”

    “呜,师傅这个大骗子!”

    “不不不,是小师妹太好骗了!道士又不是和尚,当然可以结婚,况且现在这个时代,有的和尚都妻妾成群了,这点常识,还是要有的吧?”

    “呜,原来是这样!太好了,道士可以结婚......”

    “咦?太好了?难道......小师妹想嫁人了?”

    “啊?才不是呢!”

    “哈哈,脸都红得像苹果一样了!”

    “哼!刘师兄是坏蛋,欺负人!”

    ……

    小师妹!

    刘语蓦然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能够死在这里?

    他不能死在这里!

    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剩下......退出指令。

    可是如果他此时使用退出指令,他好不容易勉强分析出一点点信息,却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靠剩下的新人们去救石小白了,

    可恶!

    可恶!

    可恶!

    但他别无选择。

    “芝麻......”

    刘语紧咬着下唇,心中充满了愧疚和不甘。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冲到了他的身前,刘语连忙闭上了嘴巴!

    风元鳞!

    在这最危急的时刻,不知道何时来到他附近的风元鳞冲到了他的身前!

    只见风元鳞向前举起了双手,低喝一声,一块长宽五米的巨型盾牌便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轰!”

    战斧劈出的波浪在大地上留下一道鲜明的裂痕,径直地撞在了巨型盾牌上,风元鳞龇牙咧嘴地晃动了一下,硬生生抗了下来!

    巨型盾牌没有破碎,从正面看上去,也只是产生几道浅浅的裂痕,其防御的强度可见一斑。

    “呼,幸好我就在附近。”

    风元鳞心有余悸地长出了口气。

    刘语的目光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看见风元鳞右脚上的鞋子没了,落在了几十米的远处。

    风元鳞在他附近,但并没有多近,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拼尽全力冲了过来,哪怕情急之下鞋子掉了,也没有出现一毫秒的停顿。

    “真是......好夸张的盾牌。”

    刘语拖着受伤的身子向前走去,心里百感交集,有些后怕,有些庆幸,更多的则是感动和感激。

    风元鳞咧嘴一笑,说道:“这可不是以前那些渣渣盾牌,不,应该说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风元鳞了,这十天在魔族兵器库里,我......”

    “知道了。”

    刘语拍了拍风元鳞的肩膀,打断了他那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的吹牛,柔声道:“谢谢。”

    风元鳞挠了挠头,憨笑了起来,这似乎是他和刘语认识以来,第一次被道谢。

    刘语再次感激地看了风元鳞一眼,便蹒跚着从盾牌的侧面走出,此时牛比元帅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完毕,若不是它身上依然沾满了鲜血,谁能相信,十秒之前,这个高大的牛头人身上布满上百道伤痕,胸口被贯穿,心脏支离破碎?

    风元鳞收起盾牌,见状顿时哇哇大叫道:“妈呀,满血复活!?”

    此时,叶无晴,造纸农,沐月笙以及沐冷溪四人分别站在牛比元帅的前后左右,距离虽远,但呈现出了包夹的阵势,四人皆是神色警惕,没有轻举妄动,连叶无晴也稍微安分了下来。

    为什么牛比元帅能够在十秒之内满血复活?

    面对这种赖皮的对手,他们该怎么办?

    四人惊疑不定,但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看向了从风元鳞身后走出来的刘语。

    这个道服少年,连续两次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刘语也不打算隐瞒自己推测到的真相,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恐怕……不只是满血复活。”

    风元鳞愕然道:“什么意思?”

    刘语脸色沉重道:“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它不仅可以满血复活,而且每次复活实力都会再进一步!”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脸色大变,目露难以置信之色。

    不仅可以满血复活,复活之后还会变强?

    这什么变态能力?

    怎么可能存在这么变态的能力?

    然而牛比元帅似乎并不打算否认,它伸展了一下身子,似乎在适应变得更强的力量。

    它看向刘语,轻笑道:“有点意思,能不能告诉本元帅,你是怎么猜到的?难道本元帅不小心露出了破绽?”

    刘语冷笑道:“因为你太弱,而且太刻意了!”

    牛比元帅挑了挑眉,说道:“什么意思?”

    众人顿时也将疑惑的目光看向刘语。

    刘语犹豫了一下,沉声道:“你的实力完全没有塔层领主的水平,但杜撰出来的‘阴谋’却又让你具备符合塔层领主的条件,贫道一开始就被‘你到底是不是塔层领主’的疑惑难住了,导致什么都想不通。但幸好贫道想起,某个喜欢自称本王的少年曾经用过的方法——假设法!”

    “贫道假设,你就是塔层领主,并且认定这个假设是真的,然后进行思考。”

    “既然你是塔层领主,为什么你会这么弱?”

    “既然你这么弱,为什么一开始要大放厥词,甚至自称自己杀了石小白来吸引仇恨?”

    “既然你已经吸引了仇恨?为什么最后还要刻意再强调,就好像生怕叶无晴狠不下心杀你一样。”

    “贫道想到了很多答案,但都没有办法说服贫道自己,直到叶无晴快要刺穿你的心脏时,你的表情让贫道想通了一切,那个表情不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不是悍不畏死的嘲笑,也不是放弃挣扎的解脱,而是得意,阴谋得逞的得意!”

    “所以贫道意识到,被杀死很可能就是你这一系列阴谋的目的!之所以实力这么弱还吸引仇恨,如此刻意,就是因为你想被杀!反向思考,你之所以这么想被杀,就是因为你太弱!”

    “于是贫道得出了结论,即使心脏被刺穿你也绝不会死,反而会变得更强!只不过完全出乎贫道意料的是,你的自愈能力也太可怕了!”

    “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你之所以不具备塔层领主该有的实力,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被限制了,‘受致命伤’很可能就是解开这个限制的必要条件。”

    刘语的一连串分析听得众人有些懵逼,但都听出了其中的道理,只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牛比元帅是塔层领主的假设上,凭一个假设做出这么惊人的判断,也不知该说刘语胆识惊人,还是说他跟某少年学坏了。

    牛比元帅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它震惊不已,脸色变幻莫测。

    “仅凭这么点信息居然……”

    牛比元帅目露杀意,强装镇定,冷笑道:“你猜对了一半,告诉你们真相也无妨。这一切其实只是那位大人设计的小游戏而已,那位大人为了让你们挣扎久一点,大幅度下调了本元帅的实力,否则本元帅一巴掌就能将你们全部拍死。”

    “那位大人?”

    刘语喃喃自语道:“能够被塔层领主称之为‘那位大人’,并且肆意限制塔层领主的实力的存在,想必也只有试炼程序了。但试炼程序说到底只是一个程序,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自主意识?”

    牛比元帅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但却没有解答刘语的问题,而是冷笑道:“真正的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刘语冷笑道:“你的阴谋已经被识破,游戏结束了!虽然你被‘杀死’一次,实力得到了增强,但从刚才那一招来看,你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塔层领主的水平。很遗憾,在这里的试炼者们如果联合起来使出全力,即使是真正的塔层领主也有一战之力。我们或许杀不了你,但绝对能够制服你!”

    虽然有些夸大,但见识了叶无晴“疯狂”起来的实力,刘语相信只要李无语伤势恢复,他们在场的七个试炼者联手很可能能和全力状态下的塔层领主一战。

    “哈哈哈……”

    牛比元帅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仰头笑了起来,狂笑最后变成了冷笑。

    “你真聪明,的确,如果你们不下杀手,本元帅会相当头疼,但很可惜,你们必须杀本元帅,你们不得不杀!”

    刘语冷笑道:“不得不杀?”

    牛比元帅点了点头,微眯着眼睛,说道:“你们不是很想知道那个少年在哪里吗?本元帅现在就告诉你们,他在哪里!”

    叶无晴闻言,猛然抬起了头,往前踏出了一步,前一刻还像一朵静美的青莲,此时却仿佛出鞘的利剑。

    刘语愕然,但随后想到了什么,警惕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牛比元帅冷冷一笑,说道:“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本元帅并没有杀死那个少年,这当然也是那位大人游戏里的一部分。事实上,那个少年和你们口中的英雄王只是被关在了阵法世界里。但很可惜,那并不是普通的阵法,而是哪怕神灵也无法从内部破开的‘弑神阵法’!”

    “本元帅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但可以断定,他们必定会死,迟早会因为力竭而死!”

    “所以,你们只能祈祷那个少年现在还活着,然后想办法杀了本元帅。”

    “因为只有杀了本元帅,‘弑神阵法’才会解除!而且你们必须尽快,因为现在的每一秒,都有可能是那个少年的最后一秒!”

    牛比元帅癫狂大笑道:“明白了吗?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刘语脸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原来这才是阴谋的真相,这才是牛比元帅真正的目的!

    如果它说的是真的。

    那么只有杀死它才能救出石小白,并且如果不尽快杀死它,石小白每在那个所谓的“弑神阵法”里多待一秒,就会多一份危险!

    但如果试图杀死它,它会以惊人的自愈能力满血复活,并且变得更加强大!

    这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但却没有一个选项是正确的!

    怎么办?

    他该怎么选?

    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刻,刘语又一次迷茫了,当然迷茫的不只他一个,其他几人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恰恰是这种最难抉择的关头,最紧张担忧的叶无晴却总是能够最快地做出决定!

    只见她毫不犹豫举剑朝牛比元帅冲了过去!

    石小白正处于危险之中,每耽误一秒危险就会增加一点。

    但只要杀了这只牛头人,就能够救石小白。

    那么,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当然是杀!

    至于自愈能力,满血复活,复活变强?

    那又如何?

    “只要彻底杀死就行了!”

    叶无晴神色冰冷,眼中杀意骤现!

    牛比元帅看着独自一人冲过来的叶无晴,顿时心中冷笑不已。

    之前,这个青衣少女确实一个人就压制住了它。

    但现在的它已经不是刚才的它,无论力量,防御还是敏捷都已经不是同一个档次!

    现在一对一,结局将会完全相反!

    “虽然被你再杀一次能够变得更强,但那样的痛苦本元帅已经不想再承受一次!只要杀了你,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本元帅现在的实力就能收拾掉!”

    牛比元帅心里如此想着,不再犹豫,举起战斧朝叶无晴劈了过去!

    “去死吧!”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牛比元帅在砍出战斧时竟觉得少女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了几分!

    但紧接着后背忽然一痛,便立刻让它惊醒了过来!

    不是错觉,是真的变得更快了!

    认识到这一点,但却根本来不及做出应对,因为又一场来自这名青衣少女的暴风雨开始了!

    而且这一次竟然比上一次还要狂暴凶狠!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即使自愈能力再强,但终究不是真的复活,刚才只不过是因为生命力强大,心脏被刺碎依然活着而已!

    但此时此刻,眼前这个少女,分明是想将它斩成碎片,让它死得不能再死!

    牛比元帅震惊无比,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全力硬化致命部位,蹲下身体抱住头,尽力减少受伤面积,然后想办法找到反击的机会。

    然而……

    反击不了,根本反击不了!

    太快了,太凶残了!

    居然有一种一旦轻举妄动就会立刻被杀死的错觉!

    它明明已经变强,为什么还是被单方面地压制了?

    牛比元帅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却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身体被不断割开一道道伤口的痛苦。

    幸好他竭力护住了致命部位,并且那位大人赋予的自愈能力确实可怕,几乎一秒钟就能够恢复一道伤口!

    最重要的是,那些人类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真相,事实上,并不需要受到致命伤,只要受伤,它就会变强!

    是的,没错,只要承受着伤害,它的力量,防御和敏捷就会不停地提升!

    直到能够反击的时候!

    是的,理论上是这样的!

    但为什么……

    为什么会觉得正在肆虐它的少女似乎也在快速地变强着?

    错觉吗?

    不!

    这不是错觉!

    她真的,真的在变强!

    而且变强的速度并不比它慢!

    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它只能防守,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完完全全找不到一丝反击的机会!

    “疯子!这是个疯子!”

    牛比元帅内心愤怒而恐惧地咆哮着,它根本没想到一个如此孱弱的人类居然可以将它逼到这种地步。

    莫说是牛比元帅,其他几个新人也全都傻眼了。

    旁观者清,他们最能够感受到叶无晴散发出来的杀意和那份疯狂却又坚定的意志。

    也最能感受到,叶无晴的速度很明显地越来越快,剑招也越来越凶狠,就仿佛暴风雨里轰雷突然开始响彻不止!

    这一次已经不是压制,而是单方面的虐杀!

    叶无晴的打法实在太凶残了,不断快速移动,从各个方向全方位进攻,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哪里,以至于其他几人根本没有办法插手,只能目瞪口呆地在远处看着。

    沐月笙震惊道:“叶无晴居然这么强!”

    造纸农摇了摇头,“不,最夸张的应该是她的进步速度……”

    风元鳞喃喃自语道:“喂,就算是‘爱情的力量’也不至于这么变态吧?她的速度每一秒都在提升,这突破方式简直像开了外挂一样。”

    刘语沉思许久,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并不是进步速度快,而是她,原本就这么强!”

    风元鳞愕然道:“原本就这么强?”

    刘语点头道:“所有人都以为叶无晴的实力很强,但仅此而已,至少和李无语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连叶无晴自己也这么以为。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叶无晴身上具备着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潜力,她一直将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三十的力量误以为是自己百分百的实力。但当她需要力量,渴望力量,必须拥有力量的时候,她就会挖掘出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剩余的百分七十的力量。所以,与其说她现在是不断进步,倒不如说她为了救石小白,终于开始逼自己去触碰自己的极限罢了。”

    “叶无晴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啊。”

    刘语心中感慨万千,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天才,他曾经听说过,但却是第一次见。

    石小白和李无语虽然也是天才,但他们只是属于天赋异禀的人才,领悟能力远超常人,即使他们的天赋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但他们的进步仍旧需要时间积累,需要一个递进过程。

    但叶无晴这种天才,平时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少潜力,然而只要一旦被逼到绝境,就能够立刻发挥出远超平常的实力,她具备了与生俱来的才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才能。

    换句换来说,叶无晴拥有一座随时可能被挖掘出来的宝库,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曾经的叶无晴眼里只有剑,心境几乎不曾波动过。

    但现在她的眼里多了一个石小白,她的心脏从喜欢上石小白的那一刻开始才真正地跳动了起来!

    此时此刻,石小白处于危险中,每一秒都有可能是最后一秒。

    所以对她来说,每一秒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为了更快地杀死牛比元帅,她终于开始挖掘自己的潜力,逼近自己的极限!

    远处,李无语目露深思,嘴角渐渐泛起了一丝笑意,“原来夏国里藏龙卧虎啊,石小白,叶无晴,原以为是一次无聊的选拔,没想到居然遇到两个能让朕认真起来的天才。看来今年的世界少年赛会相当有趣,连朕都只能止步八强的世界少年赛,他们又能走到哪一步呢?”

    “虐杀”已经持续了三分钟,叶无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牛比元帅似乎也迟迟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但它同样也没被杀死,虽然已经遍体鳞伤,但勉强保护住了脆弱的部位,在疼痛中存活了下来。

    风元鳞抓了抓后脑勺,烦躁道:“为什么叶无晴看上去一直在变强,牛比元帅的防守却一直没有被完全打垮?”

    这只是风元鳞的一句无心之语,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语瞳孔剧烈一缩,冷汗立刻从额头渗了出来。

    叶无晴在变强,牛比元帅没有被打垮的理由只有一个——牛比元帅也在变强啊!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笨蛋,妄你自称天底下最聪明的道士!

    简直就是智商捉急的笨蛋!

    刘语在心里痛骂了自己几句,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思索了起来。

    “真是只狡猾的牛头人,用假象欺骗了我。但也怪我蠢,居然没意识到只要受伤就会变强,下意识逃避这种过于变态的可能,主观地以为需要致命伤才能触发,我简直太蠢了。”

    “不,现在不是责怪自己的时候。如果牛比元帅也在一直变强的话,事情就糟糕了啊,叶无晴再怎么天才,她的潜力终究是有极限的啊,如果她的潜力挖掘到了极限,牛比元帅却还在不断变强,局势迟早会被逆转过来,到时候,叶无晴就危险了!”

    “但现在的叶无晴不可能会停下来,即使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她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对她来说,救石小白是刻不容缓,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我阻止不了她。”

    “阻止不了,只能想其他的办法,在叶无晴被逆转前,想出彻底杀死牛比元帅的办法!”

    刘语开始环顾四周,努力思考着每一种可能性,他并没有足够扭转战局的力量,更何况刚才使用“净天地神咒”遭到了反噬。但他却具有高于常人的智慧,现在他唯一的武器,就是这个塞满了知识的脑袋。

    快一点!

    没时间了!

    绞尽脑汁地去思考啊!

    忽然,刘语搜寻四周的目光瞥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一个奇异的想法灵光一闪般出现在了脑海中。

    这个想法有些冒险,成败完全取决在这个人手中。

    但事到如此,只能相信她了!

    刘语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强忍住身体上的疼痛,以最快的速度朝某个方向奔跑了过去。

    “冷溪小姐!”

    刘语看见的渺茫的希望便全部握在了这个戴着眼镜的银发少女手里!

    沐冷溪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但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叶无晴那边,她心中同样十分担心石小白,只不过叶无晴这种不停无规则位移的近战打法,让她没有办法插手,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由于不能说话,她只能用眼神示意一下,询问刘语有什么事。

    刘语也不墨迹,直奔主题道:“再这么打下去,叶无晴很可能会输,但你能够帮助叶无晴,并且能够彻底杀死牛比元帅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沐冷溪听到一半,已经快速地转过头来,用最快的速度用力地点了好几次头,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刘语会这么说,但如果能够帮助叶无晴,并且杀死牛比元帅,那么不管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她都愿意去尝试。

    刘语满意一笑,他其实也早就看出了沐冷溪对石小白怀有好感,虽然不像叶无晴这般强烈,但显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只不过,她能够为石小白做到哪个地步,就要看石小白在她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了。

    兄弟,展现你的泡妞成果的时候到了。

    刘语迅速开口道:“经过贫道观察,你刚才帮忙牵制牛比元帅的时候,使用的应该是快要失传的‘魔法’,首先,贫道有几个问题必须问清楚,请你如实回答。”

    魔法,在现在这个时代是近乎失传的技术。

    数千年前,人类世界的战斗体系可谓是百家争鸣,魔法,奥术,忍术,道术,佛法,机械体系,念力体系......人类的战斗方式可谓花样百出,各不一样。

    但自从灵能力被发现研究,灵能体系初步构建之后,魔法奥术等战斗体系逐渐暴露出了它们的缺陷,而灵能体系却近乎完美地弥补了各种战斗体系的漏洞,趋近完美,并且具备入门简单的最大优势,因此灵能体系渐渐成为了主流。

    当“冥想”这种极为轻松的修炼手段问世时,直接宣告了灵能体系外的战斗体系彻底没落!

    魔法便是没落的战斗体系之一,虽然魔法能够做到许多灵能体系里无法做到的事情,但魔法的缺陷实在太大了,使用魔法极度消耗精神力,最重要的是魔法需要咏唱来触发,越强的魔法,咏唱的咒语越长。

    在高水平的战斗中,灵能者一个闪动身法就能拉近距离,魔法使却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释放一道具备威胁的高阶魔法。

    灵能体系并不万能,但它克制了其他所有体系,并且没有明显的天敌,因此在如今这个时代成了唯一的主流。

    不过,即使再如何没落,其他战斗体系还是有一些“固执”的群体在艰难地传承着,刘语所在的道观,便是道术体系的传承者,只不过现在的道士不会只修炼道术,灵能术也是必修课程。

    刘语注意到沐冷溪使用了近乎失传的魔法时,一开始相当震惊,因为在夏国这种东方国家里,魔法的传承比道术还要困难,魔法使绝大多数都是半吊子。

    但他旋即想起沐冷溪是北晶市的高考状元,超新星中的超新星,选拔官方预测第二名,比叶无晴还要高一名,于是便只能认为,沐冷溪应该是魔法天才中的天才。

    否则使用被灵能体系克得死死的魔法,在这个灵能者遍地走的时代,简直是举步维艰。

    刘语灵机一动想出的办法,需要借助到沐冷溪的魔法,但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前提是沐冷溪必须拥有非常高的魔法造诣。

    只不过现在他只能选择相信她,相信这个美丽的女孩具有配得上“超新星之王”称号的实力。

    对于刘语问问题的请求,沐冷溪理所当然地点头同意了。

    刘语立刻问道:“你会不会空间魔法?”

    沐冷溪毫不犹豫地点头。

    刘语再次问道:“能不能做到空间隔断?将牛比元帅隔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沐冷溪不假思索,立刻点头。

    刘语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谨慎地确认道:“在叶无晴这么快速而且不规则的移动的时候,精确地将她和牛比元帅隔断开,并且将牛比元帅困在独立的空间里,真的能够做到吗?”

    沐冷溪理所当然地点头,那无奈的小眼神仿佛在说,能不能干脆点不要说这么多废话?

    刘语暗自咂舌,超新星之王啊,果然名副其实。

    但秉着谨慎的态度,他立刻又问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能够困住牛比元帅多久?”

    这个问题倒是让沐冷溪稍微思考了一秒钟,她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能力,伸出了一根手指。

    刘语愕然道:“才一分钟吗?”

    困住牛比元帅一分钟,其实对这个年纪的魔法使来说已经算是很优秀了,但只困住一分钟根本不够啊!

    就在刘语有些失望的时候,沐冷溪很无语地摇了摇头,用鄙视地眼神表示了自己的无语,说一分钟也太看不起她了。

    刘语顿时惊喜道:“不会吧,难道是一个小时?”

    沐冷溪摇了摇头,气呼呼地嘟起了嘴。

    那模样简直可爱到了极点。

    但刘语心中只有惊骇。

    不是一分钟,也不是一个小时。

    难道......

    “一......一天?”

    说出这两个字的瞬间,刘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是有多蠢,才会说一天?

    “空间隔断”是持续性魔法,需要不断注入精神力,如此高强度的消耗还要保证不被牛比元帅打破,能持续一个小时就逆天了。

    持续一天?你咋不上天啊?

    刘语内心满满地吐槽,却见沐冷溪竟然缓缓地点了点头,那可爱的表情好像在说,你是有多笨,现在才想到。

    刘语目瞪口呆,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

    呵,这小丫头看起来挺萌,没想到这么喜欢吹牛?

    刘语既难以置信,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对魔法了解不多,但也知道连续一个小时使用持续性魔法是件多么离谱的事情,只不过现在似乎不是争执这个的时候。

    果然,他这一发呆,银发少女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咳,其实只要能够持续十分钟应该就差不多了,当然能持续一个小时会保险一点。”

    刘语不敢再浪费时间,说道:“那么,你现在就使用魔法将牛比元帅隔断起来吧,空间隔断这种高级魔法的咏唱时间可能会长一点,所以......”

    刘语刚想说希望她能够尽量缩短魔法咏唱的时间,但他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便看见沐冷溪从背包拿出一本古朴的魔法书,迅速翻开。

    魔法书被翻开的瞬间,便有一道六芒星法阵在魔法书之上绽放,宛如五彩的花瓣。

    沐冷溪伸手一指正在交战的远处。

    刘语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去,只见一道彩色的光芒洒落,叶无晴挥出的剑仿佛砍在了一堵透明的墙壁上,被格挡了下来。

    而本来跪倒在地的牛比元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愤怒地嘶吼一声,突然举起战斧砍向了空气,但砍到一半立刻便被无形的墙壁挡了下来。

    无形透明的空间壁仅仅出现了一丝短暂的如同涟漪般的轻微波动。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幅景象,是“空间隔断”造成的现象。

    但是,但是......魔法咏唱呢?

    别说魔法咏唱了,沐冷溪连嘴巴都没有张开过啊!

    卧了个槽,难道她不需要咏唱?

    而且瞬发使用了“空间隔断”这种高阶魔法?

    这TM是魔法吗?

    这还TM能叫魔法使吗?

    咦,不对,沐冷溪......不是个哑巴吗?

    刘语终于想起了一个堪称“盲点”的傻瓜问题,既然沐冷溪是个哑巴,她怎么魔法咏唱?

    说到底,这个问题一开始就应该意识到的啊!

    果然她没有咏唱吗?

    但,不需要咏唱的魔法使,这是不是太BUG了?

    刘语此时满脑子都是“卧槽”。

    “啪!”

    忽然感觉到脑袋被什么砸了一下,刘语顿时惊醒,才发现原来是沐冷溪用魔法书砸了他的头,此时她神色着急,伸手不停地指向叶无晴的方向。

    刘语顿时才想起正事,转头看去,却见不仅牛比元帅在拼命攻击空间墙壁,连叶无晴都疯狂地在攻击空间墙壁,对这个阻碍她杀死牛比元帅的“空间隔断”,她显得异常愤怒。

    空间壁被斩出了道道裂痕,仿佛时刻都会破碎的玻璃,显然很难同时承受住两人的全力攻击。

    沐冷溪的表情显得略微痛苦,但眼神却倔强无比,她手中的魔法书绽放起了更璀璨的光芒,不断修复着濒临破碎的空间壁,

    刘语吓了一跳,连忙大喊道:“叶无晴快住手!现在牛比元帅被隔断到独立空间里了,快点使用你的异能,抽光空气!让它窒息而死!”

    这就是刘语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计划。

    叶无晴的异能“空气禁断”在战斗中作用其实很小,因为只能抽取掉一小块固定区域的空气,对能够移动的敌人来说,基本没有作用。

    但这一招对没有办法移动的敌人来说,简直是最要命的杀招!

    不管牛比元帅拥有多强的生命力和自愈能力,只要没有了空气,一定不可能存活下来!虽然让它窒息而死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但总比无法将它击杀,导致它不断变强要来得好!

    叶无晴当然也明白了这一点,她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如果可以,她一秒钟都不想让石小白冒险,但却不得不承认,她很可能杀不死牛比元帅,刘语自作主张的办法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叶无晴叹了口气,对着囚禁住牛比元帅的独立空间使出了“空气禁断”。

    如此一来,如同抛起了命运的硬币,牛比元帅先窒息还是石小白先被“弑神阵法”杀死,两种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虔诚地为他祈祷了,

    叶无晴往后退了几步,微微低下头,眼神透着一丝疲惫,突然安静下来的模样像一朵静静开放的青莲,仿佛刚刚那一场“雷电交加的暴风雨”只是其他人出现的幻觉。

    被隔断在狭小的真空空间里,牛比元帅终于不再像之前那般从容了,脸上那浅绿色的皮肤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成了酱紫色,它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根本不存在的空间,双眼慢慢泛白,它面容狰狞地挥动战斧攻击空间壁,拼尽全力疯狂挣扎着。

    空间壁不停地被砍出裂痕,一幅几欲破碎的模样,但却刚刚好承受住了牛比元帅的临死反扑,并且被魔法的力量不停地修复着,与被破坏的程度正好形成了平衡。

    刘语心中震撼无比,被叶无情不断“虐杀”的牛比元帅实力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但身旁这个银发少女却还是完美地完成了她的任务,她用自己的出色回应了他这个风险极高,一步都不能出错的计划。

    超新星之王,她当之无愧。

    只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究竟能否支撑到牛比元帅彻底死亡的那一刻?

    刘语侧头看了一眼,沐冷溪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显然不断修复空间壁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她神色依旧镇定从容,可以坚持一整天的说法似乎并不只是吹牛。

    不需要魔法咏唱的魔法使,精确度极高的魔法控制力,以及不可思议的魔力和精神力,这个少女简直是没落的魔法之神,赐予人间的奇迹!

    “加油。”

    刘语心中叹了口气。

    将最沉重的任务压在你身上,实在抱歉,但现在,胜负的硬币,就握在你手里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绝对选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梨落秋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落秋溪并收藏绝对选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