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30章 决然

第30章 决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躺床上思来想去,才退烧脑袋涨得像要裂开一般,迟钝假设种种可能。

    想到最后,点滴的线索被串联起来,大致拼出整件事的脉络,心里却莫名生气起来,伸手关了灯困顿入睡。隔天故意挑了个人多的时间,独自驾车过去挂水。

    偏偏世上就有那么巧的事,扎上针去到输液室刚坐下,又遇见贺子安。只是心底再无期待,出奇的平静。

    进到十月中旬,天气冷热交替反复不定,Attendre店里的生意有所下滑。

    鉴于美亚跟小琪忙了大半年都没怎么休息过,舒珮在新港附近的温泉山庄定了房间,利用周末特意包了辆车,让她们带上父母一起出发前去度假。

    正是金秋时节,山庄周围的蜜桔树上金灿灿的蜜桔挂满枝头,果香飘飘。舒珮安顿大家稍作休息,随后去山庄的餐厅吃过早餐,领着他们往山上走去。

    此地盛产的蜜桔个小香甜多汁,是新港有名的特产之一,平素只在水果店或者超市中有售。市面上卖的,多是外地运来的,价格也不如本地产的高。

    人手一只篮子一把剪刀上了山,舒珮一边嘱咐大家注意安全,一边忍不住剪下几只橘子,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橘子园所在的山斜坡很大,舒珮跟郭月瑶爬了一会,装满手里的篮子便爬不动了。

    舒传德体贴的给她们母女拧开矿泉水,一起找了块阴凉的地方休息。前来采摘橘子的游客很多,果林里是不是传来惊喜的欢呼。

    歇了半晌,美亚和小琪两家也摘满了篮子过来汇合,大家有说有笑的往上下走。舒珮来时准备做得异常充分,但下山时,到底还是摔了一跤。金色的橘子骨碌碌滚了一地,左脚脚踝迅速肿起,碰一下都钻心的疼。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问她还能不能走,陆一飞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笑意融融的打招呼:“这么巧啊?你的脚有没有事?”

    舒珮下意识抬起头,见只有他一个,客气露出微笑:“崴了一下,问题应该不大。”

    正午的阳光有些晒,陆一飞一身休闲打扮,五官清俊逼人。郭月瑶悄悄打量了会,眉开眼笑的问:“小伙子你是舒珮的朋友吧,我是她妈妈。”

    陆一飞闻言偏过头来,笑着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舒珮见郭月瑶一副很高兴的模样,顿觉不妙。她顾不上疼,攀住美亚的肩头就要继续往下走,谁知刚迈出一步,眼看又要摔下去。

    陆一飞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摇头失笑:“走不了就别逞能了,我背你下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舒珮沉声拒绝,扭头对美亚说:“没事,我们接着走。”

    由于脚上有伤,舒珮跟美亚渐渐落在队伍后面,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陆一飞远远看着她倔强的背影,忽然一阵香风拂过。陈瑶一脸失落的从旁边的橘子树后跑出来,小声嘀咕。

    “该帮的忙我可是帮了,你埋怨也没有用。”陆一飞垂眸睨她,扭头望向另外的一颗橘子树。

    有风吹过,橘子树枝桠窸窸窣窣的动了下,向晨干笑着从树后走出。陆一飞摇头,顺手从树上摘了颗橘子剥开,笑容诡异的将整个放进口中。

    从今往后,他可以追求得更加明显,热烈一些……

    中午阳光灼人,温泉的水汽升出池面,转瞬即被烤干。舒珮懒洋洋的躺在池边的躺椅上,双手捧着手机上网。阎素素跟穆文哲去了国外,一时半会回不来,托她打听的事也没了下文。

    倒是每日新港里的一则新闻格外惊心动魄。就在她们从市区出发后不久,有一位患有耳道肿瘤晚期的患者,因为治疗不及时意外身亡,家属纠集了大批亲属前往武警总院闹事。

    联想起头几天陈瑶和自己说过的话,心中涟漪再起。正发着呆,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房门打开的瞬间,藏在暗处的陈瑶,灵敏越过服务员,一下子冲进房内。舒珮接过服务员送来的水果,关了门一瘸一拐的走到房中,随意坐下:“请你出去,不然我马上报警。”

    “嫂子,你别这样,我说完话就走。”陈瑶局促绞着手指,苦口婆心的解释:“我哥他真不是有意要伤害你。”

    舒珮眉头紧蹙,不耐烦的打断她:“难道没人告诉你过你,什么叫适得其反!”

    陈瑶一心只想替贺子安挽回,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她一说顿时没了勇气争辩。

    “回去告诉贺子安,所谓的为我好,不过是不信任的蹩脚谎言。我不会原谅,永远!”舒珮面若寒霜:“现在,请你马上离开的我的房间,否则我立刻报警。”

    陈瑶被她的气势吓到,红着脸落荒而逃。舒珮拉开推门,回到温泉池边躺好,心底邪火横生,到底忍不住给贺子安发了条短信过去:请管好你家的亲戚,我不想再被骚扰!

    等了一两秒,贺子安的短信回复过来:对不起!

    舒珮满肚子的火气,在看见这三个字时,瞬间被引爆,手指戳在屏幕上,每一下都充满了咬牙切齿的意味: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你还会说什么?说怕自己死了辜负我,还是说在你心底我压根不值得信任!

    这头贺子安看罢她的质问,沮丧丢开手机。方亦然偷摸调换化验结果的事,终于浮出水面,而他亦失去了最珍贵的爱人。

    难不成要和她说,自小双耳耳膜畸形又意外被鞭炮炸伤,第一次手术便是马教授主刀,所以格外信任,丝毫不怀疑常规体检,会检出自己身患绝症,这才乱了方寸?还是坦白告诉她,那天被郭月瑶打了之后,下午她忽然找上门,以母亲的身份,要求自己不得让舒珮受丝毫委屈,哪怕一丁点都不行?

    错误已经铸成,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些解释苍白无力,遑论是舒珮。

    太阳西沉,红彤彤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贺子安收了思绪起身走出露台,低头面色凝重的编辑了最后一条短信:祝你幸福!

    舒珮收到短信时,正陪着父母还有其他人在山庄的烧烤园烧烤,看罢冷冷收了手机,若无其事的继续享受美食。

    幸福……多么平实又可笑的祝福!可是她不需要。

    周末结束,一行人开开心心的回了新港。平静沉闷的生活还在继续,偶尔会接受陆一飞热情的邀约,但拒绝肢体上的任何接触,牵手也不行。

    没有所谓的欣喜,亦没有失落。随着冬季来临,新港也开始提前进入雨季,天空每天都阴沉沉的,整个城市水汽弥漫。

    一大早,舒珮在寒风中买齐水果,疲惫回到店中。做完准备工作,照例回了柜台吃早餐看新闻。武警总院医闹事件结果已出,方亦然涉嫌谋杀被检方起诉,同是受害人的马教授引咎辞职。

    平静看完,脑子里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陈瑶第一次来店里,嘴里说的那句:嫂子,你的店原来就在对面啊。起身走出柜台,抬头往大厦的广告牌看去。

    鸣安地产四个硕大的粗宋字体,猝不及防的落入眼睑。贺子鸣、贺子安……后知后觉的将二者联系到一处,悲愤之感油然而生。

    上班时间一到,舒珮脱去店里的围裙,正准备拿车回家,舒传德打来电话,语气焦急又绝望:“珮珮,你妈她失踪了!楼下突然来了好多人过来讨债。”

    “爸,你别慌。我马上就回去。”舒珮挂了电话,回头交代小琪,如果有人来闹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关门报警。跟着跑去停车场拿了车,即刻开回新华小区。

    到了小区门口附近,前方的街道被警车堵住,街边站满了防爆警察。舒珮吓得冷汗直冒,随便找地方停了车,提脚往家跑。楼下的情况比外面还要严重,郭月瑶和张雪秋的名字刷在白色的条幅上,看着格外渗人。

    有老邻居认得舒珮,大声叫骂着要她还钱。舒珮浑身发抖的躲过攻击,钻到防暴警察身后,心惊肉跳的进了电梯。

    客厅里光线暗淡,从不抽烟的舒传德手上夹着支烟,掩在烟雾后的面容苍白枯槁。舒珮喉咙发紧的坐过去,伸手夺过他的烟,狠狠摁灭:“她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就这么跑了算怎么一回事?”

    舒传德抖着手,从茶几底下翻出一个本子,哆嗦着递过去:“她们几个总共从亲戚、邻居,还有在茶楼里认识的人手中,套来了几千万的钱去炒房。上个月她们买下的小区房价突然大幅度下降,这一下就赔了好几百万。加上之前黄金突然暴跌,她嘴上说没损失没损失,实际也亏了好大一笔。”

    舒珮听完,仔细翻看郭月瑶专用的账本,一颗心瞬间沉入谷底。每个月光是支出的利息最少都得百万,算上需要支付的本金,她完全想不通这些钱从哪来。

    沉默中,家里的固定电话倏然响了起来。父女俩皆吓了一跳,舒传德拍拍胸口,佯装镇定的接通电话:“您好。”

    电话那头寂静一秒,旋即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嗓音:“舒传德先生是吧?我是新港交警支队的办案人员,您的爱人郭月瑶突然晕倒在华顺农贸市场口,我们已经将人送到武警总院抢救,请您立刻过来确认。”

    舒传德面如土色的挂了电话,立即拉着舒珮往外跑。舒珮见他脸色不对,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我妈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交警说是突然晕倒,身上的手机估计是被人抢了,否则不可能不接我的电话。”舒传德飞快摁下电梯键,神情异常严肃。

    舒珮张着嘴,发现所有安慰的话都无从说起。

    匆忙赶到武警总院,先前打电话的交警知会说人送去了手术室,情况不太好。舒珮下意识扶住舒传德,生怕他承受不住。

    礼貌谢过交警,父女俩乘着电梯到了18层的手术室门外,立刻被要求补办签字手续。急性肾衰竭,并且伴有严重的肝硬化,被要求签的那张其实就是病危通知书。

    舒传德失了魂似的,握着笔迟迟不签。舒珮歉意的露出苦笑,颤抖着另外拿了只笔,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医生走后,父女俩相对无言,僵着步子走去休息区坐等。

    舒传德缓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情绪失控地拍了下舒珮的肩膀:“你妈这人脾气太坏,阎王一定不会这么早收她。”

    舒珮大脑一片空白,怔怔望着舒传德花白的头发,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来,却不敢哭出声。寂静中,包里的手机持续振动。

    拿出手机走出一些距离,她一看是店里的号码,随即滑开接听键:“小琪是我。”

    这头小琪听见她的声音,“哇”的一声哭出来:“舒姐,你快回来。店外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讨债,我好害怕。”

    舒珮迅速收起眼泪,强忍悲痛的咬了咬牙:“你马上报警,我20分钟后到。”

    通话结束,回到舒传德身边告知原委,随即跑向电梯厅。回去路过张雪秋家开的名烟名酒档,白色的讨债条幅,和群情激奋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堵在店门口,街边停满了警车情形吓人。

    舒珮加快车速往回赶,都不敢想自己的店情况如何。

    到了附近,远远看见街道被堵塞,警笛声、喇叭声交汇在一起,刺耳又恼人,无奈只能从停车场后门开去。锁了车快步出去,这边的情况,不比张家那边的名烟名酒档强多少,似乎还更差。

    警察还没到,店子的卷闸门已经锁上,挂在门头下方的风铃早不知去向。舒珮深吸一口气,趁着没被人发现,旋即躲回停车场给小琪去电话。

    得知她已报警,那些人只是在门外砸门叫喊,店里丝毫未受损失,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慢慢回落。安静等了大概5分钟,被堵在路口的警车徐徐开过来。

    舒珮一身冷汗的挪动脚步,冷不防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吓破了胆,没头没脑的冲出去,不想竟一下子撞到了人。

    忙乱中尚未看清那人的脸,手臂即被紧紧攫住,紧跟着一声尖叫炸雷般响彻云霄:“她就是郭月瑶那个骗子的女儿,快抓住她让她还钱!”

    人群迅速围拢过来,舒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力,狠狠挣开那人的手。没等跑开,手臂再次被人捉住,只是力道却比之前温柔。下一秒,她被人拉着转了半圈,终于看清挡在自己前面的人——是贺子安。

    复杂的情绪不过一瞬,旋即被恐惧取代。他们此刻已被围在人群中心,根本无路可逃。幸好出警的警察及时过来解围,两人才得以脱离围困。

    第一个认出舒珮的人,是新华小区拆迁之前,住舒家隔壁楼的王大姐。她被警察拦住,不得靠近半步,顿时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舒珮,你妈要是不把本金和利息还回来,你们家以后别想过得安生。”

    “还钱!”

    “还钱!”

    附和声四起,讨债的人渐渐逼近群情汹涌,警察根本阻拦不住。舒珮上前一步,这才发觉贺子安一直牵着自己的手不放。

    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舒珮清了清嗓子,冷静开口:“你们说我妈欠了你们的钱,口说无凭,要债也不是这个要法。”

    人群安静片刻,再度变得骚乱。王大姐带着怨气的大吼:“我有借条有凭据,你就是想赖账也没门!”

    舒珮气得嗓音都有些不稳:“有凭据有借条的,公安机关查明事实真相,我自然会还钱,你们现在闹再大都没用。”

    底下有人不信:“万一警察不处理怎么办!”

    舒珮敛眉望去,发觉说话的人,是一直在新华小区附近游荡的混混,赶紧走到一旁的警察身边与其低声耳语。那警察听罢朝着同事发号施令:“把人都带回所里,凡是有借条的就放走,没有借条趁机搅混水闹事的,治安拘留15天并处以罚款。”

    议论之声再起,带头质疑舒珮的混混,不情愿的啐了口唾沫,带着自己召集过来的人,偷摸开溜。剩下真正讨债的人大概20多个,全都跟着警察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舒珮送走警察,大声招呼小琪从里面把门开开,又拦了辆出租让她先回家休息。

    处理完店里的事,锁了门准备取车去派出所配合做笔录,恍惚忆起贺子安一直站在店外。迟疑转身,她平静的用手语说了声谢谢,毫不犹豫的离开。

    贺子安贪婪的望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迈步踏过一地垃圾,视线落在那只被踩扁了风铃上,心疼拾起。仔细端详片刻,眼底的温柔渐渐被痛苦取代……

    作者有话要说:再提醒一下,留言满25字可以送积分,积分可以用来看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