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50章 前奏

第50章 前奏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里想是一回事,实际上眼下的情况确实不太适合风花雪月。

    临出门前,舒传德第一次打来电话,贺子安接通后将手机交给舒珮,自己转身去准备出门需要带的东西。错身而过的间隙,舒珮从他眼底看到了深深的无措情绪,心里陡然一惊,眼眶瞬间发红的哽咽道:“爸爸。”

    这头舒传德喜极而泣,却压抑着情绪故意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安慰:“珮珮,爸妈这段时间有些忙,你和子安好好在上海养病,过段时间我们去看你。”

    忙……什么事能忙过自己生病?舒珮思绪停顿一秒,嘴里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妈的手术情况怎么样?”

    舒传德以为她的记忆已经恢复,想都不想的全盘托出:“没有出现排异情况,她现在已经可以自己下床。医生说肝部的病变需要慢慢调养,可能还需要再住半个月才能出院。”

    “我明天回新港。”舒珮本能的说:“我妈一定生气她手术的时候我不在。对了,我店里的情况怎么样,离开这么久也不知道美亚她们有没有偷懒。”

    舒传德神色微凛,及时意识到舒珮依然什么都没想起来,慌忙劝阻:“珮珮,你养好身体再回来,这边一切都很好。”

    “可是我妈她……”舒珮咬着唇,小巧的鼻子紧紧皱成一团,语气严肃的表示无法接受:“我妈生病,而且我现在已经能走能动,为什么不能回去看她!”

    舒传德迟疑了下,用手捂住手机的话筒,轻声交代病床上的郭月瑶:“女儿要回来,你劝劝她。”

    郭月瑶抹去眼泪,颤抖着将手机接过来,极力平静情绪:“珮珮,你要听医生的话,妈现在好得很。你等过个几天天去复查完了再回来,反正也不差那么一两天的工夫。”

    “妈……”舒珮喊了一句,瞬间泪如雨下:“对不起。”

    “傻孩子,什么都别想了,把病养好了快些给我生个外孙。”郭月瑶岔开话题:“我跟你婆婆商量了一下,觉得你和子安年纪都不小了,确实也应该考虑要个孩子。”

    舒珮的脸红了下,又聊了好一会才迟疑着将电话挂断。婆婆,要孩子……反复把郭月瑶的话想了一遍,又联想起贺子安说,他们结婚已经很久,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和纠结。

    正好这时贺子安收拾完毕,眼神温和的走了过来。她丢开手机,拉着他做下,想都没想就问:“我们结婚这么久,为什么还没要小孩?”

    贺子安的脸倏然起了一层暗红,难为情的把手机拿过来,开始打字:我不想你受苦。

    简单但是充满了怜爱的回答,让舒珮心中悸动了下,回想起这些天两人虽然同睡一张床,他很少跟自己提那方面的要求,不禁一阵心疼。

    身体的原因是一部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宠爱……心念一转,考虑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可以适当运动,双手旋即无意识圈上他的脖子,颤抖封住他的唇。

    贺子安僵了下脊背,双手有力圈紧她的腰,逐步加深了这个吻。不知过了多久,手臂上的力道渐渐放松,他移开唇笑着啄了下她的鼻子,用手语说:“该换衣服出门了。”

    舒珮脸上的情潮还未退去,却默契的理解了他意思,又羞又臊的埋头到他胸前……

    元旦假期尚未收假,会展中心正好有个艺术作品、书画展。两人在附近下了出租,顿时被眼前的人潮吓到。贺子安小心攥紧她的手,牵着她慢慢往里走。

    舒珮边走边打量周围的建筑,熟悉的感觉一晃而过,继而渐渐生了根。这个地方,她可以肯定自己以前来过,只是那时身边陪着的人好像不是贺子安。

    那个人是谁?越靠近会展中心的展厅入口,舒珮的思绪越混乱。一张模糊的男性面庞,隐约浮现,但她就是想不起那人是谁。

    甩了甩头,身后忽然传来女人大声的呼喊。她下意识回头,只见一个5-6岁左右的小毛头,举着风车笑容灿烂的快速奔跑过来,眼看就要撞上。

    舒珮本能的拉着贺子安闪到一旁,小毛头大笑着冲过去,还回头冲他们做了个鬼脸。相似的画面忽然而然的涌上来,她的脚像似灌满了铅,再也迈不动分毫。

    昏迷之前的记忆,一帧帧跳入脑海,像一场默剧反复涌现。分不清是幸福还是感动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下来,烫烫的滴在手背上,那么疼却又那么的甜蜜。

    贺子安觉察到她的异样,手臂自然而然的将她圈在自己胸前,目光里满是疑惑。

    “子安,谢谢你……”舒珮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站稳:“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贺子安胸口一滞,一手扶住她的腰抱紧,一手抚上她带了假发的头顶,温柔摩挲。良久,他松开她,小心扶着她走到一旁休息。

    特意刮得清爽干净的下巴,温柔搭在她的颈窝上,平静的在平板上打字:我们是夫妻,哪来那么多的客气。

    舒珮喉咙发涩,缓缓转过身将他抱住,所有的情绪皆化作热泪再次滚滚而下……

    逛完会展中心,又在外边吃过饭,两人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8点多。风很大,气温也比白天低了许多,舒珮一进门就缩到床上,不肯去洗澡。

    贺子安开好了空调,好笑的拿过平板边上网,边陪着她躺在床上耍赖。到了10点多,舒珮实在是困了,这才拿掉假发,一脸不高兴的央求他去放水泡澡。

    上海的冬天不如新港温暖,尤其晚上气温更是低得吓人。浴室里虽然开了浴霸,但舒珮向来俱冷,泡了一会就受不了的从浴缸里出来,胡乱套上家居服滚回床上。

    贺子安看她一脸难受的模样,又看看她还光秃秃的脑袋,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

    舒珮狐疑一阵,恶作剧的从被子里爬出来,手脚不怎么利索的扑过去,小手冰凉的往他衣服里伸。贺子安这段时间以来,原本就饱受煎熬,眼下被她这么一撩拨,神经瞬间爆开冷不防捉住她作乱的手,覆身上去将她的唇封住。

    “……”舒珮没有抗拒,身体甚至还诡异的涌起许多不可言说的期待。

    贺子安意犹未尽的吻了一阵,红着脸松开她,转身抓了睡衣跑去浴室。舒珮无意识的扯过被子将自己盖好,想到他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身体不行,又开心又失落。

    三天后,记忆恢复过来的舒珮,肢体协调能力也渐渐恢复。早上去医院复查,医生十分高兴的宣布,只要坚持康复训练,基本不会留下后遗症。

    从医院出来,又在指导医生的安排下,做了常规的康复训练。快中午的时候,舒珮掐着时间给舒传德去电话,得知郭月瑶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顿时开心不已。

    通话结束,她看着天气不错,拉着贺子安一道去逛了趟城隍庙,又去明珠塔上的旋转餐厅吃饭。大概是心情变好的缘故,舒珮玩得特别开心。

    下午玩累了的两个人返回住处,舒珮不等贺子安开空调,直接拿了衣服去洗澡。洗完出来见贺子安似乎在忙工作,她悄悄扬起唇角,悄无声息的从背后将他抱住。

    淡淡的百合花香味,若有若无的从身后飘过来,迅速钻进鼻腔。贺子安手上的动作顿了下,伸出修长的手臂,轻松将她捞到腿上,目标精准的吻上她的唇。

    舒珮身上柔软宽松的家居服里,什么都没穿。他炙热的手掌覆上来那一刻,身体不由自主的变得绵软,体温也不受控制的逐步升高。

    家居服的扣子,在他的动作下一颗颗崩开,雪白的肌肤接触到冷空气,本能瑟缩。贺子安笑意沉沉的移开唇,抱着她一起跌进宽大的床里,扯过蚕丝被密密实实地将两人盖住,跟着埋头到她胸前,情难自禁的捉住一团颤颤的雪白,张口含住那抹粉红。

    一场病让她消瘦了许多,原先一只手堪堪能握住的柔软,如今正好可以完全包裹在掌心。炙热的唇齿碾压、吸吮着朝思暮想的粉红,脑海里只剩一个清晰到不能在清晰的念头……

    然而心里清楚,她这个时候不适合受孕,流连不舍的她身上留满属于自己的印记,艰难抽离。

    舒珮觉察到他的意图,身子缠上去,双手再次勾住他的脖子不放:“你是不是没准备那个……”

    贺子安点头,呼吸急促的扯过被子将自己和她隔开,双臂却有力的将她抱紧。

    “那就体外……”舒珮仰头在他额上亲了下,主动拿开被子。

    贺子安狂喜,激动又克制地掀开蓝色条纹蚕丝被,颤抖着继续刚才动作。很快两人的衣服从被子里飞出来,肌肤相贴的那一刻,舒珮鬼死神差的想到了他们的第一次。

    脸红得仿佛随时会滴血,她微微瞌上眼,不敢去看他淬了火眸子,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将他缠得更紧。

    暖黄的灯光下,贺子安的脸也被涌动在四肢百骸的情潮,烧得通红,额头全是豆大的汗珠。他覆在她的身上,滚烫的吻,一寸寸印过去,最终落在那一丛幽林之外,辗转试探。

    异样的羞耻感让舒珮禁不住瑟缩一下,再次走神。阎素素说,男人要真把一个女人疼到骨子里,最直接的体现便是在床上,反之亦然。

    疼他……舒珮迷蒙睁开眼,脑子一热伸手推了推他,自己翻身趴上去。学着他的样子,把他胸口上上下下舔了一遍,迟疑停到那一柱充了血的昂扬旁边。

    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这玩意,脑子里想象着吞下去的感觉,小口一张毫无预兆的就含了上去。

    “唔……”贺子安口中发出一声愉悦又低沉的轻哼,覆在她背上的手,力道倏然有些加重。

    舒珮心中一动,小嘴更加快速的吸吮着,身下的床单也渐渐晕开湿痕。过了一阵,她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唇,动作笨拙的垮骑上去,另一张嘴不留丝毫缝隙的含住小子安。

    胀满的感觉带着十足刺激的感官体验,烈火一般烧灼着全身的神经末梢。舒珮顽皮的动了下几下,双手捏住他胸口的两粒凸起,稍稍使力撩拨。

    “唔……”又一声轻哼传来,愉悦过了头的贺子安猛的坐起,伸手托住她的臀,惩罚似的大进大出……

    窗外黄昏已过,夜色逐渐笼罩大地。旖旎无边的卧室中,春光醉人。

    隔天一大早,贺子安神清气爽的起床准备好早餐,叫醒舒珮后先去书房上网。

    风范挂牌后用hurricane的名义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即将在北京召开开机发布会,陆一飞和向晨已经提前出发前往北京。贺子安看罢邮箱里收到的邮件,唇角隐约浮起得意的笑,动作熟稔的把手机拿过来,给舒传德发了条短信。

    原本计划先回新港,随后赶赴北京。眼下向晨已经将场地布置好,不过多拖一天的时间,他必须要先带着舒珮上北京。收到舒传德的回复后,贺子安找到王锐,让他订了去北京的机票。

    从上海到北京,气温的下降让舒珮极端不适应。幸好贺子安事无巨细,早早给她准备了新的羽绒服,以及加绒的羊皮靴子、手套、耳罩等等。

    走下舷梯,才下过大雪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入眼皆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贺子安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极尽呵护。待王锐取来行李,三个人一起坐上陆一飞派过来的车子,出发去市区。

    舒珮只知贺子安此番来是为了工作,没怎么多问,倒是临上飞机前,特意给风范的行政部主管打了个电话,解释自己突然消失的原因。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非但没有责怪,还让她务必把病养好了再回去上班。算起来她和行政部的主管就没见过几面,但是这份温暖和关怀,比三月的春风还让她沉醉。

    车里的暖气很足,捂着大羽绒服的舒珮,后背渐渐出了层薄汗。不适的动了□子,贺子安的视线还停在平板上,一只手习惯性的拿了干燥的毛巾,轻柔伸进衣服里帮她擦汗。

    本是极平常的举动,偏偏舒珮的思绪跑得有些偏,脸颊瞬间烫得通红。

    “咳……”副驾座的王锐低头看过腕表,清了清嗓子转过头来,示意舒珮提醒贺子安后,改用手语比划:“贺总,酒店定的是两居室豪华套房,您不满意的话我马上换。”

    “可以了……”舒珮拦下贺子安举到半空的手,笑着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王锐。”

    王锐憨笑着摸了摸鼻子:“舒姐您言重了,这是我分内的事。要说辛苦,贺总可比我辛苦多了。”

    舒珮浅笑点头,又客气两句掉头去看贺子安。

    他脊背挺得溜直,眉眼带笑的回望过来,还停在自己后背的手,渐渐变得有些不老实。舒珮无措的咳了下,暗想自己之前怎么没发觉,看似无害的他私底下竟有这么闷骚的一面。

    小巧的鼻子无意识皱了下,贺子安淡定的微笑着,徐徐撤回自己的手。滑到她腰际的一瞬,顿了顿,灵巧探到她的肚脐食指轻浅的画起圈圈。

    无声又暧昧的挑逗,令舒珮控制不住的再次咳了下,慌忙拿了瓶水拧开,借以掩饰自己澎湃的情思。

    所幸车子很快在北京丽苑公寓酒店门前停下。舒珮面色绯红的下了车,又被贺子安拥在怀里,去前台换了房卡,乘电梯上了16层。

    两居室的套房比她在新港的公寓还要大,脱了靴子踩在松软的地毯上转了一圈,微笑着去牵贺子安的手。贺子安宠溺的揉揉她的头顶,侧身站到一边,示意服务生帮忙把行李搬进屋内。

    片刻之后,服务生摆放好行李,高高兴兴的拿着小费离开。房门关上下锁,贺子安的唇角扬得高高的,打横将她抱到沙发坐下,拿出手机打字:休息一下,下午有个发布会要带你去。

    “发布会?”舒珮坐在他的腿上,目光熠熠的盯着他唇:“我光着脑袋去会吓坏别人的。”

    贺子安哑然,圈着她身体的胳膊紧了紧,迅速打出:借口。你不去,就不怕我被别人拐走?”

    “怕……”舒珮歪头枕着他的肩膀蹭了蹭,小猫一样伸出爪子,轻轻摩挲他的脸颊。

    贺子安偏头啄了下她的唇,短信通知向晨晚些时候再安排造型团队过来。

    丽苑公寓距离景山、故宫和北海都很近,可惜这次时间太短,不能带她一一前去游览。简单吃过午饭,起身将她抱回卧室,修长有力的臂膀环上去,搂着她一起补眠。

    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向晨安排的造型团队准时过来敲门。贺子安收到短信去开门,并用平板说了下自己的要求,便将舒珮放心的交给他们。

    大概4点半左右,做完造型的舒珮客房里出来,褐色的中长卷发衬得她的白皙脸只有巴掌大小,精致的五官妆容恰到好处,黑色的小礼服裙很好的包裹着她的身体,芊芊柳腰不盈一握,小V领的款式浅浅露出一丝弧线,只一眼便让人止不住的心痒痒。

    贺子安喉咙干涩的吞了口口水,起身迎上去,眼底盛满了毫不掩饰的惊艳。

    舒珮让他看的有些难为情,忍不住小声问:“不认识我了?”

    贺子安笑着摇了下头,双手慢慢比划:“你今天好美……”

    舒珮回头见一干造型师俱是一头雾水的模样,忍不住玩性大起的跟着比划:“难道我以前不美?”

    贺子安被自己口水呛住,干咳两下直接揽她入怀,淡定走向房门。

    发布会在国贸大酒店举行,车子上路后不巧遇到拥堵,抵达时发布会已经开始。贺子安找到提前过来的王锐,用手语简短交谈一番,带着舒珮坐到媒体区的椅子上。

    电影是以hurricane的名义投资拍摄的,陆一飞身为hurricane董事局主席,在男主角缺席外形又比男主角帅的情况下,自然而然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焦点。

    在北京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电影开机、关机,举行着无数的发布会,然而能上映的却不多。这次hurricane投资的电影男、女主名气都不是很大,曾在尊创任过职的舒珮,猜出其中猫腻,不免有些担忧贺子安。

    趁着陆一飞侃侃而谈的工夫,她转过头挨进他的肩膀,悄悄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这部电影的拍摄期多久?

    贺子安凝视她片刻,笑着拥住她,食指落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答:大概三个月,明天早上在太庙拍重头戏,我带你去看。

    舒珮点头,没多问。发布会开到6点多,陆一飞宣布宴请所有前来采访的记者,此举立刻博得无数好感,甚至有记者提议,由陆一飞出演男主角。

    贺子安没听见记者的提议,见向晨招手,遂小心搀着舒珮上前与他们汇合。镁光灯再次闪起,光彩照人的三男一女悉数入镜,身为电影女主角的演员反而受了冷落。

    舒珮好气又好笑,闹不懂贺子安此举的用意。

    晚宴结束,三个大男人聚在酒店大堂吧,沉默的用手语交谈。行云流水的手势,配着或笑或沉思的表情,格外的引人注目。

    舒珮淡定坐在一旁,偶尔也会插上一两句,眉眼弯弯的望着贺子安。比起外形条件,陆一飞和向晨稍稍出挑,浑身上下都透着儒雅又绅士的味道。贺子安胜在亲和力够强,笑容温暖,那双眸子望过来时,眼底的柔情仿佛随时会溢出来。

    想起来之前,贺子安问的话,舒珮脸红了红悄悄抓住他的手。

    很细小的一个动作,不想却被陆一飞看了去。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来,没头没脑的说:“舒珮,老实说我挺后悔没追到你,不过我现在绝对是输得心服口服。”

    “问题是,就算你追我也未必答应。”舒珮扬起笑脸,望一眼贺子安才转过头直视他的眼睛:“感情的事勉强不来,谢谢你曾经对我的好。”

    陆一飞叹气,感觉到贺子安投过来的视线很不友善,嬉皮笑脸的岔开话题:“我约了个大美妞,先走一步。”

    话音落地,又听向晨附和:“我也约了人,不打扰你们了。”

    贺子安得意的挑了下眉,牵起舒珮的手,也跟着起身大步往外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