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53章 极品

第53章 极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距离农历新年越近,大大小小的聚会也越来越多。

    舒珮开店之后社会关系比较简单,一般接到的邀请多是同学联谊。打着大伤初愈的借口推了几回,耳根渐渐清净。

    她这边消停了,贺子安却是各种请帖短信不断,只是他始终坚持能推则推的原则,基本不出面。公司业务上往来的尚可丢给向晨出面,同学聚会可没人愿意代劳。

    发来通知的是高中的班长,说完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安排,后面附加了一句不可带家属。贺子安仔细把短信内容看上三遍,删了。

    转过天,跟向晨打听得知,这次聚会的发起人果然是杭栩宁,心底不禁暗自庆幸自己英明。一千万现金于李亦儒而言,也就能值北京的三分之一套别墅,不过照他的性子,得不到人自然是还钱的。

    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杭栩宁若真是为了借钱,大可低声下气去求陆一飞,或者向晨,犯不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借故接近。上次在荷塘,她私下找舒珮到别墅外谈话,挑拨离间的模样不要太难看。

    虽然不知道她如何得知,自己的小腹上有褐色的疤,但这种女人他素来是能离多远离多远。发短信回绝了班长的邀请,结束手头的工作,提前下楼接了舒珮回家吃饭。

    晚饭很丰盛,陈君萍坐在舒珮身边,一个劲给她布菜,生怕她吃不饱。舒珮从小就被郭月瑶高压管束,这会遇着脾气温和优雅的婆婆,相处得别提多愉快。

    吃饱去客厅小坐,陈君萍说了下婚礼的事,笑问:“先生算了日子,一个是年前一个是年后7月,你们怎么看。”

    贺子安喝了口茶,笑着看舒珮一眼,比划道:“年前太赶了,而且岳母还在医院。7月就7月,到时候正好带着岳父母一起去旅游。”

    “珮珮,你有意见也可以提。”陈君萍的视线扫过贺子安的脸,落到舒珮身上:“明天我就跟子安他爸上医院去,好好跟你爸妈谈下这事。”

    舒珮偏头想了一会,笑说:“妈,这事我跟子安商量过,听他的就行。反正半年的时间又不长,很快就到了。”

    陈君萍笑着点头,说到婚房的问题,问舒珮婚后想住哪里。舒珮想起回来时贺子安交代的,大大方方表示,婚后继续住市区里的小公寓就好,等怀孕了就回弯月湖这边养胎。

    “你现在好像还在服药,这事不着急。”听舒珮说要备孕,陈君萍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只是一看贺子安,心里的不安就涌了上来。

    舒珮面露赧色的点头:“妈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

    贺元坤和贺子鸣晚上有应酬,贺子安没法走开,只好耐着性子陪陈君萍和舒珮聊天。母女的话题又快又多,他插不上话索性拿了手机上网。点开许久没登陆的聊天软件,一下子刷出来几十条消息。

    看了下好友备注,消息的内容都没看就默默退了出来。百无聊赖的陪到9点左右,见陈君萍还没半点聊够的意思,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断她们,拉着舒珮告辞离开。

    “怎么,我陪你妈妈聊天你不高兴了?”舒珮坐进车里,双手捧着他的脸故意打趣:“还是你吃醋了?”

    贺子安浅浅的勾了下唇,出其不意的倾□子歪头枕上她的肩,什么都没说。舒珮见他似乎很疲惫,收起心思温柔摩挲他的手背。

    车子没回市区,出了贺家别墅就往荷塘开去。路上贺子安接到向晨的短信,通知说受3D贺岁片《作死的猴子》制片方邀请,请他出席13号在京举行的电影首映礼。

    贺子安看完短信,坐直起来揽住舒珮的肩膀,示意她也看一下。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去?”舒珮歪头靠到他胸前,笑着打出:“可是妈妈这两天就要出院,我估计没法走开。”

    贺子安脸上浮起一抹失落,宠溺的亲了亲她的脸颊,接着打字:“要和你分开两天呢,还要自己睡。”

    舒珮心里甜得比喝了蜜还开心,脸上却一副嫌弃的表情,偏头窥他:“才两天而已,有那么夸张吗。”

    贺子安笑笑,收了手机双手暗暗使劲将她抱紧。

    这几天天气一直不错,阳光晴好,温度适宜。舒珮一大早睡醒过来,洗漱完厌烦的坐回梳妆台,对着假发发呆。新的头发还没怎么长,假发一带就是一天,头皮热得出了许多的疹子,又痒又刺。

    无精打采的对着镜子比划一番,最后恹恹的选了一顶短发的带上。贺子安晚上临睡前又接到向晨的短信,加班到半夜才睡,醒来就见她一副很不开心的模样,旋即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后。

    舒珮从镜中望他一眼,心疼转过头:“怎么不多睡一会?”

    没形象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干净修长的双手狐疑比划:“你好像很不开心。”

    “你中午就要去北京,听说那边的漂亮姑娘海了去了。”舒珮嘟囔一番,伸手环住他的腰仰起头:“怕你被人勾走。”

    贺子安才不信她的鬼话,明明就是天气热了不愿意带假发,偏要拿自己当借口掩饰。好笑的揉揉她的头顶,俯身拿过梳妆台的手机,抱着她坐到自己腿上,慢慢打字: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舒珮心头的阴霾因为他的询问,转瞬消失于无形。捂着嘴吃吃笑了一气,她伸出食指慢慢的点出一行字:才不要,好容易能自由一两天。

    贺子安失笑,大手在她腿上拍了拍,起身去洗漱。

    由于是周末,天气又比较好,舒珮化完妆见他半天不出来,略一思付又把假发取下来,轻手轻脚的推开浴室的门。斑驳的光线从百叶窗的缝隙洒落到地面,照得浴室明亮非常。贺子安安静的躺在浴缸里,好似又睡了过去。

    想着反正没什么事,舒珮退出去通知陈姨晚些准备早餐,随后再次晃进浴室。

    贺子安还在睡,整个人大剌剌的躺在浴缸里,健康的白色皮肤让温水泡得有些发红。舒珮吞了吞口水,从洗手台下把小凳子搬出来,坐到他脑后的位置,垂眸端详他。

    兴许是睡得不沉,贺子安觉察到她的气息,笑着睁开眼。

    舒珮囧了下:“累的话就回房睡一会,中午12点半的飞机,你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休息,不急。”

    贺子安琢磨了下她的话,意味深长的望进她的眸子,唇角愉悦扬起。起身跨出浴缸,拿过浴巾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水珠,他捉住她的手腕一起回到卧室。

    舒珮的视线掠过他挺翘的臀部,再次禁不住咽了下口水,乖乖在床边坐下,等他枕着自己的腿躺好盖上被子,立即动作熟稔的给他按摩头部穴位。

    贺子安舒舒服服的享受一阵,再次闭上眼睡了过去。舒珮好笑又好气,挪开他的头,窸窸窣窣的钻进被子,也闭上眼假寐。

    再次醒来已经日上三竿,趁着时间还够用,免不了一番缠绵相抵,你中有我我中你有你。欢愉结束,穿戴好下了楼,陈姨已经准备好早餐。

    各自去洗了手坐下甜蜜吃完,舒珮忽然接到舒传德的电话,让她马上回去。

    “家里出什么事了?”舒珮一边抽纸巾擦嘴,一边朝贺子安递眼色:“我半个小时后到家。”

    这头舒传德烦躁的在客厅里踱来踱去:“郭晓在看守所自杀了,现在人已经送去三院抢救。”

    舒珮皱眉:“她自杀又不是我逼的。”

    “珮珮,我知道你也委屈,可是你郭叔一家往上找找关系,和你妈也算是本家。”舒传德顿了下:“就算不提这个,你张姨之前帮我们家不少忙,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舒珮的眉头拧得更紧:“回去再说。”

    贺子安大致猜到是什么事,留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自己上楼简单收拾了下行李。

    车子进到市区后,舒珮吩咐司机送贺子安去机场,自己下车拦了出租回新华小区。上到楼上,不等她拿出家门钥匙,家里的入户门忽然打开,舒传德黑着张脸朝里吼道:“请你们马上离开!”

    舒珮心中一凛,伸脖往里看。钱新荣夫妇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死不要脸的赖在客厅,看那架势好像打算长住。暗自咬了咬后牙槽,轻声安抚舒传德两句,转头拿出手机打110报警。

    客厅里的钱新荣一听见舒珮的声音,立即疯了一样冲过来抢夺电话。舒传德原就怒不可遏,自然不会让她靠近舒珮,虎着张脸硬生生将她拦下:“你想做什么!”

    “还钱,你们给20万,我们马上走。”钱新荣被他脸上的怒气吓到,虚张声势的叫骂:“我儿子没少为她花钱,这笔账他没法来算,我替他算。”

    “开玩笑!”舒传德生平第一次觉得,舒珮没和方亦然走到最后,是不幸中的大幸:“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从舒珮手里骗了多少钱。”

    舒珮打完电话,凑到舒传德耳边讲了两句,目露不屑的越过钱新荣进门。

    比起钱新荣的不要脸,方父方敏中实在懦弱得不像话。他局促的坐在沙发上,见舒珮进来,慌忙起身站到一边,眼神闪躲的盯着自己的脚面。

    舒珮也懒得和他客套,坐下便不客气的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无凭无据的上我家里闹,别怪我不客气。”

    钱新荣一心只想从舒珮身上捞点养老钱,方才听她真的报了警,这会又撂狠话心里愈发的不痛快。恨恨冲过来,从一堆行李里面翻找出一本日记,“啪”的一下甩到茶几上:“你不是说我们无凭无据吗!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这里边记着的,一笔一笔都是亦然在你身上花掉的钱。”

    唇角嘲弄勾起,回头招呼舒传德:“爸,你先进来,警察马上就到了。”说完,轻蔑的从茶几的抽匣里拿出一本账册甩过去,声都懒得吱。

    静默良久,钱新荣迟疑拿过账册翻看。正巧舒珮的手机有电话进来,见是孟欣的号码,蹙着眉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接通:“您好,请问哪位。”

    这头孟欣郁猝的咬了下唇:“方亦然的父母是不是上你家闹去了?”

    “你指使的?”舒珮冷笑:“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舒珮,我现在不想和你吵。”孟欣无力极了:“这对极品昨天上公司搅黄了我的工作,我恨不得他们立刻死。”

    舒珮沉吟片刻,忽然笑了:“所以你借刀杀人,把他们支到我这里来?”

    孟欣忿忿:“我没有。给你打电话只是想提醒你,方亦然的父亲有精神病史,你自己小心。”

    “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舒珮嗤笑一声,踱步走到窗前,目光没有焦距的望向远处:“还是你有求于我。”

    饶是孟欣再无脑,被人揭穿心思总归有些下不来台:“我给风范投了简历,争取一个很简单的职位。”

    舒珮没吱声,等着她把话说完。

    手机那头静了一两秒,再次响起孟欣近乎哀求的声音:“听说风范是你男友跟人合资开的,我家里现在出了点事,非常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好跟银行贷款。”

    舒珮语气骤然变冷:“怎么,不开口闭口的说我丈夫是哑巴了?”说罢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开门出去,见舒传德正跟钱新荣夫妇剑拔弩张的对峙,方敏中的双眼黑沉沉的,隐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回味着孟欣的话,心底寒了寒,舒珮换上温和的笑脸:“钱阿姨,你总这么闹换谁都不会舒服。”

    话音落地,余光瞥见方敏中眼底的戾气疑似散去,松了口气继续说:“这样吧,你说个合理的数,毕竟我跟方亦然好过一场,只要不太离谱我愿意赔偿。”

    舒传德心有不甘的插话:“珮珮,不能由着他们这么欺负人。”

    “爸,人心都是肉长的,钱阿姨就方亦然这么个儿子,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舒珮说着给舒传德递了个眼色,亲热坐到钱新荣身旁:“你看,我爸早上都没准备什么菜,你们来新港也好长时间了,不介意的话中午我们一起到外面吃个便饭。”

    钱新荣听她这么说,心下欢喜的站起来,拉着丈夫方敏中往外走。舒珮低头看了看腕表,故意拉着舒传德走在后面,等着他们夫妇出了门,旋即光速将门锁上,脸色发白的又打了一遍110。

    舒传德一头雾水,沉声问怎么回事。

    “爸,方亦然的爸爸有精神病史,刚才他看你的样子像似要杀人一般,幸好我及时发现。”舒珮喘匀呼吸,隐约听见楼下传来刺耳的警笛声,顿时如释重负的跌坐到鞋凳上。

    钱新荣夫妇被带走,舒珮不想惹麻烦,又请警察进门把他们带来的行李全数搬出。处理完这个事,心有余悸的给阎素素去了个电话,问她如何把这事圆满的平了,否者今后家无宁日。

    阎素素给出办法简单又直接,当着警察的面给他们五万块,声明不是赔偿,而是出于道义的援助。并且要求他们今后不得再骚扰。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就不是问题,舒珮明白这个理,就是心里的坎过不去。被狗咬了一口就罢了,回头还得给狗爸狗妈送狗粮,天下哪有这个理。

    但是一想到方敏中随时会发病的样子,不免惊悸。跟阎素素谈完,想起舒传德叫自己回来的事,更觉闹心。枯坐许久,眼看午饭的时间已到,赶紧拉了舒传德出发去医院给郭月瑶送饭。

    小心照顾郭月瑶吃完,舒珮洗干净饭盒,又帮着把香蕉剥好,试探着提了郭晓的事,问她有什么看法。

    “你张姨的判决结果大概什么时候出?”郭月瑶的气色越来越好,脾气比起病前明显温和了许多:“你要是觉得不能帮,妈也不勉强你。”

    这段时间又是受伤住院,又要忙着别的杂事,舒珮还真没在意张雪秋的案子。尴尬的抿了下唇,低头拿手机上网查询。

    打开新港政务网,头条新闻便是扰乱金融秩序案判决结果已出。张雪秋与另外两位从犯判处有期徒刑5年,缓刑3年。主犯判处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小心念出自己查到的结果,舒珮打量着郭月瑶的神情,沉默。

    “缓刑就跟没被判一样,郭晓那孩子没理由想不开要自杀。”郭月瑶嘀咕一番,难为情的望着舒珮:“要不,你替我去三院看望她一下?”

    舒珮没得拒绝,眼见到了午休时间,情绪复杂的出了病房。下到住院部楼下,估摸着贺子安已经在北京落地,一股脑把早上的事打出来,给他发了过去。

    兴许是北京的活动比较忙,贺子安的短信回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他的看法跟阎素素一致,真遇到神经病,远远躲着才是上策,而不是不要命的激怒对方。

    至于郭晓的事,他没怎么讲,就一句放心略过。

    舒珮收了手机回到车上,致电郭宝祥问清郭晓所在的病房,心不在焉的发动引擎离开总院停车场。

    郭晓在看守所自杀,竟然是用别头发用的发卡割脉。舒珮在病房外厅郭宝祥说完,安抚的拍拍他,转身去办理探望手续。郭晓还没醒,苍白的脸掩在大片的白色床上,看着更加了无生气。走近床头看毕才送来的化验单,舒珮眸光闪了闪,挪了张椅子过来坐下。

    说不上是同情还是怜悯,舒珮端详她半晌,莫名觉得自己残忍。Attendre就算没有郭晓闹的那一出,也逃不过关门的厄运,只是她没有料到郭晓自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多大的恨,才会促使她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从而达到放弃孩子的目的。而那个男人,依旧拿着他们家的钱,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走神中,郭晓满含怒气的嗓音,激动响起:“谁允许你进来的!”

    舒珮收起自己的情绪,答非所问:“你的案子还没公审,而且据我所知你男友又换女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