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55章 幸福

第55章 幸福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瑶见状,脸色变了变,一想到陈君萍向来热心肠,旋即飞快跟上。

    高高的江堤上围着不少前来上香的香客,靠近江边的古树根下,数位上香的女客在大声呼救,其中一个小身影正拿着竹篙跳到竹排上,试图下水救人。视线前移,水流平缓的江面上,已经有人下水,看着水性不大好的样子。

    看清竹排上的人是陈君萍,舒珮当即吓得失声惊叫,惊恐的让她别动。酸麻到发抖的两条腿,这时浑然不觉得疼,蹭蹭蹭从江堤的台阶上往下跑。

    兴许是江边风太大,古树根下的人说话,江堤上的人能听着,上面的人怎么喊,下边好似只隐约听个声。舒珮越跑越急,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陈君萍往江里跳。

    半分钟的时间不到,舒珮跑完了十几米长的江堤冲到江边,焦急的叫陈君萍回来。所幸最近一直晴天,江边的水位不算太深,那位水性一般的雷锋大哥,已经救起落水的小孩,正托着慢慢往岸边走来。

    江水幽清见底,大块夸张、锋利尖锐的礁石,在水底下隐约可见。江面上吹来的冷风寒意极重,舒珮走上临时码头的竹桥,迎着冷风慢慢前行,后背的衣服不知何时早已汗湿。

    冷静走到竹桥的尽头,她一手握紧用来固定桥身的木桩,半蹲□子朝陈君萍伸出手:“妈,落水的孩子得救了,江边风大,您快些上来。

    陈君萍约莫是当时太急,中跟的鞋子踩在有些腐朽的竹排,哪还有半分之前的稳当。然而越急,竹排晃得就越厉害,舒珮急得不行,高声叫来身后的陈瑶帮忙。

    两人一个在桥上,一个拿着长长的竹篙伸到陈君萍手边,徐徐往回拉。过了片刻,竹排终于横到桥头,舒珮赶紧抓住陈君萍手拉她上桥,一张嘴话都说不利索:“妈,你要不要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微微颤抖的声线,听在陈君萍耳中,就跟小孩撒娇似的软糯,让她没来由的心疼了下:“我也是一时情急,没想太多。”

    “我知道……”舒珮吁出一口气,跟着陈瑶一起扶她下桥。

    落水的小孩没什么危险,就是江水太凉约莫受了惊,任由他爸妈怎么呼喊就是不吭声。不哭不闹的坐着,嘴唇冻得乌紫。

    要不是围观的人催着送医院,那对父母没准还在坐在地上大哭不止。舒珮看得心有余悸,赶紧搀稳陈君萍的胳膊,往江堤上走去。

    原本说好上完香就回新港,结果陈君萍从长居安福寺的居士口中,得知祈福法事即将开始,于是又要留下来。舒珮特意请了一天的假陪她,哪里好意思开口说不。

    求助的目光望向陈瑶,后者心领神会,三言两语就把陈君萍的念头给劝退了。因为她说:“我早上听陈恺说,奶奶昨晚没怎么吃饭。”

    陈君萍一听当即给陈恺的爸爸打电话,得知老太太今天早上非但没吃还吐了,转瞬拉着陈瑶回到车上,即刻回转市区。

    老太太每年冬天都会不舒服一阵子,陈瑶好心想帮舒珮,结果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一路跟着。先去郊区的老房看望老太太,跟着帮忙收拾东西,送老太太去住院,马不停蹄的忙下来,天都要黑了。

    从新港第三甲级综合医院出来,她扭头看一眼累惨的舒珮,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放心吧,我觉得自己还能承受得来。”舒珮趁着陈君萍先上了车,咬着陈瑶的耳朵嘀咕:“今天真谢谢你,亏得你姑妈没掉江里,否则我就是个罪人。”

    陈瑶摇头苦笑,自嘲的说自己简直是画蛇添足。舒珮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而且心情看起来不错,谈笑中手机有电话进来,见是舒传德的号码,激动接通。

    其实她之前答应了陈君萍,晚上一起回贺家吃饭。只是贺子安不在家,舒珮自己过去难免不自在,这会舒传德电话一来,她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通话结束去找了陈君萍解释,跟着别过陈瑶,驾车返回新华小区。进入市区后遇到拥堵,没辙只好改道从尊创那边走,路过尊创楼下时,不巧还遇到了红灯。

    舒珮疲惫的倒到椅背上,随意扭过头。

    自伤愈后回到新港,她就一直没怎么关注的隔壁楼栋一楼,有家正在装修的店子外面,站着一个特别像美亚的女孩。由于距离太远看不真切,正想细看偏偏绿灯亮了起来,舒珮匆忙收回视线,赶紧开车。

    回到新华小区的自家楼下,她停车摸出手机给美亚去了个电话,关心的问她最近找了什么工作。之前贺子安曾说,店子的事他代为处理一下,从上海回来就忙忙乎乎的,倒是把这事给忘了。

    这头美亚正忙着指挥工人,将新买的家具搬进店里,为了不泄露秘密,拿着手机走远几步笑说:“在子安哥哥的公司上班,舒姐你好一些没有?”

    舒珮放心的笑出声:“除了脑袋成了秃瓢,一切和以前一样。”

    “秃瓢……”美亚重复一句,忽然大笑:“正好晚上那什么的时候,灯都不用开。”

    “取笑我啊?”舒珮佯装不悦:“小琪呢,她也还好吧。”

    “很好,你放心吧。”美亚羡慕嫉妒恨:“倒是你,这么久都不和我们联系,有了子安就不管我们了。”

    舒珮直觉冤枉:“我哪有啊,等过两天闲下来,我请你们吃饭好不好。”

    美亚笑得贼兮兮的:“成,那我不和你多说了,在加班呢这边有些忙。”

    舒珮笑着挂了电话,锁车上楼。陪舒传德吃过晚饭,照例给贺子安发短信,把白天去安福寺发生的事,事无巨细的告诉他,顺便问他何时回来。

    这头贺子安已经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回短信时却不告诉她,只是让她晚上回花岸水榭。

    舒珮也没多想,随手打出:我在家陪我爸呢,白天爬了一天的山,两条腿酸得都抬不起来,实在不想动。

    贺子安:我有个文件存在笔电里,急着要用,你就委屈一下,去帮我回去找找好不好?

    舒珮一看是工作的事,不情愿的同意帮忙。短信发送完毕,她随口问舒传德今日郭月瑶的CT结果,得知最迟小年前能出院,心情立刻由阴转晴。

    呆到晚上10点多,眼见舒传德已经有了些许困意,她强打精神,下楼拿了车开回花岸水榭。开门进了隔壁,在他电脑里找到那份资料,拷贝下来带回自己的公寓,上网登陆邮箱给传了过去。

    去洗澡的时候,舒珮才发现两条腿,真的酸得蹲都蹲不下来,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洗完躺床上发了会呆,迷迷糊糊睡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鼻腔里闻到一抹熟悉的气息,跟着身旁的床垫往下陷去。舒珮以为自己在做梦,闭着眼翻了个身,不想却碰到了一堵坚实的人墙。

    “谁!”惊叫一声醒来,贺子安笑意沉沉的脸,在昏暗的光线里倏然放大。舒珮又怕又气,伸手捏着他胳膊上的软肉,就大力的拧了一下:“再让你吓几次,我迟早会被你吓死。”

    “嘘……”贺子安伸出食指压到她的唇上,手脚麻利的掀开被子躺进去。

    舒珮睡意全无,脑袋枕着他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要他坦白,杭栩宁是不是真的私下给他发过短信。贺子安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大力的搂紧她,拿过手机飞快在记事本上打字:发过几条,明里暗里的跟我借钱。

    说到借钱,舒珮心里禁不住再次泛酸,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的眼睛,挖苦道:“怕是先借了钱,然后再借个种,最后带着包子回来借人吧。”

    “……”贺子安没想到舒珮醋意这么大,默了一两秒,心中窃喜的打趣:那怎么成,我有你就够了,除了我妈以外,别的女人都是浮云。

    “难道瑶瑶也是浮云……”舒珮笑得奸诈:“说实话,杭栩宁回来后,你到底有没有动过心。”

    贺子安举起双手投降,尔后慢条斯理的垂下来,拿回手机回答:动心倒是没有,就是上次外婆做寿突然看见她,有些意外。

    舒珮看完,惊见时间已是夜里两点,随即决定先放过他:“这趟去北京你肯定累坏了,早点睡吧。”

    贺子安点头,随手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跟着将床头灯的亮度调到最暗。舒珮刚会过意,手就被他带着,碰到了那跟坚硬如铁的玩意。

    佯装不懂的缩回手,舒珮又羞又臊的红着脸睨他:“你到底要不要睡了。”

    贺子安没回话,而是轻柔的覆身上去,捉住他心心念念的柔软,张嘴含住那颗小小的粉红,心醉神驰的的吸吮起来……

    隔天两人都没能按时起床,索性继续补眠。睡到快中午,舒珮饿醒过来,柔情似水的给了贺子安一个吻,先行去下床去洗漱,顺便准备吃的。

    弄完都差不多12点,舒珮解□上的围裙,走去卧室叫醒贺子安。

    一起吃了些东西垫肚子,贺子安神秘兮兮的比划手语,问舒珮下午不上班的话,要去哪里。

    舒珮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去医院陪我妈,然后去一趟派出所,看看方亦然的父母走没走。”

    贺子安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再次比划:“我陪你一起。”

    舒珮狐疑端详他几秒,打趣道:“干嘛?怕我偷吃啊。”

    贺子安笑着摇头,放下筷子回房换衣服。舒珮无奈失笑,暗想贺子安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偏偏她还爱死了他这个样子。

    收拾妥当来到楼下,舒珮坚持自己开车,贺子安见说服不了,只好乖乖坐到副驾座。

    到了武警总院,郭月瑶的精神特别好,不停拉着贺子安问长问短。舒珮安静坐在一边,含着笑看他们鸡同鸭讲,偶尔实在看不下去才帮着翻译。

    哪知郭月瑶说到一半,忽然转过头,小心翼翼的问舒珮:“手语不难学吧?等你们要了孩子,我肯定会帮你们带,只是老跟子安这没法交流太闹心了。”

    舒珮心中一动,喉咙顿时变得有些发紧:不难,回头我让子安整理下视频资料,等你出院了就跟我爸一起,慢慢看着学。”

    郭月瑶微笑同意:“你这几天是不是已经停药了?要是停了记得找医生问问,大概多久可以要孩子。”

    “哎呦,我的妈!哪有你这么急的。”舒珮囧死:“婚礼都没办呢,急什么要孩子。”

    郭月瑶笑着看了一眼贺子安,说话的分贝渐低:“什么年代了,谁还兴说没婚礼就不算结婚的。有法律保护才是正经事。”

    舒珮抿唇,心里其实也很想要个宝宝,不过这才手术完没多久,而且辅助治疗的药也刚停,要孩子的事真的急不得。怕再呆下去,这个话题扯没完,胡乱找理由离开。

    回到车上给派出所去了个电话,听闻方亦然的父母,昨天下午就在警察的护送下离开了新港,舒珮轻松之余,又觉不忿。

    随手把手机放到一旁,她扭过头勉强扬起起笑脸:“我的事忙完了,你有没有要忙的。”

    “我……”贺子安抿唇指了下自己的鼻子,笑嘻嘻的把手机递过去,只见上面打着:我想去一趟尊创。

    舒珮神色认真的和他对视半晌,发动引擎,打着方向盘倒车离开总院的停车场。片刻之后车子开进尊创楼下的停车场,贺子安等她锁好车子,却不急着进电梯,而是拉着她走步行的通道,上了地面。

    就在舒珮以为他要进大堂,手却被攥着,直直往隔壁的楼栋走去。昨天开车路过是看到的那家店,貌似已经装修完毕,果绿色的门脸在一片灰白色中,显得格外打眼。

    走至门头下方,冷风吹来,舒珮拢紧身上的外套,下意识抬头望去。掩在红布下的法语单词Attendre,崭新又刺目。

    愣怔中,店子的遥控卷闸门徐徐升起,舒珮浑身的血液一下子从上头顶,本能的迈步进去。和原来在跃丰时一模一样的格局,不同的是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每一样器皿上,都印着Attendre的logo。

    眼眶倏然变得湿润,她不顾才装修完尚未散去的刺鼻甲醛味,傻子一样在店里又哭又笑。贺子安单手抄在裤兜里,一脸闲适的跟进去,站定。

    舒珮回头看他,眼泪流得更加汹涌的奔到他身边,双手紧紧环上他的腰。

    贺子安心满意足的让她抱一会,抬手轻轻帮她将眼泪擦掉,跟着慢慢比划:喜欢吗?

    何止是喜欢……舒珮激动的踮起脚,不管不顾的吻上他的唇。

    贺子安双臂下垂到她腰上,收紧力道,逐步加深了这个吻……

    过不两天就到了周末,陆一飞一大早从香港飞回来,通知贺子安和向晨,立即去尊创讨论风范上市的事。舒珮赖在床上不想动,最后抵不住贺子安作乱,闹了好一阵才无精打采的陪他一起过去。

    三个大男人坐在酒吧中央的圆形沙发上,激烈却又无声的讨论着。舒珮独自坐在吧台,恨恨咬着吸管,不时吸一口豆浆,仔细翻看贺子安随手给自己的资料。

    资料的内容是风范来年的投资计划,目前已经开拍,或即将开拍的电影有四部部。其中一部的男女主演,还是国内当红的俊男靓女,票房前景看好。

    另外正在洽淡的剧本多达上百部,然而其中电影只占了三成,余下的都是电视剧。舒珮不大理解hurricane原来就是上市公司,陆一飞为何还要重新成立一家,专门做电影后期、发行、投资的股份制子公司。

    疑惑归疑惑,舒珮倒是没过问过公司的任何事,也没有要插话的兴趣,安静等在一旁。讨论持续了大概三个小时,陆一飞低头看过腕表,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请大家中午去南苑吃饭。

    “陆一飞,我想叫陈瑶一起,你不介意吧?”舒珮闷了一早上,想到吃饭还要继续闷着,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陆一飞偏头望过去,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两秒,笑答:“行啊,我女朋友也会来,希望你们能玩得愉快。”

    “女朋友!”

    “女朋友!”

    向晨和舒珮几乎是同时惊呼,两人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陆一飞神秘莫测的扶了下鼻子上的眼镜:“其实你也认识的。”

    舒珮一听自己也认识,下意识的想到一个人:“该不会是杭栩宁吧!”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有个好大的BUG,~(^_^)~文大概月底之前完结,非常感谢一路追文的妹子们,三素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