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60章 搅局

第60章 搅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城三院抢救室内,心脏复苏起搏器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垂首立于床前的几人,神色各有不同。

    压抑的气氛里,死亡的气息如影随行,搅得人更觉不安宁。

    “滴……”的一声蜂鸣之后,心脏监测器屏幕上的白色直线缓缓升高,跟着出现平稳的峰度。方亦然额上微潮,神色麻木的从另一张床上坐起来,反观李亦儒却平静得好似于己无关。

    负责做抢救工作的医生脱下手套,双眼微眯的窥了李亦儒一下,扭头示意护士将被单盖好。以假乱真的人偶被推出去,转瞬进入ICU。

    方亦然束手束脚,不多时堪堪套上医生服,带了口罩与李亦儒一块出去。

    自由的空气清新又醉人,脚底的车水马龙充满了烟火气的喧嚣味,隔着一层通透的钢化玻璃,痒痒钻进鼻尖。远处浮在空中云层,散了又聚,聚了又散,那么近却又那么遥远。

    犹如此刻他失而复得的自由。

    身后脚步声渐近,方亦然再无心思观赏美景,转过身的刹那额上的经脉本能一突,手也跟着抖了抖。操!心中暗骂一句,不免又生出几分忌惮法律的惶恐。

    “明天下午5点,鸣安地产要在弯月湖搞猜灯谜送别墅的活动。”李亦儒摸出只烟含上,慢条斯理的点着,狠吸一口吐出烟雾:“陆一飞那帮子人一定会乘船游湖,药我给你准备好,今晚你提前过去熟悉环境。”

    方亦然盯着他手中烟沉默片刻,耳朵里隐约响起舒珮与贺子安交好的糜音,神色立时变寒:“量足不足?”

    李亦儒手上的烟已去半根,拿眼睨他:“不用你操心的事别问。”

    说完又觉太过狠戾,咧嘴露出一嘴烟牙笑开:“新的身份正在办理,大概三两天就能成,到时完事你直接来瑞扬任职。”

    此刻方亦然心中的恨多过于恐惧,虽感激却不把他的话当真,自有一番自己的思量。

    空气倏然沉默,李亦儒抽完烟随手摁灭,叫来自己的助手送方亦然去休息。待他出了门,拿出一直震动的手机,把来电挨个翻了一遍,火气上来直接丢进大班台旁边的鱼缸。

    同一时间的瑞扬楼下,孟欣再次面试失败,目光散漫地走过大堂门外。孙怀鸣人模人样的走出去,似未见她,只顾拿着手机与人讲电话。

    孟欣乍见之下险些冲上前质问,转念一想即便问了也是徒劳,索性垂下脑袋,悄悄靠近过去顿住脚步,依稀听见他讲:“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个姓孟的不是我女朋友。”

    抿成一条直线的唇颤了颤,孟欣侧耳,几步外的孙怀鸣又讲:“您真要听?那我不妨告诉你,我接近她是为了工作,丁点感情都没有。”

    孟欣消瘦的身子晃了晃,一双手恨恨攥紧拳头。抬头的瞬间,一辆比亚迪徐徐从地下停车场开出,副驾座上的人轮廓神似方亦然。

    视线下意识追逐过去,车速渐快,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愣神的功夫,孙怀鸣也上了车,从她眼前绝尘而去。

    在职场里混沌了好几年,专业日渐荒废,勾心斗角倒是学了一些皮毛,方才匆匆一瞥内里警觉之心丛生。加之与方亦然同居两年,再傻都不会去怀疑自己的眼神。

    打车到了监狱,非探视日不接待来访。孟欣眼睛一眨,大颗大颗眼泪落下来,伤心欲绝的表示自己有了身孕,只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否安好,不见也行。

    值班狱警让她烦得没辙,一个电话打过去来,末了冷冷告知:“4509号犯人自杀未遂,已经送去三医抢救。”

    孟欣哭得更加伤心,千恩万谢的退出去,敛去做作悲伤的脸寒得吓人。站在冷风里等了许久,拦到一辆出租直奔三院。

    时间正好在下午下午四点,ICU允许家属入内探望的时间。孟欣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小心报出方亦然的名字。哪知招来一顿专业讲解,总结出来无非是一句话:他的情况比较严重,要探望得过几天。

    当下心里的猜测更甚,扑通一下跪到护士跟前,将自己在监狱的说辞,声声催泪的复述一遍。护士见她哭得凄惨,一时心软,便给放了进去。

    片刻之后ICU隔离病房里传来一声尖叫,孟欣垂眸盯着床上人偶,冷笑步出。

    黄昏来临,红色的残阳从云层里挣扎出来,洒下一地金黄。

    舒佩不知所想的发了一下午呆,这会抬手看表,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数个小时。

    窝在车厢太久的四肢酸麻非常,反倒是情绪无比的冷静。今时不同往日,心间再无当初贺子安消失不见的郁猝和慌张,翻出向晨的号码,坚定不移的拨了出去。

    不多会车子开至向晨所说的茶肆楼下,对镜理妆锁了车迈步上楼。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这会见了点心饿狼一般,也不避忌对面的人,兀自狼吞虎咽。

    想是向晨已经得知贺子安生病一事,眉宇间颇多理解和同情,说话的调子也变得和往日不同。多了丝丝温柔安抚之意,听在耳中倍觉舒心。

    贺子安能有如此兄长、如此的好友,实在比她好过太多。囫囵吞下最后一颗鱼丸,抬眸望向对面的向晨,自嘲一笑::“让你看笑话了。”

    “你不记仇就好,子鸣太过紧张子安的病,这个弟弟从小到大他都不曾舍得欺负分毫,难免会拿别样眼光看你。”向晨摆手:“调查的结果我已经给子鸣发了过去,子安现在在武警总院五官科,21楼21-19号病房。”

    都大半天过去,怕是贺子安早已苏醒。舒佩心里想着,略略有些懊恼自己贪嘴,大致说了方亦然给自己电话事,擦了嘴心急火燎的离开。原以为郭月瑶出院,她得好长一段时间不会踏进总院大门,却不曾想年没过完,自己就又再来。

    乘着电梯到了21层,不费周折的进了19号病房,不想陈君萍也在。“妈,对不起。”喉咙干涉异常,可声线干净又有力:“都怪我没把子安照顾好。”

    陈君萍脸上浮起微笑,招手叫她过去:“你们从国外回来那天,他们兄弟俩因为公司的资料泄露而吵了一架。你大哥对人防备心重,又怕子安感情用事,因此早上的事由我替他向你道歉。”

    舒佩默然,心里暗自斟酌一番,旧事重提:“我考虑了很久,我妈的欠款还是我们家来还。”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子鸣他就是根木头,哪里知道找媳妇要找什么样的人。”陈君萍有些恼她放不下那点自尊,又不能直白挑破:“凡事多为子安想想,他一个大男人爱护自己的妻子怎么了,哪有你分这么清的。”

    舒佩语塞,低眉顺眼的坐过去,心里仍旧闷着一股气,只是没在面上表现出来。

    陈君萍絮絮叨叨,又是催促他们快些要孩子,又说了些小儿子的儿时趣事。说着说着提到头年在上海做的手术,语气难掩哽咽。舒佩听得胸口抽疼,心底自是愧疚难安,温言劝她。

    高烧褪尽,贺子安的脸色愈显惨白,陈君萍跟舒佩发觉他醒了,立即打住话头,一人抚额一人执手,皆是喜上眉梢。嘘寒问暖一阵,很快有保姆送来温热的白粥。

    舒珮从保姆手里把饭盒拿到手中,挪椅靠近过去,深情款款的要喂。

    一旁的陈君萍见儿子的视线始终停在儿媳身上,心中难免失落,找了借口外出透气。稍后,陆续有人前来探望,舒珮怕陈君萍挑剔,到底给舒传德发了条短信,告知贺子安生病住院一事,并留了病房号。

    在医院住了一天一夜,元宵节早晨8点不到,贺子安醒后直接吩咐管家去办理出院手续,自己和舒佩坐车跟着司机先走。舒佩晚间在医院守了十来个小时,困倦的很,上车就歪在他的肩头打盹。

    车子在昏昏沉沉中绕到新华小区,舒佩上楼将电脑带下来,上了车又是小鸡吃米一般不住打盹。

    过了许久又好似很短的时间,恍惚睁眼,车子已经开进荷塘。原本清净的院里多了数名保镖,另外还多了一条母的黑背,名字霸气无边:元帅。

    舒佩忆起昨日那通电话,心头惶惶然,当下对此安排并无反感。

    别墅主楼上上下下都被翻过,陆一飞与向晨黑脸坐在客厅。舒佩当真累极,开了门脚都迈不动,偏巧身后又传来阎素素略关心的话语:“梳子,你们这几天都干什么卖命活了,怎么站着都像在打摆子。”

    心知她是明知故问,左右对其中的那一个干字无语。相携进去,阎素素直拉她上了二楼,从包里将支票取出来:“钱还了吧,硬气点别让人以为我们娘家没人。”

    “母鸡护崽子啊?”舒佩懒懒躺进贺子安特意为她准备的贵妃椅,忍不住打趣。

    阎素素笑眯眯的挤上去,心情愉悦的跟她咬耳朵。末了坐直起来,从包里另外还给了两服中药,暧昧难辨的让她务必喝完。

    舒佩略略心动,但是这一年往医院跑的次数太频繁,不由得担心:“不会有事吧?

    阎素素摇头,侧耳听了一阵楼下的动静,见她似睡非睡又关心道:“你还是陪我去客房歇会吧,灯会下午6点才正式开始,我看你也累得不行。”

    舒佩抿嘴笑开,懒洋洋的爬起来,和她一道去了客房,躺下不久便沉沉睡去。

    楼下客厅的茶几上,贺子安的电脑开着机,屏幕上自动播放在院外拍到的脚印照片。陆一飞蹙着眉,一声不吭的在房里踱了两圈,复又坐回去。其他人也不说话,目光晦涩难辨的盯着茶几。

    过了许久,向晨也站了起来,背着手走到落地窗前,静静凝视窗外不远处的一株杨梅树。荷塘的电子安保系统十分强大,若非专业人士,轻易破解不开。

    否则这些年这里早被毛贼搬光了。其次,从别墅外的监控画面上看,将军这几天都很正常,没理由进了外人,一声不吠。分析完了折回去,一拍脑袋进入贺子安电脑系统。

    少顷,他将屏幕转向贺子安,冷静用手语问他:“你的电脑怎么没装我给你的那个反偷窥软件。”

    贺子安眉头更加皱紧,旋即像似想起什么,直接用手机上网。

    一干人皆望着他,下一秒反应过来各自解锁点开网页,接下来是长久的沈默,只是几个男人的脸色渐渐由阴转晴,继而纵声大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亦儒约莫是最近手背,每颗棋都差些火候,生生将赢面拱手送出。大家笑了一气,神色放松下来,笑闹着逼迫贺子安给大家做晚饭。

    时光好似回到了高考结束那年的暑假,贺家家长突然去旅游,整栋别墅都归他们几个所有。男人喜欢的大多是力量型的运动,好胜心又强。彼时年轻不懂事,又都是17-18的毛孩子,无一不觉得男人下厨显得婆妈。

    于是几轮网球比赛打下来,输得最多的贺子安被支使去了厨房。保姆有心,全部越疽代苞,哪知被一干损友识破,不得不重新来过。

    等他勉强弄好两菜一汤出来,其余人已是吃饱喝足,皆看着他大笑。

    下午闹完一场,仍觉不够,晚上接着继续。贺子安看透他们有意捉弄,打起精神迎敌,最终险胜陆一飞。结果可想而知,大家都没能吃上晚饭,后来由他做东,欢快的去了一顿烤生蚝。

    今日地方不同,人也不同,新增了一位后加入者穆文哲。好在男人的友谊总是比女人来得迅速,几次碰面早已打成一片。

    楼下热热闹闹,楼上酣睡的两个女人幽幽转醒,下了楼刚巧陈瑶挽这个一位年轻男孩进来,大大方方介绍:“嫂子、素姐,我带个朋友一起过来玩。”

    舒阎二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称赞:“好帅的小伙子。”

    陈瑶低头浅笑,眉宇间满是小女儿的娇态,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只字不提这朋友的名字。餐厅那边,陆一飞已然黑脸,解了围裙几步过来攥住她的手腕:“他是谁!”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陈瑶挣不开手,恼怒得很:“放开我。”

    陆一飞气急攻心,垂眸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忽而低头亲上去。

    随着陈瑶一起来的男孩大笑,不由的鼓起掌来。在厨房里忙碌的另三个男人听见动静,出来一看禁不住吹起口哨,给他加油助威。

    陆一飞吻毕,手臂圈着陈瑶固定在自己胸前,没得开口就听年轻男孩打趣:“你敢占我表姐便宜,死定了!”

    话音落地,陆一飞的脸霎时皱起,表情扭曲的松了手。陈瑶用力的擦了下嘴,啐他:“陆一飞你搞清楚,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你的。”

    舒珮担心再说下去,没准闹翻脸,递给阎素素一个眼神,合力将陈瑶拉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吃过晚饭,一行人从别墅里鱼贯走出,轻松欢快的往一旁的度假中心走去。

    大概是受灯谜赛丰厚的奖品吸引,弯月湖度假中心旁的大型舞台周围,人山人海灯影梭梭。舒珮起先还跟贺子安手牵着手,活动第一波奖品出来后,拥挤的人群变得异常骚动,两人很快被冲散。

    舒珮担心贺子安找不见自己焦急,摸到背景板后方跟活动执行总监打了个招呼,跟在上台领奖的人身后,一起上了舞台。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两人一高一低,隔着无数攒动的人头,轻易看见了彼此。

    贺子安飞快比划一句:“等我!”跟着往舞台的方向挤过来。

    舒珮轻轻朝他点头,满心欢喜的回味着张爱玲的爱情箴言,转头步下舞台。浑然不知,贺子安能在舞台上看到他,角落里另外一双幽深阴冷的眸子,亦同时看到。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最后一章结局章,番外不知道还写不写,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