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62章 番外

第62章 番外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思贤小朋友9个月会喊爸爸,到了三岁已是小绅士一个,不仅能说会道,在幼儿园里人缘也好得出奇。

    而风范在北京经过三年发展,早已成为业内翘楚,每年出品的电影部部高票房。后期制作的业务,打入好莱坞之余还收购了一家久负盛名的工作室,更与国际几大知名电影出品公司,签署了长期合作协议。

    事业上的突飞猛进,导致贺子安非常的忙碌,不过只要不出差,他一定陪着舒珮接送爱子贺思贤。周末这天,刚进入小班的就读的贺思贤,接到了老师安排的‘作业’——用海绵纸做饺子等的面食点心。

    贺子安和舒珮俩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即使在北京生活了三年,也仅是对吃饺子一事驾轻就熟,至于怎么包,完全抓瞎。

    家中虽有保姆和厨师,不过都是从新港带过来的,用面皮做烧卖、饺子还能来几下,一说用纸,直接摇头摊手。舒珮没辙,晚饭后指挥他们父子去准备工具,自己上网搜索制作方法。

    看起来也不是太难啊……搜到制作方法,舒珮松了口气:“贺思贤,白色的海绵纸找出来。”

    贺思贤从地上拿了张白色海绵纸,颠颠爬起来,两条小腿跑得飞快:“妈妈……不光要做饺子,还有……还有馄饨。”

    舒珮记得老师交代的只是做饺子,于是好奇追问:“贤崽你记错了吧,彭老师没说要做混沌。”

    贺思贤歪着小脑袋,一双小手背到身后,表情严肃的开始思考。舒珮被他的模样逗笑,朝远处的贺子安比划道:“你儿子似乎遇到了难题。”

    贺子安摇头失笑,起身过来蹲到贺思贤身边,慢慢的用手语问他:“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再回答?”

    贺思贤兴许是感觉到压力,背着小手悄悄往边上退了退:“还有……还有包子……有小笼包!”

    说完他突然很高兴的大笑起来,接着补充:“还有一个叫合子的东西。”

    “妈妈不喜欢说谎的小孩,贺思贤你们老师确实没安排饺子以外的东西。”舒珮半真半假的板起脸:“这些东西,是不是你主动要求帮同学做的。”

    贺思贤抿了下唇,乖乖走回来小小的脑袋往舒珮怀里拱:“我告诉他们,我的妈妈最能干,什么都会做!”

    “那你可以一开始就和爸爸妈妈说的。”舒珮伸手揉揉他的头顶,用眼神示意贺子安,把工具和电脑搬去楼上的家庭乐园。

    问清贺思贤每样食物的数量,舒珮负责上网查做法,贺子安负责裁剪、黏贴,小家伙贺思贤只负责一样:玩。

    从晚饭结束一直到临睡前,夫妻俩总算把手工活做完。

    把儿子哄睡着回到卧室,贺子安去洗过澡,把平板拿过来,问舒珮贺思贤的游泳课什么时候开始上。

    “周六、周日下午,对了,陆一飞说他周末正好有空,可以替你带思贤过去。”舒珮随口说完,忽然回过神:“向晨到时带女友一起,我让瑶瑶陪思贤过去,我在家陪你。”

    贺子安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下,笑着点头。

    陆一飞追了陈瑶三年,到底没追上,还眼睁睁看她和别的男孩谈情说爱。这两年他有事没事的跑过来,不是带贺思贤去学画,就是在家庭乐园一陪一天。

    舒珮知他是想借自己的口,打听陈瑶的动静,贺子安也知道,只是总忍不住大吃飞醋。这次陈瑶来北京小住,陆一飞听说贺思贤要去学游泳,于是比谁都积极。

    到了周六这天,陆一飞一大早过来蹭吃蹭喝,又兴冲冲的陪着他们一家去机场接陈瑶。

    谁知两人一见面,顿时吵得不可开交。舒珮看陈瑶是自己来的,跟陆一飞吵的内容又是少儿不宜,赶紧招呼儿子、老公上车,先行离开机场。

    “妈妈,姑姑喜欢陆叔叔。”车子离开机场上了高速,贺思贤突然笑眯眯的说:“陆叔叔告诉我的。”

    舒珮失笑,打趣的问他:“那你喜欢谁?”

    贺思贤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我谁都喜欢。”

    “妈妈是问你,你最喜欢你们班哪个同学。”舒珮故意逗他:“我问了彭老师,包子是安排给王甜甜和她妈妈完成的,小笼包是安排给石雨欣,那个合子和馄饨是安排给唐小雨的。”

    贺思贤扭过头,笑嘻嘻的答:“我喜欢唐小雨。”

    舒珮循循善诱:“为什么?”

    “因为……因为……”贺思贤嘀咕了好一阵,才悄悄说:“她给我糖吃……”

    舒珮大笑,扭头兴高采烈的跟贺子安比划:“你儿子比你有出息。”

    贺子安知她是调侃,手臂一伸轻松将她揽过来,重重吻上她的额头。

    “我也要亲亲!”坐在儿童座椅上的贺思贤也跟着闹,伸手把舒珮拉过来,照着脸颊就亲了一口。

    左手儿子,右手老公,舒珮觉得自己再幸福不过。笑声中正好有电话进来,见是陈瑶赶紧接通:“瑶瑶,贺思贤说他肚子饿了,我看你和陆一飞一时半会吵不完,所以先带他走。”

    这头陈瑶被陆一飞拉着,已经坐进他骚包得要死的玛莎拉蒂,听罢委屈撒娇:“你就不怕我掉火坑里。”

    “才不怕……”舒珮愉悦大笑:“他这么持之以恒,又老老实实地一点桃色绯闻都没有,就算是火坑也很多人等着跳,你不要的话就当面说清嘛。”

    陈瑶好气又好笑:“我又失恋了……”

    舒珮一听更乐:“嗯,我算算,从我跟你二哥来北京,这三年里你一共失恋了十八次,要不要趁着年底之前,凑个整数?”

    要换是头两年,陈瑶听舒珮如此调侃说不定会红脸,可这会只觉得怨气满腹。该死的陆一飞,要不是他暗中作梗,她才不会一次次的被人甩。

    闷闷不乐的闲扯两句,挂了电话回头又把陆一飞臭骂一顿。

    陆一飞任由她骂完,语气哀怨:“姑奶奶,我在开车,你安静的乖乖的坐好,我还没留后呢,可不想这么早陪你殉情。”

    “北京城里的漂亮姑娘海了去了,你怎么就死盯着我这个村姑不放呢?说正经的,你到底看上我哪点了?”陈瑶气急:“我改成不成。”

    陆一飞没吱声,沉默了大概三分钟才幽幽开口:“以前吧老觉得你这丫头片子没心没肺,直到你上门求我,去帮子安追回舒珮,我又觉得你挺天真。后来你奶奶做寿,你见过我难过自己反倒哭了,我忽然发现你何止没心,简直把这个世界想象得太简单美好。”

    顿了顿,他又说:“可能我这人骨子里太阴暗,所以特别的羡慕你的单纯,羡慕到想娶回家,好好护着、爱着,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我给予的美好里。”

    “可是陆一飞,我不爱你。”陈瑶承认自己很感动,心底隐约有松动的迹象。

    说起来陆一飞绝对的成功人士,不仅将陆家的药企打理得井井有条,踏足传媒业不过五年便在北京立足,如今更有风生水起之势。

    这样的一个男人,身边从不缺乏优秀、漂亮的女孩追求,更别提一脚踏进娱乐圈后,身边的莺莺燕燕有多少,偏他对谁都一副客气有礼的模样,唯独在自己面前从不掩饰爱意。

    思及此,陆瑶偏过头,眼神中多了些许意味不明的情绪。

    陆一飞觉察到她的视线,温柔笑开:“有句话叫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其实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比如我。觉得你好,不是因为得不到,而是因为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

    陆瑶听完他的肉麻告白,鸡皮疙瘩瞬间掉满地:“这些装逼兮兮的词,是你们公司准备上映的电影台词吧?”

    陆一飞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几下直接默了。

    吃过午饭,陆一飞自然而然的提出要带贺思贤去学游泳,陆瑶窥破他的心思,扭头望一眼舒珮笑说:“嫂子,你们家后院就有泳池,你自己教他不就好了。”

    舒珮也笑:“我们是这么打算的。”说着望向贺子安,用眼神示意他表态。

    陆一飞见他们夫妻眉来眼去的,二话不说,拽着陈瑶的手臂就把她带出了别墅。

    贺思贤在一旁翻自己的玩具,见状又说:“陆叔叔加油!”

    大家愣了下,旋即大笑。

    到了下午,泳池已经清洗干净,而且放好了水。贺子安睡醒先去隔壁看了下贺思贤,折回来把门锁上,叫醒舒珮。

    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贺子安拿着一套性感非常的比基尼,跟自己比划,舒珮登时清醒:“你什么时候买的?”

    贺子安把泳衣放好,笑意沉沉的比划:“一周前,我觉得很合适你就买了,起来试试。”他才不说,舒珮去年买的泳衣,款式保守又老气。

    舒珮望一眼布料少得可怜的泳衣,吞了下口水,磨蹭着拿去浴室换上。

    生了贺思贤之后,她的体重一直没怎么降,上围也缩水了不少。这两年就没怎么穿过样式性感的衣服,偶尔陪着贺子安出席活动或者酒会,也都是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扭捏将泳衣穿好,抬眼对上镜中那双炙热的眸子,顿时吓了下了一大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贺子安眼里跟淬了火似的,几步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大手坚定地揉进泳衣里,呼吸急促。

    舒珮身子发软,闭眼歪在他怀里,既觉得刺激又充满了期待……

    没多久就是国庆长假,夫妻俩带着儿子回新港,参加贺子鸣跟宋琪的婚礼。贺思贤见到舒传德和郭月瑶,小嘴甜得跟抹了蜜一样,外公外婆喊个不停。

    郭月瑶倍觉欣慰,不时用手语跟贺子安问长问短,比划得最多的,就是问他们何时再生一个。

    “妈,你怎么又来了……”舒珮不满插话:“每次见面就说,搞得我们压力好大。”

    郭月瑶不理她:“我不催的话,你们一点都不着急。”

    “谁说我们不急……”舒珮嘀咕一句,偷偷朝贺子安递眼色。

    女婿说话果真是比女儿顶用,贺子安随便比划两句,郭月瑶当真不再问这事。

    趁着这次回来时间充裕,舒珮隔天约上阎素素和陈瑶去喝茶,不料在茶楼遇上宋琪,大家索性凑了桌麻将,边打边八卦。这一打直打到天黑时分,各家的男人坐不住,纷纷电话催魂。几个女人难得逍遥,一不作二不休,关了手机继续酣战。

    打到凌晨从茶楼里出来,宋琪指着不远处的贺子鸣,低声显摆:“看吧,我就说对付男人该横的时候,一定不能温柔。”

    陈瑶捂嘴偷笑:“大嫂高见……改天教教我,怎么把陆一飞那小子彻底甩掉。”

    “别的啊……要我说,你就该吊着他,每天拽得二五八万的,等他受不了自然就会疏远。”宋琪取笑道:“不过万一他是个死心眼的,你还是嫁了吧。”

    说笑间,四个人分别被各自的男人被拉开,上了车相继离去。

    回到弯月湖,贺思贤已经睡下,舒珮略带歉意的跟贺子安解释了下白天的事,洗完澡拉着他睡下。

    次日中午,贺思贤一听说自己要给贺子鸣当花童,立刻变身话篓子。

    午睡之前,他抓着舒珮的手不松开,笑眯眯的问:“妈妈,你当过新娘咩?”

    舒珮头疼:“你先睡觉,睡起来让爸爸回答你的问题。”

    贺思贤摇头:“爸爸不会说话……”

    舒珮耐心哄他:“妈妈肯定当过新娘的,不然就不会有你了呀。”

    “那新郎是谁?”贺思贤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依然撑着:“是大伯吗?”

    舒珮皱了皱眉,嗓音不由自主的低了几分:“新郎当然是爸爸了。”

    “我明天也要做新郎……”小家伙嘟囔完,终于睡了过去。

    舒珮给他掖好被角,去了隔壁把他的话原原本本复述给贺子安听,忍不住打趣:“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好奇?”

    贺子安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好,埋头在她颈窝嗅了好一阵,才慢慢比划:“好奇啊,可是不会表达,我妈每次都理解错误。”

    “子安……”舒珮转过身面对面望着他,双手下意识圈住他的脖子:“那时候是不是很难过。”

    贺子安摇头,只是圈在她腰间的双手,力道比方才重了些。

    “子安,我想给你再生个女儿……”舒珮稍稍俯□,额头贴着他的额头,轻声呢喃。

    贺子安脊背僵了下,旋即放松下来,眼眶又湿又潮……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这个题材三素是第一次尝试,难免写得错漏百出。再次感谢跳坑的妹子们宽容,如果还写下一本,三素争取写个好的故事出啦~~~~~~~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