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全息]出游戏记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游戏的NPC毕竟是真真切切将武功修炼数十年的武功高手,比起半路出家的玩家来说,经验好了不是一点半点。重华听这位元德师叔有心指点她,高兴还来不及,那些听起来不怎么客气的责骂便听着更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埋怨了。

    元德看她态度良好,又哼哼了几声后,说道:“今日罢了,既然方兄要找你,我哪敢拖着你不放,行了行了,别烦我了你们走吧——”

    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开心,说罢,就翻身回到了之前呆着的屋顶,再也不和他们搭话。

    半步箫音有些无奈地朝她笑了笑,“那我们先去找师父吧。”

    重华点点头,收了剑,轻轻拍了怕身上散落的花瓣碎片,吞了口药丸,看着只剩下小半管的血条慢慢上涨,心中更为好奇这天机亭里的人,问道:“你门派里的NPC武功都这么高吗?”单元德方才隔着空气操控花团就已经对她造成了这么大困扰,如果他亲自出手,怕是一招也撑不下来。

    “当然不是,”半步箫音回道,“门派里的前辈们各有所长,比如说我师父,更为擅长奇门遁甲和各类阵法,武功倒是一般。”

    重华的表情变得有些犹疑。

    如果方玄武功一般,那他是怎么活了四百多岁?江湖世界中不乏百岁老人,但这些要么是普通人中的老寿星,要么是武功高深的世外高人,比如说武当派中那位祖师级的长老。就连骷髅仙能活到一百多岁,也同她吸食男人精气分不开。

    32世纪的人类平均寿命早已突破百岁,也许这些人在其他玩家眼中并不算什么,只有有心人才会注意到在年岁普遍不高的古代,这些人能活到这么大的年纪是多么不一般。

    更何况这方玄年纪可不是一两百岁,而是四百多岁!这个数字不管怎么看来,都太离谱了些。

    她心中困惑,也就问了出来。

    半步箫音听了,“你还记得我刚才同你说的‘修行者’吗?”

    “你的意思是……”

    “天机亭里的人能活得这么久,既不是因为他们在武功上多有造诣,也不是他们比其他古人更会养生。”他皱了皱眉头,像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想措辞,才继续说道,“按照我不多的了解来说,天机亭里的所有人,都是求问天道的修行者。”

    重华眉峰一跳,“天道?什么天道?”

    半步箫音看了她一眼,有心解释,但他自己实在不甚了解,只能抱歉地笑了笑,“我也不清楚。”

    她表面上没有对这个问题再多关注,心中却是止不住地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天道,天道,又是这个词。

    这是她第二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词语。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机亭中的人所求问的“天道”,也是那名武当长老口中的“天道”。而她心心念念的破碎星空,绝对与这天道内中有联系。

    现在江湖上所流传的书籍都未有涉及到这些的,重华虽暗暗将破碎星空当做自己的目标,心中却是没有多少底,也不敢想若是没有这回事,她又该怎么办。现在又在别人的口中探听到了一点消息,自然是让她心中又惊又喜,希望尽快向那个方玄问个明白。

    幸运的是,半步箫音没让她等太久,没过多久,他停下脚步开口道:“我们到了。”

    重华面前的是个同其他木屋并无太大差别的木头房子,房子周围是几颗枝繁叶茂的桃树,朵朵桃花俏生生地开在枝头,为这木屋增添了不少趣味。

    他们还没什么动作,木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人声,“到了?进来吧。”

    “是。”

    半步箫音上前开了门,回过头来看她,示意她先进去。

    重华进了木屋,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放得整整齐齐的书架和塞得满满的书,阳光穿过半合的木窗,撒在了屋内,透出一股静谧安然的感觉。

    “师父在楼上。”

    半步箫音引着她向楼梯走去,向二楼而去。大约是这木梯也如天机亭的NPC那样,年岁久远,他们二人刚刚踩上去,便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吱呀声。她前方那位布衣男子神情自然,看来并不担心这东西会塌掉。

    好在这楼梯不长,她很快上了二楼。

    二楼的布置同一楼十分相像,仍然是满屋子的书,唯一不同的是,在角落上设有床榻和书桌,一个老人正对着书桌上的书在研究。

    这是个被岁月风霜侵袭的老人,他身材矮小,露在外面的皮肤皱得像是老树皮,发须全白,稀稀拉拉的头发被老人仔细地束在头上,衣衫整洁,相比较重华方才所见的元德师叔,这位老人要端庄得多。

    他应该就是方玄。

    从外表上看来,重华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会是一个近乎神机妙算的世外高人。他像半步箫音说的那样,内功并不高,不过六重而已,这对于他这个活了数百年的人来说实在有些低了。

    更为重要的是,从他的“气”看来,虽不浑浊,却是十分虚弱。这是一个行将就木,岁月将要走到尽头的老人。

    “师父,徒儿将问剑阁后人带来了。”半步箫音说道。

    方玄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抬头看了他们二人一眼,同半步箫音点点头后,让他先离开。待一阵吱吱呀呀楼梯晃动的声音后,将目光转到重华的身上,皱成一团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我是方玄,同问剑阁第八代阁主有旧,你应该知道我。”

    的确,那扇木门提到过这位方玄,但她当时真的没有想过,会在离开密室后的不久就见到这个密室的设计者。

    重华行礼道:“晚辈重华,拜见方前辈。”

    她说完后,又认真地向这个老人道谢,这次若不是半步箫音出手,她必然会落到那群黑衣人的手中。

    方玄喟然一叹,“可惜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剧情便重新开始启动,在伤感的剧情音乐中,方玄将一些十分重要的任务信息说了出来。

    他虽早已算出问剑阁遭逢大难,却不能干涉太多,天地规则自有其既定的轨道。即使他执意行之,怕也只会弄巧成拙,只能以一个阁主友人的身份稍加帮助,尽力保下问剑阁的传承,以及最后一个门人。

    “我知你此时必然恨意滔天,”方玄话锋一转,语气很是严肃,“但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报仇,所以,有些事情你最好忘记。”

    他因“气”弱,说话声音也显得中气不足,但这句话却是分外严厉,教人不敢疏忽。

    方玄的话自有道理,可乍然听了,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更何况这些天来,重华揣测剧情设定中的角色,是个涉世未深有些单纯鲁莽的人。而且,哪怕是她这个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问剑门人,都做不到视而不见。更别提按照角色身份来说,她经历的是灭门,整个门派的人无一剩下,全变成了累累白骨。

    剧情发展也确如她所想的那样。

    “我怎么可能忘记?”重华按照剧情面板上显示的字,回道:“那我什么时候才有足够的能力报仇?”

    “在问剑阁灭门的那一天,问剑阁在外商铺产业,一夜之间换了主人,”方玄并未直接回答她的话,只道:“你若死了,问剑阁便是真的灭门了。”

    他这话说出,在剧情中的那个“重华”也沉默下来。

    方玄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道:“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好好练功,待时机成熟,再行筹谋。”

    “你听着这位老者的话,恍然发现,现在的你不是一个人,你的身后还有着三百五十具死去的门人,还有那些藏在山洞内要传给问剑后人的武功秘籍。你冷静了下来,决定等回去以后,便好好练武,寻找合适的弟子——哪怕你自己仍是个需要人教导的后辈。”

    “你接受门派任务‘此仇不共戴天·隐忍不发’、‘重振问剑·为人师’。”

    重华打开任务面板,看了看任务要求。发现隐忍不发除了要求她以后要谨慎行事后,还要求她尽快学习密室内的功法,提升实力,每学会几个相应的功法后,系统会发放奖励;至于另外一个,除了收符合条件的徒弟,还对她的实力等级做了要求。

    看来门派任务到了这里,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她将任务面板收了回去,想了想,问道:“方才听前辈提到‘天地规则’四字,不知这天地规则,可是指的天道?”

    方玄回道:“正是天道。”

    重华抑制中内心的波动,竭力让自己表现得冷静一些,“晚辈偶然听武当派一位长老点拨,知晓了‘破碎星空’一事,但这破碎星空究竟是什么,是否真的能逍遥天地之外,我又该做些什么……却是一点不知。”

    她顿了顿,继续道:“我不想做这天地规则下的挣扎者,还请前辈能指出一条明路。”

    方玄的目光不再是柔和的、安抚的,而是变得复杂,让人捉摸不出,真正的像一个活了四百余岁的智者了。

    他察觉到了重华的认真,沉默半晌,方道:“我穷尽一生想要探问天道,但却只能窥得其外形。至于如何挣开规则,我既未想过,也未尝试过,无法告诉你一些什么。”

    “不过,先前告诉你‘破碎星空’的那个人,却是说的没错。这江湖中不乏想要以力证道之人,也确实有人达到过临近破碎星空的边缘。但这个人后来再也没有消息,我不知他是湮灭于世间,还是真的如他所想,破开了天地。”

    “前辈所说的这个人……”

    “你对他应该不会陌生,”他眯起眼睛,深深的褶皱将双眼藏了起来,“他就是问剑阁的第八代阁主,陆朝。”

    ……

    重华听从方玄的建议,决定先在天机亭待几天避一避风头。这个江湖里估计没有比这个藏在昆仑西山里的山谷更为安全的地方了。

    当天晚上她在半步箫音为她安排的木屋里辗转反侧两个时辰,心中有事,实在是睡不着,便打定主意不再睡了。

    她出了木屋,几步跃上房顶,向四周看去。整个山谷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只有万树桃花,月映小楼。

    重华看了一会儿山谷夜色,心中也跟着宁静下来,学上次所见的元德师叔那样,整个人躺在屋顶上,藏在桃花枝叶之中,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大概是这次睡得极佳,到了第二日她只觉得精神颇好,在院子中练剑的时候,也好像比平常流畅了几分。

    她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横插进来一根开了一簇簇桃花的树枝,用极快地速度两下点中她右手的两处穴道。

    重华下意识地想要反击,结果却眼睁睁地看着她手中的长剑直直地坠地,角色状态栏中多了个“致残”的DEBUFF。

    是那个元德师叔!

    她身子一转,左手伸出,接住长剑,后退避开。桃枝又紧贴着追了过来,招招向她身上的重要穴道攻击而来,角度刁钻,让人难以应对。

    重华接了几招,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个表情不怎么满意的老人,心中一惊——他用的不是别的,正是折兰剑诀!

    她问剑阁的账号作为大号玩了整整三年,在《武侠》经常与同门派的人切磋,操作不敢说全服第一,但也鲜有敌手。这次难得在《江湖》中有人用相同的套路同自己对战,重华的心情从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跃跃欲试,即使右手暂时不能动弹,也战意十足地直接左手持剑,同对方对打起来。

    角色的惯用手是右手,换了左手之后,明显感觉左手使剑要困难许多,好在身法速度仍在,对方也有意防水,便有惊无险地过了十几招。

    可随着时间过去,重华的心情变得微妙起来。

    这套剑法是她拜入问剑阁后所学的第一套剑法,也是用得最多的剑法。现在她还是第一次在全息游戏看这套剑法被他人使了出来,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别扭之感,却不得不承认,这套剑法在对方的手中,用得比自己要高明太多。

    折兰剑诀的致胜之法,就是借着灵活敏捷的身法攻击敌人的要害和穴道,前者是为了造成暴击,后者是为了控制。

    元德师叔将折兰剑诀的两种不同类型的技能交替使用,技能组合得恰到好处,往往要几招之后才能发觉出他几招之前的意图。

    而随着他们对打的速度越来越快,重华越发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一个不查,左手的穴道也被击中,长剑落到了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全息]出游戏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豆腐年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腐年糕并收藏[全息]出游戏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