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全息]出游戏记 >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八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止我骗了你们,大巫也骗了你们,”阿相旎的神色几变,终是下定了决心,说出了他所隐瞒的事实,“所有被我们血救治的人,体内会种下血蛊,永生为……我们所用。”

    还真是熟悉的方式。重华心中暗想。

    她忍不住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不过七八岁的男孩子。

    虽然她早已做好了阿相旎有所隐瞒的准备,但未曾想他隐瞒下的东西如此致命。这样的话,即使阿依仰在手,待他们尸毒清除,那也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重华轻轻阖上眼,“那么,那位大巫所说的三年根治的方法,是真是假?”

    “我不清楚,”阿相旎摇摇头,“我完全没想到他可以不借助我的血为你们解毒,但大巫的实力高深莫测……这件事,也许是真的。”

    那么,也有可能是假的。

    大约是困在这任务里的时间太久,重华的内心深处腾出了一点点烦躁与不耐。她从心底里怀念以前看书练剑不问世事,一心一意提升实力的日子。此行虽然成功恢复了内力,但所陷入的麻烦也让她变得小心翼翼,深怕落入不可挽回的境地。

    半步箫音见她没有再说话,便接过了话头,同阿相旎继续交谈,尽可能获得更多的任务信息。

    他们的时间不多,重华表面上看起来在闭目打坐,实际上一边接收他们话里透露的讯息,一边在团队中和半步箫音交流。

    这样边听边思索,两人渐渐对接下来的任务进程有了个大致的构想。

    未过多久,重华发觉有人正在接近他们的木屋,立刻睁开眼,说道:“有人来了。”

    阿相旎看他们一眼,又转头看向仍然一言不发窝在角落里的阿依仰,最终还是抿抿嘴,原路从窗户离开了这里。

    他前脚刚走,大巫手下的人紧跟着来了。

    那人弓着背,头也不抬,用不标准的汉化说道:“大巫遣我来询问二位,你们的选择是什么。”

    半步箫音看了重华一眼,见她点点头,便转过头来,微笑道:“劳烦你告知大巫,我们选择在此地诊治三年。”

    那人也不多说什么,得到答复后迅速离开,只留下安静的木屋,以及一时间仿若雕塑的三人。

    最终,还是半步箫音打破沉默,席地而坐,背靠墙壁,叹了口气,“阿相旎小小年纪,就要谋算这么多事,也是十分不易。”

    重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往常这些对话一般都是在团队中进行的,此时他说出口来,显然不主要目的不是对她说,而是在对那个蹲在角落里,看似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阿依仰说。

    她稍稍思索,便明白了半步箫音的意图。

    这两兄妹的相处模式确实有些怪异。阿相旎为他们的未来、自由而努力时,阿依仰看起来无动于衷到十分冷漠的地步,对她的哥哥也是不假辞色——如若不是她的一些表现确实很在意自己的这位哥哥,重华都要怀疑他们之间是仇人了。

    想到这里,重华瞥了半步箫音一眼,轻轻“嗯”了一声,“这大巫功力功力超出我不少,如果有一天真的要与他对上,到时候也只求能成功逃脱,其他不敢多想。也难为阿相旎在这种压力下,还有心思要逃脱。”

    这番话全然是她心中所想。

    她在这游戏里接触的小孩子,大多早熟。少有的几个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npc,在经历变故后,也迅速成熟了起来——比如说她收入门中的那几个徒弟。

    想到这里,她突然心中一震,这两天的事情犹如一根线一样,串了起来。

    重华站起身,缓步走到了阿依仰的面前。

    阿依仰大约还是有些怕她的,原本在摆动毒蛇的双手,看到她来后,僵了一下,把手上的蛇收进了袖子里,仰起头,瞪大双眼望着她,似乎在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天生便可控制虫蛇?”

    阿依仰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后退两步,“天生就会。”

    “那你哥哥阿相旎呢,”重华看着她,“他似乎一点也不会。”

    阿依仰表情微动,“他是大巫选定的‘善’,当然不可能去会这些东西。”

    “那这个呢,”重华从包裹中翻出一件物品,是从阿依仰那里搜来的银铃,“这个又是谁送你的?”

    阿依仰眼神一闪,“母亲留给我的。”

    “那么,也是你母亲教给你,如何用这东西控蛇了吗?”

    阿依仰含糊应是。

    看来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重华心想。

    几乎是同时,系统女声在她的脑海中响起,“这控蛇之术精妙卓绝,其中规则,你虽不甚明白,却可以断定,这乃是某种难得一见的珍奇功法,绝非人可自行领悟习得。再联想阿依仰前后矛盾,支支吾吾的回答,你心中的某种猜测越来越清晰——是有人教会了阿依仰,而且绝不可能是她的母亲!”

    “这个人会是谁?这个问题你刚问自己,便在心中有了个最不可能,也是最可能的答案:将幼时阿依仰逐出寨子,功力高深莫测,让人看不透的大巫。”

    “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想。你决定好好验证一番。”

    剧情播放完毕,重华与半步箫音的任务面板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二人均将目光投向了脸色越来越白,几乎可称之为表情慌乱的阿依仰身上。

    终究还是个小孩子啊。而且还是个被保护得很好,比阿相旎好对付很多的小孩子。

    重华在心中一叹。

    “阿相旎曾经和我们说过,如果最后他无法脱离大巫的控制,拜托我们至少把你带走,远离这里。”她看着阿依仰,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你们是兄妹,是双生子。你哥哥愿意为了你放弃一切,你有没有想过,帮一帮你的哥哥?”

    过了一会儿,在重华几乎要转身离去的时候,阿依仰动了。

    她面无表情地掐死了手中的蛇,伸出手,拽住了重华的衣袖,将她拉到身边,附耳轻声道:“这间房子里所有的虫、蛇、鸟、兽,都是大巫的耳目。我曾经也是。”

    ……

    那之后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

    重华和半步箫音表现得像是真的要在此地待足三年一般。

    重华还好说,依然如往常一样,除去治疗的时间,就是在寨子附近的树林里看书练剑。至于半步箫音……

    当她再一次从树林中练剑归来,便看到他正一脸笑容地与几位当地阿婆交谈些什么。

    半步箫音注意到重华回来了,抬头朝她打了个招呼,“练剑回来了?今天好像比平时早了点。”

    重华顿了顿,心中升起一种难言的怅然,最终还是点点头,“嗯,今天想早就休息。”

    她最后看了他一眼,就准备回去打坐,消化一番今日所学。转身时,她突然想起什么,在团队里说道:“百里刚才私聊我,说他们不久后就可以到。”

    半步箫音顿了顿,“终于来了吗?”

    自从听到阿相旎所描述的“血蛊术”后,重华马上联想到了花太香他们身上所种下的毒蛊。尤其是之后从阿相旎那里了解到的事实,愈发让她觉得两者之间相似太多。

    因此,重华去询问了接触古蜀国蛊术最多的百里不易。

    结果不出她所料,两者几乎是同种蛊术。包括大巫下在阿相旎身上的蛊,也可以在古蜀国的一类蛊术中找到相似参照。

    百里不易自从接到古蜀国的奇遇后,一方面受制于古蜀国,一方面也借机学习古蜀国的高级功法,大约是为了早日摆脱束缚,他研究最多的,正是古蜀国的蛊术。重华所有的熟人中,若论对蛊术了解最多的,大约只有百里不易了。

    虽然除去任务之外,她和百里不易交集并不多,但无奈之下,仍是向他请求帮助。

    有些出乎她意料的是,百里不易直接问了他们的坐标,与君无戏言要赶来这里。

    问起原因,君无戏言说了句让她有些怔然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古蜀国王让我们替他做的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吧。”

    ——寻找古蜀国的传承之人。

    【神秘国度·命定之人】这个任务被丢在任务栏的最底层,已经很久没有被重华想起来了。尤其是那个自进入游戏以后就一直有的debuff去除后,她更是暂时将古蜀国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现在陡然听君无戏言提起,重华虽有些恍然,却也很快反应过来。

    能够在苗疆腹地有这样一个同古蜀国隐隐相对的一套蛊术存在,实在是由不得他们不多想。

    这件事甚至还惊动了古蜀国的高层npc。

    所以,在有古蜀国势力的支持下,他们两人和npc们,在三日内,已经乘坐古蜀国的载人巨鸟到了附近。

    事情似乎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她在心里反省。

    连日来,这个去向不明的任务让她心思烦乱,躁动难耐,就连练剑之时也静不下心。半步箫音问她为什么今天会早回,其实是状态不佳。

    重华不紧不慢地向那座吊脚楼迈步而行,身后传来半步箫音同那几个当地阿婆微笑交谈的声音,平静而安然。再远一些,阳关细细碎碎地落在地面,无数只虫蛇鸟兽隐藏在田间树荫中,仿佛一张巨网,将他们罩在其中。

    她体内的某种冲动似乎要喷薄而出,几乎想立刻打破这张无形的网。

    即使自己身中尸毒,受人限制,即使对方功力身后,手段诡异,即使情势复杂不明,还有古蜀国参与其中,即使……

    她脚步一顿,低头看向地面的倒影。

    那个倒影一如印象中那样,身背长剑,气势凛然。

    她望着这倒影,胸中突然升起了一种奇妙无比的自信:无论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一定可以依凭手中的剑获得自由。

    只听脑海中传来系统女声的提示,声音一如平时那样冰冷而平静,“你领悟了‘剑意·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全息]出游戏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豆腐年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腐年糕并收藏[全息]出游戏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