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全息]出游戏记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新的剑意。

    重华初时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待从恍惚和怔然中回过神来之后,连忙打开剑意面板,看着那一行新多出来的分支。

    如果说“剑意·风”是加敏捷,“剑意·时”是减cd,“剑意·寒春”是加攻击的话,那么“剑意·破”就是加暴击与破甲值。而且颇有些不同的是,这次的剑意领悟,全然没有外物相助,完全是她自身的心境变化。

    重华呆立几秒之后,迅速转过头,原路返回。

    “你这是要去哪里?”半步箫音抬起头,颇为困惑地看着她。

    “回去练剑。”重华回道。

    在这一刻,什么任务,古蜀国,蛊术,蜀王……尽数被她抛到了脑后。她现在一心只想到没人的地方,好好感受一番这新的剑意。

    果然,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和任务,这个世界最吸引她的,仍旧是剑术。而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代表着更强大的实力去突破桎梏。

    一路轻功奔至树林中后,她停了下来,让自己恢复平静。

    新的剑意除了增加为数不少的暴击、破甲值、攻击之外,更重要的是多了两个爆发技——【破釜沉舟】和【心剑合一】。她迅速扫了一眼描述,被那数值心惊的同时,也在计算这样的招式在什么时候使出会更有利。

    她调出练习模式,以前方的树木当做目标,在两招爆发的状态下试了试伤害。

    只见前方的树丛仿若被切的豆腐一般,在她的剑气之下毫无抵挡之力。

    重华唇边的笑容一闪即逝,随即收了剑,出声道:“阁下既然有心观我练剑,何不当面示人?”

    话音刚落,她的身后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转过身,不过多久,便看到一个作巫师打扮的成年男子出现在了视线中。

    是有数日未见的大巫。

    她有点不明白这位npc出现在这里的意义。

    根据阿依仰的话,这位大巫一定知晓他们和阿相旎之间的交易,也知晓他们会经常在树林中见面交流。如果没记错的话,昨日阿相旎刚刚和她在这里交换了情报。

    大约是因为他们现在只通过布条上的字交流,让他无从窥探,所以忍不住现身了吗?

    “好剑法。”他似是完全不知道他们暗地里的筹划,表情淡然,只是在单纯地称赞。

    “阁下过誉了。”重华回道。

    接着便是难言的沉默。

    团队里的人知道她遇上了这位npc,都有点摸不清对方的意思。他们一方面觉得现在的情境颇为危险,一方面又认为这是难得的推进任务的时机,所以一时间都在屏息等待。

    谁知这npc在无言数秒之后,开口问道:“姑娘习剑多久了?”

    重华愣了一下。

    大巫这幅要“愉快聊天”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她还是拿出惯常的说法回道:“近二十年了。”

    如果按照她本人来说,认真地拿着长剑开始挥舞,也就是从进入这个游戏开始。但如果说“几个月”这样的答案,必然会引起npc一番穷追不舍的询问,所以她一般是按照门派中的平均习剑年龄推算出个结果,告知他们。

    大巫摇摇头,“多了。”

    重华的眸中透露出些许惊异。

    “以姑娘的资质,修习的剑术、功法看来,多则五年,少则两三年,即可达到这番成就。”

    “那阁下呢?”她抬眼望向对方,“阁下年龄不过弱冠,内功深厚,想必其他招式套路亦不弱,不知阁下修习这些,用了多少年?”

    大巫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不多不少,恰好四十年。”

    “……”又是一个老妖怪。

    不过她联想到古蜀国的那位蜀王,就觉得眼前这位npc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了。

    重华克制住自己想要同这个老妖怪切磋一把的心思,转而问道:“那不知大巫的弟子,阿相旎年龄几何?”

    大巫失笑道:“阿相旎今年只有八岁。”

    说完,他笑意淡去,说道:“他出生不久后父母双亡,我见他似有灵性,就将他收为弟子。”

    看来这剑是练不成了。

    重华心里暗想,便收了剑,整个人看起来不若方才那般锋芒毕露,却仍然距离这npc有一定距离——他们两人之间隔着二十尺有余,不像在谈天,倒像是在交换俘虏。

    他们又你来我往地试探几句之后,大巫才步入正题,神色淡漠地问道:“其实,我一直在好奇两位体内奇毒的来源。它们看起来不是毒,反而是……”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一种护住体内静脉,以防内功暴涨,终止爆体而亡的无奈之举。”

    “我十分好奇,是什么东西令二位内功暴涨,以至于不得不‘尸化’才可保住性命。”

    重华等了数秒,见没有强制剧情跳出,便知道这部分“任务”,是她可以自由选择发展方向的。

    她在团队中迅速同其他人商讨一番后,从包裹中翻出那个已经沦为任务物品的“宝物碎片”,抛给了对方。

    大巫一抬手,接住了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石块。

    “这是……?”

    “镇守大周气运的宝物碎片。”

    大巫打量一番手上的石头,最终移开目光,看向重华,微微一笑,“有了这石头,二位只需一年即可成功解毒。”

    “这石头对解毒有用?”

    “并非如此,二位何时解毒成功,全凭我一念之间。”

    这话一出,不止重华表情僵了僵,就连一直在团队中关注这里发展的君无戏言他们,也是颇为震惊。

    君无戏言的语气十分复杂,“言下之意,这两年的‘减刑’,完全是因为他心情好啊。”

    真是个任性的npc。

    ……

    那日和大巫的“闲谈”之后,重华并没有因为对方释放的“善意”信号而放松,正相反,随着他们按照计划一步步进行下去,她的神经也愈来愈紧绷。

    这种紧绷不是焦虑的心慌,不是恐惧的烦躁,而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备战状态。

    快人一步发现了古蜀国和大巫之间的联系,这使优势第一次倾斜到了己方。

    他们利用这个优势,一方面由君无戏言带着古蜀国的npc们在周边绕圈子,一方面,百里不易以探路为由提前和他们会合。

    大概是系统看他们一个月都窝在深山老林里实在过得太惨,终于大发慈悲,又额外赠送了一个惊喜给他们——百里不易所习得的蛊术中,恰好有一个可以应对阿相旎的情况;而阿相旎对血蛊术的了解,使得他们有可能借机脱离古蜀国的控制。

    所以,他们要在古蜀国与大巫的碰面之前,与阿相旎进行交易。

    而根据阿相旎所说,要想摆脱血蛊,最好的方式便是将体内的蛊引渡到其他活物之上。这样既可以成功脱离控制,又不会引起种蛊之人的注意和警觉。

    但较为麻烦的是,这种方式要有种蛊之人的活血才可进行。他们自然不可能向那位古蜀国王索取活血,只好另想他法。

    新的办法也有——由阿相旎在他们体内种下新的血蛊术,覆盖他们体内来自古蜀国王的母蛊后,再去除阿相旎的血蛊。

    于是,几经商讨之后,还是先由百里不易试验这个办法是否可行。

    为了不引起大巫的怀疑,当她带着【血蛊虫】和【阿相旎的血】这两样道具去见百里不易的时候,特意没有驱赶周围的虫蛇。

    如果不是任务道具不可邮寄,他们或许会更方便些。

    重华在碰面地点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后,便看到地图中的蓝点越来越近,直到树林之间,一个彪形大汉距离她越来越近。

    那是易容后的百里不易。相信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的壮汉,竟然是游戏里那个身材有些瘦削,面貌俊朗的唐门中人。

    这家伙究竟从哪里搜集了这些奇奇怪怪的易容术。

    有段时间不见,仅从内功层级上来判断,百里不易的进步不可谓不大。他应该算是花太香那一些人中上线时间最少的,实力却没有掉队,算下来,他的提升效率实在不低。

    两人都不是有闲情逸致聊天的人,见面后,甚至连简单地寒暄都没有,直接步入主题。

    幸运的是,血蛊术的种蛊与脱蛊过程,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反应。

    百里不易只是有些不适地略略皱眉,未过多久,便见他抬眼,说道:“成功了。”

    团队里的众人均是一喜。

    重华不禁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恭喜了。”直到现在,古蜀国仍不知道,即使没有《万毒功》的后续几卷,她早已成功解毒,恢复了功力。

    受制于人的感觉实在糟糕。

    自从接到这个奇遇之后,古蜀国给的奖励可谓之丰厚异常,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古蜀国内部的权限越来越大,几乎已经成为古蜀国的利益共同体。

    然而,君无戏言几人一致认为,哪怕不要古蜀国的那些奖励,只要可以摆脱这可恶的蛊术,怎样都好。

    现在花太香他们四人受制许久的血蛊术即将被成功解决,重华亦替他们十分高兴。

    接下来,他们只要小心谨慎地控制事件进度,大约还是可以奢望一下在脱离古蜀国后,拿到那份奇遇奖励的。

    “我们可真是贪心啊,”君无戏言有些自嘲的叹道。

    半步箫音回道:“人类总是贪心的,不是吗?”

    他的这句话一出,重华敏感地发现,团队频道里的气氛为之一变。

    就连她对面一向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百里不易,也露出了些许复杂的表情。这种复杂大约是同属于三十二世纪人的默契,她虽可以感受,却不能理解。

    最后君无戏言打破沉默,“好了,我们要开始下一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全息]出游戏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豆腐年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腐年糕并收藏[全息]出游戏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