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胸怕捏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捏胸怕捏爆

    天知道这几天他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晚上抱着老婆软软的香香的身体,却不能吃,那简直是一种煎熬,虽然每天晚上他都不甘心的亲了又亲,摸了又摸,可有什么用?不能解决根本,摸了亲了反倒让自己更是心痒难耐……

    现在老婆的亲戚走了……

    贝勒表面上在认真的开车,可是……脑海里却在想着定下回家跟冷紫珧XXOO的事,他一定要在房间里各个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姿势狠狠的XXOO几回……来弥补这些天自己的饥渴。舒悫鹉琻

    恩,先在浴室来一次,洗鸳鸯浴,洗着洗着就XXOO,然后再在客厅来一次,唔……上次在阳台的感觉也很棒,还有地毯上,想怎么滚就怎么滚,从这个角落滚到那个角落都行,最后……再回到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想想就觉得激动与兴奋……

    …………………………………………………………………………………………………

    一路到了家,贝勒把车停到车库,就和冷紫珧两个一起进了屋……

    悠郁和贝孜坐在客厅里,悠郁的脸色看上去很苍白,眉宇间又带着淡淡的忧愁,看上去很糟糕。

    “大嫂……”悠郁看着冷紫珧轻轻的问:“我想跟你说说话可以吗?”

    冷紫珧本来想拒绝,可看到悠郁那模样,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她确实是太心软,悠郁那模样,也实在是让人觉得心里不安。她如果要一直这样子的话,她估计,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保不住。

    孕妇的心情可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到花园里去坐坐吧。”悠郁轻轻的说。

    冷紫珧愣了一下,她们的谈话,她不想让贝孜知道吗?

    “好。”

    冷紫珧和悠郁两个到了花园,微风吹过,一阵清香带着夏日独有的热情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两人来到花园里的小凉亭面对面坐着。悠郁有点局促不安,看样子,是想说什么,但又好像难以启齿。

    冷紫珧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等待着,等悠郁开口。

    “紫珧,你跟关祁很熟吗?”悠郁终于问了出口。

    冷紫珧淡淡的挑眉:“关祁是谁?”

    悠郁疑惑的看着冷紫珧,她在想,冷紫珧是不是在骗她,在宴会的时候,明明看见关祁跟她说了一会儿话。她怎么不知道关祁是谁?

    “就是今天晚上和你在窗户边说话的男人。”悠郁坦诚道。

    悠郁这样一说,冷紫珧就知道关祁是谁了,关君的哥?原来叫关祁……只是,悠郁怎么会认识关祁?而且还专门为了关祁约她谈话?

    “不熟。”冷紫珧淡淡的说。

    “真的吗?”悠郁有点紧张的问。

    悠郁这紧张的态度让冷紫珧很奇怪,盯着她问:“悠郁,你跟关祁很熟吗?你怎么认识她的?”

    ……

    悠郁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然,但很快的就隐去,看着冷紫珧,有点尴尬的说:“关祁是个大导演,我曾经演过他的戏。”

    居然是导演?

    冷紫珧觉得有点奇怪,她还以为关祁是黑社会的呢……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但浑身戾气的关君都畏惧他,想不到,是个大导演……

    “怎么?悠郁,你好像很在乎这个关祁?”冷紫珧看着悠郁狐疑的问。

    冷紫珧这样一问,悠郁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颇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焦急的解释着:“没,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模样,分明就是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如果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就不会把她来到花园来说了,为什么不当着贝孜的面。大导演?玉女明星?再联想到关祁那出色的模样……

    冷紫珧觉得自己好像在那一瞬间抓住了什么,可再想去抓住,却抓不住了……

    “还有事吗?”冷紫珧站起来。一副没事就准备离开的模样。

    悠郁仰头看着冷紫珧,虽然看上去,她很冷艳,但其实……却有一颗异常温柔的心。她还记得,上次自己差点流产的事,冷紫珧那样的关心自己……

    “紫珧,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悠郁伤心的问。

    冷紫珧本来想说是,想把心里对悠郁与贝孜的不满与怨恨通通的发泄出来,但她看着悠郁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模样强忍住了。悠郁现在怀着孩子,上次还差点流产,她就不要再刺激她了。

    “没有。”冷紫珧淡淡的摇摇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好了,出来这么久了,进去吧,你怀着孩子,不要着凉了。”

    说完,也不管悠郁是个什么意思,就率先走出了小凉亭……

    悠郁还想追上去说点什么,但最终也没有挪动脚步……

    只是一个人对着漆黑的夜空,无奈的叹气……叹着叹着,眼眶又红了……

    ………………………………………………………………………………………………

    冷紫珧回到客厅,贝勒已经没在了,只有贝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有点惴惴不安的样子,看到冷紫珧进来,‘唰’的一下站起来,问冷紫珧:“紫珧,悠郁呢?你没有为难悠郁吧?”

    ……

    混蛋!

    冷紫珧眼神冰冷的瞪了贝孜一眼,这人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她为难悠郁?他怎么就认定自己一定会为难悠郁呢?她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做,去为难一个孕妇?为难?如果不是悠郁主动找她,她压根话都不想跟他们两夫妻说。

    在冷冷看了一眼贝孜之后,冷紫珧就不搭理他,上了楼梯。

    “紫珧,对不起,我们的事,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悠郁。是我的错,你不要为难悠郁。”贝孜不死心的说。他的心里还是认定了冷紫珧为难了悠郁。毕竟,跟悠郁的柔弱温柔比起来,女强人的冷紫珧冷酷又刚毅。

    冷紫珧忍不了了,转过身,神情讥讽的看着贝孜,勾起嘴角,不屑的嘲讽:“贝孜,你说,我为什么要为难悠郁?”

    冷紫珧的态度和话语让贝孜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难道就为了你们两个在婚礼上联合背叛我的事?”冷紫珧继续。

    “不是联合,是我的错,是我一意孤行,不关悠郁的事。”贝孜着急的解释。

    看着贝孜把所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揽,保护悠郁的模样……冷紫珧原本以为自己会伤心心痛,可是……没有,没有伤心,没有心痛,有的只是浓浓的嘲讽与庆幸。

    庆幸在婚礼上贝孜拒绝了她。

    “贝孜,我再说一次,希望你听好了,关于你和悠郁背叛我的事,我根本就没有责怪悠郁,也不会因此而为难她,相反的,我感谢悠郁,如果不是她,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没有悠郁,以后,也会有别的什么郁,我庆幸你悔婚了,不然,嫁给你?我会后悔一辈子,你这样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我。还有,不要在痴心妄想,自作多情的以为我还对你有什么感情,认识我那么久,应该知道我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你认为,你做了这样的事,我还会对你有情?你会不会太高看你自己了?以后,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要你们不主动来招惹我,我也会当你们不存在的。井水不犯河水。明白吗?”冷紫珧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贝孜听明白了,那就是冷紫珧现在根本就不爱他了,也不屑跟他和悠郁两个计较。她是真的放下了吧,真的放下了才会不和他们计较。

    仔细想想也是,结婚这么久,虽然冷紫珧一直冷着一张脸没给他和悠郁两个好脸色看,但缺从来没有为难他们。没有主动的招惹他们……

    她真的一点都不爱自己了……确切的意识到这一点,贝孜的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什么感觉,但绝对不是高兴,相反的……有点难过,有点郁闷……

    冷紫珧看贝孜没说话,转身继续上楼……

    希望贝孜能把她的话听进去,两夫妻别有事没事的就来招惹她,看在孩子的份上,她可以无视他们,但如果他们要觉得自己过的太舒爽了,要自找苦吃,她也会成全他们的。

    一直到悠郁回来,贝孜依旧是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

    “孜,你怎么了?”悠郁走上来关心的问。

    贝孜回过神,看着悠郁,感觉她没什么不对劲,才放了心,淡淡的说:“没什么,走吧,我们回房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

    “恩。”悠郁温柔的点点头。

    贝孜就扶着悠郁上楼了。

    …………………………………………………………………………………………………

    冷紫珧来到房间门口,打开房门……

    “对不起,我走错了。”礼貌的把门关上,来到隔壁房间,想开门,但瞬间反应了过来,又回到刚才关上的门前……

    没错啊,这是自己的房间啊。

    再次打开门……

    待看清楚之后,冷紫珧深呼吸一下,才从容淡定的走进房间……

    “老婆……来啊……”侧躺着床上的贝勒笑着对冷紫珧招了招手……冷紫珧觉得,如果贝勒手上再拿上一条手绢的话,就跟怡红院的妓|女没什么两样了。

    贝勒浑身赤|裸的侧躺着,一只手撑着脑袋,双腿交叠……那模样,只有一个成语可以形容:玉|体横陈!

    就是这模样,让刚才的冷紫珧以为开错了门,进错了房……

    冷紫珧这才发现,贝勒的身材真的不错,比例完美,肌理分明,这样玉|体横陈,有着不同女性娇柔的阳刚之美。

    淡定,淡定,我要淡定!

    冷紫珧尽量无视那横陈的玉|体,超过大床,直接朝浴室走去……

    “老婆,快点,我等你哟……”贝勒笑的暧昧的说。

    ……

    冷紫珧还是没忍住,转过身……看到的就是……贝勒爷挺翘的臀部!‘唰’的一下,她的脸上飞上两朵红云……

    “老婆……”贝勒翻了一个身,面对冷紫珧……随着他翻身的动作,他那还是软趴趴的小地弟也一个动作,‘啪’的一下,打在了大腿内侧,然后抖动了两下……

    而贝勒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挑战人的极限,反动还轻佻的对冷紫珧抛了两个媚眼……

    天知道冷紫珧用了多强的自制力,才忍住冲上床一脚把贝勒给踹废的冲动……

    不要暴躁,不要暴躁。

    莫生气……

    冷紫珧在心里把莫生气给背了一遍,才觉得心里的暴躁与愤怒平复了许多,最后,深呼吸一下,深深的看了卖|弄|风|骚的贝勒一眼,转身到衣柜里找了睡衣,进了浴室……

    贝勒看着冷紫珧明显有点僵硬的步伐,心里乐开了花,听到浴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贝勒再也忍不住欢乐的再床上滚了一圈,最后,把俊脸埋在枕头里,肩膀微微抖动……

    挺翘的臀部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种朦胧美……

    最后,贝勒下床,赤|裸着身体,在房间里一阵捣鼓……

    冷紫珧洗了澡又洗了头走出浴室,贝勒躺在床上,没有看电视,从冷紫珧一出浴室,他炙热的实现就缠绕在冷紫珧的身上。

    冷紫珧也没有理会她,吹自己的头发,一直到头发吹干了才上床。

    她一上床,贝勒就兴奋的凑了过来,笑的神秘兮兮的说:“老婆,你不是说想见识见识林苗苗演了什么电影吗?我现在就给你看。”

    贝勒拿着遥控器就打开了电视……

    “恩……啊……”电视里传出女人低低浅浅的婉转的呻|吟声。

    冷紫珧早就知道林苗苗演的是什么电影,所以也没什么意外,当初这部很火的三级片,她也听说过大名,只是没看过……

    所以……认真的看了起来……

    三级片跟A片不一样,A片就是从头到尾赤luo裸的没有任何剧情的XXOO,而三级片,则是有剧情的,XXOO也非常的含蓄,很少露点……

    林苗苗是主角,当然不可能一上来就跟男人XXOO,剧情很老套,林苗苗有一个赌鬼老爹,赌鬼老爹输的没钱,就把她卖进了妓|院,然后就是一部妓|女奋斗史……

    很老套的剧情,卖点是林苗苗的胸……

    冷紫珧不得不承认,林苗苗有一对难得一见的美胸,形状完美,坚|挺,雪白,她一个女人都觉得很漂亮,更何况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冷紫珧在看电影,有人在看冷紫珧……

    “老婆,怎么样?好看吧?”贝勒笑的暧昧的问着冷紫珧。大手放在冷紫珧的腿上摸啊摸的……一下子就摸到了冷紫珧的神秘三角地带……

    轻轻一摸……

    湿了!

    贝勒心里一喜。正准备翻身上马,却被冷紫珧一句话给制止住了。

    “你说的是林苗苗的胸?”

    ……

    贝勒的脸色不自然,有一点尴尬。

    “这个就得要问你了,你看过摸过,你说,好看不好看?好摸不好摸?”冷紫珧淡淡的问,冷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

    但聪明的贝勒还是体会出来了:冷紫珧在生气!在吃醋!

    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上贝勒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认真的说:“老婆,那都是跟你结婚之前的事了。”

    “恩。”冷紫珧点点头:“我知道,我是问,她的胸好看不好看,摸着舒服不舒服?”

    “不好看,摸着也不舒服。根本就是假的,里面是硅胶。”贝勒一脸的嫌弃。

    冷紫珧勾起嘴角,嘴角带着神秘的浅笑意味深长的看了贝勒一眼,然后摇头颇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贝勒说:“我本来以为,你跟别的男人是不一样的,但想不到,我还是看走眼了,你跟别的男人没什么分别。”

    冷紫珧这样说,让贝勒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老婆,你怎么了?”贝勒小心翼翼的问,手也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收了回来。

    “哎……”冷紫珧叹了口气,微微仰头,一脸忧伤,45°望着天花板华丽的水晶灯,悠悠的说:“跟人好的时候,把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副离开对方就不能活的模样,可一旦真的分手,就什么都不是了,还把对方说的那么不堪。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

    冷紫珧那模样,好像对贝勒死心不抱任何希望了。贝勒看到这样就急了,很认真的说:“老婆,你误会我了,我说的是真的,林苗苗的胸本来就是假的,是隆的。”

    冷紫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你跟她好的时候不还是摸了又摸。捏了又捏,恨不得捏爆。”

    贝勒神色越来越尴尬摸了摸鼻子小小声的说:“我那时候都是很小心的捏的,就怕捏爆。”

    ……

    冷紫珧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淡淡的说:“算了,你下床去,今晚你就睡沙发吧。”

    “老婆……”贝勒委屈的看着冷紫珧。

    求月票,求收藏,求订阅,求评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