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拨离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挑拨离间

    关祁是见过大世面的,贝勒这样子还吓不到他……

    “你会不会太自信了?”关祁看着贝勒笑着的说:“你说我没机会就没机会啊,有没有机会,也不是你说了算的,紫珧,是不是?”

    冷紫珧看着关祁冷冷的说:“你确实没机会。舒悫鹉琻”

    哼哼……

    贝勒冷哼两声,得意洋洋的看着关祁,他说他还不相信,非要他老婆来让他死心……

    “哎呀。”关祁哎呀一声,看着冷紫珧笑嘻嘻的说:“紫珧,你怎么可以这么直接呢?这么直接,你也不怕伤了我的心。”

    ……

    冷紫珧头疼,跟这样的关祁……她无法跟他正常对话!

    “关祁,你怎么这么无耻?”贝勒咬牙。

    跟你学的!

    不过这话关祁可没说出来……他私下调查了,调查到贝勒在冷紫珧面前是怎样无耻的一个人……很诧异,冷紫珧居然喜欢贝勒这么无耻的人!虽然要他学习贝勒的无耻有一定的难度,但为了爱情,豁出去了!

    “彼此彼此。”关祁笑着说。

    冷紫珧觉得,一个无耻的贝勒已经够她受的了,现在再来一个无耻的关祁……她真的招架不住了!

    她想,还是让贝勒跟关祁两个一决高下吧!看看,他们两个谁更无耻,在这件事情上,当然是更无耻的胜出!

    “谁跟你彼此彼此啊?”贝勒皱着眉瞪着关祁:“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自尊,我老婆都明说了对你没兴趣,你也没机会,你还缠着我老婆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才缠着她啊。缠着她,自然是想追求到她,不然还想做什么?”关祁笑着反问。

    ……

    贝勒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终于体会到了,体会到冷紫珧在面对自己的无耻的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了!

    真的是让人抓狂啊!

    “老婆,我们不理她,我们说。”贝勒转过头,跟冷紫珧说话。不搭理关祁。

    “恩。”冷紫珧点点头。

    这时候,服务员把菜陆陆续续的送上来了……三个人就开始吃饭。

    关祁很热情的给贝勒夹菜:“来,贝勒,多吃一点,吃点韭菜……对你的身体好。”

    贝勒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皱着眉恶狠狠的瞪着关祁:“关祁,你真的很贱,还有,我身体好的很。”

    关祁笑了笑,没说话,但那眼神中的意味……就颇耐人寻味了……

    贝勒气的牙痒痒,但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结,汇仁肾宝这事儿……哎……这丈母娘办的叫什么事儿啊?

    吃完了饭,三人走出餐厅,刚走出餐厅,就看到一个人迎面走来……悠郁!

    三人都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会遇上悠郁。

    悠郁穿着白色连衣裙,一手轻轻的撑着腰,一手捧着肚子,肩膀上海挎着一个包包,慢慢的走来……

    悠郁是来吃饭的,看到三人这个组合,也很诧异。看了看关祁,眼神复杂,才对贝勒和冷紫珧说:“大哥,大嫂,你们在这儿吃饭吗?”

    “恩。”贝勒淡淡的点点头:“我们吃完了,正要离开。”因为冷紫珧的关系,贝勒也很讨厌悠郁,不过,毕竟,她是弟媳,在关祁这个外人面前,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哦。”悠郁温柔的笑了笑,说:“我也是到这儿来吃饭的,听说……这儿的味道不错。”

    “恩。”贝勒点点头:“是不错,你去吃吧,我们先走了。”

    “恩。”悠郁点点头。

    “老婆,走吧,我送你去公司。”贝勒对冷紫珧。

    “好。”冷紫珧点点头,和贝勒上了车,直接忽视了关祁……而关祁也没有死皮赖脸的缠上去。

    关祁和悠郁目送贝勒的车子离开,很远很远……

    一直到看不到车子的身影!

    关祁猛然转过头,眼神冰冷的看着悠郁:“你跟踪我?”

    悠郁的身体一僵,脸色苍白的看着关祁,牙齿轻咬着红唇,摇摇头:“不是的……我是到这里来吃饭。”

    红了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关祁。

    关祁丝毫不心动,冷冷的说:“这样最好……不要再试图想着和我在一起,好好的生下孩子,其他的,不是你的,不要奢望。”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悠郁看着关祁头也不回的背影,终于是忍不住落泪……

    ……………………………………………………………………………………………………

    回到公司,贝勒看到岳倩倩……

    “岳秘书,我上次说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贝勒问岳倩倩,关祁的问题,迫不及待的要解决。

    “什么提议?”岳倩倩眨眨眼不解的问。

    “瑟佑关祁。”

    ……

    岳倩倩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说:“副总,我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我姿色平平,不足以堪当这个重任。”

    贝勒冷冷的看着岳倩倩,说:“如果你对自己的紫色没信心的话,你可以去整容,公司出钱……最重要的是,你得丰胸。”

    不是他说,岳倩倩的胸也太平了点。

    ……

    岳倩倩愤怒的涨红了一张脸,懊恼的说:“副总,我对我的长相和身材还是比较满意的,我又不是去选美,要那么漂亮做什么、再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怎么能伤害我自己的身体呢?”

    贝勒可不想听这些废话,看着岳倩倩说:“给你两条路,第一,瑟佑关祁,第二,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

    岳倩倩惨白了一张小脸……副总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做秘书的,还要为了上司的感情生活牺牲啊。

    岳倩倩咬着嘴唇,她可是有节操的,就算是丢了工作,也不能丢了桢襙!

    贝勒看岳倩倩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岳秘书,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关祁,长的帅,有能力,又有钱,有身份有地位,这么优秀的男人,你如果真的瑟佑到他,成为他的女朋友,你也不吃亏啊!”

    这个岳倩倩倒是承认,她也觉得关祁其他的方面都还不错,就是……太贱了!

    贱的让人想揍他!

    “你好好想想吧,毕竟,你跟着我也有这么久了,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贝勒苦口婆心的说。

    我看你就是在害我!

    岳倩倩在心里腹诽,表面上却乖巧的说:“我知道了,副总,我会好好考虑的。”

    贝勒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进了办公室。

    岳倩倩对着贝勒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

    晚上下班,贝勒去接的冷紫珧,两人回到家,就看到歌尽欢跟悠郁两个坐在沙发上,笑着聊天,一副婆媳和睦的画面,贝勒微微皱了皱眉。

    “妈……”冷紫珧淡淡的叫了歌尽欢一声。也没奢望歌尽欢答应她,就上楼去了。贝勒也叫了一声,跟着上楼了……

    歌尽欢不屑的冷哼一声……

    悠郁看着冷紫珧的背影,心里很生气,很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关祁喜欢冷紫珧,她到底是哪里不如冷紫珧?为什么关祁宁愿喜欢冷冰冰的没有温度的冷紫珧也不喜欢自己。

    到底是为什么……

    悠郁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张子轩一直在要钱,贝孜的不成器,再加上关祁和冷紫珧的事,她真的这些事,一件件的要把自己逼疯……

    “妈,我今天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碰到大哥大嫂了。”悠郁笑着对歌尽欢说。

    “哦。”歌尽欢兴趣不高,她讨厌冷紫珧。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她的事。

    悠郁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说:“妈,我还看到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

    “谁?”歌尽欢好奇的问。

    “关祁,妈,我看到关祁跟大哥大嫂一起吃饭。”悠郁笑着说。

    “他们三个?”歌尽欢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如果说是关祁跟冷紫珧两个单独出去吃饭,那她就有理由骂冷紫珧了。

    可为什么贝勒也在一起?

    贝孜和贝腾回来之后,家里就开饭了……

    吃着吃着,歌尽欢就问贝勒:“贝勒,听说……今天中午你们跟关祁一起吃的午饭?”

    冷紫珧和贝勒一愣,这件事,只有悠郁撞见了……贝勒抬起头,冷冷的看了悠郁一眼,悠郁低垂着头,装作认真的吃饭。

    “妈妈,你是听谁说的?”贝勒笑着问。

    歌尽欢瞪了他一眼:“我听谁说的你不需要知道,今天中午,是不是跟关祁一起吃的午饭?”

    “恩。”贝勒点点头。

    贝腾皱着眉看着贝勒,又看了一眼冷紫珧。

    “贝勒,你瞧瞧你,做的什么事?还跟关祁一起吃饭?你不知道关祁的身份吗?难道忘了前段时间关祁闹出的事情来了吗?怎么这么不长记性?你到底知不知道分寸?是不是要弄的身败名裂,还连累我们贝家你才甘心?”歌尽欢生气的骂着贝勒。

    不过,这话指桑骂槐的味道太明显,大家都听出来了,听着是在骂贝勒,其实是在骂冷紫珧。

    冷紫珧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妈,你说的什么话?”贝勒皱着眉看着歌尽欢不赞同的说:“关祁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跟他吃一顿饭怎么了?”

    “跟他吃一顿饭怎么了?”歌尽欢气的不轻,贝勒是不是完全被冷紫珧控制了?这个时候,还说跟关祁吃一顿饭怎么了?

    “贝勒,你要认清楚关祁的身份!关祁是什么身份。对你做了什么,对你老婆做了什么,难道不知道吗?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歌尽欢生气的说贝勒。说完贝勒,又转头说冷紫珧:“冷紫珧,你明明知道关祁对你有着什么心思,你不但不知道避嫌,还和他一起吃饭?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是给贝勒难堪?还是认为你想一女侍二夫?”

    歌尽欢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实在是歌尽欢这话说的太不应该了。

    怎么能说出一女侍二夫这样的话呢?

    “妈!”贝勒生气的大叫:“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一女侍二夫?我自己媳妇的人品我清楚,她跟关祁之间清清白白的,而且,今天是我同意关祁跟我们一起吃饭的,不关紫珧的事,你不要不喜欢紫珧,就认为什么都是她的错,有你这样当婆婆的吗?你是不是求着我老婆出轨啊?是不是逼着我老婆跟别人在一起了,你才开心是不是?”

    贝勒真的很生气,吼的脸红脖子粗的。

    冷紫珧本来想说什么,看贝勒这么生气,也就闭上了嘴,不想说了。

    贝腾皱着眉看着歌尽欢。他怎么觉得最近歌尽欢好像很闲,也觉得日子过的太舒坦了,一天到晚想找点事呢?

    “贝勒!”歌尽欢也愤怒的吼着贝勒:“你那是什么语气?什么态度?我是你妈,有你用这样的态度对自己的妈说话吗?”

    “你看看你自己说的话,做的事,像一个妈妈,像一个婆婆应该做的吗?妈,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不是皇太后,无法逼着所有的人都顺从你。在贝家,你无法一手遮天,不是什么都是您说了算的。”贝勒生气的吼了回去。

    “你……你……”歌尽欢气的都快无法呼吸了,这就是她的儿子,她的好儿子,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他,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现在他却为了一个女人当着家里人的面跟自己大吼大叫,完全不给她一点面子,完全不尊重她。

    “我什么我?妈,你消停点不行吗?难道真的要把一个家的人弄的都成为了愁人,您才乐意吗?您才会高兴吗?”贝勒生气的质问着。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给我滚。”歌尽欢气的拍桌子。

    “滚就滚。”贝勒生气的说,拉起冷紫珧的手说:“老婆,我们走。”

    冷紫珧顺从的站起来,被贝勒拉着走……

    这简直是把歌尽欢给气疯了,对着贝勒和冷紫珧的背大吼:“走了就永远别回来了。”

    贝勒的脚步顿了一下,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歌尽欢冷冷的说:“不回来就不回来,我又不是养不起自己,又不是没地方住。”

    “公司你也不准去!”歌尽欢生气的大吼。

    “够了!”贝腾猛然大吼一声。

    贝勒和歌尽欢都停下了,一家之主发火了,每个人神情中都有一丝害怕……就连冷紫珧,在贝腾愤怒的目光下,都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公司是你说了算的吗?”贝腾冷冷的看着歌尽欢。歌尽欢的身体一僵,表情闪过一丝狼狈。

    公司……她一点股份都没有!

    “爸,我们走了。”贝勒拉着冷紫珧就走了。贝腾很生气,气贝勒的脾气太大,就算歌尽欢说话过分,也不应该这样说走就走。但更多的是责怪歌尽欢,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了。

    贝腾瞪着歌尽欢说:“现在把儿子媳妇逼走了,好了?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一天没事找事。”

    贝腾的语气很重,气的歌尽欢头顶冒烟,她没有觉得自己有错,冷紫珧本来就应该避嫌,不应该和关祁再有什么接触。

    “我说错了吗?难道冷紫珧跟关祁吃饭是对的?谁知道他们是真的在吃饭还是做别的什么?”歌尽欢生气的说。

    “贝勒不是在一起吗?难道他们还能当着贝勒的面做什么吗?”贝腾也非常生气。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中午贝勒跟关祁一起吃饭的?你难道派人跟踪监视紫珧和关祁?”

    贝腾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歌尽欢肯定不甘心,想要抓住冷紫珧和关祁有私情的证据!所以找人跟踪他们……

    悠郁的心里突然很不安,她担心歌尽欢把她说出来,这样子……那贝腾肯定会认为自己在中间使坏,挑拨离间……

    不行,要阻止歌尽欢把她说出来!

    “我吃饱了没事做吗?是悠郁告诉我的。”歌尽欢生气的说。

    悠郁?

    贝腾皱着眉看着悠郁,悠郁瞬间惨白了一张脸……完了,她还来不及阻止歌尽欢,歌尽欢就说了!看贝腾看她的眼神就明白了,他对她的做法很不满!

    本来贝腾就不喜欢她,现在又……

    “悠郁,你是怎么知道的?”贝腾皱着眉问悠郁。

    “我上午去外面逛街了,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碰见大哥大嫂和关祁他们了。”悠郁小声的说。

    贝腾听了淡淡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最后看悠郁的那个眼神,充满了责备和不高兴……对于悠郁的做法,他很生气,他也认定了,悠郁这是在挑拨离间。

    悠郁明明知道冷紫珧跟歌尽欢关系紧张,只要抓到冷紫珧的一点点把柄,歌尽欢就会大吵大闹,冷紫珧跟歌尽欢关系破裂就是因为关祁的事情,她还拿出来说……

    真的不安好心!

    对于悠郁的想法,贝腾认为自己完全看透了!家里就冷紫珧和悠郁两个媳妇,悠郁这样,就是希望歌尽欢讨厌冷紫珧,希望歌尽欢跟冷紫珧关系彻底的破裂,这样子……歌尽欢就只有悠郁一个媳妇了想当,悠郁再乖巧一点,讨歌尽欢的欢心……

    晚辈讨长辈的欢心,除了真正的孝顺,其目的就是想从长辈身上得到点什么……

    悠郁无非是想从歌尽欢这里得到家产……

    贝腾冷冷的看了歌尽欢一眼,转身走出了餐厅,再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

    歌尽欢的呼吸一窒,刚才……贝腾用从来没有过的冰冷眼神看她……自从发生冷紫珧这件事之后,贝腾看自己,好像是越来越不满意了,这是第二次在晚辈和下人面前不给自己留脸面,对她大吼了。

    难道……她真的已经失去了贝腾的心了吗?

    在这个年纪,她失去了大儿子的心,又失去了老公的心……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小儿子贝孜了,可是,她从来都是更喜欢贝勒,因为贝勒更有出息,而贝孜,只是个没有生意头脑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而已……

    在贝腾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她嫁到贝家这段时间看的很清楚,贝腾完全是一家之主。

    不,她不要变成这样……以后,如果贝勒掌控贝氏集团,那自己,岂不是要看贝勒和冷紫珧的脸色过日子?

    不,她不要变成那样,她不要!

    她要扶植贝孜,可是……歌尽欢看了一眼贝孜,贝孜很明显并不适合做一个商人,要怎么扶植他?以后如果真的强行把贝氏集团交给贝孜,估计,没几天,贝氏就破产了……而且,她一点股份都没有,怎样把贝氏交给贝孜?

    以前,她跟贝腾的感情很好,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恩恩爱爱,从来没吵过架,没红过脸,所以贝腾说给她股份,说了好多次,她都没要,她认为,贝腾的也就是她的。她的也就是贝腾的……她以为,一直到死,贝腾都会一直把她当做手心里的宝。

    ……

    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怎么变成了这样……

    “妈,你不要难过了……大哥和爸爸都是在气头上,等气过了就好了。”悠郁体贴的安慰着歌尽欢。现在所有人都生歌尽欢的气,正是她讨好歌尽欢的时候。

    悠郁不说话还好,悠郁一说话,就让歌尽欢想到似乎这一切都是悠郁的错……如果悠郁不告诉她冷紫珧和关祁他们三个吃饭的事,她也就不知道,这以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都是悠郁的错!

    “都是你的错,你什么要告诉我他们三个一起吃饭的事?你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就想挑拨离间,让我跟冷紫珧吵架,你好在一旁看戏?”歌尽欢生气的质问着悠郁。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悠郁就是存了挑拨离间的心。

    悠郁吓了一跳,惊慌的看着歌尽欢,红着眼睛呐呐的摇头:“不……妈妈,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