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关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奇怪的关祁

    悠郁点点头,强忍着眼泪……那模样,更是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贝孜见了,心疼又爱恋的用俊脸轻轻的摩挲着悠郁的脸蛋。舒悫鹉琻

    悠郁秀红了一张脸,羞涩的垂下了眼帘……

    一旁的特护看着,在心里冷哼,不屑,联想到两人的身份,又听了这么久,算是明白了,原来,真的是这个悠郁抢了冷紫珧的未婚夫,真不是人,好闺蜜抢了自己的未婚夫?这两人是多么的对不起冷紫珧啊,居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你没错,我没错,爱情没错……呸,践人就是践人,这得有多贱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果然,人贱则无敌!

    …………………………………………………………………………………………………………

    虽然晚上折腾了一晚上,但第二天早上,冷紫珧还是一大早就起来了,昨天晚上一直睡不踏实安稳,总在想着今天早上报纸的事情。

    心里很难踏实下来,最近她本来就处于舆|论的风尖浪口,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如果这件事情再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肯定会影响到冷氏。

    贝勒也醒了,睁开眼,看了看墙上的时间,才六点钟而已。

    “老婆,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来,再睡会儿。”贝勒说着就想搂着冷紫珧继续睡。

    冷紫珧皱着眉,有点烦躁的拿开肩膀上的手,冷冷的说:“你睡吧,我睡不着,我起床了。”掀开被子下了床。

    贝勒听了,怎么可能还睡得着,皱着眉看着冷紫珧的背影,他知道冷紫珧在烦什么,肯定是担心早上的报纸的事儿……

    哎,老婆为了这事儿这么心烦,他怎么可能安枕无忧的睡大觉?

    贝勒也掀开被子起床,去浴室洗漱,两人洗漱好之后就下楼。现在才六点半而已,家里的用人也才刚起来做早餐而已。

    冷紫珧坐在沙发上,让佣人拿来了早报看了起来,翻到娱乐版,仔细的看了一下,没有报道昨天晚上的事,松了口气,可接下来,翻到财经版……

    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大大的照片……贝孜抱着浑身是血的悠郁冲出人群,旁边还有一张小图片,自己一脸茫然的站在楼梯口。

    而标题更是醒目惊悚:冷紫珧推悠郁摔下楼梯!究竟是豪门妯娌不和?还是冷紫珧心有不甘报仇?

    下面的内容更是从多方面分析了,说贝孜现在进入了公司,贝勒感到了危机与压力,所以贝氏大公子和二公子的争端与利益慢慢的浮上明面,贝氏两位公子之间早有不和,为了财产利益,兄弟反目,所以冷紫珧才心有不甘的把悠郁推下了楼梯。

    还说冷紫珧有可能是被悠郁和贝孜两人联合起来背叛,而悠郁的肚子,是在贝孜还是冷紫珧未婚夫的时候就大了的,所以,冷紫珧怀恨在心,才终于忍不住痛下狠手。

    反正,就是说冷紫珧因为各种羡慕嫉妒恨,各种新仇旧恨,所以,对着悠郁和孩子下手了!

    报纸把冷紫珧说的很不堪,说她各种恶毒,各种心狠手辣,内心各种阴暗。

    冷紫珧看了这样的报道,饶是她再冷静,也忍不住气的把报纸狠狠的扔在茶几上……混蛋!混蛋!这些记者怎么能这么混蛋呢?

    怎么能不调查清楚就这样写呢?

    上次关祁的表白都让公司的股票大跌,很显然,跟这次的事件比起来,上次的事件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次,公司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而且……她都怀疑,自己都出门去,会不会有人朝自己扔鸡蛋。

    啊……真是该死!早知道,就不应该扶悠郁!真是后悔早知道!

    冷紫珧觉得很烦躁,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名声什么的,而是公司……虽然冷氏集团这样的国际大财团,这样的小事不可能动公司的根本,但总归是对冷氏集团的名声不好,而且,冷紫珧也担心董事会那些反派老古董趁这次的机会找麻烦……

    虽然她不怕,但总归是心烦!

    贝勒看了冷紫珧一眼,拿起报纸看了起来,看完了,笑嘻嘻的放下报纸,看着脸色难看的冷紫珧说:“老婆,你说,你到底是因为担心我抢不过贝孜呢?还是对悠郁怀恨在心才会出手?”

    冷紫珧皱着眉没好气的瞪了贝孜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他有心情,她可没心情。

    “你怎么不说我对贝孜恋恋不忘,所以,想杀了悠郁,这样……我就可以借着大嫂的身份之便,跟小叔子又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好偷情。”

    虽然知道冷紫珧在开玩笑,故意这样说,但贝勒的笑容还是僵在了脸上……因为在意,所以,即使知道她在开玩笑说气话,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郁闷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说这样的气话。”贝勒皱着眉很认真的说。

    哼……

    冷紫珧冷哼一声,就不再搭理贝勒,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眉头紧锁,在脑子里想着办法……

    想着有什么办法才能平息这次的风波……

    在快要吃早饭的时候,冷刚跟刘芳琴也起床了。两人来到了客厅,冷紫珧本来想把报纸藏起来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爸妈是多么聪明的人,昨天晚上那么大的事,肯定会上报纸。就算现在把报纸藏起来,他们还是会知道的。

    冷刚和刘芳琴把报纸拿起来看了看,冷刚很平静冷静,这些,都在预料之中!刘芳琴却非常的愤怒生气。

    “我说,这些记者都是吃屎长大的吗?难道不知道这样毁谤是犯法的吗?凭什么就认定了是我们紫珧推的悠郁那个小践人?信不信我把他们通通告上法庭。”刘芳琴生气的说。

    她的宝贝女儿被这样冤枉指责,真是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冷紫珧安慰着刘芳琴:“妈,不用生气,我们犯不着为这些记者生气,你明明知道,他们反正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怎么夸张,怎么惊悚,怎么能制造话题,他们就怎么写。好了,不要生气了,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

    “我能不生气吗?这些记者,看我这次不好好的收拾他们,我就不叫刘芳琴。”刘芳琴咬牙切齿的说。

    冷紫珧叹了口气,望向贝勒……她现在实在是没心情来安慰妈妈。她的心情跟妈妈一样糟糕透了。

    贝勒点点头,笑着对刘芳琴说:“妈,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和紫珧会解决的,至于告这些记者嘛,妈,您也知道,对于这些记者,我们虽然不说要当祖宗一样供养着,但我们也不能轻易的得罪,毕竟,人民大众很多都不了解真相,都是从这些记者的笔下了解事实的。把这些记者得罪了,对我们没好处。”

    记者们可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你如果真的把他们告上法庭,下次,他们还不知道怎么乱写呢。

    这就是为什么不管多么大牌的人物,对于记者小角色,都是能不得罪就不要轻易的得罪!

    这个道理刘芳琴也懂,但是……她就是咽不下去这口气!这些记者,一天到晚乱写,真是气死她了。

    “好了。”冷刚看着刘芳琴淡淡的说:“你要相信我们女儿,这件事,紫珧你就自己解决吧,至于董事会那边,我会去说的。”

    “恩,我知道了,爸。”冷紫珧点点头。

    佣人准备好了早餐,叫众人吃早餐……吃完了早餐之后,冷紫珧和贝勒两个就去上班了,不出意外,车子刚开口门口,就遇到了大批的记者的围堵!

    很多时候,冷紫珧都非常佩服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他们怎么就那么快知道自己住在娘家,而不是贝家呢?

    还有,自己又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耀眼的政界人物,这些人,为什么对自己的这点事就那么的感兴趣呢?

    贝勒本来还想强行闯出去的,可看着那么多记者,见车子来了也根本不退让,反倒还往前拥,终于是放弃了,如果弄出人命,或者出点什么车祸事故,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停下了车,贝勒和冷紫珧两个无奈的看了一下,一张张急切又兴奋的脸已经贴着车窗玻璃了,有的都被挤变形压扁了,堪比京城的地铁公交……

    冷紫珧和贝勒两个下了车,镁光灯就不听的闪,咔嚓咔嚓的声音……

    记者们的问题也随之丢来。

    “冷小姐,请问,对于昨天晚上在贝腾先生的生日宴会上,你把犹豫从楼梯上推下来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冷小姐,你是因为记恨悠郁抢了你 未婚夫呢?还是记恨犹豫抢了你的未婚夫呢?还是记恨悠郁抢了你的未婚夫呢?”

    “贝勒先生,难道是因为贝孜先生进入贝氏集团,你感觉到了压力,所以才授意冷小姐对悠郁下狠手的吗?”

    “冷小姐,悠郁到底怎么样了?孩子呢?”

    医院的消息封锁的很好,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得到消息。

    “大家静一静……”冷紫珧示意记者们安静,记者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冷紫珧。

    冷紫珧深呼吸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首先,我想说,我没有推悠郁,各位想想,先不说我根本就不记恨悠郁,退一万步,就算我真的讨厌悠郁,记恨她,我想害她,那我们妯娌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么好几个月,我有的是机会,我为什么不下手?偏偏在我爸爸的生日宴会上,众目睽睽之下动手,给那么多人看着,难道我是傻的吗?再有,我真的不记恨悠郁,悠郁是我的弟媳,我为什么要记恨她?至于报纸上说当初悠郁抢了我的未婚夫,我想,大家误会了,一开始,要结婚的就是我和贝勒,悠郁和贝孜,婚礼开始,只是给大家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这件事你们也早就知道了,我跟悠郁以前是好闺蜜,现在是妯娌,我为什么要害她?”

    冷紫珧说的坦诚,一字一句的非常的认真。

    “至于你们说贝勒因为贝孜进入公司,感觉到了压力……我想说,就算贝孜不进入公司,到时候,公司的股份也会有贝孜一份,贝勒为什么要有压力?贝勒和贝孜两兄弟,想的一直都是齐心协力的把贝氏管理好,打理好,让贝氏更上一层楼,而不是在算计着谁的股份多,谁的股份少的事。”

    “贝勒先生,真的是这样吗?”有记者问贝勒。

    “恩。”贝勒浅笑着点点头说:“我从来没有跟贝孜因为股份的问题而有过争论,对我们来说,公司是爸爸的,以后是我们两兄弟的,谁多谁少我们都不在意,以后,我们两兄弟会一起努力,让贝氏更上一层楼。谢谢大家。”

    “好了,各位,我们还要去上班,该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还请各位让让。”贝勒笑着说,护着冷紫珧上了车。

    这次,记者们慢慢的让开了……

    贝勒把车开了出去,松了口气……冷紫珧也松了口气。

    “老婆,不要担心紧张,有我呢,公司的事情如果解决不了,就给我打电话。”贝勒对冷紫珧说。

    “恩。”冷紫珧点点头。

    贝勒送冷紫珧到了公司,公司门口也堵了很多的记者……冷紫珧先给人事部打了电话,人事部调动了公司所有的保安出来,保安们排成了一堵人墙,把记者们拦住了,冷紫珧这才下车,快速的往前走……

    记者们拥挤着撞着想冲上来采访冷紫珧,无奈被保安们给拦住了,但还是七嘴八舌的问着各种问题……

    基本上就纠结着那两三个问题……

    冷紫珧没有搭理,低着头,快速的进了公司,看着冷紫珧进了公司,贝勒才开车离开……

    ……………………………………………………………………………………………………………

    冷紫珧一进公司,就打开电脑看公司的股票,果然,公司的股票下跌了,跌的有点厉害,网上新闻下面留言评论也是骂声一片……

    “对不起,关导,没有通报您不能进去……”岳曼曼试图拦住关祁,可关祁铁青着一张脸冲进了办公室。

    冷紫珧皱着眉看着岳曼曼,岳曼曼害怕的低下了头,恭敬的说:“总经理,对不起,我拦不住他……”

    “你出去吧。”冷紫珧淡淡的说。

    “是。”岳曼曼恭敬的退了出去。

    冷紫珧看着脸色难看的关祁,不明白关祁现在怎么来了,而且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来自月亮的你》的剧组出了什么大事?

    关祁来到冷紫珧的办公桌面,站在冷紫珧对面,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前倾,形成一种逼迫的姿势,看着冷紫珧,问:“是你把悠郁推下楼的?”

    ……

    什么?

    冷紫珧明显的愣了一下,皱着眉看着关祁……关祁脸色不好是因为这件事?话说,关祁还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样不善的一面。

    他很在乎这件事吗?

    “你怎么会问这件事?”冷紫珧皱着眉问。

    关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执着的问:“是你推的悠郁?”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个问题。她很喜欢冷紫珧,想跟她结婚,但如果冷紫珧真的推了悠郁,想害悠郁和悠郁肚子里的孩子的话,他是不会追求冷紫珧的。

    她的心肠真的那么歹毒,以后让她当孩子的后妈,还指不定要怎么虐|待孩子,说不定,还会整死孩子。

    “没有。”冷紫珧冷冷的,脸色也很难看:“我又不是傻子,当着众目睽睽,那么多人的面推她,再说,她死不死,对我都没任何好处,她活着,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听冷紫珧这么说,关祁松了一口气……他真的很担心冷紫珧承认,虽然他认为冷紫珧不是那样的人,但现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现在既然冷紫珧说不是,那么,他就相信她!

    “你继续忙,我先走了。”关祁说完就走了,来去如风……他之所以走的这么干脆,是因为自己刚才那么焦急紧张悠郁的事,如果冷紫珧深入去查,肯定会查到,被冷紫珧知道自己曾经和悠郁有多一段的话,凭现在冷紫珧和悠郁的关系,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在一起的。

    还是悄悄的走吧。

    冷紫珧最近几天可能都会忙于应付这次的事,等她把事情解决了,也就忘记了今天的这点小事,这段时间,自己还是别出现在冷紫珧面前吧,以免她想起来,就麻烦了……

    说他在乎悠郁?可她从头到尾都没问过悠郁怎么样。可他那么生气的质问自己有没有推悠郁,不是为了悠郁,难道是为了她?

    真的为了她的话,他现在不是应该好好的安慰安慰他吗?怎么得到答案就跑了?

    真是奇怪……

    关祁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确定了自己没有推悠郁,想利用他的力量,来帮她?也有这个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