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 > 贝勒做了个噩梦

贝勒做了个噩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乖乖老婆,别闹了,贝勒做了个噩梦

    “你现在在家好好的,不要再来招惹我,不要再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就是对我最好的弥补了。舒悫鹉琻”冷紫珧冷冰冰的说。

    “紫珧……”贝孜温柔又深情的看着冷紫珧,认真的说:“你跟我哥哥不合适,爸妈不喜欢你,可哥哥是要继承公司的,一定会跟爸妈住在一起,你跟我在一起,我们可以搬出去住,我不会让你受爸妈的欺负的。”

    欺负?

    冷紫珧看着贝孜,嘲讽的勾起嘴角:“这话……你曾经肯定也跟悠郁说过吧,可是呢?在贝家的时候,悠郁还不是让妈妈厌恶,妈妈为难她的时候,你有出手帮助过她吗?”

    贝孜是一个自私的男人!

    说到悠郁,贝孜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他和紫珧,就是被悠郁给毁了,现在时过境迁,他对悠郁,只有厌恶憎恨,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柔情蜜意!

    冷紫珧没错过贝孜眼里的厌恶,心里一沉……贝孜跟悠郁两个人之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贝孜现在也是有资格厌恶悠郁的,悠郁,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贝孜,她确实对不起贝孜!可贝孜,这也是自找的!

    “你跟悠郁不一样。”贝孜的语气有点苍白无力!

    冷紫珧点点头:“是,我确实跟她不一样,如果我跟她一样,那现在我不也在监狱吗?贝孜,你说你爸妈不喜欢我,你可知道,爸妈为什么不喜欢我?”

    “当然是因为……”贝孜想说什么,却住了口,他也不是笨蛋,妈妈是一只讨厌紫珧,是因为只要太骄傲,不听她的话,而爸爸……却是担心他们两兄弟因为只要反目成仇,所以讨厌紫珧。

    “既然知道爸妈为什么喜欢我,你如果真的爱我,真的为了我好,是不是应该退出,好好的找个人爱,找个人结婚,这样,爸妈对我的态度也会改观。”冷紫珧劝着贝孜。

    毕竟,不管怎么说,贝孜始终是贝勒的弟弟,她这辈子,不可能说跟贝孜不见面。以后……他们会经常见面的,她也不想做一个祸水,让两兄弟反目成仇,她还是希望两兄弟能相亲相爱,尽量尽量……

    “不,紫珧,我爱你,你怎么这么残忍,让我和别的女人结婚呢?你怎么能把我推给别的女人呢?”贝孜伤心又生气。

    “比起你来说,我还不算残忍……”冷紫珧冷冷的说。

    “紫珧,我知道我那样做错了,我现在是很真诚的跟你道歉,紫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贝勒痛苦的说。

    冷紫珧无奈的抿了抿嘴唇,看着贝孜很认真的说:“好了,贝孜,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成为过去,现在,我们是嫂嫂与小叔子的关系,我也希望,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下去,好了,你走吧,我不想再跟你多说什么。不管如何,我都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就算有一天,我真的和你哥哥离婚,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怎么着?你以为我冷紫珧,只有你们兄弟两个选择吗?世界之大,优秀的男人何其多,离了你们两兄弟,我的选择还很多很多,你,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

    “紫珧,我是不会放弃的。不管你怎么说,我是都不会放弃的。”贝孜信誓旦旦的说。

    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冷紫珧的话还是打击到他了……

    冷紫珧看着关上的门无奈的摇摇头。

    ……………………………………………………………………………………………………

    下午的时候,杭至郎约冷紫珧一起去工地上面看看,昨天签订合约之后,下午杭至郎回公司,就让工人去工地上面开始工作了,人多力量大,只是一天的时间,一切基础的工作就做的有模有样了!

    冷紫珧带着岳曼曼,开车去了工地,杭至郎已经在工地上面等候她们了!冷紫珧看着穿着满是灰尘的工作服的杭至郎,微微愣了一下!

    他穿着满是灰尘的工作服,带着安全帽,脸上和手上,都不是很干净……他难道在工地上面工作?

    “杭少,你这是?”冷紫珧微微不解。

    “呵呵……”杭至郎笑了笑,说:“冷总,实在是失礼,没来得及去换衣服。”

    冷紫珧淡淡的点点头,问:“杭少是在工地上工作吗?”

    “恩。”杭至郎笑着点点头:“虽然我学的是建筑师,但毕竟,没有意外的话,我以后要继承杭氏集团,我以前只是纸上谈兵,现在,我想来学习学习,把每样工种都初步的了解学习一下,这样对我以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冷紫珧赞同的点点头,现在这些富二代,企业小开,哪里还有像杭至郎这样到基层来吃苦学习的。真的是难能可贵,杭至郎,以后会是一个出色的管理者的!

    “冷总,我陪你逛逛吧。”杭至郎笑着说。

    “恩。”冷紫珧点点头。

    杭至郎就带着冷紫珧到处看看,逛逛,给她讲解着工地上的一切……

    冷紫珧对这些也是有着基本的了解……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杭至郎讲的很详细,冷紫珧本来就是一个工作狂,听的也很仔细,不知不觉,就一下午过去了!

    太阳西下!

    “都这么晚了,冷总,晚上我请你和你的秘书吃饭吧。”杭至郎笑着说:“昨天中午冷总请我吃了,作为一个绅士,怎么能占美女的便宜呢。”

    冷紫珧想了想点点头:“好。那就谢谢杭少的招待了。”

    “等我去宿舍换一下衣服。”杭至郎笑着说。

    冷紫珧点点头,杭至郎就去换衣服了,杭至郎就跟工人一样,住在活动板房里,冷紫珧看到,对杭至郎的印象更好了,像杭至郎这样谦逊,温和,又绅士的男人本来就容易博取人的好感,更何况他不骄不躁,作为富二代,还如此能吃苦。更是让人钦佩!冷紫珧从小接触的就是这类圈子里的人,有钱有势,还是第一次见到深入基层这么彻底的富二代!

    杭至郎换好了衣服,三人就开车来到一家法国餐厅,吃法国菜,三个人要了一个包间……

    在车上冷紫珧就给刘芳琴打了电话说晚上有事,不回去吃饭了!

    吃着法国菜,听着杭至郎说着地道的发文,讲解着法国一些地方的风土人情,听着悠扬的音乐,冷紫珧和岳曼曼都觉得感觉好极了!

    她们倒是感觉好极了,有些人就感觉糟糕透了……比如……

    贝勒!

    贝勒今天上班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下了班回家,却听刘芳琴说冷紫珧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饭!

    不回家吃饭?

    冷紫珧几乎没有什么私人朋友,有朋友,也都是工作上的普通朋友,那些朋友,一般是不会找冷紫珧的。他和紫珧结婚这么久,紫珧几乎是每天晚上都是准时回家吃饭的,就算有工作,她也是带回家来做。

    今天怎么会有事不回家吃饭呢?

    杭至郎?

    不知道怎么的,贝勒就想到了杭至郎。不得不说,贝勒是一个敏感又聪明的男人!

    忍着愤怒和烦躁与刘芳琴冷刚吃了晚饭,贝勒回到房间,就拿出电话给冷紫珧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

    冷紫珧正在吃饭,电话就响了,拿出来,看到是贝勒,就接了起来:“喂……”

    “老婆,你在做什么?”贝勒生气的问。

    他的语气让冷紫珧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但当着杭至郎和岳曼曼的面,她也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淡淡的说:“我跟朋友在吃饭。”

    “在什么地方?那家餐厅?和谁?”贝勒问。

    “我一会儿就回来,拜拜。”冷紫珧不想跟他多说,挂断了电话,顺便关了机。

    贝勒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气炸了,关掉电话再打过去……居然是提示关机!她关机了!冷紫珧越是这样,贝勒越是觉得有鬼!

    如果是个普通朋友吃饭,冷紫珧为什么要关机?是担心说太多,在杭至郎面前露馅吗?还是说是不想让他的电话打扰她和杭至郎两人的晚餐?

    不管是哪一个猜想,都让贝勒的心情糟糕透了!

    把手机扔在*上,贝勒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了好久好久,可是,冷紫珧没回来,贝勒不甘心的拿起电话给冷紫珧打电话,电话还是提示关机……

    贝勒的火气已经到了巅峰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冷紫珧还没回来!决定了,再过半个小时冷紫珧还不回来的话,他就去报警!

    哼……

    真是气死他了!

    冷紫珧和杭至郎岳曼曼三人吃了晚餐,走出餐厅。

    “谢谢杭少的招待,很美味,我们吃的很开心。”冷紫珧浅笑着对杭至郎说,经过两次的接触下来,冷紫珧对杭至郎的印象越来越好。她想,她和杭至郎,至少可以成为朋友。

    “有两位漂亮的女士陪我吃饭,我也非常开心。”杭至郎笑着说,他的笑容很坦诚,绅士,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好啦,已经这么晚了,那,杭少,再见,我们就先走了。”冷紫珧笑着挥挥手。

    “我送岳秘书吧。”杭至郎对岳曼曼说。

    岳曼曼的脸一红,看了冷紫珧一眼。杭至郎笑着对冷紫珧说:“冷总该不会跟我抢着送岳秘书吧,身为一个绅士,吃完晚饭,是要把美丽的女士送回家的。”

    “好吧。”冷紫珧笑着对两人点点头,就朝自己的车走去,杭至郎也带着岳曼曼走向自己的车……

    冷紫珧上了车,摇下车窗,对着岳曼曼和杭至郎两人挥挥手,看着脸微微泛红的岳曼曼,无奈的摇摇头……

    看来,岳曼曼已经被杭至郎给虏获了!

    哎……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结果!

    ………………………………………………………………………………………………………

    冷紫珧开车回到家,已经九点过了,刘芳琴和冷刚已经睡下了,到了二楼,打开门,就看到贝勒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一副烦躁不安的模样……

    冷紫珧走了进去,把门关上……

    贝勒冷冷的看着冷紫珧,冷冷的说:“怎么?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会乐不思蜀,在外面过夜呢。”

    冷紫珧觉得贝勒在无理取闹。瞧瞧这说的什么话?

    “贝勒,你在发什么脾气?我跟朋友吃个饭怎么了?犯错吗?”冷紫珧皱着眉瞪着贝勒,把包包放在*上,坐在*边,双手互相炒着,瞧着二郎腿,看着贝勒,看贝勒的样子,是准备跟她好好的吵一架了!

    吵就吵,谁怕谁!

    “我没有说怎么了啊。”贝勒冷笑着说:“我说什么了吗?明明是你自己做贼心虚,我问你跟什么人在一起吃饭,在哪里,我关心一下,难道有错吗?是你自己做贼心虚的挂断电话,还关机,你说,这能不让我多想吗?”

    “你多想什么?”冷紫珧冷冷的问:“难不成,你以为我在跟哪个*吃饭?”

    “那你晚上在跟谁吃饭?”贝勒问。

    “杭至郎,岳曼曼。”冷紫珧坦诚的说。

    呃……

    贝勒想不到岳曼曼也在。虽然有杭至郎……但岳曼曼也在的话,他们应该不会说什么,毕竟,岳曼曼可是自己收买了的间谍!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挂我电话?还关机?”贝勒质问,只是……语气和态度都没开始那么理直气壮了。

    “贝勒,我们在法国餐厅吃西餐,难道……你要我跟你在那样的场合在电话里大吵大闹吗?”冷紫珧嘲讽的看着贝勒。

    贝勒的俊脸尴尬的一红:“谁要跟你大吵大闹呢?”

    “贝勒,你敢说,我跟你说是在和杭至郎吃饭,你不跟我大吵大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明天就约杭至郎吃饭,就我们两个人呢。”冷紫珧似笑非笑的看着贝勒。

    “你敢!”贝勒皱着眉恶狠狠的瞪着冷紫珧,来到她身边,一把把她推倒在*上,骑了上去,跨坐在她的小腹上,居高临下的瞪着她:“你如果敢单独跟杭至郎两个一起去吃饭的话,看我不拿着刀去砍死你们。”

    冷紫珧推了两下,没把贝勒推下去,很烦躁的皱了皱眉头,看着贝勒问:“贝勒,我觉得你很莫名其妙,我只是说了一句杭至郎不错而已,你怎么就对杭至郎这大的敌意?”

    贝勒丝毫没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仰着下巴,略显傲娇:“谁让你说杭至郎不错的。”

    “可是,人家本来就不错啊,温和,英俊,绅士,风度翩翩,风趣幽默。”冷紫珧很客观的说。

    “你还说!”贝勒生气的瞪着冷紫珧。

    冷紫珧气恼的用力推开贝勒,坐起来,非常生气:“贝勒,你在无理取闹,我说杭至郎不错,是非常客观的,难道,在你眼里,你就没有欣赏的,觉得不错的女人吗?你的合作伙伴?或者让你钦佩的女人,难道就没有吗?你敢说,在你心中,你没有觉得别的某些女人是很好,非常不错的女人?你敢说吗?”

    他……不敢!

    贝勒活了二十几年了,也见识认识了很多女人,其中,当然有很多是他觉得不错的好女人,不是因为他喜欢对方,而是因为那些女人或善良,或聪明,或礼貌,或知进退等等,让他觉得不错!他是很客观的觉得对方不错……

    并不是因为喜欢对方而觉得对方不错。

    冷紫珧看贝勒这样子,撇撇嘴:“看吧,明明你自己也有觉得非常不错的女人,不带任何男女感*彩,只是单纯的 觉得对方不错的女人,那你为什么就不允许我夸奖一个男人呢?”

    “那……”贝勒一时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组织好了一眼,撇撇嘴,有点不甘心,拉不下面子,小小声的说:“那你也不应该当着我的面夸奖杭至郎啊,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明明知道我占有欲强,明明知道我喜欢吃醋,你还在我面前说,你不是成心膈应我,让我心里难受么?”

    ……

    冷紫珧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她只是真心的夸奖杭至郎不错而已,哪里还会想那么多!

    “你别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自己还不是当着我的面夸奖别的女人不错。”冷紫珧冷冷的说。

    越想越觉得委屈,自己怎么就这么可怜呢,遇上了这么霸道的男人……

    贝勒一脸茫然:“我当着你的面夸奖谁了?”

    “你夸奖岳倩倩了。”冷紫珧说。

    妈蛋!

    贝勒想骂娘,他什么时候夸奖岳倩倩了?他不管夸奖谁也不可能夸奖岳倩倩那个二货啊……那个二货,最近仗着跟关祁这个老大在交往,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我……怎么可能夸奖岳倩倩?”贝勒觉得冷紫珧在冤枉自己。

    “你明明就说岳倩倩非常不错,非常二,非常可爱。”冷紫珧理直气壮的说。

    这……

    贝勒反省,自己好像真的说过这话……真的说过?真的说过?记忆中……好像是真的说过。

    “我……想不起来了。”贝勒小小声的说,缩了缩脖子,有点低声下气的。

    “怎么?不要以为你说想不起来了就可以蒙骗过去,说过就是说过。你自己可以当着我的面说别的女人不错,我当着你的面儿说被的男人不错就是十恶不赦了,就是罪该万死了?”冷紫珧越想越生气,越说越气愤,越来越委屈!

    这个……

    贝勒本来是理直气壮的,可被冷紫珧这么一说,他就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混蛋,真的没理了!

    “好了,老婆,我错了,你别生气……我错了。”贝勒忙不迭的道歉。

    “真的知道错了?”冷紫珧看着贝勒问,神情还是有点儿委屈。

    “恩,恩,恩。”贝勒猛点头:“我真的知道错了,老婆……对不起,我不应该误会你,我不应该吼你,也不应该生你的气,老婆,我真的错了。”

    “哼……”冷紫珧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以为,你就这样道歉,说两句我错了,就能让我原谅你吗?”

    贝勒眨眨眼:“那老婆……你要怎么样?该不会又要我跪遥控器吧?”贝勒哭丧着一张俊脸问。

    冷紫珧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不屑的撇了他一眼:“我是那么残忍的女人吗?”

    “嘿嘿,不是,我老婆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贝勒拍着马屁。来到冷紫珧身边,抓着冷紫珧的手,轻轻的摩挲着。

    冷紫珧甩开他的手,不客气的说:“现在才拍马屁,已经迟了……今天晚上你继续睡沙发吧。”

    “不要啊,老婆。”贝勒悲呼一声,抓着冷紫珧的手说:“老婆,你不能这么残忍的对我。”

    冷紫珧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我就是要这么残忍的对你,好了,我去洗澡了,你自己准备准备去睡沙发。”

    “老婆……”贝勒还想继续商量,可冷紫珧已经拿着睡衣,飘进浴室了……

    贝勒气的直捶*,然后……就一脸忧伤的望着窗外淡淡的月光,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就是老婆跟杭至郎出去吃饭,明明就是老婆对不起他,还挂他电话,还关机,他应该是理直气壮的一方,怎么变着变着,就变成了这样呢?

    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自己明明是理直气壮的一方,怎么瞬间就变成底气不足,无理取闹的一方呢?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是他睡沙发?

    当然,他也不想老婆睡沙发,他希望和老婆两个搂着抱着,一起睡香喷喷的柔柔软软的大*……

    冷紫珧洗了澡出来,贝勒已经脱的只剩裤衩,躺在*上……装睡!

    冷紫珧擦干头发来到*边,推了推贝勒:“贝勒,起来……”

    不起不起就不起,要把装睡进行到底!

    “贝勒,快起来。”冷紫珧又推了一下,可贝勒还是动也不动一下,好像挺尸一般!

    冷紫珧看着贝勒,眼珠转了转,唇角得意的勾起,她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