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 > 他骂了我一顿

他骂了我一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乖乖老婆,别闹了,他骂了我一顿

    经验?

    真命天子?

    “什么经验?”岳倩倩不解的问。舒悫鹉琻

    “就是你怎么勾搭上关祁的经验!”

    ……

    岳倩倩的脸瞬间涨的通红,像一只炸毛了的小猫咪一样,气愤的瞪着贝勒:“副总,我告诉你,不是我勾搭关祁,是关祁勾搭我。是关祁勾搭我!!!!!”

    这事关节操的问题,必须要认真坚定的反驳!

    贝勒没有说话,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瞄了一眼岳倩倩的胸口……那传达出的意思是: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有什么资本值得关祁主动勾搭你?

    岳倩倩体会到了贝勒眼神传达的意思,更是气的脸红的要烧起来一般……

    她真的是好冤枉啊,真的好冤枉啊!明明就不是她……真的真的是关祁主动勾搭他啊……就算不是关祁主动勾搭她,也是关祁主动*她,*她勾搭他……

    “岳秘书……”贝勒看着岳倩倩很认真严肃的说:“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岳曼曼幸福了,对你没什么不好的,传授点经验给岳曼曼,对你又没有什么损失。”

    ……

    岳倩倩气结,恶狠狠的瞪了贝勒一眼,就低着头,快步往前冲……她实在是恨死贝勒了,恨死贝勒了!她不想跟他说话了!

    ……………………………………………………………………………………………………

    下午下班的时候,冷紫珧想了想,还是决定到医院去看杭至郎,不管怎么说,杭至郎都是因为救了自己而住院的,英雄救美,她已经结婚了,自然不能以身相许,但抽空去看看他,关心慰问一下,她还是能做到的。

    在杭至郎的病房里,冷紫珧遇到了岳曼曼……岳曼曼先她一步来看杭至郎。

    “紫珧,你来啦。”杭至郎笑看着冷紫珧,眼里闪着莫名的喜悦神采。

    岳曼曼看到这一幕,眼神一黯,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的继续削苹果……

    “恩。”冷紫珧淡淡的点点头:“我来看看你,怎么样?杭少,今天有好一点吗?”

    “好多了。我觉得,我都可以出院到工地上面去下苦力了。”杭至郎笑着说。

    冷紫珧笑了笑:“杭少,你忘记医生说的了吗?你的肩膀就算完全康复,以后,也不能做苦力活了。”

    “我没有医生说的那么娇弱,医生危言耸听了。”杭至郎笑笑,不在意。

    冷紫珧也没多说。坐在沙发上。

    杭至郎看着冷紫珧,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了:“紫珧,上午,贝勒来看过我。”

    “恩?”冷紫珧略微诧异的看着杭至郎……不用问,贝勒来,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儿。他心中是认定了杭至郎对自己有不轨的心事,现在又发生了英雄救美这么一码事,他的心里,不知道多仇视杭至郎……来看杭至郎,就算不撕破脸,肯定也阴阳怪气的。

    “他说了什么吗?”

    杭至郎点点头:“他骂了我一顿。”

    果然如此!

    冷紫珧的脸上闪过一抹歉然,歉疚的对杭至郎说:“对不起……贝勒这个人就是这样,他说什么,你都不要搭理他。不要生他的气。”

    心里想着贝勒实在是太沉不住气了,就算真的讨厌杭至郎,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骂他啊,他因为救了自己住院了,这怎么说,都是他们欠他一份情啊,他还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找到医院来骂人家……

    真是太不像话了!

    杭至郎浅笑着摇摇头,看着冷紫珧,满目的温和与柔情:“我没有生他的气,贝勒骂的很对,如果是我处在贝勒的份上,我也会骂的。”

    ……

    冷紫珧沉默,原来……杭至郎就是个欠骂的!

    岳曼曼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抬起头,看着杭至郎……见杭至郎看着冷紫珧的目光温和又柔情,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杭至郎要表白?

    “至郎……苹果削好了,吃一块吧。”她划了一块苹果递给杭至郎。

    杭至郎有点尴尬的接过苹果,三两口吃掉,也意识到有岳曼曼在这里,他想说点什么也不合适,笑着对岳曼曼说:“岳秘书,我想喝咖啡,能麻烦你去帮我买一杯吗?”

    岳秘书……

    岳曼曼听到这个称呼眼里闪过一抹黯然,他们早就已经说好,可以当朋友,称呼名字,可因为总经理在这里,所以杭至郎就这么生疏的称呼自己为岳秘书……

    她何尝不知道,杭至郎这是想把自己支开,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冷紫珧说!

    她也不打算在这里死缠烂打,杭至郎既然已经决定了,那自己不识相的呆在这里,只是会让他厌恶自己而已!

    就算现在自己不走,杭至郎没有机会说,但他早晚会找到机会说的!

    “恩。”岳曼曼浅笑着点点头,站了起来,问冷紫珧:“总经理,我去买咖啡,您有什么想要喝的饮料吗?”

    “不用了。”冷紫珧淡淡的摇摇头。

    岳曼曼笑着对杭至郎说:“那至郎,我先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恩。”杭至郎点点头。

    岳曼曼起身离开,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杭至郎看着冷紫珧,很认真的问她:“紫珧,你知道贝勒骂我什么吗?”

    “骂你什么?”冷紫珧问,其实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贝勒骂人,还能骂出什么新意?无非就是杭至郎不要脸,不知羞耻,明明知道她已经结婚了,还对她心怀不轨,是不要脸的小三等等……

    除了这些,她不能想到别的!

    “他说我是不知羞耻的小三,明明知道你已经结婚了,还对你心怀不轨。”杭至郎浅笑着说。

    果然是这样!

    冷紫珧在心里暗骂贝勒没脑子,他这样子骂了杭至郎,让她怎样在杭至郎面前做人啊?以后两家公司还要合作很久呢!

    杭氏集团修建的那个楼盘,至少要修建一两年……他让她以后怎么跟杭至郎相处啊?

    “呵呵……”冷紫珧尴尬的笑了笑说:“你不要在意,贝勒……他就是乱说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心眼儿小,又喜欢吃醋,认为我身边的男人都对我有那什么心思,你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杭至郎浅笑着摇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冷紫珧:“贝勒他没有乱说……紫珧,我喜欢你。”

    听到杭至郎的表白,冷紫珧并不意外,在杭至郎舍身救她的时候,她就有预感了……她只是很奇怪,她明明感觉杭至郎有深爱的女人,可为什么还会对自己表白?为什么会舍身救自己?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好呢?

    她真的很费解,不明白杭至郎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跟自己表白,他心爱的女人,到底是谁?

    “杭少……”冷紫珧神情淡淡的看着杭至郎。

    杭至郎神色惨然的笑了笑,眼里悲伤流转,整个人被一种伤心绝望所笼罩……

    看到这样的杭至郎,冷紫珧的心一紧,杭至郎……那么优秀出色的男人,应该值得拥有幸福!他现在这样伤心绝望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你不要这样,杭少。”冷紫珧言语苍白的安慰着杭至郎:“你很优秀,杭少,你值得更好的女人。我……不适合你。”

    杭至郎听了又是自嘲一笑。看着冷紫珧说:“紫珧,你不用跟我说这些,虽然我喜欢你,但我也知道,我们的身份,横在我们中间的阻碍,我们是不可能的。你也不用说那些话来安慰我,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与不好之分,有的只有爱与不爱。一个女人,就算是再阴险糟糕,我爱她,依然爱她,一个女人,即使完美漂亮,没有一丝瑕疵,我不爱她,依然不爱她。”

    冷紫珧沉默了……杭至郎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与不好,只有爱与不爱!

    就好像贝勒对自己,和贝勒身边的那些女人比起来,自己不够温柔,不够体贴,太强硬,他身边有很多比她更好的女人,比如……宁慕青。可贝勒并不爱她们,只爱她……

    这就是好与不好,爱与不爱!

    “紫珧,你放心,今天,我只是把对你的心意说出来,我……不会做什么越距的行为,不会让你为难的。”杭至郎笑着说。

    冷紫珧沉默,杭至郎这话她实在是不能赞同……他今天跟她表白,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对她来说,就已经让她为难了,已经是越距的动作了!

    以后,她要怎样面对他?

    虽然她心中对他没情意,但却有歉意,以后……在工作上接触,她会很为难的,会很尴尬的!

    这个病房,她真的是一刻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就在冷紫珧想离开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贝勒的,冷紫珧松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喂……”

    “老婆,你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家?是不是在医院?”贝勒质问着冷紫珧。

    “恩。”冷紫珧淡淡的说:“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不给贝勒再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歉疚的对杭至郎说:“杭少,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杭至郎神色黯然的点点头:“好。你有事就先走吧。”

    “恩。再见。”

    “再见。”

    冷紫珧起身,来到门边,门并没有关好,还留有缝隙,她来开门把,走出了病房,看到岳曼曼靠着墙壁,红着眼睛在流泪……

    转眼之间,她的心里就清清楚楚了,岳曼曼,并没有去买咖啡,她一直在躲在门口,偷听他们的谈话……

    在对上冷紫珧目光的那一瞬间,岳曼曼的眼泪闪过一抹愤怒与不甘心!

    冷紫珧对她已经失望了,什么都没说,就离开……岳曼曼不甘心的追了上去!

    “总经理,你不是说杭至郎喜欢的不是你吗?可为什么他要对你表白?”岳曼曼追上冷紫珧不甘心的问。眼里隐含愤怒。

    冷紫珧停下来,转身,冷冷的看着岳曼曼:“岳秘书,杭至郎是不是喜欢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他为什么要对我表白?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原因?你有什么资格问这话?你是杭至郎的谁吗?”

    她一片好心,不想岳曼曼在杭至郎身上碰的头破血流,她倒好,还有脸来质问自己,她这样子,好像是自己欺骗了她,辜负了她一般?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岳曼曼的脸色一白,难看,羞愧等情绪涌上心头,但她还是不甘心不放弃的看着冷紫珧……希望冷紫珧给她一个解释。

    “岳曼曼,不要太自以为是,你喜欢杭至郎,杭至郎并不一定要喜欢你,在杭至郎的事情上,我没有对不起你,我也没有亏欠你,杭至郎喜欢我,是杭至郎的事,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你自己去问杭至郎吧。岳曼曼,我并不是一个大方宽容的人,我不会允许你再有下一次对我无礼。”冷紫珧冷冰冰的毫不留情的说,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岳曼曼脸色惨白的看着冷紫珧冷艳高贵的背影……心里微微一痛,还有忐忑,刚才,冷紫珧在威胁她,如果自己再对冷紫珧无礼,她会解雇自己!

    为了她的爱情,她不在乎!工作没了可以再找,而爱情……一旦错过,也许就很难再找到另她如此心动的男人了!

    为了爱情,她怎么都要赌一把!怎么都要努力拼搏一次!

    岳曼曼转身,回到了病房,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看着杭至郎。

    杭至郎愣了一下,有点不解的看着明显哭过的岳曼曼:“岳秘书,你怎么了?”

    岳秘书三个字彻底的点燃了岳曼曼的愤怒!她红着眼睛对杭至郎大吼着:“杭至郎,你为什么会喜欢冷紫珧?你明明知道,冷紫珧已经结婚了,你这样是什么意思?你是想当小三吗?你是想破坏别人的婚姻吗?明明说好的我们是朋友,叫彼此的名字,我叫你至郎,你叫我曼曼,可为什么当着冷紫珧的面要叫我岳秘书?你是怕冷紫珧误会吗?你怎么这么狠心,就担心冷紫珧误会,怎么不想想,你这样子对我,我会伤心,会难过,会哭泣的。”

    噼里啪啦一大通吼完,岳曼曼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狼狈的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脸,伤心的哭了起来……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动心,可这个男人呢?却让她这样伤心。

    他喜欢谁不好?为什么要喜欢冷紫珧?为什么?

    她大学毕业之后就给冷紫珧当秘书,这两年,她看着冷紫珧一个弱女子把冷氏集团这样大的财团管理的井井有条,身为一个漂亮女人,有钱有势有才有貌,却洁身自好,从来不跟自己的未婚夫意外的男人玩*关系,干净漂亮,正直不阿,冷紫珧是她的偶像,她也想成为冷紫珧这样了不起的女人,所以这两年,她一直兢兢业业的认真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的最好,在性格上,和行事作风上,也慢慢的朝冷紫珧靠近……

    可杭至郎的出现,让她对自己一向敬重敬佩的人有了仇恨……她好讨厌这样的自己,她知道,冷紫珧说的没错,冷紫珧是为了自己好,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要恨冷紫珧。

    她真的好讨厌这样的自己,好讨厌,好讨厌!

    杭至郎看着蹲在地上呜呜哭泣的岳曼曼,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与歉疚……岳曼曼对他的情意,他能感觉到,就因为能感觉到,所以,才会这么做……他知道岳曼曼在外面偷听!

    他只是想让岳曼曼死心,也许……她现在对他的感情还不是很深,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哭过之后就会放弃!他不想让岳曼曼越陷越深,陷的越深,她以后就越痛苦!他是一个脏脏龌蹉的人,他配不上冷紫珧,也配不上岳曼曼!

    “好了,曼曼,不要哭了。起来吧。”杭至郎温柔的叫着岳曼曼:“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跟你说明白吧,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岳曼曼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伤心的看着杭至郎问:“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哪里不合适?”

    “我的爸妈,是不会接受一个平民媳妇儿的。”杭至郎认真的说。眼底闪过一抹悲伤……有得有失!

    他一出生,就有了更高的起点,让他一辈子,不用为衣食住行担忧,可以过优越的生活,可也注定了,他这辈子,不可能凭自己的喜好找老婆,他的老婆,必须得是出身配得上他的,家世条件相当的女人!

    在读小学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点,那时候,爸妈就让他去跟有钱人家的小孩子玩,绝对不允许自己跟一些普通家庭的孩子接触。

    朋友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儿媳妇?

    哼……

    岳曼曼突然生出了一股无力感……他们身份上的差距,是无法改变的,除非,她瞬间变成有钱人!那怎么可能?

    冷紫珧这么说的时候,她还可以安慰自己,也许杭家不一样,并不是所有的豪门找儿媳妇都是看家世的,还是有很多灰姑娘嫁入豪门的,可很显然,她的运气并不是那么好,她是灰姑娘,却无法嫁给一个王子……

    她的王子,想要娶的是一个公主!

    还想说什么,可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彼此身份的差距像一条深深的沟壑横在他们之间,无法跨越!

    “那你呢?”岳曼曼最后还是不甘心哭着质问杭至郎:“你爸妈不会接受一个平民儿媳妇,那你呢?你难道就没有自己一点点的思想和主动权吗?你要被你的爸妈操控你的婚姻吗?”

    “你是谁?”白建芳走进了病房,皱着眉看着伤心哭泣的岳曼曼。目光挑剔的把她从头打量到脚。

    岳曼曼的身体一僵,看着白建芳……

    “妈,她是我的朋友。”杭至郎有点紧张的说。对岳曼曼说:“你先走吧。你说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他妈妈的性格他太清楚了,刁蛮而刻薄,还非常看不起普通的老百姓,认为他们杭家的人高人一等。

    岳曼曼胡乱的擦去脸上的眼泪,看着白建芳,礼貌的说:“伯母,你好,我是至郎的朋友。”

    “至郎?”白建芳鄙夷的看着岳曼曼,她刚才打量岳曼曼的穿着,浑身上下,一切都很普通,没有一样是名牌。

    “这位小姐,你跟我们至郎既然只是普通朋友,就不要叫的那个亲热了。”白建芳冷冷的说。

    岳曼曼的身体一僵,有点诧异的看着白建芳。

    “你刚才的话我在门外都已经听到了,至郎说的很对,我们杭家,是不会要一个没家世没钱财的儿媳妇的。你啊,趁早死了这条心,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进我们杭家的门儿的。你也不要学那些不要脸的女人,什么未婚先孕,奉子成婚,用孩子来威胁什么的,那些,对我们都没用。”白建芳鄙夷的说。

    岳曼曼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第一次见识到白建芳这样的女人,看着是个豪门贵妇,可说话却这么难听,她怎么可以这样?就因为有一点点钱,就可以这样侮辱她吗?

    她以为,所有的有钱人都像冷紫珧和贝勒那样,平易近人,跟他们没什么区别……原来,是她错了,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有钱人还是看不起普通的老百姓,认为他们高人一等。

    开始,真的是她太天真了。

    “伯母,难道,这个世界上钱就那么重要吗?你有没有想过至郎,你有没有想过至郎的心情,他喜欢谁,想和谁结婚?”岳曼曼看着白建芳生气的质问着。

    她太讨厌这样的父母了,自私自利,只顾着自己,完全不在乎孩子的感受,她也明白了,杭至郎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一个联姻工具!而不是他们的儿子。

    “呵呵……”白建芳冷笑:“至郎是个孝顺的孩子,当然是我们喜欢谁,他就喜欢谁,不信,你问问至郎。”

    岳曼曼转过头,目光充满期望的望向杭至郎……

    杭至郎看着岳曼曼淡淡的说:“我会孝顺我爸妈,我是爸妈唯一的儿子,我不想让他们伤心难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