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虎之翼 > 十七章 敌与友

十七章 敌与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看关兄拔剑的动作,可知你也是名家之后。”怀空俊秀的脸上显露出敬意。

    关千剑心中涌起骄傲之情:龙在天可不是一般的名家!

    他一笑道:“看招。”身体向前微俯,刹时变得轻飘飘的,似要冉冉上升,紧接着却如潭中游鱼一样,迅捷地射向对方,直到怀空近身处,才一剑递出。

    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只是眨眼间的事。

    云霓看得啧啧称奇:“他的轻功分明有很好的根基,那天却还连亭子都上不去,难道就在这短短十几天的时间,他已进步如斯?”

    怀空出道以来,遇敌无数,还从没有尝过败绩,因此在他内心深处,以为年轻一代中,尚没有堪与自己相撷颃者。但此时面对关千剑不俗的出手,立刻不敢再存轻敌之心。他错步沉腰,摆个门户,出一剑横格,以挡对手的直刺,用上七八分力道。

    关千剑迎面受到一股极凌厉的压制之力。

    怀空虽取守势,但简简单单的一个格挡动作,竟有横扫千钧之概。关千剑自知内力不济,若硬碰硬接下来,一招之间即要落败。一念及此,刺出的剑中途收回,左肩一歪,斜身一绕,有如轻烟袅袅,身体和剑锋都转至怀空背后。

    这一变招,生似具备缩尺为寸之功!

    这却是《六如秘籍》中的一招必杀绝技,配上锋锐的剑气,攻势可以笼罩数丈方圆,一旦成功绕至敌人身后,再强的对手也要血溅五步。

    但关千剑新学,于剑气一窍不通,徒具其形而已,威力则不及万一。

    即使如此,还是把一旁观战的云霓吓得不轻,惊呼出声。而关千剑自己也后悔不迭:若就这样一剑致怀空于死地,云霓将如何看待他?

    就在转念之间,怀空脚下一滑,猝然远逝,已把敌剑甩在丈余远的身后,立在安全的范围。他从容转身,没有丝毫狼狈之状。“好剑法!”激赏之情,溢于言表。

    关千剑心中想道:“我这一招太过狠辣,也许因为云霓,我的内心深处实在难以释怀,而对怀空充满忿恨,但他没有丁点怨怼之意,足见胸襟。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这样的绝色,他们两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随后两人又拆十余招,关千剑再没有出色表现,他每一剑使出,怀空只是随手应付,偶尔采取攻势,轻描淡写的一招半式,逼得关千剑手忙脚乱。

    这情形就好像怀空作为前辈师长,替后生小辈喂招。关千剑是个聪明人,如何能看不出来?他忽地抽身退后,收剑笑道:“看来你是想让我累了之后主动认输。我知道我和你相差还太远了!”

    怀空道:“关兄的剑法,别具一格,与武林诸多门派迥然有异,假以时日,必成一代宗师。下次见面,还望手下留情啊。”

    关千剑不知道如何谦逊,站着傻笑。云霓跑上来挽着怀空道:“小秃驴对你评价这么高,你应该偷笑了。——你都从来没这样夸过我……”后面这一句自然是才着心上人嘟嘴。

    “为什么我要偷笑?你当我就这点出息吗?什么了不起!”关千剑看云霓在怀空而前撒娇,心中又被怨气充塞,神色暗淡下来。

    怀空因有他人在侧,不便多说,笑一笑道:“山下来的人离得不远了,我们快走吧。——关兄实在对不住,后会有期。”

    两人携手,飘然而升,一粉一灰,两条人影,倾刻间抹过峰顶,消失在林莽之后。“我走了!”云霓最后一句告别,像一个调皮的村童,还在满山穿梭。

    关千剑没有时间自伤自怜,山下来客已奔到庙前。

    两人都作庄稼人打扮,与手中的三尺长剑极不相称;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满面风尘之色,一停下来,喘得像对赖蛤蟆。前面一人先见到关千剑,他高大的身躯挡住后一人的视线,当他一惊,仓惶后退时,脚跟落在同伴跨出的脚尖上,两人挤在一处,高个的差点把矮个的压倒。

    两人站稳后,一错身,肩并着肩,把兵器对准面前的不速之客,眼中的警惕之色,让人感到他们像驴马受惊一样,把耳朵都竖了起来。

    “怀空大师可是在这座庙里出家?”高个的先开口,听语气就知道他已作好最坏打算。

    “你们是什么人?”关千剑看他们一来就东张西望,做贼一般,语气神态之中,自然而然带有三分敌意。

    “不会错,师父说得很清楚,就是这座庙,庙西不是正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梨树吗?可是人呢?难道走漏了消息,连怀空大师也已遭毒手?”矮个子和同伴小声商量。他们看面前的年轻人神色不善,一方面担心,一方面暗暗戒备。

    关千剑但觉这两人鬼鬼祟祟,更以冷眼盯着他们,一副随时动手较量的架式。

    “就凭他?”高个子轻蔑地斜关千剑一眼。“他能是怀空大师的对手?且这件事除了师父,只有你我二人知晓,怎么会走漏消息?”

    矮个子道:“他一个人或许还没这么大能耐,但难保没有同党埋伏在左近。后面不是还有一个远远咬着吗?——若不是走漏消息,敌人先下手为强,为什么庙里不见怀空大师的影子,却有这样一个小恶煞守在这里?这些人旁门左道的手段很多,谁知他们从哪里用什么方法得到的讯息?”

    “就算怀空大师真的已遭不测,面前这人也不一定就知道我们俩的身份。况且怀空大师成名多年,没有那么容易阴沟里翻船。放松点,我且试他一试,——我们先假装怀空大师的对头,看他如何说话,——喂,小子,那贼秃自己躲着不露头,却叫你这么个半大的孩子出来现眼,是不是怕了我们兄弟了?”一边说一边心中想:“天下和尚很多,或不是和尚而光头的也不少,我说贼秃,可不是骂怀空大师和他师父,他听到也不能怪我。”

    关千剑暗笑:“难怪云霓拉着怀空跑得那么急,原来是对头找上门了,亏他们一唱一和的,好像跟本不认识这两人一样。云霓既然放心把这两个货色留给我,一定称过他们的重量,知道我可以应付,我只好替他们断后了。”

    他道:“贼秃怕不怕你们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怕你们。”当他说到贼秃二字时,想的是:“我的云霓都被你抢走了,挨我句骂也不算吃亏,就算你听到也不能说什么。”

    对方两人听了这话,并不明白面前这人和怀空的关系。若是朋友,断没有这样随着外人出言不逊的道理,若是敌人,就更不该把他找上门的对头揽在自己身上。敌人的敌人也可以作朋友嘛,说不定还能并肩战斗。难道怀空真的已经遭遇不测,而这个人也已知道我们的来历,正是有恃无恐?多半是如此,言多必失,先打上一架再说,能胜则把刀架他脖子上,看他说不说实话,若是个硬茬,收拾不下来,前有堵劫,后有追兵,这可是凶多吉少了!

    高个子想到这里,撇嘴一笑道:“刚好我们也并不怕你,而贼秃又不出现,不如我们来练两手?”

    三个人的武器都提在手上,他们可不讲什么风度礼节,说到动手,无不是一样的心思:先下手为强。

    “当当!”

    关千剑分别架开两人的来剑,在两人未及再次进攻时,像拿瓢舀水一样,长剑在面前划个极古怪的弧线,逼得他们不进反退。

    就这一交手,关千剑已知论真实武功,若对付他们其中一个,尚有五成胜算,以一敌二,那就好汉架不过人多。在第一招上,他之所以表面看占尽先机,纯因他从龙在天学的天剑六方十三式乃是无上的剑道,打一开始就能提升一个人眼界,加之他确实天赋非常,在敌人出手的瞬间,抓住其最薄弱的时刻,一击即中。

    他一剑镇住对手,从容向旁退出一步,故作高深道:“你们的剑法和门如六同出一源,只是似是而非,你们的先辈中曾有人在门如六学艺是不是?”他之所以有这分眼力,全托六如秘籍的福。

    高个子闻言一惊,说不出话。矮个子平静接道:“少跟我们装蒜,你既奉命在此堵劫,我们是什么人,早已一清二楚,何必装模作样?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关千剑皱眉道:“我答应怀空小秃驴替他看管破庙,可不是奉谁的命令,他还不够资格命令我。你们和他有过节,要找他寻仇,告诉你们吧,还真是不巧,你们和他只是前后脚,他这一出去云游,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你们若耐性好,可以等着,若等不下去,急着一死以谢天地,要假手于我,我也不会吝惜这举手之劳。”

    高个子不怒反笑道:“这么说你是怀空的朋友?”

    关千剑道:“有的人一面之雅可以成为至交,有的人天天见面却形同陌路。”

    矮个子提醒同伴道:“当心中他奸计!”

    高个子“铿”一声把剑扔回鞘中,径对关千剑道:“这话深合我意,看来这位兄台也是性情中人。我不相信这样的人会甘为岳老头的走狗。”旋即回头为同伴释疑:“他武功远胜于我们,要杀我们不废吹灰之力,何必用计,多此一举?”为示光明磊落,他不再压低声音。

    这人倒是爽快!关千剑心中甚喜,也还剑入鞘道:“阁下谬赞了,我的武功远不如两位。怎么?听你们的口气,倒不像是怀空的对头。”

    高个子道:“我们怎么会成为怀空的对头?江湖传言,怀空大师一向仁侠好义,是我们素来景仰的英雄人物,这次不请自来,原本是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求他,不知兄台刚才说他已外出云游,是否也和我一样,并没有说真话呢?”

    关千剑道:“不瞒你说,他正是看到山下来人,才匆匆忙忙走的,而山下来的人,除了两位,后面还有一人一路追踪……”

    两人同时色变道:“什么!”接着交换一个眼色,矮个子道:“来得这么快?到了身后我们都没发现?”

    高个子急问关千剑:“你看到这人是什么模样?相距我们有多远?”

    关千剑道:“当时你们都在山脚,看不大清楚,我只注意到追踪你们的人使的是一口大刀,相距不过十数丈的距离。按理说,你们到了这一会,他应该也已经到了……”

    矮个子道:“没错,一定是他!他定是闻着味道来的,山中草木浓密,我们看不到他,他也看不见我们。原本以为已经把他甩掉了,没想到这么快又粘上来,——你说怎么办?”

    高个子长叹道:“总不成功亏一篑!现在事情紧急,我既认定这位朋友不是坏人,便一辈子信得过他。——朋友,求你一件事——”

    追踪者在山腰处停下。上山的路明显只有一条,但靠路左侧又出现一带长长的沟漕,他知道那不是一条叉路,而是临时有人从此处经过,把荒草踩倒在地上形成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经过的不是人,而只是一颗石头。在此之前已经遇到过不下十次这样的情况,他并非想不到这是敌人的惑敌之计,但为保证万无一失,没有一次不是把这条“叉路”跑到尽头,兜了老大一个圈子之后,再原路返回,继续追踪。为此,他耽误了不少时间,否则猎物早就丧命在他的鬼头刀下了。

    这时他正要向“叉路”迈步,山顶处传来兵器碰撞之声,估计位置就在远远看到的那座庙中。“幸好前面还有人拦截!”他改变了主意,身体箭射而出,直奔山上。

    关千剑看到高个子从怀里掏出两件小东西递到面前,一个是一柄两寸长的短剑,——若不是他已见过虎之翼,一定会以为这个只是儿童的玩具,因为看形制,它分明是那缩小之后的天下第一神兵利器;另一个是一截小小的竹筒,只有一寸长短。

    “这柄短剑就是我六如门的令牌,历来只本门中人才能持有,从不外泄。如今师门蒙难,危在旦夕,家师久闻怀空大师之名,破例将本门信物相托,更有一件极艰难极重大的事情相求,盼大师念在武林一脉,施以援手,无论成败,六如门上下,永感大德!”他说着深深一揖。

    关千剑侧身让过道:“你求的是怀空,别对着我行礼。究竟是什么事,你可还没说。”

    高个子道:“具体情形,家师有一封亲笔信,这竹筒里面便是,等到大师仙驾返回,拆开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了。现追兵在后,我们不敢久留,兄台既是大师挚友,这两件物事,暂托兄台保管,并代我们致意,感激不尽!”他把东西塞进关千剑手中,一边拱手称谢,一边已迈步,欲向山上逃命。

    “感激不尽!”矮个子跟着道谢作别。

    关千剑突然想到一件不相关的事情,拉住两人问道:“不是说六如门被围得水泄不通吗?你们是怎么跑出来的?”

    矮个子回头,和关千剑对视,立刻避开他的目光,一言不发,神色间颇不自在。高个子解嘲地一笑道:“哦,说来惭愧,我们只是六如门的记名弟子,尚未获得资格,在六如门中修行。怀空大师若能成功,将这一场灾难化解于无形,我们一定还有机会!”

    关千剑道:“怀空虽然武功不俗,但他绝没有能耐与岳嵩抗衡。且围攻六如门,据说他师父也曾参预其事,我真不明白他能为你们做什么?”

    矮个子心机微重,他不愿对一个陌生人推心置腹,只道:“到时你自然会知道。有缘再叙,

    追兵随后就到,我们实不愿连累兄台,就此别过!”

    高个子也不再说什么,向他一点头,转身而去。

    关千剑立在原地,纳闷了一会,忽有所悟,自语道:“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身后一个冰凉的声音响起,一听就是来者不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虎之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源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源荣并收藏虎之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