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虎之翼 > 第二二四章 大闹酒吧

第二二四章 大闹酒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侏儒看关千剑竟敢当众抢女人,兴奋得跳上桌子,大喊:“好样的,我挺你……”忽然一个啤酒瓶砸在头上,眼前一黑,滚在地下,人事不醒。

    张六奇怒吼一声:“敢跟老子争马子,大家给我上!”虾兵蟹将齐应一声,双手各握一个啤酒瓶,排成阵势,向舞台上的敌人冲锋。

    关千剑抓住冷疑,深情而豪气万丈地对她吼:“我带你走!”拉着她就要望舞台下跳。哪知冷疑根本不认识他,不仅和他拔上了河,还对他又踢又打,口中骂:“变态呀你,神经病!想睡我你拿钱来呀,哪有这样的?信不信我告你强奸……”

    关千剑不由分说,转回头一矮身,一肩膀将她扛了起来。另一手还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现在处境危险,别跟我闹!”

    冷疑更加确信遇上了色情狂,双手不停地敲打他的背,两腿乱踢。

    关千剑跳下舞台,就要夺路而逃,迎面却正撞上张六奇一拨人。

    七八个人二话不说,一人两酒瓶,磕在关千剑头上。

    几条血柱自关千剑头上倒挂下来,很快淹没了他的五官。他身体晃了几晃,脑子里晕晕沉沉的,感觉有好几条热气疼疼的小蛇,正在自己脸上和背背上游走。

    接着他感到肩上一轻,冷疑身上冲鼻的香水味被一阵风卷走。

    是张六奇将她从他肩上取下了。

    “死变态,穷光蛋,还想强奸我!”

    香水味重新扑到鼻中,关千剑大腿根部被高跟鞋狠狠踢了两下。

    张六奇见他还能站着不倒,一双白眼死死瞪着自己,心中有些发虚,退了两步,嘴唇开始颤抖。

    但他马上想到己方人多,就算遇到鬼都不用怕,抢上去把手中的啤酒瓶也敲碎在关千剑头上。

    关千剑终于支撑不住,像被一个人在背后猛拽了一把,一个趔趄,借着一张桌子才好不容易站稳。

    这时音乐已经停止,看热闹的人也都噤声,四下里一片悄然。

    “嘿嘿,”张六奇放下了心,笑嘻嘻向他逼近。本来大获全胜之后,就该吩咐手下对随便补一顿手脚,带着冷疑走人,去享受千金良宵。但他还想在佳人面前显摆显摆,歪起下巴,翻卷着舌头问:“你他妈哪个道上混的?连我张六奇看上的女人也敢枪?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吗?”

    又说:“身材那么差,还敢学人家穿裙子!”

    还说:“喝我的酒也就算了,还抢我的女人,看你怎么死!”

    回头喝一声:“拿酒来,洋的!”

    手下立刻捧上一瓶1.5升的洋酒。

    张六奇接在手中,往桌上重重一放:“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想活命的话,干了它!”

    关千剑还在晕的眼神,直愣愣飘过来,露出一个冷笑。

    在原本的世界他虽然滴酒不能沾,但来到这里之后,情况似乎大有改观,刚才两口下肚,浑没感觉,说不定上天拿他的绝世武功,给他兑换了一种新的能力:千杯不醉。

    “好!”他一把抓住酒瓶细细的脖子,“喝酒喝,谁怕谁,乌龟怕铁锤。不过,在我喝之前,我得提个小小的条件。”

    “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张六奇简直不知道该笑晕还是笑死。

    关千剑一点都不惭愧:“大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今天我落在你手中,我认栽,但谁能保证,有一天你不会落在我手中?”经过一天一夜的侵染,他已学会了不少新世界的黑话。

    张六奇像喝多可乐冲了鼻子,头向后仰,笑说:“这么说倒是为了我自己好了?”

    关千剑把酒瓶抱在怀中:“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这话引起哄堂大笑,都没想到他还是个得道的高僧。

    “好,把你的条件说出来,让大伙听听。”很明显,他给对方这个机会,只是为了帮大家找点乐子。

    “第一……”

    “你还有第二?”

    “没错。”

    “好,你牛,你说,你说,嘿嘿。”

    “第一,我要是喝了这瓶酒,还能走得动路,我要带走一个人,那就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小孩。”

    “你老大?”

    众笑。

    “可以这么说。”

    “那第二呢?”

    “我还要带走一个人。”

    “谁?”

    “她!”关千剑向冷疑一指。

    “去你妈的穷光蛋死变态!”张六奇还没说什么,冷疑本人已连珠炮一样开骂:“就你这样还想玩女人,再敢打老子的主意,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哼!”

    张六奇伸手拦住她:“他是说喝完这瓶酒还能走路,才把你带走,要是他喝下去就倒地不起,还怎么带你走?这可是洋酒,三斤装的,任谁喝下去,不死也要睡个三天三夜,放心吧,我们跟他赌了。”

    冷疑不答应,跺脚撒娇:“不行,我就不答应!我又不是东西,凭什么被你们这些男人拿来做堵住?”

    张六奇奸笑:“谁说你不是东西?你是东西呀,你是好东西。”

    “哎呀,你坏!”冷疑做势在他手上拧了一把。

    “哎呀,你坏!”关千剑扭动虎躯,尖着嗓门,学她的样子撒娇,惹得已经喝醉酒的狂吐不已,还没喝醉的也是情不自禁。

    关千剑这才旋开酒瓶,咕嘟咕嘟开始喝酒。

    虽然是假酒,喝着仍然难受,毕竟它有那样一个难听的名字。关千剑才喝了两口,就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把酒瓶从嘴上取下,红着脸做深呼吸。

    冷疑贴着长长的假睫毛的眼睛一吊,不屑地说:“切,连酒量都这么差,还想泡我。”

    张六奇说风凉话:“喝不下就不要勉强,大哥我又不会杀了你,顶多打断你一条胳膊一条腿什么的,哈哈哈哈。”

    这当儿昏晕在地上的侏儒忽然坐了起来。关千剑心中一喜:今天一定要让他学会打人,叫他帮我把冷疑带出这狼窝。

    侏儒坐起来的地方,正是在一张桌子下面。他愣了一会,摸摸头上,忽地一跳,重重顶在桌子上,晕了两圈,又一咕噜栽倒。

    关千剑差点和他一起晕过去,只得收拾心情,重整旗鼓,继续喝酒。

    “好,好酒量!”张六奇看见一个空掉的酒瓶,拿在并没有倒下去的关千剑手中,皮笑肉不笑地伸出了大拇指。

    关千剑被他金口一赞,禁不住有几分得意,昂头问:“现在我是不是可以把想带走的人带走了?”

    冷疑又撒娇:“大哥,我才不跟他走!”

    张六奇揽住她腰,在她额头上狠狠亲了一***笑说:“就算你愿意跟他走,我又怎么会舍得呢?”接着向关千剑伸手:“拿来吧。”

    关千剑看他根本没有履行诺言的意思,紧紧握住手中的酒瓶问:“你要我拿什么?”

    “你喝了我的酒,难道不用给钱吗?这瓶酒批发价是两万三千二百五十九远,给你个出厂价,两万元整,快快拿钱来吧。”

    “我没有钱!”

    “没有钱,你还想把人带走?”

    “你说过只要我喝完这瓶就,只要还能走路,就随我把人带走的,怎么现在又反悔?”

    “谁说我反悔了?我没有不让你把人带走的意思啊。但是酒钱也得给是不是?不给钱,那没办法,只好拿人做抵押,一万块一个,算便宜你了……”

    冷疑在旁边拍手:“大哥你真会做生意,太有才了,亲你一个,唔——啊!”虽然说亲他,实际上亲的是离他较近的空气。

    关千剑被人当傻子耍得团团转,本来就气不过,再见冷疑“胳膊肘望外拐”,更加怒不可遏,拿出纵横江湖时的豪气,酒瓶一举:“你找死——”

    就在这时,侏儒再一次惊醒,并且坐了起来。关千剑把酒瓶悬在张六奇头上提醒:“别跳……”

    可是为时已晚,侏儒在同一张桌子下撞死两次。

    关千剑不再犹豫,将酒瓶举高,就要砸落张六奇头上。

    张六奇来不及躲闪,手下围魏救赵之计也来不及施展,眼看一颗谢了顶的头在没有一根头发的保护下就要开花。

    “等一下!”最后一刻,冷疑要求“刀下留人”。“不就是两万块钱吗?何必这样?动起手来,闹出人命怎么办?穷光蛋,我给你个建议,可以让你马上拿到两万块钱,你要不要听?”

    “什么建议?你快说!”

    “你可以卖身啊。”

    “我的身体不值钱。”

    “你身上的器官值钱呀,单单一个肾,到了国外,也能卖好几万呢。”

    “哐当!”酒瓶还是逃不过碎在张六奇头上的命运。

    “啊!”张六奇惨叫一声,倒在桌上,两手抱头大哭:“我的头啊,本来还想有头发长出来的,这下根被打坏,再也长不起来了……”

    又骂手下:“草,你们都是傻逼吗?早就该下了他手上的家伙,还不给我上!不把他给我打成秃顶,你们就等着自我了断吧!”

    “不要过来!”关千剑握着半截酒瓶,将锋利的裂口在面前晃来晃去,让人不敢贸然接近。

    七八个人和他形成对峙之局。

    “用酒瓶砸他呀!”冷疑主动揽上了军师的活。

    关千剑立刻扳倒张桌子,以为掩护。酒瓶接二连三地在身边爆裂,溅起的残渣让他遍体鳞伤。

    眼看阵地就要沦陷,侏儒被酒瓶炸醒,大叫:“我来帮你!”

    这次他不再用脚起跳,而是两手据地,头下脚上,只一撑,桌子被踢翻。再一撑,上了身边一张桌子,两个起落,跳进张六奇手下中间,第一拳出,“咔嚓”,像劈开一段木材,有人的腿断了;第二拳出,“砰”,像导弹发射,有人的头撞上了天花板;第三拳出,“哺——”,放了个屁,不过不是从后面,而是肚脐,那里破了拳头大一个洞……

    四下里响起尖锐的口哨声。“围起来,敢来这里闹事,不管谁的理,痛打一顿再说!”

    迷彩服淹没了其他服色,而且他们人手一根电棍。

    “传说中的内保!”侏儒不是没见过世面,知道酒吧的内保,不是退伍军人就是退役拳击手,还有武林世家……每多身怀绝技的家伙。

    他一把抄起关千剑,像抱着一根柱子,向人群中撞去。

    大家已经见识到他的厉害,纷纷趴下,让出道路。

    到了门口,门框窄,关千剑头脚都撞在门上,竟把侏儒弹回两步。

    脚下加劲,再次冲锋,结果还是一样。

    侏儒不甘心,一连退了四五步,正要再来一次更猛烈的冲击。关千剑哭笑不得,大喊:“把我竖起来呀笨蛋……”

    一大清早,“冷家女孩”服装店门口出现一个美女。

    她穿着很短的短裤,从后看去,一对南半球大方地坦露在外。正面三角区域还开着两个洞,透出内裤上的图案:一只大耳朵长鼻子的老鼠。传说那叫米老鼠。

    侏儒眼尖,一眼认出来:“那不是你要的那个骚货吗?”

    关千剑转过头去,只看见一个背影,也就是南半球。她已经进店了。

    “冷家女孩”卖的是男装,她进去干什么?

    关千剑从“床上”站起来,揉揉眼睛晃晃头,感觉晕晕沉沉的。昨天那酒虽然不醉人,可是害人头痛,关千剑怀疑里面放了鹤顶红。

    不过被敲碎在他头上的几个酒瓶也可能起了不小作用。

    他正要跟着冷疑进店,跟她说明自己虽然确确实实是个穷光蛋,但绝不是像她说的那样,还是个神经病死变态(通过侏儒的耐心解释,他不仅弄清楚变态是什么,还课外拓展了完全变态和非完全变态等知识。),紧跟着后面却又走来三个人,让他一下子止步不前。

    冤家路窄,三人不是别个,正是张六奇带着他的两个小弟。

    张六奇看见冷疑,几乎是一个恶狗扑食冲进店里,一把薅住了她头发。

    “臭婊子,敢忽悠老子,当老子是凯子是吗?我跟你几条街了你知道吗?上个厕所就不见人,早知道在车上就把你干掉!”

    他一边骂着,把冷疑按倒在收银台上,一边扯她裤头。

    “把门关上了。今天你们两个运气好,等我过完瘾,就轮到你们,想怎么玩怎么玩,大哥我给你们亲自望风。”张六奇吩咐手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虎之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源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源荣并收藏虎之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