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虎之翼 > 第二章 人蛇战

第二章 人蛇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人跟踪!”王全勒马。

    “知道有人跟踪,还不跑快点?甩掉他啊!”王康随后停下。

    “甩得掉吗?”王全跳下马,“只有做了他。”

    “可是我什么动静也没听见,你会不会搞错了?”

    “你懂什么?我们跑他就跑,我们停他也停;他离得远,跑起来时,我们的马蹄声盖住他的马蹄声,你自然什么都听不到。”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王康不服气。

    “要不怎么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呢?”

    “你也比我才大多大一会功夫……”

    “嘘——”王全做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我想到一计,骗他现形。”

    “什么妙计!”王康知道王全最有办法,俯身下来要听。

    王全道:“你带着我的马先走,他听到马蹄声以为我们都走了,我却在这里埋伏……”

    王康领悟,叫一声“好!”一匹马屁股上一鞭子,眨眼间冲出老远。

    跟踪他们的自然是云霓。

    她听见蹄声再起,果然中计,策马赶来。

    赶了一会,在一个弯道上,透过路旁稀疏的树林,她隐约看见转过弯两三丈远处,一方岩石后露出一只脚。

    被发现了!她立即醒悟,想也不想,一跃而起,顺手加了一鞭,让马儿继续前行,自己则落在道旁。

    待站定脚跟,四下一看,更觉糟糕:这什么鬼地方?躲都没处躲!要是他骑我的马追回来,如何是好?

    此处山势十分陡峭,道路上首一片光溜溜的岩石,无处藏身,且难以攀援;下首临着悬崖,路边也突出一方嶙峋的怪岩。悬崖深不见底,望之令人目眩胆寒。

    王全见一匹空马驰来,吃了一惊:来人如此乖觉?我看你能跑到哪里!

    他从藏身处跳出来,一把抓过缰绳,飞身上马,兜转马头,倒追回去。

    关千剑看这本书,封面分明是四个字:

    六如秘籍。

    六如秘籍向来是个公开的秘密。外面虽流传着各种猜测与传说,指向李厚德,但他自己始终讳而不言。

    此时他毫不隐瞒,主动拿出实物来给关千剑看,说明什么?说明他下一刻就要杀人灭口!

    李厚德一脸松散的肥肉,一块块绷紧、变硬,手背上青筋隆结。他的凶性正在暴涨。

    关千剑迎着他的目光,握紧拳头。——面对一头猛兽,还有什么可说?唯有殊死搏斗。

    他知道,老胖子一出手就可能制得他不能动弹,但他别无选择。

    “本来不想亲自动手,这是你自找的!”老胖子一步跨出,有常人三步的距离,顷刻闪到关千剑面前,巨掌伸出,径按他天灵盖。

    关千剑从额头到鼻尖感到一阵火焰般的炙烈之气,抬头看时,手掌距他头顶尚有一尺。

    过得一刻,这烈火烤到了他脚下,仿佛连地面也被对方掌上的功力烧着了。

    关千剑自知死期已到,豁出一切,一拳擂向李厚德胸口。

    “爹,舅公来了——”大小姐一路跑着,撞进门来。

    李厚德眉头一皱,倏地收起手掌,藏在背后,同时脚下向后一滑,躲开关千剑的拳头。“舅公不是昨天就来了吗?”

    “昨天来的是大舅公,今天来的是三舅公。”

    “我知道了,你先陪着三舅公,我马上就来。”

    大小姐不应承,跑上来两手抱住她老子的手臂,直向外拖:“三舅公专等爹过去说话!”

    “好好,不用你拖,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和你一起去。”李厚德对着女儿,脸上堆下笑容。接着回头,换上另一副面孔,恶毒地斜关千剑一眼,冷笑:

    “小子,你运气不错,我就索性再给你一次机会:去黑龙潭吧,如果能抓到金鲤鱼,或许可以饶你不死。——最好不要耍花样!我会派人跟着你。”说罢转身,随着女儿快步出门。

    大小姐趁机放开手,让到她老子身后,对关千剑做个跑步的动作,示意他快溜。

    走出大门不远,就见四个彪形大汉跟在后面。关千剑认得是老胖子手下最残忍的几个打手。

    “看什么看?不许回头!”

    关千剑不予理会,但也别无他法,只得奔死路黑龙潭而去。

    一口气奔出里许,并不见人影,王全心中思索:“看来他没跑,只是躲起来了,回去看看。”

    他控马一路小跑,沿途仔细查看两边情形,没发现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也不见有人向山中逃窜的痕迹。

    到云霓下马的拐角处时,他“咦”了一声,勒住缰绳,弯腰俯首,来来回回透过林木窥探,自己嘀咕:“是了,他一定是在这里下的马,这里刚好能看见我躲藏的位置,怪我太大意了!”

    一双眼睛上下一睃,看见下首虽是悬崖,却有一方岩石突出崖壁甚多,下方足可以藏一个人。

    “嘿嘿,我看见你了。想活命的话就上来吧,老爷我为人最和善,从不胡乱杀人,这一点你尽管放心。”话是如此说,可只要一听他声音口气,就知道是个奸诈家伙。

    没有回应。

    “何必不好意思?我看你靠双手抓着石头,吊在这半空中,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吧?”

    不见动静。

    “你觉得是葬身悬崖好呢,还是出来和我见一面划算呢?——好吧,你不吭声,我们就这样耗着,我等着看你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原来云霓真就在岩石下方躲着,而且正如王全所说,仅靠十指扣着一小块突出的地方支撑,双脚完全悬空。

    她感到手腕、手肘、以至与肩膀都由酸痛而转向麻木,更不用说手指。

    她看见手指上的汗水,在石头上留下黑色的痕迹,而这痕迹越拖越长。这说明她正一分一分地往下滑落。

    真的就要这样暴尸于崖下吗?她不愿意,但他更怕受王氏兄弟的凌辱。她只能默祷:快走吧,快走吧……

    王全见半天没有一丁点声息,不禁怀疑:“难道我猜错,被他从别的地方逃走了?——下去看看!”

    他下了马,看准岩石上一处突起的地方,纵身跃下,一只手牢牢抓住,另一只手向下摸索,缓缓下移。

    云霓全身早已香汗淋漓,嘴里流进许多咸味的液体,她自己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这种超过忍耐力极限的痛楚,几乎让她把死亡也看得轻松了。她想就此放弃!

    一双脚出现在头顶。

    啊,梯子来了!再坚持一会吧。

    渐渐地,那双脚离她近了,差不多就在手边。

    可是她还不敢跳过去,——再近点吧。

    那双脚在向她乱踢,大概是探路,也是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人藏着。

    云霓抓住这机会,缩身向前蹿,稳稳抱住一条小腿。

    “啊——”王全惊呼,手中拿捏不稳,直向下滑去。

    他力透指尖,拼命抠住石壁,滑下两尺有余,终于抓牢。

    云霓肩膀一耸,冲天而起,越过王全时,双脚在他头上一踏,借着这力量,一个筋斗翻到路上。

    “啊——”王全再一次惊呼,身体直向下堕。

    幸好云霓不欲伤他性命,踩他的一脚,是用巧力把他踢向石壁。所以他斜斜落下,不过丈余的高度,双臂一张,仍能吸附在悬崖上。

    在王全恶毒的咒骂声中,云霓策马绝尘而去。

    她知道王康在前面,不敢与他朝相,割破衣衫蒙住头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转过弯不远,果见他驻马在路边等候。

    “后面有位兄台跳崖,你还不去去替他收尸?”经过他身边时,云霓变着嗓音,粗声粗气地说。

    “关我屁事!”王康骂一句,突然醒悟:“啊,王全!”一边圈转马头,一边指着云霓背影:“****的你不得好死!……”

    山上已经没有路了。几年或十几年前人们通行的路,早被荆棘和荒草封死。关千剑只能寻草木稀疏的地方走。

    如果每一脚踏下去,都不知道脚落在何处,——虽是白天,却与黑夜无异——那真是一种糟糕的体验。更何况还是一座充满神秘与恐怖的深山。

    他手脚并用,在乱草丛中钻了不上百步,即感到脚下冰冷,且越来越重。提左脚脚起来看时,膝盖以下满是淤泥,色作深黑,中人欲呕。

    他只得折一把树枝,先来揩干净淤泥。第一下揩过,竟从泥中翻出两只吸血虫。他看着肉麻,急急忙忙处理了左脚,正要提右脚起来,一只蝎子蹿上小腿,嗖一声到了脖子上。他吓得叫起来,两手连拍,把它甩落地上,不敢再停留,向山上飞奔。

    忽到一处地方,有一股细流泠泠作响,枝叶掩映中,更透出数点金光。

    他心中一动:难道我运气这么好,还在山脚下就遇上金鲤鱼,倒不必到黑龙潭?

    他停下来,先止住一切声息,大气不敢喘一口,把脚高高提起,避开草木,轻轻跨过,先让脚跟着地,再才把脚掌慢慢放实。如此小心翼翼挨到近处,分开两边草叶,凑上去看,只见果然是一条全身金光灿灿的家伙,只是身子特别细长,且并未整个没在水中,倒有一半在岸上。

    这不是太便宜我了吗?他两手成爪,就要来一个虎扑,把它按住。忽然哗啦一声水响,那鱼跳起一尺有余,不但不避,反向关千剑怀中撞来。

    蛇!

    吃这一惊,他猛向后跃,去了七八尺。

    这条金蛇有手腕粗细,足够两臂张开的长度。它离了溪水,钻出草丛,高昂着头,朝人直吐信子。

    关千剑知道越是颜色艳丽的蛇,越是带有剧毒,更兼蛇头作三角之形,咬人必死。

    他知道厉害,不敢逞强,往旁边一钻,绕道而走。没走三五步,前面金光耀眼,抬起头来,那蛇赫然守着去路,且瞪起一双溜圆的眼珠。

    关千剑心中发毛,回头看看,只希望那四个打手还跟在身后。

    但后面了无动静。

    “今天老子认栽,再给你让一次路。”他再次钻进旁边的乱草。

    这回他吸取教训,横着走了老远,才继续向上。但没走上几步,又看见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拦在前面。还是那杀金蛇。

    真是著邪门了!他几乎不敢看它那双冰冷森寒的眼睛。

    当他鼓起勇气和它对视时,他感到它的眼神变得更加专注,正如一个人逼视着另一个人。

    它突然想起一个小时听过的传说:但凡蛇拦人路,只为和人比三种能耐,第一就是眼力,第二是比长短,第三是比高矮。如果三样比完,让蛇满盘皆输,它就会乖乖让出道路,反之,它则要发起攻击。

    这虽是荒诞不经的说法,但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以图侥幸。

    他眉心下沉,双眼一瞬不瞬地盯住金蛇的双眼。

    大约过了三四十吸的功夫,金蛇把眼瞌上,过了一会,才重新睁开。

    关千剑竟也有一种胜利的喜悦,对着这爬虫咧嘴而笑。就见他般曲的身子慢慢散开,摆直了横着,头也落到地上。

    他心中讶异:真有这种事?也跟着把身子放横,仰躺在地上。

    关千剑乃堂堂七尺男儿,躺下来自然比蛇还长些。

    金蛇见又败一阵,“咝咝”怒吼,尾巴一顶,直竖起来。

    关千剑暗笑:躺着没我长,站着能比我高?他从地上一跃而起,踮起脚尖,挺直腰身。

    金蛇摇晃了两下,头向前探,忽地张大嘴巴,喉咙里发出声音:“哈——”

    他以为它因连败三场而恼羞成怒,且立在原地不动,专等它自动“退兵”。

    金蛇嘴巴张开闭上,张开闭上,反复三四次,蓦地一口毒液激射而出,直奔关千剑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虎之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源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源荣并收藏虎之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