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贱客 > 第十四章 教导解疑(上)

第十四章 教导解疑(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了,你现在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了。”

    等到这王赝将醒木拍在长案上,确认了这邀月公主花落谁家之后,凤姐转过头来看着胡琼说道。

    “凤姐,你花上这么高的价钱把这什么邀月公主买回来的话,这两万两黄金什么时候才能够赚回来?”

    听到凤姐说允许自己提问了,胡琼赶紧将自己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毕竟这凤仪楼是开青楼的,这里面的姑娘虽然也有些是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但大都也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就连那些所谓的头牌、红牌在买来的时候也不过是花费了几千两银子而已,现在这一个竟然花了两万两,而且是黄金,如果折算成白银的话那是整整的二十万两。如果不是知道这凤姐从未踏足过希思帝国的话,胡琼看到现在这凤姐大把的钱砸下去,还会恶意地猜想这什么邀月公主是不是她的私生女之类的。

    “你觉得这邀月公主花费了区区的两万两就贵了?也不知道这死鬼老道士这十几年来都教授了你些什么东西?让你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明白。”

    听到了胡琼的问题,凤姐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疑问,反倒是责怪那死去的老道没有将看家本领传授给胡琼。

    “难道凤姐您的意思,咱们花这两万两还比较值。但我知道就咱们凤仪楼里面最红的头牌——蚰蜒姑娘买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千五百两银子。就这邀月公主虽然张得要比这蚰蜒端庄大方一点,这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啊。到时候,就算这邀月公主留宿客人的缠资是蚰蜒的两倍,每天也才两百两银子而已,这花出去的可是两万两黄金,这得啥时候才能将这钱赚回来啊。莫非凤姐你还有其他什么的打算?”

    听那凤姐的话语,花个两万两黄金买下这邀月公主好像还是捡了个大便宜似得,这胡琼的心里更是感觉到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将自己所想到的和盘托出,告诉凤姐。

    “你要你,我说胡琼,你的眼光和格调怎么就这么低呢?咱们就不能站得更高一点来看待问题呢?趁今天姐姐我高兴,我就好好地跟你说道说道。”

    听完了胡琼的想法,这凤姐是柳眉一竖,伸出青葱般的玉指在胡琼的脑门上重重地点了几下,然后开口说道。

    凤姐在说这话时候的语气和神态就好像是一位母亲在看到自己的儿子没有达到自己心中的期望所显露出来的那种失望之情,当然在这失望的神情里面还隐藏着一份深深地溺爱。

    “姐,我的好姐姐。那你赶紧教教我,让我也好好地提高提高!”

    胡琼听到凤姐准备告诉自己这其中的奥秘,原本就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更加地高涨起来,急忙用双手拉着凤姐的胳膊,略带撒娇地说道。

    “也不知道这几年让你来凤仪楼帮忙到底是对还是不对,那死鬼老道的大局观你没有学到多少,反倒是青楼里面那迎来送往的技巧掌握了不少,就你现在这个贱样,也不知道会不会把那死鬼老道气得从坟墓里面爬出来找你算账。好了,你先去外面告诉那两守门的,说一会别让人进来打扰。”

    看着胡琼双手拉着自己的胳膊,脸带媚笑的样子,凤姐又忍不住地感慨了一番,最后在看到胡琼那期盼的目光后便示意他出去交代一声别让人进来打扰了。

    这法不传六耳,听到凤姐叫自己出去叮嘱那守门的人说不要让人进来打扰,胡琼也知道这凤姐一会要告诉自己的也许就是整个凤仪楼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的秘诀所在了,因此他赶紧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不大会功夫,胡琼从门外走了进来。进来之后,胡琼第一眼就发现这凤姐已经不是站在原先靠近窗口的位置了,而是走到了里面,距离窗户最远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到这,胡琼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情,只是不动声色地对着凤姐微微地点了下头,示意一切都按照凤姐的意思叮嘱好守卫了。

    进来后,胡琼并没有立刻走到凤姐身边坐下,而是转过身来,将那房门轻轻底关上并将门闩也搭上之后才往凤姐身边走来。

    走到距离凤姐最近的一张椅子旁,胡琼拉开椅子坐下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身体微微前倾,竖立两只耳朵,装出了一副洗耳恭听、勤奋好学的模样。

    “其实我要讲的,这些都是你那死鬼养父以前教我的,只不过是增加了点我自己的理解和经验之谈而已。”

    看着胡琼那么专注地望着自己,凤姐的心里不由得又想起了胡琼那便宜养父,说话的时不由得有点哽咽,带着悲伤和感触地说到。

    “姐!”

    此时的胡琼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多说什么,只是轻声地叫了一声凤姐,然后拍了拍凤姐的手背以示安慰。

    “好了,这死鬼也许正在那边喝着酒、赌着钱,也不用担心会不会孤单、寂寞,肯定也是不希望我们牵挂着他。”

    说到这里之后,凤姐停顿了一下,等待心情平复点才接着往下说。

    “说到这邀月公主,她的价值并不是她的美貌,而在于她的身份。容颜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只能是她的增值部分,并不能成为她的价值所在,毕竟每个人审美的观点都是不同的,梅兰竹菊这各有所爱。只有一个人的美丽达到了极限,也就是那些什么大陆的十大美女之类的,那容颜才能是她的价值所在。

    而公主既是一个称号,也是一种身份和权力的象征,只有皇帝的女儿才能够称之为公主,这本身就代表着她们是天之骄女,在世人的眼里她们是高高在上的,所以就连那些所谓的驸马爷要和公主敦伦的话都只能是尚公主。因为公主这两个字就代表着高大上。

    而现在,只要来到凤仪楼,你所做的却是上公主,将公主压在身下。这多有成就感啊,完全能够激起那些男人的征服欲。对于这样的高端品质比一般的庸脂俗粉价格要贵上那么几倍是很正常的啊。

    还有这天底下的公主虽然有不少,但是只要你肯花钱就能一亲芳泽的正牌公主却只有这独一无二的一个吧。这也算是稀缺资源了吧,对于这样的稀缺资源价格高点也算是正常了吧。

    所以像这种属于高大上的稀缺资源价格比一般青楼的头牌贵上个十倍八倍的也算是良心价了吧?

    像现在蚰蜒的缠资是一百两白银的话,那等到这邀月公主出来接客的话,姐姐我只收个一百两黄金也算是良心大发现了吧。

    你算算,我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这邀月公主每个月只出来接客二十天,我要多久能够收回这购买的两万两黄金。”

    说到这里后,凤姐停住了话语,让胡琼自己去想想这邀月公主值不值这两万两白银。

    “姐,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这两万两花的还真不冤,这每个月是两千两的收入,也就十个月就能收回这两万两来。看这邀月公主现在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这样在我们凤仪楼最少能够接客十年,这每年是两万四千两,这十年下来,她就能够给我们凤仪楼带来二十多万两黄金的收入呢。”

    听完凤姐的解释之后,胡琼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然后以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凤姐说到。

    “这账还真不能这么算,如果说只是简简单单地收回成本那还真要不了十个月,至于说让这邀月公主在我们凤仪楼接上十年的客,那还真没办法给我们带来二十多万两黄金的收入。”

    听到胡琼的回答,凤姐是微微一笑,直接就把他的答案给否定了。

    “可是姐,我算出来的结果明明就是这样的啊,这应该没错啊。”

    听到凤姐的否定之后,胡琼有点不服气地说到。

    “说你不好好学呢,你还不服气。那好,姐就跟你好好跟你说说,让你知道这账该怎么算才对。

    按照数字这样算下来,你的结果确实是没错。但你却只是按照数字来计算,却没有考虑其他的因素。

    比如说这个收回成本的时间,你只是考虑了这邀月公主每天出来接客是多少钱,却没有考虑到这邀月公主第一天出来接客的时候应该收什么样的价格。

    这女人最值钱的是什么?

    这女人最宝贵的就是她的处子之身啊,既然那么这贞洁那么重要,那这傲月公主的初夜不得卖出个大价钱去。

    到时候,我们也广发贴子,把这蟠龙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给邀请上,对这邀月公主的初夜进行竞拍,好好的运作下,我估摸着应该能够拍上个两千两黄金左右。加上这两千两,到时候最多也就九个月就能收回这两万两。

    至于这邀月公主在凤仪楼接上十年的客,如果只是光接客的话,我估摸着最多也就能给楼里带来十万两黄金左右的收入。

    如果说在计算收回成本的时候你没有把这邀月公主的增值部分算进去,而在算这总收入的时候却是没有考虑到贬值的方面。

    这女人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各个方面都是在进行贬值的,加上这男人都是讲究新鲜感的,这新鲜感一旦消失,这热乎劲也就没了,所以说这邀月公主到时候也就是两到三年左右受到众人的追捧。

    过了这几年之后,这热乎劲过去了,捧的人少了,这价值也就要贬值了,等到再过几年人老珠黄了也许就只能空顶着个公主的名号在那里了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在青楼一向来都是只闻新人笑的地方。如果把里面的姑娘当做是一件货品的话,这每一件货品都有它的货品周期,一旦你的货品周期到了,那就要被淘汰,如果不想被淘汰,那只能是想办法地去延长这周期。”

    说到这里,凤姐是轻叹了一口气,是为自己,也是为了这凤仪楼里姑娘们的宿命。

    “那这样的话,我觉得把这邀月公主买下来也没多大意思啊,那凤姐刚才你怎么还做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来呢?”

    听完凤姐的解释之后,这胡琼是旧的疑问刚去,新的疑问又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大贱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脚头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头坝并收藏大贱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