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贱客 > 第十七章 一头小猪 (求推荐和收藏)

第十七章 一头小猪 (求推荐和收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这是在哪里?怎么头这么昏昏沉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胡琼才悠悠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揉了揉发沉的脑袋,周围的光线有些昏暗,一时之间让他无法判断自己身处在何方。

    当胡琼的双眼逐渐地适应了周围的光线,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斜坡上面,周围是杂草丛生,四周看不到人影。天空中也没有月亮,隐隐约约感觉到前面是一座大山,整座山似乎长满了树,而这胡琼正好躺在那山脚下。

    这野草张得细长细长的,有点硬,扎在身上让人既感觉到有点痒,又有点疼。这是胡琼第一次看到长在路边的野草,毕竟自打有记忆以来,他就生活在那鸟都不拉屎的蟠龙镇上,也只有像凤仪楼或者是大发赌场有几盆花在那里点缀着,就整个蟠龙镇的周围不要说是野草,就是丁点的绿色都没法看见。对于野草的概念,胡琼还是在老道所留下来的书本图鉴中了解的。

    也正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野草,胡琼忍不住地用手去触碰、去抚摸,全然不顾那手已经被这锋利的叶子拉开了一道道的口子。

    也许正是由于被野草拉开了口子的手上传来的疼痛让胡琼想到自己原来是被顾长青挟持的人质,现在被遗弃到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于是他坐起身来便在那里破口大骂起来:

    “这臭不要脸的顾长青,还什么江南大侠,我看就是一堆臭****,好的不学,竟然跟别人学什么打家劫舍,挟持人质。就算你不顾大侠的脸面、自甘堕落,把老子挟持了。那你也应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啊,而不是把老子打晕后丢在这荒郊野岭啊。还枉我那么深情地叫了你声师父,顾长青,你这简直是给你们顾家的祖先丢脸。”

    “不行,这顾长青现在已经学坏了,竟然连抢人、挟持人质的事情都会干了,早就不是什么江南大侠了,我看现在已经变成江南大虾,要不就是江南大****了。我现在对这顾长青的人品应该持严重的怀疑态度,我得检查下,看下这臭不要脸的有没有乘着我昏迷的时候将我身上的东西偷走。”

    在大声地叫骂了几句后,由于身在这荒郊野外的,也得不到什么人的回应,这胡琼也骂得有点口干舌燥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检查下自己,看看身上的东西有没有少点什么,有没有被顾长青乘机给顺走。

    “蒙汗药,还在。加料石灰粉,也还在。还好,看来这保命的东西都还在,这一会万一要碰到点什么危险最少也还能抵挡一二了。”

    胡琼是一边从怀里往外掏着东西,一边低声地嘀咕着。

    胡琼自小到大除了顾长青传授过一套练功运气的功法给他之外,拳脚上的功夫那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虽然在无数次的街头巷战中,自学成才创立了两套威力无穷,光报出名字便会让人闻风丧胆的拳脚功夫。手上是以爪为主,号称无儿无女爪,而腿法则是名叫断子绝孙腿,这其中又以猴子偷桃和撩阴腿这两招造诣最高。

    虽然胡琼的拳脚招式威力无比,但不管是猴子偷桃还是撩阴腿都只适用于正面战争,而且对手还必须是武力值相差不远的情况下,这一但要进行偷袭或者是打群架的时候,胡琼一般就使用起他的偷袭三宝。

    这偷袭三宝,首宝当属这天底下第一常规杀伤性武器——板砖。只要手持板砖偷偷地绕到敌人的身后,用力地砸下去,绝对能够将他砸个头破血流。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板砖隐蔽性好,握在手中,可以直接藏在身后,让敌人难以察觉。而且这板砖还随处可见,处处都能够见到它的踪迹,因此被称之为第一常规杀伤性武器。也正因为这板砖是随处可见,所以在胡琼的身边并没有随身携带。

    而这偷袭的第二宝,则是蒙汗药了,但这门绝学对使用者的心理素质要求比较高,在施展的时候必须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千万不能引起敌人的注意,所以这一宝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够使用的。但只要敌人喝下了你所下的蒙汗药,必定浑身无力,瘫倒在地,到时候是杀是剐就由君选择了。

    至于这偷袭第三宝,那就当属石灰莫属了。如果说板砖是属于常规杀伤性武器的话,那这石灰就应该属于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了,这一把石灰撒出去,站在你面前有几个算几个,都必然中招。如果被石灰给击中,那轻则暂时性地睁不开眼睛,看不见对方的行踪,重则双眼被炙热的石灰烧伤,甚至两眼失明。而这一种杀伤性武器,也是江湖中明令禁止使用的。也许是胡琼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行走过,不知道江湖的条例,在他身上不仅珍藏有石灰,而且还在石灰里面加了点辣椒粉。如果有谁被胡琼怀中的那一包石灰给洒进了眼睛里面,那只能是和自己的双眼说一声再见了。

    “刀伤药还在,老道留下来的戒指也还在,刻刀还在,火折子也还在。”

    随着胡琼不断地从怀中掏出一样又一样的东西,不大会功夫在他的面前就堆起了一个小堆的物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放的,在他的身上竟然能够放下这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

    “银票呢?我的银票哪里去了?”

    随着怀里东西的逐渐减少,终于让胡琼发现自己有什么东西少了,他发现在他身上所携带的所有银票都不翼而飞了。随即,在整个旷野中传出了一阵惊天地怒骂声:

    “顾长青,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我问候你姥姥。你这臭不要脸,把你扔在马桶里,肯定马桶都要吐了。你这杀千刀的,你怎么不去死啊。怎么你父母生你下来不把你溺死在马桶里啊。连大爷的钱都敢偷,你别让我碰到你。见到你,我不把你阉了卖去当兔相公,我跟你这王八蛋姓顾。我画个圈圈诅咒你,祝你生个儿子没屁眼,我祝你口臭牙黄全身起泡!”

    那骂声是满含着悲愤,真的是让听者伤心,闻着流泪。

    “咕噜!”

    也不知道这胡琼骂了多久,可以说是骂得苍天无色、日月无光,正当他骂在兴头上的时候,从他腹中传来的一阵空腹声打断了他那骂人的思绪。

    “这混账王八蛋让我昏迷了几天啊,怎么这肚子竟然会这么饿?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去找点吃的,祭奠下这五脏庙再说。”

    虽然还想着继续地骂下去,但这前胸贴后背的感觉让胡琼只能是暂时地休战。

    虽然已是盛夏,但这周围的野草长得并不是很茂盛,走在这山坡上,借助着满天的星光,胡琼发现在自己眼睛所能够看见的地方,不要说兔子什么的,就是只田鼠也看不见。整个世界一片地宁静,这人走过去,除了远处传来的猫头鹰的叫声,就只有脚步踩在草丛里所发出的声音。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连只老鼠都看不到啊,看来只能进前面树林里面去,找个鸟窝摸两个鸟蛋了。”

    在山坡上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能够吃的动物之后,胡琼是嘴里边嘀嘀咕咕地,边朝着山上走去。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三两棵小树孤零零地长在山坡上。越朝山的方向走去,这树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大。不经意间,胡琼就发现自己的眼前一片黑暗,所有的星光都被那树木给遮挡住了。

    胡琼点亮了火折子,并高举过顶,双眼望着上方,目光在那高高的树梢上搜索着,希望能够寻找到鸟窝什么的。这一旦发现有什么疑似的,这胡琼便将火折子灭了,悄悄地爬上树梢。

    虽然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树长什么样,也是第一次爬树,但毕竟胡琼还年轻,手脚还是比较灵活,虽然爬得比较慢,姿势也不优美,但也没有发生什么坠落事件。

    “看来今天的运气也不是太差,最少不用饿死在这树林里了。”

    或许是胡琼的厄运已经到头了,这一会的功夫已经摸了三个鸟窝,而且都没有落空。这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提了有五六只老斑鸠,怀里还揣着十来枚鸟蛋。

    “这黑灯瞎火的也没有看到个水源啊什么的,这几只鸟也没个地方拔毛开膛的。这十几枚鸟蛋烤熟来,也勉强地能够垫下肚子,这几只鸟还是等到明天清理一下再吃吧。”

    决定了这不知道是晚餐还是宵夜到底吃什么的胡琼就在四周捡了一些枯枝,然后在林中的空地上弄起了篝火。

    枯枝烧着,火苗窜起,将怀中的鸟蛋放在火堆里之后,胡琼是盘坐在地上,将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脱下鞋,拿在手中,从鞋里面拿出一张纸片展开后,胡琼发出了魔性般的笑声。

    “顾长青,你这孙子。就算你现在奸猾似鬼,也想不到你小爷我自小就被你道士爷爷教导说,这狡兔还得三窟,鸡蛋不能够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头。你还真以为将小爷身上那几十两银子搜刮完,小爷就身无分文了吗?我告诉你,顾长青,这大头还在这里呢。”

    胡琼缓缓地将那纸片展开,在那明亮篝火的照耀下,那张银票上清晰地写着壹佰两三个大字。

    “谁?”

    就在胡琼还在沉迷于欣赏银票上那壹佰两三个大字的时候,忽然之间他眼睛的余光感觉到就在他对面不远的大树背后有一个影子在晃动。急忙间,胡琼赶紧将手中的银票揉成一团,塞回到鞋子里面,再抬头一看。

    这抬头一看,胡琼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之后,胡琼再仔细地看了过去,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在胡琼的眼睛里面,他看到在对面的树背后,慢慢地走出一只白色的,个头不是很大,但长得圆乎乎的,鼻子长得长长的,两个鼻孔就露在外面,下面有一张大嘴巴,上面有一双小眼睛,两旁有扇子般的大耳朵,摇摇晃晃,像是扇子在扇风一般的小动物朝着他走来。

    没错,正是一头白色的小猪从大树的背后走了出来,这迈着小方步朝着胡琼的方向走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大贱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脚头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头坝并收藏大贱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