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门 > 153.第153章 井底骨【三千字大章 】

153.第153章 井底骨【三千字大章 】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这鬼鳝鱼虽然凶戾,但是我看到它之后,却是感觉心里有些喜悦,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鳝鱼本身是一种极为大补的东西,在农村里,很多时候,有些男人身体比较虚的时候,都会去河底抓一些比较老的鳝鱼回来烧汤吃,说是这东西火气旺,不光是壮阳,主要是大补。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吃鳝鱼,吃完之后就流了鼻血,原因就是火气太旺了。

    那么,现在这条老鳝鱼,不消说,虽然身上被阴气浸染,但是,拿上去之后,我用小五阳之血,不对,是用我的锁阳童子尿给它灌一灌,再洗一洗,它自然就恢复成正常的鳝鱼了。

    到那个时候,这么大的一条,随便拿到哪里去卖,那都是不菲的价钱,要知道,城里人也很懂这些补身体的门道,他们要是看到这老鳝鱼,那些终日饱食无事,只愁着不能补体壮阳的骚老爷们,肯定是争相购买啊。

    也不得不说,我还是蛮有一些经济头脑的。

    正好这个时候我一口气也快憋不住了,爽当先晃晃绳子,让良晓甜把我拽了上去。

    这个时候,想必是王若兰和良晓甜在一起合力拽我,所以,我自己都没用力,竟是就这么直上直下,直接被她们拉上去了。

    然后,到了井沿之后,我先是抬手把那老鳝鱼丢了出去,然后我刚要两腿叉开,登住井壁,结果这个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啊呀——”两声尖叫,然后我就感觉身体一松,差点就掉了下去。

    幸好我反应快,猛地一伸手钩住井沿,然后一发力,整个人就翻身从井里出来了,尔后看着两个满心慌张的女人道:“你们怎么了?吓成这样?”

    “你还说呢,这是什么东西?”当下良晓甜打着手电筒,照着地上那条粗大的,粘了一身土,正在不停扭动的大黄鳝,满心惊愕地问我。

    “嘿嘿,是一条老黄鳝,怎么样?够大个吧?这东西值钱呢,不过现在它被阴气浸染了,很凶,你们不要碰它,我来处理,”我说话间,走上前,把那老黄鳝提起来,放到了木桶里,这才转身看了看良晓甜和王若兰道:“我还得下去一趟,你们继续帮我照照亮。”

    这个时候,良晓甜用手电筒照了照我,然后又迅速移开了灯光,尔后则是对我点了点头,神情有些羞涩。

    见到她的神情,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才发现自己的内裤湿透了贴在肉上,那底下的轮廓一目了然,怪不得良晓甜要害羞了。

    相比之下,王若兰就有点眼馋的样子,那视线一直在往我两腿之间溜,感觉像是要吃了我一般。

    面对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人,我还真是有些无奈了,讪笑一下,再次下井,很快就来到了井底下。

    到了井底之后,我再次插手到那淤泥里摸索着。

    这次没再摸到什么黄鳝,我估摸着是先前那条黄鳝太大了,容不得第二条在这里存活,所以就没有其他的鳝鱼了。

    然后,这一次,我很快就摸到了一个东西,一双人手!

    当时摸到那手的时候,我只感觉那手瘦入鸡爪,坚硬刮擦,冰凉刺骨,然后,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想要抓着那手往上拉的时候,却不想那手突然一把死死地扣住了我的手腕,尔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猛然就响起了一声非常凄厉的惨叫声。

    “啊——”

    然后,下一刻,我的视线突然就一片的模糊,恍惚之中,竟是看到一个浑身血肉臭烂,模样极为惊悚的人,正张着一双不甘的眼睛,一边伸着手向上抓着什么,一边却是在尖叫声中,缓缓地沉入黑暗之中了。

    “嘿嘿嘿——”又是熟悉的冷笑声在我耳边响起,我顿时脊背一阵阴仄仄的寒凉,让我立时一个战栗,下意识地将龙魃血骨的力量外放一点,驱散了萦绕不去的寒气,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然后我反手抓住淤泥里的那只手,往上一拽,立时一条白骨森森的胳膊被我拉了上来。

    找到了!我果然没有猜错!

    当下我知道我找到那女鬼的尸体了,禁不住一阵的兴奋,连忙小心翼翼地把一整具骨架都拽出来,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具极为完整,而且有些粗壮的骨架,骨架的骨节之间,一些筋皮还链接着,所以没有散架,正好方便我搬动它,所以当下见到这个状况,我先就晃晃绳子,让良晓甜她们把我拽了上去。

    很快,我抱着骨架来到外面,良晓甜和王若兰见到那具骨架,都是满脸的愕然,特别是良晓甜,更是一脸的惊悚和恐惧。

    但是,可能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惊悚之事太多了,另外也是因为有我在旁边守护着,所以良晓甜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随即打着手电筒,照着那具骨架,和我们一起查看了起来。

    将骨架上下看了一番之后,王若兰首先就皱眉道:“这不像是女人的骨架,你看这骨头,太粗大了,还有这盆骨,都不是女人的特征,再一者,你之前说过,那女鬼是被大石头砸破脑袋的,但是现在你看看,这骨架的脑壳很完整。”

    “的确,这不是那女鬼的尸骨,”我点点头,想了一下道:“看来不止死了一个人,这井底下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你们再等一下,我再下去看看。”

    说干就干,当下我再次翻身入井,来到井底,然后伸手在淤泥里摸索着。

    也就在我正摸索着的时候,冷不丁一抬头,隐约之间,竟是看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画面,那似乎是一处非常空旷幽深的河底,然后,一个一身白衣,长发如同黑布一般盖着头脸的女人,手里挑着一盏白色的灯笼在前面缓缓地走动着,而在那女人的身后,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竟是整整跟了将近十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当时,这个画面瞬间在我的脑海中定格,尔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井底的淤泥之中,其实是整整摞了十个人的尸骨,这些尸骨,都不是那女鬼的,而是被那女鬼*害死的人。

    那么,那女鬼的尸骨哪里去了?

    对了,在河里,是的,在河里,这女鬼当初被砸死之后,尸体应该是被丢到了河里,然后,因为她的怨气太大,而河水又和井水有所相连,所以这井水也被那怨气浸染,然后,可以想象的是,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这里住着的人肯定还不知道这井水的水质有问题,所以他们都喝了井水,然后应该有很多人都被阴气浸体,变得神志不清了,其中定然有一些人就跳到这口井里淹死了。

    当第一个人淹死之后,那些尚且神智还算清醒的村民,应该试图下来打捞过尸体,但是,很显然,村民普通人的体质,压根无法抵挡这水里的阴气,所以他们下来之后,压根就不可能捞到尸体,不过是让自己也变成了尸体而已。

    这样一来,下来的人也都死了,自然就没人敢下来了,这井里的尸体也就没人捞了,于是就在淤泥里面沉淀了下来。

    可是,这样的事情,想必当初一定闹得沸沸扬扬,那么,为什么这里的村民没有想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呢?

    剩下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可能住在这个院子里的这家人已经完全死光了,周围的人自扫门前雪,自然也就没人再管这个事情了。

    然后,这个当口,我心中顿时一亮,又想到了一个事情。

    对了,那个稻草人,就是放在堂屋客厅里,说是要守家护主的夜叉傀,其实它放在那里,应该不是为了防贼,因为这房子很有可能已经没有主人了,东西也就无所谓被不被偷,如此一来,那稻草人的作用其实很简单,它是用来收纳院子里的阴气,不让阴气跑到院子外面去祸害村子里的其他人的。

    事情到了这个当口,电光火石之间,一切都有些明了清晰起来了。

    也就是说,这个院子,本身就是一处凶宅,鬼屋,是远近闻名,众人皆知的事情,而之前,王若兰却是执意带我们来到这里,那两个老家伙也都没有提出异议,那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王若兰这个女人,到现在为止,还和我不是一条心,她还是想要算计我,明知道是鬼屋,还带我来这里,目的肯定不纯洁。

    只是,她可能没有想到我这么凶残,完全不虚这里的阴气,而且还在试图解决这些事情,所以她后来不得已,只能表示对我顺从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动,禁不住有些担心上面的良晓甜,话说,现在就王若兰和良晓甜两个人在上面,这个时候,如果王若兰使诈的话,良晓甜决然不是她的对手。

    让我没想到的是,也就在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却不想居然真的出事了,当时我先是感觉腰上的绳子一紧,似乎有人用力拉了一下绳子,然后那绳子紧跟着就是一松,尔后居然是一整根绳子都哗啦啦掉到井里来了。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我禁不住满心的焦急,下意识地一蹬井壁的岩石,随即整个身体炮弹一般向水面上冲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阴阳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无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无醉并收藏阴阳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