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门 > 205.第205章 消怨【五千字大章 】

205.第205章 消怨【五千字大章 】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在疲惫的情况下,睡着之后,真的是人事不知,鬼都叫不醒。

    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直接死过去了一般,睡得相当深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感觉全身一阵的燥热,无形之中,似乎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一般,恍惚间,抬头看时,才发现自己的胸口的皮肉之中,竟是钻出来了一只老鳝鱼的脑袋,那鬼东西正在看着我,眼神怨毒,似乎正在问我为什么要杀了它。

    这个状况让我一阵的惊愕,感觉自己所遇到的情况简直太诡异了,什么东西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这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心里对那老鳝鱼也有些愧疚,因为我现在才琢磨出来,感觉这东西既然长得这么大,又活了这么久,所以它也应该是有灵性的才对。

    所以我真不该这么随随便便就杀了它,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是对它说一声抱歉。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冷不丁,耳边竟是传来了一声冷哼,然后我扭头看时,却才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正瞪着一双眼睛,低头看着我。

    我敢保证的是,这个老头子,我绝对没有见过,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但是,下一刻,让我更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当时就见到那老头子居然是伸手虚空在我身上拂拭了几下,然后我顿时感觉身上一片暖洋洋的,之前那种蚂蚁啃咬的感觉消失了,换而是一种非常惬意的氛围,与此同时,我竟是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口,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我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真的,总之,当时我的感觉非常舒服,心里很想问问那老头子是何方神仙,为什么要来帮助我,结果那老头子对我似乎非常不友善,帮我疗伤之后,竟是突然一闪身,变成了一条细小的白色虫子一般的东西,一下子从我的鼻孔钻了进去。

    当时我明显感觉到嘴巴里面有东西一滑,那虫子竟然是进到我肚子里面去了。

    这情况吓得我浑身一哆嗦,随即一声大叫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但是,要说是梦,却也不尽然,因为我发现自己身上的伤,果然是已经好了大半,这不得不说是印证的梦境的真实性,但是,如果梦里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话,那么,我是不是真的吃下了一条很诡异的虫子了?

    此时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是先把这个事情放到一边,然后起身到外面看了一些,才发现日头已经西斜,我已经睡了大半天了。

    胡大年正在院子里忙活着劈柴,王若兰和良晓甜还没起来。

    见到我起来了,胡大年就上前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告诉他说我好多了,然后我就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白发苍苍,胡子一大把,两眼很有神,而且似乎会法术的老头子。

    结果,听到我的话,胡大年却是沉吟了一下,对我道:“要说,我还真见过。”

    “嗯?”听到这话我不觉是一怔,立时问他道:“在哪里见过的?那老头子是什么来路?”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胡大年却是有些疑虑地皱了皱眉头道:“不是在现实中见到的,这么和你说吧,是我做梦见到过,就在那井边上。”

    胡大年说话间,指了指院子里的那口水井,对我道:“好多次呢,一般都是我做梦自己在院子干活,那老头子就蹲在井边上,跟我爷爷似得,看着我,时而还指手画脚的,说我什么不孝顺,不供奉他,要给我降灾什么的。我也没把它的话当回事,就跟他说,你谁啊,我为什么要供奉你?他见到我这么说,也无奈了,就自己气呼呼地跳井里去了。那时候我因为经常被三婶子吓唬,所以,也就没把那老头子放在心上。怎么的?小师父你也梦到他了?”

    “差不多吧,”我点点头,应了胡大年一声,随即心里却是一阵的懊恼,因为我觉得那白胡子老头子不是别人,应该就是那条老黄鳝。

    很显然,他现在盯上我了。

    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运气这么差?

    这个时候,我禁不住又想起那小玉鞋,感觉这东西实在是太坑人了,我几乎陷入了一种霉运漩涡之中,一天也不得安宁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心里就琢磨着回去之后,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把那小玉鞋的事情解决掉,清楚那上面的邪气,不让它再继续妨碍我。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让我想要脱身也不能够了,因为我手腕上依旧还留有那紫青色的指印,这说明那女鬼还在缠着我。

    这可是让我完全有一种无奈的感觉了,所以当时我竟是问胡大年咬了一根烟,蹲在那儿,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有些闷闷地抽了起来。

    胡大年自己一个孤寡老人,压根就没什么钱,也买不起好烟,他自己平时都是抽烟斗的,身上也就一包土烟,所以抽起来很冲,我当时眼泪都给熏下来了,抽了几口,就咳嗽了起来,结果,让我有些崩溃的时候,当时我咳嗽的时候,不经意间,自己的舌头竟是一下子伸出来有半尺长,而且是白白的颜色,那情状就好像不是我的舌头伸了出来,而是我嗓子里有条蛇要钻出来一般。

    这个情况把我都吓了一大跳,更不要说是胡大年了,当时老人家就两手紧紧地握紧了手里砍柴用的斧头,感觉那样子似乎是在防备我,好像我随时会异变成一条吃人的怪物蜥蜴一般。

    但是,随后,当我再把舌头伸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舌头已经恢复正常了,这可就让我有点惊疑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的身体又出现什么状况了不成。

    “小师父,你,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当时胡大年看着我,那眼神极度迟疑,我觉得他好像怀疑我是妖精变成的。

    对于胡大年的反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当下只能是满脸的尴尬。

    好在这个时候,正好王若兰和良晓甜醒了,一起走了出来,才化解了我的危局,胡大年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问,跟着两个女人一起做饭去了。

    这边我继续抽着烟,想要再呛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舌头会不会再伸出来,结果却没能成功。

    然后我眯着眼睛看着那太阳,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紫青色印子,心里不自觉是一阵的疑惑,下意识地把这两天所遭遇的事情从头到尾串起来,理了一遍,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胡大年的三婶子,当年虽然死得很惨,怨气很大,尸体沉在了河里,现在又跟那知府男鬼搅合在了一起,但是,要说她真的很凶煞的话,却不尽然,毕竟自从我们来到这院子里之后,她就没有害死过什么人,只是偶尔上人身,搞得被人精神错乱而已,但是这却也怪不了她,估计是那水里面的阴气太重,以至于那些人产生了幻觉,自己没法抵抗而已。

    那么,如此说来,这楚文美的怨气,似乎已经在岁月的洗涤和沉淀之中,自然而然地有些消散了,那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并不需要给她消怨的,只是帮她完成心愿就可以了,那样的话,基本上,以后这里应该就很太平了,可是,她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

    这又让我有些疑惑,我苦思冥想,恍惚之间,突然竟是听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耳边道:“不要打扰人家的安宁。”

    这话让我浑身一紧,抬头看时,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然后我连忙眯着眼睛,用眼角的余光查看整个院落,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这让我心里一阵的愕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那声音却也正好提醒了我,然后我仔细想了一下,很快就有些明白过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按照我的推测就是,可能从一开始的时候起,我们就有些误会楚文美了。

    很显然,我们是受到了胡大年所说的那些话的先入为主的影响,一直觉得楚文美是一个很凶煞的鬼魂,害死了很多人,所以现在她依旧是这个样子的,而实际上,可能楚文美现在并不是那么凶煞了,不然的话,这么多年来,这里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安宁,但是,虽然楚文美没有多少凶气了,但是毕竟她对这座宅子心存怨恨,而那井水又和河水联通,所以她的阴气一直还在这井里凝聚不散。

    面对这个情况,其实我们所要做的事情,不应该是跟她搞对立,而是要想办法和她沟通,问问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很显然,我们从一开始的举动就有些偏激了,特别是我们之前赶到那树林里去找知府坟墓的时候,可能已经让那知府男鬼和楚文美误认为我们是要毁坏坟墓,破坏他们的安身之处,所以他们才会一直在对付我们。

    那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楚文美和那知府老爷,好像感情不错,过得也还可以,所以,其实她应该没有什么太特殊的愿望了,我们所要做的事情,也是我们唯一要解决的事情,似乎就是隔断这井水与河水的联系,让这井水里面凝聚的阴气和怨气慢慢消散掉。

    那么,想要隔断井水与河水的联系,其实是有些困难的,毕竟那是地下水,谁也找不到它们互相联通的地方,所以,我们要采取其他办法。

    于是,这个时候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那知府老爷的坟墓与河水相连接的水道!

    不错了,如果我把那水道给堵上,是不是就意味着,楚文美的阴气不会再扩散出来,然后她和知府老爷就可以在那坟墓里安安静静地过他们美满的生活了。

    心里想到这些,我禁不住是抬起手来,轻轻摩挲手腕上那紫青色的印子,然后心里下意识地发出了问话,琢磨着楚文美如果同意我的观点的话,应该会给我一些提示,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背后的墙上却是突然又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对我道:“这个法子可行。”

    这声音又是让我一惊,回头看时,却发现那墙上压根就什么都没有。

    这一次,我不能再装作没听到了,所以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声音,感觉那声音有些苍老和沙哑,分明是个老头子的声音,然后我心里猛然一动,立时想到了之前梦到的那个白胡子老头子,然后我顿时就有些醒悟过来了。

    莫不是说,是那老头子在和我说话?他莫非真的变成虫子钻到我身体里面寄生下来了么?

    这个想法让我身上都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一想到自己体内隐藏了一个极为诡异的虫子,我就有些不寒而栗。

    然后我则是想着要怎么清除那虫子,这个事情,王若兰似乎比较专业,所以我把她叫了过来,和她说明了一下情况,问她这个事情怎么解决。

    结果,听了我的话之后,王若兰却是有些惊愕地看着我道:“莫不是鬼鱼虫?”

    “什么鬼鱼虫?”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哎呀,都怪我太不细心了,以为那老鳝鱼没有什么道行,只是因为阴气的滋养,所以才变成那个样子的,现在看来,那老鳝鱼不是因为阴气的侵染才长这么大的,它就是自己修出来的。这说明它的道行很深,看那个头,起码也得两三百年了才对,估计从这井口一存在的时候,它就已经生活子那井水之中了。”王若兰对我说完,又继续道:“不知道你对这个事情有没有了解的地方,上了年月,有道行的动物,都是可以释放出一些鬼虫子,通过那虫子控制别人的心神的。当然了,如果它们遭遇到意外,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要抛弃自己的肉身了,它们也而已把自己的阴魂寄生在那鬼虫子里,然后附体到别人的身上去。现在看来,那老鳝鱼估计是附体到你的身上去了。”

    王若兰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测,然后就问她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结果她竟然是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要真正的高人才能解决了。我们平时针对的都是那种释放出来的普通的鬼虫子,那东西基本上用缚魂索捆一下,就可以解决的,但是,现在你是被那老鳝鱼的阴魂本体缠住了,这就不是缚魂索能够解决的了。”

    听到她的话,我不觉是一阵的无奈,随即深吸一口气,先把这个事情放到了一边,然后则是把之前对楚文美的推测,跟他们说了一下,结果他们听了之后,也都觉得我的推测比较合理,然后我们说干就干,赶紧简单吃了一点饭菜之后,拉着车子,带上工具,就直接赶到了那片树林里。

    到了树林里之后,我们也不管有没有*阵了,总之就是找到那知府老爷的坟墓,先是烧纸上香,祷告了一番,把情况给他们说明了,尔后就直接用铁锹把那水道上面的石板挖开,然后用土给填上了,彻底隔断了那坟墓和河水隔断开了。

    由于工程量不大,我们又是四个人一起动手,所以天还没完全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干完了,之后我们收拾一下,又在那知府老爷的坟墓前祭拜一番,嘱咐他要好好对待楚文美,然后我们打道往回走,这一次,竟然是真的没有再出现异常,就那么轻松地走出了树林。

    从树林里出来之后,抬眼看着天上幽蓝的月牙,吹着清冷的夜风,我真是感觉到一种由衷的轻松,觉得这个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算是圆满解决了,然后我扭头看了一下旁边通往闻香谷的小路,心里却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禁不住就带着他们往闻香谷走了过去。

    对于我的举动,王若兰和良晓甜也都没有反对,她们知道我急着把事情都了结掉,所以都跟着我往前走,胡大年有些好奇,但是也没有多问。

    很快,我们来到了闻香谷的第三香,也就是那片香椿树林里,然后我就对胡大年说道:“横竖这个事情结束之后,你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要忙,我这里有些钱,会给你作为报酬,麻烦你一件事情,帮我送个东西到东北区,到了那边之后,按照我指示的地点葬下去,就可以了,你愿意吗?”

    听到我的话,胡大年有些迟疑,结果就在他迟疑的时候,我问良晓甜我们还能拿出多少钱来,结果良晓甜说还有五六万可以用,然后我就和胡大年说给他三万块,然后他果断就点头答应我了,甚至都没问我要送的东西什么。

    不过,虽然他没问,我还是带他到了香椿林里最大的一棵树下,指着那上面的树洞道:“里面有一个巨大的茧子,你就负责运送这个东西过去,知道吗?”

    听到我的话,胡大年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然后我就让他先回去吧,明儿就可以来搬东西,准备启程了。

    然后,胡大年走了之后,我带着王若兰和良晓甜,这才委蛇向着桂花园的方向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阴阳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无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无醉并收藏阴阳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