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10章、你知道满哥去哪儿了吗?(求订阅,求月票来砸~)

第110章、你知道满哥去哪儿了吗?(求订阅,求月票来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夏小鱼比平时提早了半个时辰起床赶到了店里。

    她仔仔细细地把店里打扫了一遍,桌子凳子,柜台台面都擦得干干净净。

    刘元晋来的时候,她正站在杌凳子上踮着脚,伸长手擦挂着的竹匾,凳子不高,她踮得只剩脚尖点在了凳子上,身子不住地晃。

    刘元晋觉得她就快要摔下来了,慌忙喊:“小鱼,小心。”

    夏小鱼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脚下不稳,凳子边着了力往侧里一翻,身体大力一晃,这下真的倒了下来,刘元晋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钕。

    夏小鱼半边身体全扑进了他怀里,刘元晋从没有和女子这么亲密接触,而且对方还是夏小鱼……

    她忙了一早,早就出了薄汗,春衫单薄,热腾腾的气息透出来,顿时把刘元晋的脸蒸得通红如同笼屈里的螃蟹,一颗心跳得如同擂鼓。

    偏偏夏小鱼懵然不觉,从他怀里直起身来,一手按着自己的腰,一手指着他,苦着脸皱眉抱怨:“大哥,你能不能不要吓人啊,你这样我没摔死也被你吓死啦……凄”

    怀里蓦然失重的感觉让书生有些怅然若失,他不敢再多想下去,陪笑道:“我来吧,我来。”

    “也好啊,你来吧。”夏小鱼揉着腰把抹布扔到了他手里,“今天周家老太太说要来照顾咱们的生意,这可是太好机会,要好好准备准备。”

    “哦?周家老太太?就是才随周家老爷回乡的那位。”刘元晋找回来些常态,把杌凳摆摆好,边往上站边道,“你下次去里屋拿个高点的凳子,也比这杌凳稳当。”

    “我图着方便,懒得进去拿了。”夏小鱼做了个怪相,又接着说周老太太的事,“我听人说,周老太太可了不得了,能文能武,以前随着她家老爷子南征北战,还当过先锋做过将军呢。老爷子过世以后,她就随着周家大老爷住在京城,见过的听过的吃过的,不是普通人能比的。她肯来光顾咱们的店子,那对咱们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呢,这样的免费头条宣传,求也求不来,当然要好好准备,一定要好好准备!”夏小鱼说得心潮澎湃,意气风发,几乎象要咬牙切齿了,她习惯性的拍了拍正在往杌凳上站的刘元晋的肩,“呆子,我们要发了!”

    “免费头条宣传……”刘元晋正在心里研究这个词的意思,夏小鱼手拍在了肩上,他不免又是一阵急促心跳,刚踩上去的一只脚差点把凳子踩翻,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夏小鱼道:“小鱼,你去别处忙吧,这里我来就好……”

    今天早晨,离她太近了实在不安全,要不就是自己神思飘忽,要不就是她不计嫌的动作惹人遐想,他实在有些招架不住。

    “哦,好啊,我去准备点好看的餐碟。”夏小鱼风一样地往厨房后面跑去,刘元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站上凳子,开始擦那块竹匾。

    抬手正抹在竹匾上角,一条青色小鱼对上了眼晴,如同活了一般,摇头摆尾,刘元晋心里猛然又急促地跳了一跳,抹布一下子罩在鱼头上,这才平了心静了气。

    “元晋,我记得你还留了一套梅兰竹的画签在店里啊,怎么我找不到了?”夏小鱼在里间大声喊。

    “在壁橱的右边,第三格,用盒子装着的。”刘元晋边强作镇静地答话,边心虚地松开蒙住小青鱼的抹布,目不斜视地去擦其他地方。

    “我拿大哥做的这个匣子装一套‘君子一品’给周老太太。”夏小鱼走出来,把手里的竹编小匣子拿给刘元晋看。

    “这不是青山送来的样子嘛,你不是说还要改一改盖子上的花纹样式,就拿这个送?”刘元晋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竹匣子,边说边下了杌凳,拿抹布把杌凳擦擦干净。

    “没办法啦,死马当作活马医,呸呸,什么死马啊,不是死马,是……”她歪头蹙眉苦想成语,“是……”

    “退而求其次……”刘元晋笑着摇摇头替她说了出……

    她原本是个鬼精灵,能说会道,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可是偏偏有时候又会很傻地发慒,快嘴说些好笑的话,这个时候的她显得与平时不同,非常的可爱。

    刘元晋感觉到自己一直在不由自主地微笑的时候,有些无计可施地想,今天这个早晨自己注定无药可救了。

    “对,退而求其次,元晋,你就是我这店里的大才子,你太有才了……”夏小鱼很狗腿地大力奉承。

    这个店子现如今就两个人,除了你就是我……刘元晋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她捧人的捧得不遗余力的时候,那绝对是没有什么好事的……

    刘元晋对此有深切的认知,他面色淡定地往厨房方向走,走过她的身边,淡然地问:“又有什么事?”

    “你放在橱里的那一套签偏少了梅,我昨天在宴上有听说周老太太的闺名里有个梅字,你抓紧时间再画一个呗……”夏小鱼满脸谄媚的笑容,一看他开火门起火,连忙上前去,伸手去拿火摺子,“我来,我来……”

    “行了,”刘元晋推开她的手,“还是我来,你把点心上笼蒸好,完了以后我再画,很快的,又不是什么大家大派,还要焚香净手,才能下笔,几笔就画好了,先忙正事儿。”

    “哦,”夏小鱼转了身走了一步又回转过来,很严肃地对刘元晋说,“这也是正事儿,不能马虎的,这关系到我们店的未来发展,知道吗?”

    “好,好,”刘元晋无奈地点头,“我会很认真的。”

    开店门的时候,夏小鱼就催着刘元晋去画书画签,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招呼生意。等刘元晋出来时,夏小鱼正心神不宁地看着街对面,几个买点心的客人站在柜台前,排前的一个喊了她半天,她也没反应。

    那客人有些不耐烦了,刘元晋连忙笑着迎上去:“您要买什么?”

    “给我四个桂花白糖糕。”

    刘元晋忙从夏小鱼手里拿过竹夹子,夹了四个桂花白糖糕装好递过去,那客人接过纸包,嘀咕了一句:“这老板,发什么呆啊,生意也不做了。”

    刘元晋一边招呼后面的客人,一边低声喊夏小鱼:“小鱼,小鱼……”

    夏小鱼猛然醒转,转头看了刘元晋一眼,又转回头去,目光仍然落在街对面的街角转弯处,刘元晋顺着夏小鱼的目光看过去,那里站着一个女人,穿着蓝布衫子,静静地看着这边。

    夏小鱼心里翻腾着,犹豫着是不是该先出声招呼一声,可是她害怕,第一次这么害怕,心虚虚地挂在半空,害怕自己喊了,那人却对自己不假辞色,那样,只会让自己更难过更伤心。

    这么久不见,她憔悴了,夏小鱼有些近乎贪婪地看着那张脸,算起来已经快一年多了,这么长的时间,这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四年的妇人,突然之间苍老了许多。

    见到她,夏小鱼才发现,在内心深处,这个妇人对自己有着多么不同寻常的意义,在她的面前,夏小鱼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不经意,泪水就模糊了眼睛。

    刘元晋明白了,虽然他不认识满哥奶奶,却多少知道夏小鱼在回到夏家之前都一直生活在楚家,能给夏小鱼带来这么大的冲击,让夏小鱼表现得如此异常的,肯定对她极其重要的人,不用多想,这个气度雍然的中年妇人,肯定就是容华楼的老板,大家都尊一声满哥奶奶的楚氏了。

    是不是由自己来开个头,把满哥奶奶请进店子里来?这样夏小鱼就不用担心满哥奶奶不搭理她了。

    刘元晋正在想的时候,满哥奶奶已经由街对面缓缓走了过来,刘元晋侧头看了一眼夏小鱼,夏小鱼鼻翼微微扇动,长长的睫毛上已经沾上了泪水,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呼吸不正常地时缓时急,刘元晋心里仿佛被什么扯住了,紧紧地有一点点痛。

    时间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满哥奶奶走到了面前。

    “鱼丫头,好久不见了。”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你长高了呢。”

    “奶奶……”夏小鱼声音哑哑地喃喃道,更象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刘元晋连忙上前道:“是满哥奶奶吧?我叫刘元晋,在这家店里帮工的,你坐这边吧。”他把满哥奶奶往旁边的桌子让,“店子小,里面挤,您将就着在这里坐坐吧。”

    “不了,我就是来看看就走的……不用客气了,刘公子,”满哥奶奶对刘元晋温和地笑笑,“我有点事问问小鱼,问完就得走,家里还忙着呢。”

    “哦,哦,那您请便,”刘元晋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到夏小鱼身边,轻轻碰碰她的胳膊,“小鱼,满哥奶奶说有话跟你说。”

    夏小鱼打了个激灵,象是从梦中清醒才看到满哥奶奶一样,怔了那么几秒,脸上赔着笑,走到了满哥奶奶面前:“奶奶,你找我有事?”

    她的语气象对待其他客人一样周到客气,满哥奶奶笑了笑:“一是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你新店开张,我也没来恭喜,所以今天特意来补上。另外,还有一件事……”

    “您说。”夏小鱼心里有些忐忑不安,预感到满哥奶奶要说的另一件事一定与楚满哥有关。

    果然,满哥奶奶叹了一口气道:“满哥连着两天没有回家,我想问问他有没有到你店里来过?你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去过几个地方,都没找到他,也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所以,想问问你知道吗。”

    看起来孙贵很守信,没有把楚满哥送邢雅云回去的事说出去,这件事关系到邢雅云的名誉,那天夏小鱼和孙贵分手的时候就叮嘱他回去不要乱说,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满哥哥……不,满哥他没有来过。”夏小鱼昧着良心说道。

    “是吗?你们从小是很要好的,他什么事都不会瞒你,我还以为……”满哥奶奶一脸失望的表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他到底去哪儿了?什么也没说,以前至少会留句话给我……”

    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整个人仿佛突然间苍老了十岁,背也弯了下去,声音象风中的残叶地微微抖动:“既然这样,我再到别处去找找吧,总要找到他,知道他在哪儿,才好放心。”

    “你们忙着啊,我先告辞了。”满哥奶奶对夏小鱼勉强涩涩地笑了笑,又跟刘元晋打了声招呼,颤微微地转身走了出去。

    “奶奶……”夏小鱼忍不住出声喊住了满哥奶奶,她想把楚满哥的去向向满哥奶妈合盘托出,没什么大不了的,奶奶是一个心地宽厚仁慈与人为善的好人,不会有问题的。

    满哥奶奶停下来,还未转过身,就听见不远处笑声朗朗,周老太太带着好几个人向这边边走边笑着招呼:“小鱼丫头,老奶奶我可真的来了哦。”

    满哥奶奶看到这情形立刻转身微微低了头,匆匆往刚才来的那个街角方向走,夏小鱼想招呼她坐下等等时,她已经走出很远了。

    这时,周老太太一行人已经走到了店门前,周老太太仰头看着店面上的竹匾笑道:“好雅致的招牌,小鱼儿就是心思活动,连个招牌也做得和别人两样,嗯,”她连连点头,“‘谷香’很好听。”跟在她身后的两个打扮华丽的两个女子应和着:“是啊,真的很不错。”

    夏小鱼满腹无奈地从满哥奶奶的背影上收回了目光,转过头堆出笑脸来招呼周老太太:“老奶奶真的来了,小鱼的店子可是蓬荜增辉啦。老奶奶,您先请坐,我这就把给您准备的糕点摆上来。”

    “哦,还有专门给我做的吗?小鱼你可太客气啦,老奶奶就想着,到你这儿随便吃几口,解解馋就足够了,哪能让你还专程地准备一场。”周老太太边坐下来边说道。

    “当然要准备啦,老奶奶,你就是我的宣传大使,我当然要好好地招待你啦。”夏小鱼一边把桌子又抹了一次,一边笑着说。

    “宣传大使,是个什么?”周老太太疑惑不解。

    “宣传大使么……就好比是……”小鱼想了想,解释道,“就好比是,一本好经要有道行高深和尚宣讲,才能深入人心一样……大概就是这样吧……”

    “啊?按你这话里的意思,我岂不是成了那念经和尚?”周老太太朗声大笑,“哎呀,这小鱼丫头啊……”

    她身后的几个人也都笑了起,唯有一个凝神看着刚才满哥奶奶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就象完全没看到和听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样,夏小鱼认出来这妇人正是那天在宴会上的那位卢氏夫人。

    夏小鱼有些疑惑,她一直盯着满哥奶奶离开的方向,难道是认得满哥奶奶?她眼神中那道阴冷的光芒,令人心生寒意。夏小鱼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人家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你的点心好,再偏的地方也有人肯来,哪里还需要我这个和尚来念经哪。”周老太太打趣道。

    “酒香是不怕巷子深,可是要是那巷子能浅点,卖酒的那也得乐翻了啊。”夏小鱼俏皮地答道。

    “哈哈,哎哟,我就喜欢你这机灵劲儿,”周老太太边笑边对还站在旁边的几个女子道,“你们看见了吧,和她说话就是让我这么乐呵。”说着她招呼三个人坐下来,“”

    “燕儿,娟儿,君儿,你们也坐下来吧,这凳子虽不比家里,但是这儿啊,我光坐着就觉得开心!”

    那个卢氏挨着周老太太右手坐了下来,另外两个一个坐在老太太对面,一个坐了老太太的左手的位置。

    卢氏坐下来垂着眸不着声,也没和旁边的人说话,夏小鱼端茶过去的时候,看见她俯身靠近了周老太太,低声道:“我好象看见……”后面的话,夏小鱼没有听真切。

    周老太太的眼神闪了闪,半晌道:“今天先不要说这个了。”然后便转了头对夏小鱼笑道:“是什么茶,这么远我就闻到香了。”

    “呵,老太太,这是望云山上的浮白茶,是绝对的好茶呢。不信你试试。”

    老太太端起茶看了看,又放在鼻端,闻了闻,微微阖目,点点头:“嗯,好茶。”

    她先啜了一口,又对身边的几个女子笑道“你们也尝尝。真的很好。”

    坐在老太太对面的黄衫妇人笑道:“这茶具不错,茶托也编得好。”

    “哟,你看我”老太太突然想起来还没有给夏小鱼介绍自己身边一同前来的人,笑着用手点点自己的头,“哎哟,你看我一闻到你的点心香茶香,竟然连礼数都不知道了。来,小鱼,给你介绍,对面这个是我家的大孙媳妇,你可以称她娟儿姐姐,这一个是我的孙女儿和你也差不多大,她大名叫兰君,你就叫她君儿好了,嗯,这位你应该见过了,卢夫人。”

    夏小鱼一一跟三个人打了招呼,此时刘元晋已经把糕点端了出来,夏小鱼接过来放在了桌上,只是两个小碟,一碟是四色的“君子一品”,一碟是绿意欲滴的“垂绿”,夏小鱼笑道:“做这两种点心要耗些时间,所以这两天都停了没做,这是特意给老奶奶您们准备的。”

    “是吗?你这么费心,那我可要好好尝尝。”周老太太拿起筷子来,伸向碟中的点心,突然问,“小鱼啊,你这个君子一品,有什么说道吗?这几种颜色又有什么不同?”

    “所谓君子一品,就是梅,兰,竹,菊四样,小鱼用了这四种原料做成,白中带红者为梅,素白为兰,碧绿为竹,浅黄为菊,做成四色一组,称为君子一品。”

    “啊,想不到点心也能做得这样有意境,真是有趣。”周兰君啧啧称赞,“颜色也很好看呢。”

    “可是这绿色的点心,真的是以竹为原料吗,难道不会有涩味么?”周老太太突然发问道。

    “老太太真是心思清明的,的确,小鱼取了巧,多加了艾草汁,少用了竹叶也并未用笋汁,只是取其色而已。”夏小鱼笑着回答。

    “好,好,你这才是心思灵巧呢。我先来试试,想来味道一定很不错。”周老太太夹起一块“梅”糕往嘴里送去。

    她还没送到嘴边,就听见有人吵吵嚷嚷地奔了过来:“大家快来看看,看看这点心店里卖的点心,居然有苍蝇在里面!真是太恶心啦!”

    “大家千万不要吃啊,这家店是黑心点,吃了她家的东西拉肚子是小事,要是中了毒可就来不及了。”

    顿时一群人拥到了夏小鱼的店门前,坐着的周老太太等四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周老太太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整条街都被这声音吵得沸腾了起来,除了买点心的人,还有许多路人都聚集了过来围在“谷香”的门口,指指点点,怀着不同的心情围观这场热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