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31章、刘大人偶尔也会助人为乐

第131章、刘大人偶尔也会助人为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一早,夏小鱼要赶去店里,早早地就起来了,一出门,竟然看见刘齐在院子里练武。

    刘齐只穿了件短衫站在院子的天井里,平时看去颀长挺拔的身体,脱去外套后显得分外精悍矫健。

    他出手稳健有力,每一招都听得见拳风嗖嗖作响,脚下移动时动作协调流畅,在微红的晨光映照下,竟有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夏小鱼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富二代”也不是贪吃好睡,晨昏颠倒的废材懒货,居然比自己起得还早。

    “早。”刘齐收了拳势,一边伸手去拿自己搭在旁边树枝上的长衫,一边彬彬有礼地和她打了声招呼钶。

    夏小鱼还没应声,就听见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抢先道:“早。”

    夏小鱼一听这声音,立刻有些汗流浃背昏天暗地的覆灭感觉……

    平日里不睡到辰时绝不会起床的夏雪珠,居然破天荒地在卯时就起来了闽。

    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夏小鱼不由得注意地去看刘齐的表情,只见他若无其事地和夏雪珠也打了声招呼:“早。”

    装啊,装,这人怎么就这么能装呢?

    “早上的空气真是不错,我也是最喜欢早起晨读了。”夏雪珠穿了件浅翠的长裙,亭亭立在檐下,手里拿着昨晚没有发挥出作用来的诗集,不屈不挠地和刘齐套近乎,声音宛转悦耳,“我听说刘公子府上有两位姐姐,都是多才多艺的,心里羡慕敬佩得很,真希望哪一天能有幸能拜会一面……”

    说话时,她眼中的闪动着的花痴光芒耀人双目,夏小鱼觉得实在有些消化无力了,匆忙地对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夏小荷道:“姐,我店里还有事,我先走了哈。”

    经过昨晚的事,夏小鱼决定放弃了,她有心要帮,人家不领情,她又何必枉作恶人。

    夏小荷说的也对,让夏雪珠吃几次亏,她就学乖了,那么就让她吃亏去吧。

    若是她真的能吃一堑长一智,那也算是善莫大焉。

    若是她吃了亏不长智,那属于“自作孽不可活”,谁也救不了她。

    所以夏小鱼打定了主意,再也不对夏雪珠的事发表任何意见,只要这件事没有扯到自己头上来,那就只当作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家里还有父母在上,怎么轮也轮不到她这个非嫡非亲的继姐来说三道四……

    子曰:眼不见心为净……

    夏小鱼觉得自己的思想境界一夜之间飞升了不只一个档次,整个人都精神了……

    她心情愉悦地忽视了夏雪珠和刘齐的互动,抬脚跨出了二门,却见夏华生阴沉了脸站在门口,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今天不是夏华生的沐休日吗?

    夏小鱼不由自主地望了望天。

    今天是怎么啦?每个人都这么勤劳地早起了?

    “爹,早。”夏小鱼恭敬地行了个礼。

    “嗯。”夏华生有些心神不属,目光还落在二门内的某处。

    夏小鱼下定了决心,不听不闻不问,继续很恭敬地对夏华生道:“爹,我先出去了。”

    “嗯。”仍然是漫不经心的答应。

    看看夏华生持续不在状态,夏小鱼也没再多话,自行离开了夏家大院,兴冲冲地奔向了自己的小店。

    整个上午,她都心情舒畅地边干活边哼着小曲。“同事”刘元晋很莫名,不知道她怎么这么开心,忍了很久终于在夏小鱼哼第三遍的时候问道:“小鱼,遇到什么的事了吗?你好象开心得很。”

    “啊?”夏小鱼想了一想,答道,“遇到什么事?嗯,准确的说,是我放下了什么事。放下了,就一身轻松了啊,轻松了就开心了嘛。”

    “放下?”刘元晋更莫名了,“你放下了什么?”

    夏小鱼索性扔了抹布,肘撑在柜台上,手撑着下颌很认真地注视着他,说道:“放下烦恼啊,放下不该自己烦恼的事。”

    “放下烦恼?”刘元晋随意地笑了笑,“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若是那么轻易就能放下,也就无所谓烦恼了……

    放下,不是一件随口一说就能做到的事。

    夏小鱼没有在意他的反驳之意,继续说道:“我昨天晚上想通了一件事,我就是一个人,总是有力所不逮的时候。有些事要发生就肯定会发生的,今天不发生明天也会发生,若是做主角的没有想改变意愿,配角再拼命地努力也无济于事,这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说,太监为什么要急?天下不是他的,后宫更轮不上他,他定然是吃撑了没事做才会去着急……”

    刘元晋听得一头汗……

    夏小鱼说得深有感触:“与其去逆道而行,不如顺其自然。那天满哥奶奶也跟我说过,顺其自然,我现在觉得,有一点点明白了。”

    “顺其自然当然是好的,但是人有贪嗔妄念,有几个能真的心如止水没有一点奢望呢?”刘元晋微笑道。

    就如同我,现在也有着一种的奢望,奢望象今天这样的日子越长越好……

    越是奢望,就越是难以放下……

    “啊?”夏小鱼并没注意到刘元晋说话时情绪的流露,只是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她点点头道,“元晋,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可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说,至少想着万事顺其自然,心里会觉得安慰很多……其实,开心不开心,高兴不高兴,不都是一念之间的事吗?”

    刘元晋呵的一笑道:“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突然会这样想?”

    “因为某个人啊。我现在觉得有时候事情也许并不象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其实可能是我自己把它想得太糟糕了,徒增烦恼。很多事说到底,大概只是我自己在意罢了,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就会有不同的感觉。”夏小鱼若有所思地道。

    她昨晚想了很久,在夏雪珠的事情上,也许自己真的是管得过多了。刘齐虽然性子骄傲,却还不是个坏人,回头去看他昨晚的表现,也许是自己解读过份了。

    而夏雪珠那个攀龙附凤的梦想其实是很难实现的……说到底,自己之所以紧张,还是因为夏小荷,夏小荷一旦嫁入陆家,不说是“一入侯门深入海”,那也肯定与现在大不相同了,在对德行言工要求苛刻的深宅大院里,很难说会因为夏雪珠的事受了牵连,被人笑话。

    可是陆家远在京城,一个小小武陵县发生的事情,又有几个人人会无聊到劳神劳力地往京城传呢?

    所以还是自己太过担心了……况且陆家到底是怎么样的自己也并不知道……

    其实此时,夏小鱼还是低估了流言传播的能力,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想法也基本等同于自欺欺人而已。

    “某个人?是谁啊?”刘元晋还是没弄明白她这些自说自话到底要说个什么意思,但是对这个能影响夏小鱼的人却很感兴趣。

    “这个人就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夏小鱼笑嘻嘻的表情冻结住了。

    她有些傻愣愣地看着街对面,“某个人”脸上带着标准的淡然笑容,牵着一匹马,正慢慢地走了过来。

    真是说不得啊……

    刘元晋发现她神情有异,顺着她的目光回过头去,不禁也愣了一下,缓缓走近来的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定国公之子刘齐。

    刘元晋回头又看了看夏小鱼盯着某人的直勾勾的眼神,没来由的心里泛起种酸味,他赶紧定了定神,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请问刘大人,是要买什么么?”

    刘齐目光从尚在游魂状态的夏小鱼脸上移至刘元晋身上,笑了笑道:“我要十盒‘君子一品’。”

    “十盒?对不起啊,刘大人,‘君子一品’做起来很复杂,所以都是要提前订的。”

    “那我今日订,什么时候可以来拿?”

    “两天后吧。”没等刘元晋说话,夏小鱼出了声,一提到生意,她迅速恢复了正常。

    “那好,那我就两天后来取,先付订金。”刘齐拿出两锭银子来摆在柜台上,“这些够了吗?”

    “够了。”夏小鱼示意刘元晋把银子收起来,想了想问刘齐,“我可以问问,刘大人订这十盒点心要做什么用么?”

    刘齐笑了:“这个点心我是在项县陆迁那里吃到的,觉得还不错,所以……想带几盒回去送人。陆迁说是你让他帮忙做什么推广的,托我也帮忙在京城里也推广推广,反正也是顺便的事,我就答应下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把“我现在正在做好人好事,帮你的忙”这一层意思明白地表达了出来。

    其实陆迁了解他的为人,当时拿给他看这个“君子一品”的时候只是玩笑地说了一句,压根儿就没想过傲慢冷淡如刘齐这样的人,当真也会助人为乐,管这种闲事儿……

    “真的么?”夏小鱼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立刻把桌上还未收起来的两锭银子推还给了刘齐,“那我可就不能收你的钱了。你过两天就来拿吧。”

    刘齐对她的性子也算是知之甚多,也不跟她客气,收了一锭银子,把另一锭推过去道:“我说了是顺便的事,我家姑奶奶最喜欢吃甜软的东西,我这也是带回去孝敬她老人家的。银子我收回一锭,另一锭是货款,这样比较公平合理。”

    他知道她最讲公平合理,所以就用这一条来说服她,夏小鱼果然很爽快地接受了。

    “好,那我也不客气了。”

    刘元晋看着二人说得这么热络投机,莫名的有些失落的感觉。

    因为十盒点心,夏小鱼对刘齐的态度非常之专业职业,完全彻底坚决地实践了“把顾客当作上帝”这一条经营精髓秘诀。

    她殷勤地邀请刘齐参观了自家的厨房,向刘齐展示了自家厨房的清洁干净又卫生,然后又殷勤地请刘齐在店前的那张竹桌边坐下,殷勤地敬上了一碗香茶,站在旁边陪着殷勤的笑,那架势只差没上去殷勤地捏肩捶腿了。

    刘元晋虽然已然习惯了,但是仍然看得很无语。

    而刘齐瞬间觉得自己错了,昨天在鸿来楼骂得自己狗血淋头的一定不是她,是另一个人……

    两日以后刘齐亲自来取十盒“君子一品”,他来的时候刘元晋正愁眉苦脸地坐在竹桌前,望着街中间发呆,见了刘齐毫无反应。

    站在柜台后翻帐本的夏小鱼看见刘齐招呼了一声:“刘大人来啦。”

    “元晋怎么啦?”刘齐往刘元晋那边扬了扬下颌。

    “哦,”夏小鱼不以为意地道,“前面巷口新开了一家点心店,价格便宜得很,这两天生意少了很多,他在犯愁呢。”

    “你不愁?”刘齐听她说话的调调就象这生意不好是别人的事跟她无关一样,不禁来了兴趣,他下意识里总觉得,她每一种异常的表现,一定有她的深意。

    “好吧。我看元晋也被憋得难受了吧?正好,就说说吧。”夏小鱼边说边走到桌边,点了点刘元晋旁边的位置,对刘齐道,“请坐。”

    刘齐笑吟吟地坐下来,然后夏小鱼转身到柜台里,端了两个碟子出来,坐下来,把碟子放在桌上,又推到刘齐的面前:“尝尝吧?”

    两个碟子里各有一个白糖糕,样子和外形都差不多,刘齐看了看夏小鱼,夏小鱼对着碟子摆了摆头,示意他尝试一下。

    刘齐先拿了一个咬了一口放下,然后又拿起另一个咬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把那个白糖糕放下了。

    “怎么样?”夏小鱼问道。

    “第二个有一点酸。”刘齐道。

    刘元晋听到刘齐这样说,象是突然回过神来,问道:“真的吗?”

    然后他也拿起糕来咬了一口,眉头也皱了起来:“真的……”

    刘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白糖糕,一个是我们店子里的,一个是巷口那家店子里的,他家的白糖糕发酵过了头,所以有一点酸了,而且他们用的米应该也是放了很久的陈米,口感其实很明显。不只是今天,其实昨天他家的糕我也买了来尝过,也是一样,每一笼的口感都不地道。”

    “是这样,我怎么没注意你去买了他们店子的东西。”刘元晋有些意外。

    “你一直在发呆嘛,”夏小鱼笑道,“生意不好你心情不好,我又不同意降价,你心情就更不好了,哪顾得上看我在干嘛。”

    “我的确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肯把价格降下来,我们卖五文一个,人家只卖三文一个,如果是客人,当然要选便宜的……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意只会越来越差了。”刘元晋说着又开始苦恼起来。

    刘齐笑道:“有些时候,也不是降价就能解决问题了。元晋,你想得太简单了。”

    “元晋,降价这个东西不是随便就能决定的。先说说我们自己,你觉得我们的白糖糕卖五文贵吗?那天我们结帐的时候,我不是专门和你讨论过我们定价的原则嘛,现在材料和人工,你觉得那一项成本,我们可以降低?如果成本不能降低,那降价就是纯粹的收入减少,而我们卖到三文就肯定是赔本了,因为除了做糕的材料和人工,我们还有房租费和衙门里征收的税费要支出。”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赔本去卖糕呢?”夏小鱼道,“把对方打败挤垮?那我们自己有什么好处呢?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并不是一个好的策略,况且,我们还不一定仅仅是自损八百,说不定是伤敌一千,自损两千,也有可能。”

    刘元晋听得出了神,刘齐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赞赏,夏小鱼这一番计量,完全可以和运筹纬幄的大将军媲美。

    “那么,我们再看对方。首先,对方为什么可以只卖三文钱?第一个原因可能是他的成本低于我们。但是有一点很明确,他那个地段的房租是比我们贵的,要交给衙门的税费按理说还会比我们多些,那他凭什么比我们卖得便宜呢?”

    “是材料和人工?”刘元晋想了想回答,“你刚才不是说他们用的是陈米吗?”

    “对,也许有可能是这个原因。但是这种成本的便宜引发了另一个后果,那就是他的糕质量不如我们的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不能降价,因为降价无形间降低了我们的糕的水准和口碑,把我们的糕归到和他们的一样去了。”

    “既然我们已经确定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是好的,为什么要不计后果地去降价呢?”

    “其实假如对方要打价格战,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对方的目的。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两天我让初一和他的小伙伴们去那边店里一直盯着,发现其实买糕的客人很多都回到店子里来,投诉他们的糕吃起来有问题。如果单这样看,你觉得就算以这个价格,他能撑多久呢?”

    “这样的话,我们的对策就很简单,要不就停售和他们同类型的糕点,换成本低而价格可以和他们持平的新品种的点心,要不就是关了店大家去放假啊,反正这一向也很辛苦了,休息休息也是不错的嘛。”夏小鱼撑着脸笑眯眯地看着刘元晋,“元晋,我们放假吧。”

    “放假?放多久啊?房租可怎么办?”刘元晋犹豫不决地道。

    “喏,这不是有个大财神在这里嘛。”夏小鱼半真半假的道,“刘大人把十盒‘君子一品’的钱付给我们,我们不就可以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了嘛。”

    刘齐笑了笑道:“难道你不担心对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你们的店子挤垮?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只有这一个目的……所以,这样的话,可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结束的啊。”

    一听这话,刘元晋原本展开的脸又皱了起来,夏小鱼白了刘齐一眼,那意思是“就你知道”!

    “算了,我就跟你直说吧,元晋,我怀疑这一次真的是象刘大人所说,有人就是要不计后果地挤垮我们。”夏小鱼表情很严肃地对刘元晋道,“非常大的可能。”

    “因为这家店出现的太蹊跷了,试想正常的情况下,谁会选择离一家已经开了一段时间,而且口碑极好的店子附近开自己的点心店呢?除非自己的点心相当有竞争力。可是这家店子完全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他却开了……”

    “我是想等等看,到底之后还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这样才能做准确的判断。”

    “所以我才说,我们放假吧?”夏小鱼又笑眯了眼,“正好,周兰君邀请我去骑马呢。我还从来没自己一个人骑过马,真想试一试。”

    刘元晋想了想道:“也好,停业两天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嗯。”夏小鱼点头道,“那就这样决定啦。”

    ----------

    昨晚收了两张月票,谢谢jinqiurong亲亲,还有一位后台看不到名字……,谢谢流年送的大红包,菱歌好开心,准备加更的,可是码字码到睡着啦,手残党伤不起啊……周末吧,更8000字以上。爱你们~~

    继续求收求订求月票啦,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