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37章、庙会上受伤

第137章、庙会上受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俏厨娘,秀色田园,第137章、庙会上受伤

    武陵县城文庙的庙会非常的热闹,不只武陵县,周边的县城也来了不少人。舒悫鹉琻整个文庙里里外外都是人,来来往往,摩肩接踵,热闹非常。

    文庙的前院有一些大型的表演,比如欢庆锣鼓走旱船的之类的,还有表演高跷舞、狮舞、戏曲的、说书的,内院里则有剪纸、泥塑、吹画的,而庙前摆满了各种小吃小摊,叫喊吆喝声此起彼伏。

    “你猜孙小蝶她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来逛庙会?”夏小鱼和林双儿两个人在画糖人的摊子前站着,林双儿一边说一边扔了两文钱到摊子上,随手一拨转盘上的竹签。

    “不知道……”夏小鱼装傻,其实她猜到大概是孙小蝶和崔史流的事应该已经定下来了吧,所以孙小蝶故意和两个人有些疏远的意思,以孙小蝶的性格做事掖着藏着也是正常的事。

    “我说……”林双儿话未说完尖叫了一声,“啊~龙,我转到龙了!钽”

    竹签停下来的时候,正好指到了转盘上的龙图案,也就是说,林双儿转到了最大的也是最贵的一种糖画。

    “姑娘真是好运气啊。”摆摊的老头有些无奈地感叹了一句,“老汉这才开摊呢……”

    夏小鱼噗哧一笑道:“老爹,这叫开门大吉,您今天的生意一定会红火的。抉”

    那老头呵呵一笑:“这姑娘说话真是好听,好好好,借你吉言吧。”

    说罢老头提起勺来,运气走腕,动作如飞般在铜板上来回移动,很快一条线条匀称饱满,栩栩如生,晶莹剔透的糖龙便画成了,然后用铲子铲起来,竹签在背面一黏,等冷了以后递给了孙小蝶:“来,姑娘,拿着吧。”

    “谢谢老爹。”林双儿欢欢喜喜地接过了糖画,拿在手上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小鱼,我这可是第一次转到龙,哈,看来今天我真的会有好运气呢。”

    夏小鱼笑道:“嗯,就不定今天你红鸾星动,正正好就碰到了你的意中人……”

    “是吗?”林双儿笑嘻嘻地偏头想了想道,“那等下,你陪我再去抽个笺,看看会是什么笺……”

    “让二牛陪你去吧,”夏小鱼笑道,“他之前说晚些也要来,还让我们等他呢。正好,上次他帮了大忙我还没来得及谢他,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去抽笺啊。”

    “哼,你欠他的,我可不欠他的,谁愿意和他一起去,呆头呆脑的,上上笺也成了下下笺了……”林双儿满脸的不屑。

    “你就可劲儿拿着吧作吧,总有一天人跑了,哭死你。”夏小鱼也不客气,随口埋汰了她一句。

    “跑就跑,谁希罕!”林双儿口气还是很强硬,夏小鱼无语地摇了摇头。

    两个说话间,正好看见刘元晋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守着点心摊子。

    刘元晋的样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直望着不远处的乡贤祠的大门,夏小鱼笑了笑拉着林双儿走上前去道:“元晋……”

    刘元晋回过神来,一见是夏小鱼顿时神色有些赧然,局促地道:“小鱼,你们逛好了么?”

    “哪儿啊,才开始呢。”林双儿抢先答道。

    “乡贤祠那边的文会大约开始了,你若是想去,就去看看,我看着摊就是了。”夏小鱼笑盈盈地道:“等文会结束你再回来就是了。”

    “还是算了……我这样去,不太合适。”刘元晋干干地一笑,“我还是看着摊吧,你们去玩儿,别管我了。”

    “你想去就去啊,爽快些,我听我爹爹说今天会有京城来的大学士来呢,你就算文没被取中,去看看听听也好啊,去吧去吧。”夏小鱼拿过他手上的镇纸,用手推了推他,“去啊。”

    “那我就先去了……?”刘元晋还有些犹豫不决。

    “嗯,快去。”

    “哎呀真麻烦,要走就快走吧,扭扭捏捏地,一点不象个男人!”林双儿在边上不耐烦地道。

    刘元晋脸一红,转头对夏小鱼道:“我去了。”

    “好,拿个文状元回来哦。”夏小鱼玩笑道。

    “呵。”刘元晋只是笑笑,转身去了。

    等刘元晋走后,夏小鱼又对林双儿道:“双儿,要不你去逛吧,我得看着摊子,你在这里也会觉得无聊得很。”

    “不用了,我陪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逛,再说我还有这糖龙,可以慢慢吃啊。”

    “也好,那你就陪我坐一会儿吧。也可以帮我招呼一下生意。”夏小鱼笑道。

    “好啊,我来帮你吆喝,保证你的生意兴隆!”林双儿二话没说,往边上的石阶上一站,就开始拉长声音吆喝起来,“点心啊,好吃的白糖糕,桂花糕,海棠糕啦,又白又软,又香又甜的点心,快来买啊!吃好了逛庙会啊~”

    她声音又清又亮,几声直白的吆喝倒是真的吸引了好些人过来看,生意果然好了许多,夏小鱼笑道:“好,我今天算是请了个金牌宣传了。”

    “哼。”林双儿得意地啾了她一眼,又接着吆喝起来。

    “哎,小鱼,那不是你家后娘么?咦,怎么她一个人逛庙会……”林双儿站得高,眼又尖,一下子看见了远处匆匆走过的何竹枝,“还是要去找你爹爹吗?”

    “啊?是吗?是吧……”夏小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顺林双儿手指的方向去看,果然看到了何竹枝的身影。

    可是,之前夏小荷说,衙门里有事,夏华生要下午才能过来,那时候庙会该要结束了,为这事夏华生还说不能在文庙祭祀上和京城来的学士会面,实在很遗憾。

    既然爹爹不在这里,那何竹枝定然不是专程来找夏华生的,可是她走得那么匆忙也不象是一般赶庙会的人的样子,她究竟是来干什么呢?

    夏小鱼有些好奇,很想跟去看看却又脱不了身,只能很可惜地摇了摇头。

    “嗬,真是奇怪了,小鱼!那不是你爹爹吗?你爹爹为什么不和你后娘一起逛庙会啊,这一前一后地是要干什么?”

    夏小鱼心里咯噔一下,转眼果然看见了夏华生的身影,他离何竹枝不远不近,走的方向也一致,似乎真的在跟着何竹枝。

    夏小鱼想了想,对林双儿道:“双儿,你帮我看着摊子,我去小解。”

    “好啊。”林双儿也不起疑,从台阶上跳下来,走到夏小鱼边上坐了下来,“你快去吧。”

    可是等夏小鱼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夏华生和何竹枝的身影了,她无可奈何,忧心忡忡地往回走,心里莫名地不安,总觉得似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喂,别想了。”她回到摊前的时候,还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林双儿喊了她一声,“我看啊,是不是你那后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原来林双儿也并不憨……夏小鱼飞快地瞄了她一眼,林双儿连忙住了嘴,撅了撅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其实她就算有什么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啊,你管她的呢……”

    夏小鱼想想林双儿说的也对,自己不是下定决心不再管夏家的事了么,还担心什么?

    当然,除了夏小荷的事情以外……

    两个人正在说话,突然之间,面前的人群一下子涌动了起来,好象是出了什么事,很多人往摊前挤过来,快要把摊子挤垮掉了,夏小鱼死死地护着摊位,却不妨被人重重地推了一下,连人带摊子扑到了地上。

    拥挤的人群继续往这边挤过来,眼看着就要踩在夏小鱼的身上了。

    林双儿吓得惊叫了一声,冲过来用手使劲推着继续往这边涌来的人,声音都惊得变了调:“不要挤了,不要挤啦,踩着人啦,求求你们,不要挤啦!”

    夏小鱼腿上被重重的踩了一脚,眼泪都痛了出来。

    她死命撑起身子想起来,结果有人被她绊倒倒在了她的身上,把她整个人压了下去,她被压得眼前一暗,胃里一缩,差点吐出来。

    林双儿被人群一下子挤到了一边,边身不由己地被人群带着往另外的方向走,边急得哭喊:“别挤了,地上有人,救命……”

    夏小鱼闭了眼睛,情急之中,她只能抱住了头,用力蜷缩起身体侧身,尽量保护好胸腹部……

    惨了,这下没命了……

    就在这时,她觉得身上一轻,倒下来的人被提着扔到了一边,一只有力的大手伸到她的胳膊之下,只是稍一用力,就把她提了起来,然后身前的人被另一只手大力推开,来人的脚步稳健有力,顺着人群的方向快速移动,很快她被提出了拥挤混乱的人群,又被放在了地势稍高的一处台阶上。

    下面仍旧是人头攒动,混乱拥挤叫声哭声响成了一片。

    夏小鱼惊魂未定地喘息着,半天才回过神来,想起去看到底是谁救了自己,一看见那人的样子,她又大吃了一惊,连谢也说不出口来。

    面前的人身材很高,瘦削的脸上有一道伤疤由额上及腮下,分外显眼,让人过目难忘……

    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竟然是四通赌场的老板张鹞子。

    看她吃惊的样子,张鹞子淡淡地一笑道:“小丫头,怎么我救了你,你连谢都不谢一声呢?”

    他在她的眼中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他还带人毁了容华楼,可是现在他毕竟可算是救了自己一命,夏小鱼终于还是轻声道了一声谢:“谢谢。”

    “呵,说得这么勉强?”张鹞子笑容更深,一脸了然地看着她,“想必是为了那座酒楼的事恨我吧?那就不必勉强了,今天的事,就算是我们扯平,你也不欠我,也不要抱怨了,我还是那句话,凡事有因才有果,我们这些人虽然走的暗路,却也知道要走直路……小丫头,你不是笨人,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告辞。”他说完笑着对她拱了拱手,转过身拨开人群离去,很快就融入人群中不见了。

    “虽然走的暗路,却也知道要走直路……”在脑中回味着张鹞子的这句话,夏小鱼陷入了沉思。

    “小鱼,小鱼~”听见有人喊自己,夏小鱼惊醒过来,四下里去看声音的来处,只见刘元晋急得一脸惨白地在下面的人群里挤来挤去地大喊着,“小鱼~”

    “元晋,我在这儿!”夏小鱼对他使劲挥手,“我在这儿!”

    “小鱼……你没事吧?”到了夏小鱼跟前,刘元晋心有余悸地打量着她,“你,没有伤着吧?我刚才在里面听到这边出事了,真是担心……”

    他听到外面出事而且出事的地点就是自己的摊子附近的时候,吓得魂都没了,边跑出来找夏小鱼,边恨自己左挑右挑居然把摊子摆在了那里。

    “没事,没事,只是腿上被踩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吗?”刘元晋往她脚上看了一眼,眉头仍是紧锁着,“还是去看看吧,这样……才好放心。”

    他及时醒悟,把“我才好放心”这一句的“我”字从话中剔了出去,说完如释重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没关系的,可是摊子就真的全没了……真是倒霉啊……”夏小鱼发愁地看着下面,人群已经渐渐地平息下来,可是想也想得到,自己那一摊东西肯定是不可能幸存了……

    “只是个摊子,回头我请人再做一个……还是你的身体要紧,去看看的好……”刘元晋固执地劝说道,“不然伤了筋骨可怎么办?”

    “我很好啊,活动自如……”夏小鱼边说边随意动着手脚,可是看看刘元晋一脸“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表情,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听你的。”

    “小鱼!”这时,被人群带到了别一边的林双儿好不容易找到了夏小鱼,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她,说话中带着哭音,“你没事吧,小鱼,你吓死我了。”

    “没事啊,”夏小鱼拍拍她的背,安慰道,“我很好,正准备要去看大夫去。”

    “看大夫?”林双儿惊叫起来,“你怎么啦?为什么要去看大夫,你伤到哪儿了?”

    “没有,只是腿上被踩了一下,元晋说怕伤到了筋骨,说让我去看大夫……”

    “哦,”林双儿舒了一口气,点头道,“嗯,是得去看看,我陪你去吧。”

    大夫看过了夏小鱼的伤势,确定了只是皮外伤,给她上了点药,简单地包了一下,就让他们离开了。

    回到店里,夏小鱼原本想让刘元晋送林双儿再回文庙,因为她记着林双儿想抽的笺还没抽呢,但是林双儿已经没了兴趣,陪着夏小鱼坐了一会儿就自己回南隅去了。

    刘元晋把夏青山前几天送来的竹躺椅拖出来,拿垫子垫好,扶着夏小鱼躺上去,夏小鱼笑道:“元晋,你这是把我当垂危病人对待吗?”

    刘元晋板着脸不声不响,顺手递了一本书给她,夏小鱼边伸手去接,边笑着说:“你看的这些书,字都那么难认,我怎么看啊?”

    刘元晋没理她,坐到桌边去把帐本拿出来看。

    夏小鱼看了一眼手里的书,一下子开心起来,原来刘元晋给她的并不是平常的书籍,竟然是一本画册,每一幅画旁边配了几行字,就象是一本大的连环画一样。

    “哈,元晋,这是你画的么?”夏小鱼把书连翻了好几页,“太好了,这样才适合我看嘛。”

    “你什么时候画的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怎么想起画这个了啊?”夏小鱼喜滋滋地望着刘元晋。

    刘元晋被她看得心里怦然乱跳,连忙移开了视线,低头去看帐本,强作镇静地答道:“我想你晚上一个人呆在店子里一定会无聊,以前画君子一品的画笺的时候,你说过什么连环画,我想着大概是象这个样子的,就画了一册,你可以看看打发时间。”

    “谢谢你元晋,你真是大好人。”夏小鱼说完身子往后一躺,两手捧着画册看起来,边看边点评道,“你画的天仙配吗?这七仙女可真漂亮啊……”

    刘元晋抿唇笑了笑,低着头也不答话,随她去唠叨。

    渐渐地,夏小鱼的声音低了下去,等屋里变得静悄悄地,刘元晋再抬起头来看的时候,她已经抱着那本画册睡着了。

    她睡得很熟,沉静柔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落日的余晖照进来,给这笑意镀上了一层淡淡玫色,愈加显得神秘迷人。

    刘元晋有些挪不开眼神……

    只有此时,他才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着她,不必担心被她看穿自己的心事。

    等夏小鱼睡足了一觉醒来,刘元晋已经准备好了清粥小菜,摆好在桌上了,见她醒了,连忙过来扶她:“小心点。”

    夏小鱼坐下来,看着桌上的饭菜,故意感叹了一句:“有这么好的待遇,受伤也是件大好事啊!”

    “胡说什么,快吃吧!”刘元晋把筷子递给她,皱眉说了一句。

    夏小鱼冲他做了个鬼脸,接过筷子,开始吃起来。

    “对了,今天咱们损失了多少东西啊?”夏小鱼边吃边问道。

    “也不多,不到五百文,有一些纸和画带回来还可以用,主要是点心……”

    “嗯。”夏小鱼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她想起事发当时的那一刻,很明显有人推了她一下,是什么人?是故意的吗?

    这种事,她不想告诉刘元晋,怕他更加担心。

    “我在里面听说外面出事了,赶紧出来看看。听说是耍灯的点火炮飞到人群里了,所以才乱起来了,又有人说是有人打架的原因…”刘元晋摇了摇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反正要做新的摊架子,明天我们就不要去了,你还是留在家里养伤吧。”他看了看夏小鱼,又道。

    “哦,好。”夏小鱼想也没想很顺从的答应了。

    “小鱼,今天的事……是意外吧?”

    夏小鱼愣了一下,没想到憨直的刘元晋竟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她若无其事地看着他:“啊,是啊,怎么啦?”

    刘元晋忧心忡忡地道:“我总觉得最近有些不对劲,事件一件接一件的,早上我一直用的笔不知道怎么折成了两截,我就觉得不怎么好,原本是想跟你说晚一些摆出去。”说到这儿,他有些抱歉地看着夏小鱼,“我选来选去,却选了一个糟糕的地点……对不起了,小鱼。”

    “元晋,你在想什么啊?”夏小鱼故意摆出一副莫名惊诧的表情看着刘元晋,“哪有你说的那么诡异,只是碰巧了而已,不好的事情引发不好的情绪,所以就更容易发生不好的事,这不是正常的吗?你不是一直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的吗?今天怎么啦?”

    “大概是我多想了。”想到她可能出事的时候,他完全懵了,想也没想就冲出去找她,找不到她的时候,他痛恨自己到了极点,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唯一的堂皇一点的解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可是明知道不仅仅是“关心”而已……自然没法回答她。

    --------

    谢谢亲的月票……后台看不到名字,好想知道是谁送的(⊙o⊙)……谢谢~还有一直一杯咖啡陪着我的yanping亲,谢谢流年,最喜欢看你的留言,看你猜剧情,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