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41章、终于找到她了

第141章、终于找到她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俏厨娘,秀色田园,第141章、终于找到她了

    刘齐仔细看着楚满哥,眼神从旁边的王七娘和白衣秀士脸上扫过,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没有直接回答楚满哥的话,只是道:“原来新起的洪天武洪大当家就是你,真叫人意外。舒悫鹉琻我听说陈平的船在泾台被劫,打草惊蛇,分而击之,楚大当家好手段啊。”

    楚满哥淡然沉着地微笑道:“刘大人,捕风捉影不太象大人说话做事的方式啊,通常大人不都是不动声色地把事做到实处的吗?大人还是先说说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事吧?”

    两个人彼此的吹捧如同针尖对麦芒的交锋。

    刘齐哂然一笑,点点头道:“好,那我就直说了。我要赎回夏小鱼,一千两现在就在山下。”

    “你说什么?”楚满哥的声音突然有些失控,猛地站了起来,“你要赎谁?!钿”

    作为对手,他深知刘齐的行事老成持重,深谋远虑,自然不可能以身涉险来说这样的谎话,但是他心里一下子慌了神,忍不住就向刘齐求证。

    还没等刘齐回答,他转头狠狠地盯着王七娘:“七娘,你说!是怎么回事?”

    王七娘被他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自打相识,楚满哥从未象此刻这样,如同一只要吃人的狼一样骇人,她一时之间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凶恶,心里一阵委屈,不满地道:“你吼我干什么,那个女人害我们差点失了手,我只是想让她吃点苦头而已……匝”

    “她人呢?”楚满哥没等她说完又大声问道,“她人在哪儿?”

    王七娘气急也对着他吼了起来:“我怎么知道她在哪儿?她昨晚上逃走啦!早就没在山上了。”

    “可是我来的这一路没见过她……她是怎么逃走的?”刘齐道。

    “她不熟悉地形,根本就出不了山!”楚满哥强压着怒火,没有再理王七娘,沉着脸问站在身边的白衣秀士道,“前天晚上是谁值守的?”

    “是老五……我,我去找他……”旁边站着的牛头一见老大的表情不对,重压之下反应敏捷了许多,二话没说跑了。

    很快老五丁旭被叫了进来,牛头之前已经把事情跟他交待了一下,做了些铺垫,告诉他不要以为这次的问话是耍耍的,说话要小心,老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丁旭老老实实地一五一十地把那天晚上的情形说了一遍,包括遇到了方正,和方正喝了酒的事也一字不漏地说了,丁旭很自悔自责地道:“老大,是我没看好人,让人跑了,早知道我就不听方正的,应该把她捆起来吊在梁上……”

    “咳咳咳”,站在楚满哥边上的白衣秀士连声猛咳,丁旭住了嘴,莫名的看看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牛头,又看看掩着嘴的白衣秀士,这才发现自家老大原本阴沉的脸似乎更黑了。

    “方正呢?让他过来!”楚满哥沉着脸边说边走下了高台,又对丁旭道,“你那天在哪儿碰到他的?”

    “山寨的右门。”

    楚满哥脚步不停向门口走去,经过刘齐身边的时候,他冷冷道:“刘大人,请坐吧。牛头,陪好刘大人,别怠慢了。”

    “是。”牛头答应了一声,走到刘齐面前皮笑肉不笑地道,“请到这边坐吧,刘大人。”

    “洪哥!”完全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王七娘站在台上喊了一声,楚满哥头也没回,径直往外走。

    王七娘咬着唇儿跺了一下脚,站了一会儿,很是不甘心,匆匆地追着楚满哥跑了出去。

    那白衣秀士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

    方正是第一次见自家的新的大当家,他以前在武陵县曾经和楚满哥有过一面之缘,乍一看见楚满哥,只觉得眼熟。

    “方大哥,不用费心思去想了,我就是楚满哥。”楚满哥直截了当地揭了自己的身份。

    “啊~”方正轻轻啊了一声,立刻又恢复了平静。

    “夏小鱼是从哪儿下山的?”楚满哥也没绕弯子,直接问道。

    方正稍稍一怔,随即答道:“我原本想送她下山,可是碰上了五哥,所以只能让她自己走了,从右门出去的。”

    “啊?”丁旭大叫了起来,“老六!竟然是你把人放走的?你小子~连累了我!”

    “五哥,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跟你解释……”

    “解释屁啊,你小子陷害我……”丁旭哇哇怪叫。

    楚满哥没理二人,顺着右门出了山寨,二人顾不得再吵赶紧跟上,这时候王七娘也跑了出来,在后面喊:“洪哥等等我。”

    楚满哥仿若未闻,只顾注意地看着脚下的印迹,他心中庆幸,幸好这几天山里没有下雨,夏小鱼的去向还有迹可偱。

    “大当家的,这边……”顺着依稀可以分辨的足迹走了一段路后,旁边的方正喊了一声。

    楚满哥走过去,见方正所站的崖边,一大丛灌木杂乱歪斜,下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方正脸色很难看,深为自责的道:“我忘了这个天坑就在这条路边上,没想到以前的护栏已经断了……天色太黑,很容易失足……”

    楚满哥没有作声,蹲下身去从灌木丛中往下望。他一动不动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无声无息,久得让人错觉他已经化身为了一座没有生命力的石像一般。

    “大当家的……”方正忍不住上前想劝解两句。

    楚满哥站起身来,解下身上的披风外套,递给方正道:“我下去看看。”

    “这里?”方正有些不能相信,这个天坑以前的确有人下去过,不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刚才看了一下,这谷底应该不算深,前边有个位置比较平缓,我从那边下去。你去拿一条长绳子过来,不够长的话多拿几条,在那里等我。”

    “大当家的,还是等我把绳子拿来你再下去吧……”方正不太放心。

    “没关系,你去吧。”楚满哥此刻心急如焚,表面的镇静都要维持不住了,哪里还等得到他去拿绳子。

    楚满哥走到崖边,活动了一下手脚,转身蹲下,准备往下走。

    “洪哥,你这是要干什么?”王七娘匆匆赶到,见他想要下去,连忙上前阻拦他,“这样很危险的!”

    楚满哥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双手撑在了岩石边上。

    “洪哥,你为什么这样,你不能下去!”王七娘蛮横地端身拉住了他的胳膊。

    楚满哥皱眉看了看她拉着自己的手,沉声道:“七娘你放手。”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了她,你连命都不要了么?”

    “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楚满哥说话的神情郑重其事,一点也不象是在开玩笑,王七娘心里一冷,怔怔地看着他,片刻轻轻摇头:“我不相信,她只是你的朋友,对不对?”

    “我说的都是真话,信不信由你。”楚满哥耐心全无,一手扯掉她的手,一手拔出腰间的匕首,轻轻一跃顺着峭壁往谷底滑了下去。

    来到谷底的时候,天已经暗了,再加上谷底树木成林,枝叶相连,显得周围更加阴暗。

    自己判断得不错,这个谷底并不深,他抬头看了一下头顶,似乎还可以看见上面细小的人影。

    他开始寻找夏小鱼留下的足迹,率先向之前崖上那一从倒伏的灌木对应的位置寻了过去。

    在那个位置的附近有一大片地面有被明显压过的痕迹,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夏小鱼滚落的地方,楚满哥蹲下身,拈起地上的一点泥,又抬头看看上方,一路向上看去,岩壁突兀,她从这里滚落的话,一定伤得不轻。

    他的心一下子吊在了半空,她受了伤,又往哪里走了呢?

    已经过了快一整天的时间,她若是没吃没喝,又受了伤能坚持得了多久?

    他不敢再想下去,深呼吸了几次,平定了一下心绪。

    担心没有用,现在的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才是最重要的事。

    很快他发现了她的足迹,心里大喜过望,立刻沿着她足迹一路追踪了下去,她受了伤,脚程一定不快,这样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追上他,楚满哥几乎是欣喜若狂。

    可是,太过于简单完美的事情,总是往往不能最终实现,走出不到一里,一条溪流挡在眼前,她的足迹就此消失了!

    楚满哥茫然地站在溪边,无法判断她到底是顺游而上还是往下游去了,又或者她穿过了小溪到了对面……

    可是对面是陡峭的山壁……

    心一直往下沉,前所未有的恐惧猛然占据了整个身心,她到底在哪儿?

    失望恐慌之际,他突然痛恨起自己来,为什么迟迟没有回去见她,明明是那么想见她一面……

    “大当家的!”

    “老大!”

    方正和丁旭也下到了谷底追上了上。

    楚满哥恍若未闻,突然对着空中大喊出声:“夏小鱼!”

    谷中荡起了阵阵回声。方正和丁旭傻了,呆站在后面不敢走上前来,此刻的楚满哥完全不象平常冷静深沉,就象一个冲动鲁莽的十几岁的少年。

    “夏小鱼!你在哪儿?”楚满哥对着对面的山壁接连地喊了几声。

    还是方正清醒地快,上前对楚满哥道:“大当家的,天晚了,山里会有野狼出没……我们没带火折……”

    楚满哥猛地转回头盯着他:“你说什么?”

    方正被他灼灼的目光看得心一虚,声音不由得也低了:“我说,我们没带火折……”

    楚满哥摇了摇头:“不,你前面那一句……天晚了……”

    他嘴里自言自语着转回头去,看看对面的山壁,山势陡峭的岩壁上,树丛掩映间,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幽暗洞穴。

    “走,上山去,由上往下,一个一个山洞找!”楚满哥一声令下,先一脚踏入水中,向河对岸走去。

    方正和丁旭两个对望了一眼,虽然心中有疑惑,此刻却也不敢质疑,只能跟着楚满哥蹚过了河。

    三个人沿山路往上爬,分头开始一个山洞一个山洞的搜索,不出楚满哥所料,方正在搜索的第三个山洞里发现了夏小鱼。

    “大当家的,找到了!”方正在洞口大喊了一声。

    楚满哥飞也似地跑了过去,拨开遮住洞口的杂树,跑进了洞中,果然看见夏小鱼蜷缩成了一团,躺在靠洞口不远的地上,一动也不动,好象连一点气息也没有一样。

    楚满哥心里一紧,几步到了她身边,抱起她来。

    还好,她还有呼吸,楚满哥顿时放下了心,她还活着。

    然后,他才发现她在发着高烧,整个人就象块火炭一样。

    他立刻又紧张了起来,低头仔细打量她,一眼就看见她身上的衣服污渍斑斑,泥和血混在了一起,分外扎眼,他咬了咬牙,不由自主地把她搂得更紧。

    “夏小鱼,”他抱着她,哑着嗓子低声喊她的名字,“夏小鱼……”

    除了喊她的名字,他说不出一句别的话来。

    朦胧之中,象是回到望云山上,听到楚满哥远远地喊自己的名字:“夏小鱼,夏小鱼……”

    “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

    她扯着嗓子拼命地喊,却似乎发不出一声来,楚满哥的声音渐渐远了,她害怕了,使劲地大声地喊他:“满哥哥,我在这里……”

    可是还是徒劳无功,渐渐的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眼前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她觉得累了,没有力气了,好想睡一觉。

    就在这时候楚满哥的声音在耳边再度清晰地响起来:“下次记住,天晚了,你就往山洞里去,越高越好,这样会更安全。在里面呆着,等着我来找你!笨!”

    “我才不笨,”她不满地回答。

    “嗯,你不笨……”楚满哥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变得出奇的温柔,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听,“你很聪明,不然,我真的就找不到你了。”

    他也会夸我了么?夏小鱼开心极了,强撑疲惫,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她对他笑了笑,得意地嘟囔道:“我当然聪明啦……你才笨!”

    然后眼前蓦然一黑,楚满哥的脸消失了,她又立刻再次陷入了黑色的梦里,

    又如同在黑色的冰块中,冷得浑身发抖,止不住抽搐。

    “夏小鱼,夏小鱼。”楚满哥抱住夏小鱼低声喊,无论抱得多紧,她的身体还是不停地颤抖,明明身体烫得如火,她却象是在冰里一样。

    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样办,怎么样才能让她再醒过来,象刚才一样,对他笑一笑……

    “大当家的,还是回山寨让三哥看一看夏姑娘什么情况吧?”方正在边上忍不住轻声提醒。

    楚满哥猛然清醒过来,立刻抱起夏小鱼,大步往洞口走:“走,回去!”

    方正和丁旭带齐了绳索钩连,帮着楚满哥把夏小鱼带离了天坑。楚满哥也没回聚义厅,直接把夏小鱼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不久,那白衣秀士赶了过来,楚满哥一见他忙从床边站起身来,道:“公孙止,你帮我看看她怎么样了?”

    公孙止上前搭上夏小鱼的手,过了一会放下来,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转头对楚满哥道:“应该是染上了风寒,受了些外伤,所以人很虚弱,才会昏迷不醒。等会我开付方子,药庐里应该还有些存药,可以用的。连服三天,就没事了。”

    “好,多谢你了。”楚满哥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昏迷未醒的夏小鱼。

    “不必这么客气……”公孙止声音顿了一顿,看了看夏小鱼,又道:“大当家的……你准备怎么做呢?”

    “你应该知道我的想法……我原本就根本不想做你们的大当家……”楚满哥目光一直落在夏小鱼脸上,低低地道,“快意恩仇也并没有那么有趣,至少现在我明白了。”

    “可是老当家的把七娘托付给了你……无论你对我们兄弟如何,总不能扔下她不管?”公孙止道。

    楚满哥猛然回头盯着他,凌厉的目光让公孙止心头也是一寒。

    “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答应的事,自然会负责任。”

    公孙止低眉道:“是,我多言了。”

    “公孙大哥,”楚满哥叫住了已走到门口的公孙止。

    公孙止转回身来:“大当家还有什么话?”

    “忠州的那批货,你处理一下,该还到哪里就还到哪里吧。”

    “是。”公孙止突然想起聚义厅里还坐着一位客人,“那刘齐怎么办?”

    “让他下山,告诉他这里没他什么事儿了。至于我和他之间的帐,有时间我会慢慢和他算个清楚。”楚满哥阴沉沉地道,“叫牛头和丁旭别擅自行动,否则家法处置。”

    公孙止答应一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对楚满哥道:“刘齐不肯走,说有话要跟你说。”

    楚满哥挑了挑眉,冷冷一笑,站起身来:“好,我就去看看,他要说什么。”

    到了聚义厅,刘齐一见楚满哥也不客套,对他道:“夏小鱼这一趟来是送她姐姐进京成亲的,所以最好让我把她送回京城去,免得她家人担忧。”

    “哦?夏小荷成亲了?”楚满哥这才想到,自己刚才担惊害怕,都没有想一想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是,原本她是要坐船和她父母还有陆迁夫妇同行的,只是在曲陵被大当家手下的人凿坏了船,不得已走了旱路,结果出了这么一件事。”刘齐道,“所以,大当家还是让我把她带走的好。”

    “她的事不用你操心,她现在不方便行动,之后我自然会把她送到京城去。”楚满哥不以为意地道,“刘大人请自行下山吧。”

    刘齐听了轻轻勾了勾唇,对楚满哥拱了拱手:“这样的话,就有劳大当家的了。我会在京城恭候大当家的大驾光临的。就此告辞。”

    “恕不远送。”

    送走刘齐,楚满哥又赶紧往自己房间赶,路上遇到公孙止端了药过来,赶忙双手接了亲自端进了屋。丁旭见楚满哥紧张兮兮的样子,有些不解地问公孙止:“三哥,你看老大这样子,我怎么觉得他不象咱们老大啊?”

    公孙止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丁旭又开始挠头,这是怎么了啦,好象每个人都怪怪的……

    楚满哥把药端进了房间,先放好在桌上,然后把夏小鱼扶得坐起来了些,拿另一床被子给她垫在身后,这才又转身去桌上端药过来,在床边坐下,开始给她喂药。

    夏小鱼烧得一身肌肉骨头疼,在迷糊中也小声的哼哼着:“痛,好痛。”她的样子就象只受了伤的可怜的小猫,一边哼哼一边身子往下滑,死命地把被子往身上拉来紧紧抱着。

    楚满哥赶紧把药放回了桌上,准备把她扶正坐好,转回头的时候,她已经整个又缩倒在床上了。

    楚满哥无奈地看着,想了想,拖了一把椅子到床前,把药端过来放在椅子上,然后坐在床边,重新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搂在了怀里,摆好位置,然后空出一只手去把药端了过来。

    大约闻到了药的味道,还没等楚满哥开喂,夏小鱼迷迷糊糊地念:“好苦啊,不喝了。”

    楚满哥以为她醒了,心里一喜,再仔细看时,她却根本还是半睡着的,只是撅着个嘴,很不高兴的样子,他忧心中也忍不住一笑,情不自禁地伏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低低地哄道:“不苦的,乖,喝下去病就好了。”

    -----------

    谢谢yanping,blueseastar和pegg亲送月票,谢谢,大家佳节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