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51章、寻人

第151章、寻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俏厨娘,秀色田园,第151章、寻人

    “风弄竹声,只道金佩响;月移花影,疑是玉人来”那解签的和尚道:“此签是上吉签,福缘极佳,好事将近。舒悫鹉琻”

    项知琳极开心地拿了解签文,看了看刘齐,略带羞涩地道:“清哥哥,你也要求一支签么?”

    刘齐愣了一下,淡淡地道:“不必了,我只是随便看看。”

    “小鱼,我们也去求一支啊。”容倩拉着夏小鱼往里走,“走啊。”边走又边回头对项知琳和刘齐道,“三舅,你们等我们一下啊。”

    夏小鱼不好拂她的意,随着她走到佛坛前铌。

    容倩跪在蒲团上拜了拜,接过旁边的沙弥递过的签筒摇出一支签来,又催夏小鱼也求一只。

    夏小鱼只好也学她的样子拜了以后,拿签筒摇了三摇,掉出一只签来。

    容倩拉着她又回到了解签的地方,把签递给那解签的和尚桊。

    容倩的一签是也是上吉,小姑娘也不关心自己的签上是什么,只顾催着夏小鱼把签交给那和尚:“师傅,你再帮她也看看。”

    刘齐原本站在殿外等着,此时也忍不住往这边看过来,他心里实在很想知道她会抽到一支什么样的姻缘签。

    那和尚看了看签号,拿来签条来展开看了看,缓缓地拿笔边写边道:“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也。此签为中上签,诚意正心,情之所系,两心不悦,强求不益。此签福缘不佳,问缘则恐分分合合,问婚姻则恐貌合神离。”

    “啊?不是很好啊。”容倩叹了一口气。

    夏小鱼并不在意,笑着对那和尚道:“多谢大师。”随即又对容倩道,“雪珠还没有来,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吧。”容倩对项知琳道,“你先在这边逛逛,我们一会儿再来找你。”又跟刘齐打了声招呼,就随着夏小鱼往殿后走。

    项知琳见两人走远,轻轻哼了一声,转头想招呼刘齐,却见刘齐还站在那个解签的地方,觉得有些奇怪,走过去道:“清哥哥,你在做什么?”

    刘齐不动声色地把夏小鱼没有带走的那张解签纸放进了袖里,转头对她道:“没事,我只是觉得这些签也挺有趣。”

    “那你要抽一支么?”项知琳顿时又来了兴致,“清哥哥,你也抽一支吧?”

    “不用了,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刑部还有些事情要办,先回去了。”说罢对她点了点头,他便转身走了。

    项知琳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看着刘齐的背影,直到他走出很远了,这才回过神,气得狠狠地往地上跺了一脚,不小心踢到了寺门的石门槛,顿时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和他独处的机会,他竟然就这样溜走了。

    刘齐走没多远,拿出那张解签条来展开,只见那解签条上还写着一句解语“春蚕丝尽意难尽,犹知冰心在玉壶。”

    他看着这两句话出了会儿神,这才又继续往外走,走到项知琳看不见的地方时,他才转了方向,绕去了三士殿。他并不急着回去,只是不太想和项知琳走在一路罢了。

    他在这边闲逛的时候,夏小鱼和容倩却在抓狂着,她们找不到夏雪珠了,去了净房根本没有人,也没有小沙弥说见过她,容倩急得都快哭了,人是她带着的,若是丢了,她没法对自己的姨娘交待了。

    “怎么办啊?你说她会去哪儿啊?”容倩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

    “你别急,也别太大声,”夏小鱼安抚着她的情绪,“也许她走到别处去了……我们再找一找。”

    “这么大的寺庙怎么找啊?”容倩哭丧着脸,又猛然想起似的道,“对了,我们去找三舅帮忙吧,他最会办案子,肯定很快就能把人找到!”

    夏小鱼愣了一下,其实她并不想找刘齐帮忙,这件事明显不会是劫持,光天化日之下,谁敢做这样的事?那么就很有可能是夏雪珠自己走到哪里去了……

    如果真的是夏雪珠自己走了,这种事,刘齐毕竟是个男人,让他帮忙似乎并不是特别妥当。

    容倩这分明是病急乱投医……

    “走吧,有个人帮忙也会快些,不然我们去找知琳?”容倩拉拉她的衣服。

    “不行,还是找你三舅吧。”

    曾经有人说,做选择就是这样,如果你面临最不能接受的选择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之前那个你觉得不好的选择变成了最好的。

    项知琳和刘齐之间,夏小鱼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刘齐。

    “那好,快,我们快去找他。”容倩接着她往外走,“不然他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好,不过要是碰到项知琳,你不能跟她说这件事……”

    “嗯,我知道了。”容倩很乖地点了点头。

    夏小鱼不知道她这个保证能维持多久,又能到什么程度,但是事情紧急,也只能当作她一定会守口如瓶了。

    两个人再次回到文殊殿的时候,刘齐和项知琳都已经不在了,容倩这下更急了,火烧火燎地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呢?三舅,他到底去哪儿了?”

    夏小鱼想了想道:“也许他去听讲经了,不如我们去讲经台看看。”

    “好,去看看。”容倩二话没说又拉起夏小鱼往讲经台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刘家来大觉寺的次数不少,所以寺里很多和尚对刘家的人都还熟悉,容倩边找边问人,果然有人说看见刘齐往讲经台去了。

    路过三士殿的时候,容倩一眼看见了正慢慢往讲经台方向走的刘齐,连忙扬着手喊了一声:“三舅!等等!”

    刘齐回过头来,一眼看见夏小鱼,不免想起袖里的那张解签条,顿时有些莫名的心虚。

    “三舅,我们有事找你帮忙。”容倩上前来拉着他,压低了声音道,“夏姑娘不见了。”

    刘齐看了夏小鱼一眼,容倩连忙又道:“是夏家四姑娘,夏雪珠姑娘。”

    “她和你们一同来的?”

    刘齐问话时公事公办的表情,让夏小鱼心里轻松了一些。

    “是的,我们刚才在宝相殿还在一起,她说内急要去净房,就独个儿去了,可以刚才我们回去找的时候就没见人了,问了几个小沙弥也没看见……三舅,你帮帮我们……”

    “也许她只是走开了,你们在原处等一会儿,她也许会回来,不需要这么着急。”刘齐安慰道。

    “可是她是第一次来这里,寺里这么大,她又不熟悉……而且今天这么多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若是真的……三舅你忘了,上一次庙会不也出过这样的事么?杨家的小姐不是……”容倩脱口而出,又立刻知道自己失言,连忙掩住了嘴,眼睛在夏小鱼身了溜了一圈,又怯怯地看了刘齐一眼。

    夏小鱼有些意外,上一次庙会也出过这样的事儿?怪不得容倩这么着急……

    刘齐眸色一暗,瞪了容倩一眼,沉默了一会儿,道:“好,我帮你们找找,但是这只是为了万全的考虑,你也别太大惊小怪,不然原本没什么事,也被闹大了……”

    “嗯,我知道了,三舅……那我们怎么办?”

    “你带夏姑娘去寺里的客房喝茶……”

    “不行啊,姨娘和夏夫人也在客房那边,我怕被她们看到……”容倩担心地道。

    “三士殿边上还有几间小的客房,我跟智远师父说一下,先安排你们在里面坐一会儿。”刘齐边说边往三士殿里走去,“走吧。”

    到了殿内刘齐跟一个小沙弥交待了两句,那小沙弥跑着往殿侧去了,不久出来了一个年纪四十岁上下的僧人,刘齐也没多客气上前跟那僧人说了两句话,转过头来对容倩道:“你们跟着这位智远师父去客房吧。”

    夏小鱼有些犹豫,她原本并不是特别担心夏雪珠,可是刚才容倩的那一句话让她的心悬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有些焦虑。

    刘齐看出来她的心事,对她笑笑道:“你们到里面坐坐吧,现在寺里杂人太多,你们两个人没头绪地乱闯也没有多大用处,若是我和带着你们去找,也多有不便,不如在这里坐一会儿等我的消息。”

    夏小鱼看着他脸上沉着坦然的神色,心里忽然觉得安定了许多,也觉得他说得有理,但仍是问道:“你一个人去找?”

    她不希望这件事再被其他更多的人知道,这样对夏雪珠也并不是好事。

    “我有我的办法,”刘齐心领神会,对她淡淡一笑,“放心。”

    夏小鱼和容倩在客房里大眼瞪小眼地呆坐着等,过了快半个时辰还没有任何消息,容倩开始着急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叨:“三舅为什么还不来啊?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办啊?”

    夏小鱼心里虽然着急却还是不断地安抚她:“别急,这么大的寺院找也要找半天呢,更别说人这么多了。”

    困在这里,除了相信他也别无其他好的办法了。

    容倩往她旁边一坐,叹了一口气道:“要不是上次庙会出了事,我也不会这么担心啦。”

    “你说的到底是件什么事?”夏小鱼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忍不住问道。

    容倩看看她,摇了摇头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啦,我不能说,三舅也不准我说……”

    “和你三舅有关?”夏小鱼旁敲侧击地问。

    与刘齐有关?容倩的这个说法,更让她的兴趣又高了一层。

    象刘齐这样的成天一脸“生人勿近”的傲慢冷淡表情的男人,和他有关的会是什么事?很明显,这件事情还涉及到一位叫“杨小姐”的姑娘,听起来非常符合八卦消息的主题啊。

    “不能说。”小姑娘这次很坚决,“再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内情,只是三舅特别不喜欢别人提这件事……”

    “我也不用知道内情,你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个什么事,我心里也好的个底啊,不然我坐在这里担心死了。”夏小鱼开始打“悲情牌”,“你这样神神秘秘的,我更害怕雪珠会出什么事了……她会不会真的被人劫了?”

    容倩毕竟还小,又没有太多心机,被她一诓,立刻便着了道,安慰她道:“你别太担心,有三舅帮忙肯定没有事的。”

    “那位杨小姐是什么人啊?你说的事和你三舅有什么关系吗?”夏小鱼继续试探道。

    “其实这件事,整个京城都知道啦。杨小姐就是礼部文吏杨凡的妹妹,这事儿是去年重阳前后的事,那时候她还待字闺中,却突然……”容倩看了看门口,凑得离夏小鱼近些,轻声道,“突然有喜了……等到家里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七八个月了……家里没法,只能让她生下来,可是竟然是个死胎……据说是因为之前用带子把肚子束得太紧啦……”

    夏小鱼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道:“你说你三舅……难道这位杨小姐是……”

    “你别乱说哇,这可不关我三舅的事,我三舅和杨凡是极好的朋友,只是这样而已。后来杨家出了这么一件丑事,杨大人就辞职回乡了……”

    “那这件事怎么又和寺里扯到一起了呢?”

    “杨大人辞职回乡的前一天,三舅和杨大人一起喝了不少酒,没有回府就上我家来了,又和爹爹一起接着喝,我就听了那么一句,说是去年春大觉寺庙会上出的事。”

    “哦~”夏小鱼点了点头。

    “这事儿,三舅说不让我说出来的,我要不是怕你担心,可不敢告诉你……你可不能再说出去了,我连知琳他们都没说呢。”容倩很认真地对夏小鱼道,“三舅说,这件事关系到杨家的声誉,让我不能随口乱说的。”

    “嗯,你三舅说得很对。”夏小鱼赞同地道。

    只是未婚先孕这种事,早已令名誉扫地了吧?

    夏小鱼接着又问,“那位杨小姐后来呢?”

    “我听爹爹说杨大人回乡以后,杨小姐就嫁了个小商贩,也不知道日子过得怎么么样……”

    说到这里,两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一种悲凉,一时间沉默无语。夏小鱼看看容倩,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因为一时好奇引她说这个话题,她年纪还小,这样的故事对她而言太过残忍了一些。

    两个人正在说,突然听见有人在外面敲门:“两位女施主可在?”

    容倩应道:“在,在~”

    “我师父请两位到前面去,说是有位女施主在找你们。”

    “好好,”容倩喜出望外地对夏小鱼道,“肯定是你家四妹!我们出去吧。”

    夏小鱼也是心里一松,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暗道,原来夏雪珠真的只是自己走开了,这件事差一点就闹大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同意容倩的做法,来找刘齐帮忙。

    夏小鱼和容倩跟着小沙弥到了三士殿前,就见夏雪珠一脸不耐烦地站在殿门口,见到两人,便不满地道:“你们去哪儿了?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们!”

    夏小鱼没有应声,容倩道:“我们也找你找了好久啦,把我们急死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我哪会出事啊,我就是随便走了走……”夏雪珠不耐烦地答道。

    夏雪珠还是如往常一样说话任性放肆,可是夏小鱼却在容倩对夏雪珠说那句话的瞬间,从夏雪珠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慌乱。

    事情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她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都去做什么了呢?

    “我们回去吧,差不多应该到用斋饭的时间了,姨娘他们一定等着急了。”容倩道。

    三个人往寺庙后院走的时候,夏小鱼心里疑窦丛丛,不妨容倩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觉不觉得奇怪?”

    “奇怪?”夏小鱼愣了一下。

    容倩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夏雪珠,继续放低了声音道:“嗯,我三舅做事是有始有终的,可是现在也没见他来找我们,给我们一个交待啊,一定出了什么事……”

    夏小鱼心里咯噔一下,出事了?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她莫名地有些担心起来,她也同意容倩的看法,刘齐是个做事有责任也有分寸的人,按理不会半途就把她们两个扔了也没有个说法,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嘁,你是在替我三舅担心?”容倩突然笑起来。

    夏小鱼脸微微一红,白了她一眼道:“是你说的出了事,现在又说我在担心,小孩子,真不懂事。”

    “我小吗?我今年可也十二岁了呢。”容倩不满地撅了撩嘴。

    “好好,你不小,那刚才说‘出事了’的话,不是你说的吗?”夏小鱼道,“你说了,我才顺着你的意思想了想,你还来取笑我?”

    “嗯,是可能出事了,但是就算出事也一定不是我三舅出事,他的拳头可硬着呢,四五个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我啊,一点儿也不担心。”容倩得意洋洋地吹嘘着,随后又道,“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三舅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呢?”

    “肯定的有大事发生。”容倩自言自语地点了点头。

    等几个人进了客房,容倩和夏小鱼又吃了一惊,只见刘齐正端端地坐在房间里,和陈刘氏、何竹枝说话,容倩和夏小鱼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是满眼的疑惑,却也不敢说破,都很规矩地上前见了礼。

    “走吧,人到齐了,就一起用斋饭去吧,三弟既然来了,也一起去吧。”陈刘氏又笑着对何竹枝道,“大觉寺的斋菜是极有名的,想来夏夫人也一定会喜欢。”

    陈刘氏说得不错,大觉寺的斋菜的确做得很有特色,味道也很不错,但是夏小鱼揣着心事,这一餐饭也如昨天在陈家的宴上一样,吃得不知滋味。

    她看看容倩,容倩的状态似乎比她好了很多,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又抬头去看刘齐,刘齐也没事人一样,吃得气定神闲。

    夏小鱼心里突然一阵愤然,强烈地怀疑这厮就是故意来败她的胃口来的。

    用过斋饭以后,大家回到客房小憩了一会儿,陈刘氏对刘齐道:“清哥儿,你既然闲着,不如陪着夏姑娘她们再四下里走走,我和夏夫人再歇一歇,聊聊天,你们只去旁边的塔林逛逛就回来,我们也要准备回去了。”

    “我有点累,也想歇着,就不去了。”夏雪珠脱口而出。

    何竹枝忙道:“去啊,一起去逛逛,你不是在家就说,难得来一回要多看看吗?”

    她知道夏雪珠对刘齐一直另眼相看,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鼓励自己的女儿牢牢抓紧。

    “我累了,不想逛了。”夏雪珠一点也不领情,人往榻上一歪,“我就在这里歇会儿,让他们去逛吧。”

    “我也走得累了,我也不去了!”容倩也学着夏雪珠往榻上钻,“好累。”

    于是夏小鱼义不容辞地担起了被“陪散步”的重任。

    两个人出来走了很远都没怎么说话,快到塔林的时候,刘齐突然一笑道:“真是难为你了,陪着我来散步。”

    夏小鱼转头看了他一眼,也是一笑:“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有这么好的闲情陪人散步?”

    “那不然……”刘齐故作惊讶地看着她。

    “我是想问,刚才我们等在三士殿的客房的时候,你都出去做了什么?”夏小鱼直截了当地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