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63章、用心相信你就好

第163章、用心相信你就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俏厨娘,秀色田园,第163章、用心相信你就好

    第二天一早,容华楼刚开了门没多久,何西蝉带着女儿就闯了进来,大吵着叫夏小鱼出来。舒悫鹉琻

    酒楼里并没有多少人,还有几个是买了‘谷香’的点心拿着过来这边坐坐的。

    刘元晋、初一还有店里其他伙计赶紧迎上去拦着,楚满哥正好在楼上擦桌子,听到声音也走了下来。

    何西蝉和女儿夏小菊两个,各自一手提了昨天带回去的食盒,一手拿了一大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何西蝉原本想往桌上拍,楚满哥走过去,哼了一声,她立刻改了主意,一把把石头扔到了地上,夏小菊也跟着她把石头扔在了地上梵。

    “夏小鱼!叫夏小鱼给我出来,真是反了,这个不肖子孙,竟然这样对待你祖母,简直反了,不忠不孝的东西,老娘要到衙门告你去!”何西蝉叉着腰指着面前的一班人,“老娘不怕你们,老娘这里物证人证都在,就要告她个不孝之罪。夏小鱼呢,叫她出来!”

    她的气势很足,嗓门很大,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楚满哥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看刘元晋,刘元晋也一脸茫然的样子。

    楚满哥想起昨天夏小鱼说加菜的事,她必然还是在给何西蝉的食盒里动了些手脚,所以他一时没有把握也不好随便开口。

    这时候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很多人聚在门口张望,刘元晋看了,对初一使了个眼色,想让初一去把门关上铌。

    初一刚走到门口,夏小鱼出来了,大声道:“不用关门,既然都闹上门来了,就让大家都来听听,大伯娘要告我一个什么样的不孝之罪!”

    何西蝉原本气势很足,此刻见夏小鱼从容不迫不慌不乱的样子,心里倒有些没底了。夏小鱼的本事她是见过的,这丫头人小鬼大,上一次冲突自己不仅没捞到好,反而被她数落得脸都丢光了。

    她其实不太想来招惹夏小鱼,但是习惯了占便宜,不抓住时机地蹭吃蹭喝,她心里难受,混身不舒服,所以昨天才找了个由头进了容华楼。

    而夏小鱼此刻的样子这么镇静自若,让何西蝉不得不在心里盘算,她是不是又有什么诡计?

    这时候夏小菊开口说话了:“你自己做的事,自己不知道吗?我娘明明说是给祖母吃的菜,你嫌贵,心里舍不得,表面上装得恭敬,暗地里把全换成了一堆最难吃的菜,不只换了,还少了,你怕被我娘发现了,竟然还在食盒子里装石头,害得我娘费力地提了几里路,手都提得快断掉了,人还差点就摔进河沟里去了……你这是故意要陷害我娘!真是黑了心了!你不尊长辈,不敬老人,我们要去告你!”

    初一听到夏小菊说何西蝉费力提了几里路,捂着嘴偷笑。

    楚满哥蓦然明白,原来夏小鱼所谓的加菜就是给食盒子里放了大石头,怪不得她要初一用绳子把食盖子捆得那么严实,其实是怕何西蝉在路上把食盒子打开吧。

    这种的事要告到公堂去也很勉强,但是这样大声旗鼓地来吵,让周围人听了见了,总是会有很不好的影响。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夏小鱼会这样做,其实按她的性格,只是几样菜,价钱贵一些,若是一次两次的事,她应该不会在意的。

    当然,象何西蝉这种不懂见好就收的人,若是给她点甜头,她只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凑上来,所以夏小鱼想要整治她,楚满哥也是理解和支持的,只是象这样的方式,似乎有些不妥,整治不成反而被人掣肘了。

    可是夏小鱼一脸泰然自若的样子,让他又不由得不相信,他的媳妇肯定是成竹在胸,胜券在握的……

    “告我?既然伯娘你们要告我,那应该去衙门啊?我这里又不是公堂,伯娘,你们走错了吧?”夏小鱼笑微微地看着母女俩。

    何西蝉母女两个都怔住了,没想到夏小鱼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还让她们去衙门……

    外面聚集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说的是啊,告状要去衙门嘛,这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

    “就是的啊……”

    “是不是想来讹点好处啊?这种事也不少啊。”

    何西蝉一见夏小菊张口结舌地答不出话,赶紧自己上场了。

    她手指着夏小鱼很是“伤心”地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伯娘我是想着大家原本是一家人,亲里亲戚的,总要留个脸面,讲个人情,我和你堂姐这才来这里跟你说理,你居然这么不知趣,真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夏小鱼淡淡一笑:“正是说得好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只知道大伯娘这么一大清早在我店子里闹腾得我没法开张,又聚了这么多街坊来我这儿‘看戏’,这好人心还真的要好好的仔细地扒开来才看得到呢。”

    “就是,人家打开门做生意的,这么一折腾可怎么做啊?”

    “亲里亲戚的,有事关上门说嘛,非要这么闹,也太不好了。”

    旁边的人又开始议起来,何西蝉脸有些挂不住了,提高的声调道:“你少耍嘴皮子,你只说,昨天那些菜和那两块石头是怎么回事?你想抵赖吗?”

    “菜,我的确是换了。”夏小鱼痛痛快快地承认道。

    “你承认啦?你承认就好……”何西蝉得意洋洋地环顾着四周,“哼,我还带了几盘过来呢,你想赖也赖不掉。”

    “既然伯娘你带来了,那好,那不如打开来看看,正好,有实物在,也更好说道。”夏小鱼只是一笑。

    没等何西蝉动手,夏小鱼打开了食盒,一层一层端出来摆在桌上。

    何西蝉和夏小菊对望着了一眼,摸到不透她想做什么,心里有些发虚,但仍然撑着傲慢的态度道:“摆开来看也好,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假话!”

    说完,何西蝉又指着摆在桌上的食盒,大声道:“大家都看看,我昨天点的酒醋白腰花,三鲜笋炒鹌子、烙润鸠子、土步辣羹、海盐蛇鲊、麂膊、浮助河蟹……全都成了什么啦?看看,这是豆腐做的,这是山药吧,这个呢,根本就是一大块冬瓜!全是假的!”

    “你怎么说?!”夏小菊得意洋洋地看着夏小鱼。

    “这些的确是假的,但是这些就是现如今京城里最流行的假荦菜!”夏小鱼仍是一脸平静,她拿起一碟菜来道,“如今京城里早就不流行大鱼大肉了,这些假荦菜做得色香味俱全,又营养有健康,在京城里流行着呢。”

    “原本伯娘来说,要带菜给祖母,可是伯娘一坐下来,点的全是大荦的菜,这对祖母的身体可没有好处啊。祖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吃东西第一宜清淡,其次新鲜,宜软烂,不宜大油大荦,所以我才拿这假荦菜换了伯娘点的荦菜,我原本想给伯娘你一一说明,可是您急着要走,我哪有机会说?我这是为着祖母的身体着想,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被伯娘你说成不孝……”夏小鱼说到后来很是委屈,“伯娘,你这不是红口白牙的冤枉我吗?”

    门外看热闹的人群声音又开始嘈杂起来,有好些人在说:“是啊,我也听说京城里很流行什么‘假荦菜’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看上去样子不错,味道也好啊……”

    “咳,你就知道吃,关键是人家闺女孝顺,知道老人家吃不了荦的,就专门做这素的,又怕素的不好看,还做成假荦菜,真是难为一片孝心了,这也得花不少功夫啊。”

    夏小鱼道:“有街坊的话是说的真不错的,这做假荦菜的功夫不只不比做荦菜少,更是多了好几倍。原本这假荦菜可不是轻易做的,这光是捡菜切菜雕菜花的功夫就不少了,”说着,她转过头去对刘元晋道,“元晋,把那本素斋册子拿过来给伯娘看看。”

    刘元晋这才明白夏小鱼昨天说,把那本素斋册子放在外面有用处的意思,赶紧道:“好。”转身去柜台拿了过来。

    夏小鱼接过刘元晋递过来的册子,翻开一页道:“大伯娘,你应该看得明白,这册子画得这样精致,可不是我昨晚上造出来的。原本我们是打算拿这些素斋菜做新菜式出售的,这假荦菜原本就耗人工,昨天你带走的那两盒可把我当天准备的素菜净菜全都用光了,您再看看,我菜单上的定价,比起您昨天点的那些如何?那一样是便宜的?”

    “哎哟,真是的,这画得可够好看的。”有些围观的人伸长了脖子来看,“真的好贵啊……这比真的荦菜还贵呢……”

    “你没听人家夏老板说,现在京城流行这个,又营养又健康,又好看,而且花功夫,当然贵啦……”

    “健康我知道啊,营养是什么意思?”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较劲的,反正就是好的意思嘛……”

    何西蝉看着夏小鱼手里翻开的菜单册子,气焰不由得委缩了下去,嘴巴有不太利索起来:“你……行……行,好,好,你说得这么好听,那你为什么我点了十个菜你只给六个,还往食盒子里放石头?!”

    “伯娘,既然您说菜是给祖母准备的,老人家吃东西除了清淡,还要新鲜,更要饮食有节,家里数上堂兄堂姐他们也只有七口人,六个菜双份,那就是十二个菜,已经足够了,如果真的把您要的几十个菜都带回家去,若是当天吃不完怎么办?祖母是最节俭不喜浪费的人,她必然到第二天还要吃的,若是不新鲜,老人家吃了肠胃不舒服,更有甚的拉肚子上吐下泄,岂不是惹出大祸来?侄女一片真心实意,伯娘,你怎么就不能体会呢?”

    “说的也是啊……”周围传来阵阵的叹息声。

    “夏老板真是用心良苦啊。”

    “这个伯娘也太不通事理了……人家夏老板可真是费力不讨好呢。”

    “你,你……那你为什么要放石头在里面,还不是故意想整我,让老娘受罪?”何西蝉强驽之末,强撑着一口气,质问道。

    “放石头好象不太好啊,夏老板这样子,也有点过分啊,毕竟看她家这大伯娘年纪也不小了呢。”年纪稍大的一些人道。

    “我看人家夏老板这样做,也是被气的吧,要我说啊,这是打着老人家的名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吃,生意刚开张,什么亲戚朋友的就来磳吃磳喝的,这生意还怎么做啊。换了我,我也咽不下这口气!”一个稍微年轻点的声音道。

    说得太好啦,夏小鱼望了望说话的人,又看了一眼初一,初一对她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夏小鱼赞扬地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中年女子应该就是初一找来的帮手。

    yu论么,就是要制造和引导的……

    那中年女人这话一出来,立刻有一大堆人响应:“也是啊,这年头,谁不难啊,做长辈的也该多为小辈想想。这生意才开几天啊,就这么来闹……”

    楚满哥抿着唇看着自家“媳妇”的精彩表演,心里得意非常,转过头去看见刘元晋正含笑看着夏小鱼,脸色微微一沉,轻哼了一声。

    “伯娘,你怎么口口声声说我要整治你,我自知是小辈,当然要守着小辈的身份,怎么可能做这么不道的事情。这两块石头……”夏小鱼蹲下身,一手一块,小心地把两块石头捡起来,小心翼翼摆在桌上,端端正正的排好,这才转过身来,对何西蝉道:“祖母是信教礼佛的人,我记得伯娘也曾说自己是信佛的,所以我才把这两块石头送给伯娘啊。”

    “你在胡说什么?你放块石头在食盒里,和这些有什么关系?简直胡说八道!”听着人群的议论,明显自己占了劣势,何西蝉都有些抓狂了。

    “我这次去京城,正好遇上最有名的高僧明远大师在大觉寺讲经授法,这两块石头是我专程从明远大师的讲经台上捡来的,这可是受高僧明远大师法力普照的石头,当时所有的人都去捡,我费尽了全力才捡到两块。”

    “我听说,这石头看是平平无奇,有缘信佛之人就必能感应,也会受其庇护。因为祖母和伯娘信佛,我这才把石头放进盒子里,只是天机不能泄露,只能等有缘人感应,我才没有刻意讲明……”

    “哦……”围观的群众全部恍然大悟了,人家夏老板可真是重情重义,做事又周到,可算是孝义两全啊。

    事情就要完满落幕了,楚满哥差点都想要拍巴掌,为自己媳妇大叫三声好了,这戏演得,入情入理,有声有色,实在太精彩了。

    “伯娘关心我对我用心,我自然是知道的。”夏小鱼似笑非笑地看着何西蝉,“可是不管是关心还是用心,总要用对方法才是的。孝顺长辈也是晚辈们该做的事,可是谁没曾做过晚辈,做晚辈的又何曾不希望长辈们稍稍体谅一点我们的难处呢?”

    “伯娘,你今天这么样闹上门来,也不事先跟小鱼商量一下询问一下,给小鱼一个机会先跟您解释解释,就大张旗鼓的闹腾。我们开着门做生意,闹成这样,各位街坊会怎么说,来我们酒楼吃饭的客人会怎么看?再者,这酒楼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份儿,我总也要顾着其他人的感受……伯娘,小鱼如今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你这样,真是太为难小鱼了……”

    “是的啊,做长辈的也不是这样为难人的啊……人家开门做生意也是不容易的。”围观的众人都摇着头,大多数言词里都对何西蝉带着指责的意思。

    “关你们这些人什么事啊?要你们在这里穷嚷嚷?”夏小菊一见自己娘亲败下了阵来,赶紧挺身站了出来,手指着周围的人道,“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跟你们什么关系,都滚开!”

    “诶,这位姑娘,你这话就说错了,”楚满哥走上前去,皱着眉对夏小菊道,“夏小鱼刚才也就过了,这酒楼可不是她一个人的,什么叫你们家里的事?既然是你家里的事,那你们应该拿回家去说,这么声势浩大地吵到我们酒楼里来,这是你们家事吗?你吵得我们一半天都开不了张,这损失,我们该找谁去赔啊?”

    他转回头对刘元晋道:“刘元晋,你把这帐算算,我们这大半天开不了张,会损失多少?看样子大伯娘最是体谅小辈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想必也是愿意赔偿我们损失的,对吧?”他转回头扯着嘴角对何西蝉干笑了一下,“大伯娘?”

    “好,我去算算。”刘元晋转头往柜台里走。

    这时候,围观人群被夏小菊一骂,也不乐意了,一帮人开始大声嚷起来。

    “这是什么人啊,自己闹到别人这儿来,还不准我们看了,真是太不讲理了……小小年纪就这个样子,这当娘的也不好好教教,看看人家夏老板……”

    “小的是这样,老的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有脸来闹呢,我说啊,刚才那谁说的有道理,这就是打着老人家的名义,来白吃白喝的……”

    “就是,吃了喝了不算还来吵来闹,人家好好的做着生意就被搅黄了,这样的亲戚不如早点断了来往的好……”

    “是啊,还赖在这里不走,真不要脸啦……”

    然后不知道是谁说了第一声,人群开始起哄了。

    “走啊,快走……”

    “滚吧……”

    何西蝉这下子再也坚持不住了,一手拽着夏小菊,埋头就往外走,又不甘心地硬着头皮回骂:“老娘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们屁事!”

    “快滚吧……别丢人显眼啦……”

    看着何西蝉母女挤出人群,灰溜溜地逃走了,夏小鱼抿唇得意地一笑,总算出了口恶气,看你下次还敢再来?

    随后她换了殷勤的笑容,对围观人群拱着手道:“谢谢各位明事理讲道理的街坊邻里,仗义执言,照拂小鱼,多谢啦,正好今天遇到这事儿,小鱼就借着机会推荐一下小鱼的素菜斋菜,京城流行的健康食品,价格适中,高中低档,总有一款适合你,大家有机会都来看看啊。”

    说罢,她让人收拾了一下何西蝉扔在桌子上的食盒,又叫初一把做好的高脚展示台端出来摆在大门口,把那本素菜菜单摆了上去:“大家可以随便看看。”

    一时间,很多人都围上来看个新鲜。

    处理好前面的事,她拿起桌上的两块石头,往酒楼后面走,楚满哥跟在她身后。进了后院,楚满哥笑道:“夏老板真会做生意……你这些奇奇怪怪的主意究竟是哪里来的?”

    夏小鱼翻了翻眼,没理他,随手掂了一掂手里的石头。

    “这两块石头……真是从大觉寺的讲经台下捡来的?”楚满哥满脸促狭的笑意。

    “是啊。”夏小鱼毫不犹豫地肯定地道,然后转头看着他,“是,还是不是,这种事情还不就是你相不相信么?你相信就是,你不相信就不是。那你相信我吗?”

    被她这看似随口的一句话令楚满哥心中一震,半晌蓦然一笑:“我当然信你。”

    “那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呢,其实这两块石头是我叫初一随手在水缸下面拿的呢……?”夏小鱼有些别扭地道。

    “那我也信你,总之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那你自己的脑子干什么去啊?”

    “在我媳妇这儿,我不用脑子……”楚满哥坏坏地一笑。

    夏小鱼脸一红正想张嘴再埋汰他几句。

    楚满哥笑容渐浅,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手指了指自己胸口,低声道:“用这里就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