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赋 > 第63章 羞辱!

第63章 羞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汀皱眉,瞥了一眼那阴郁的偏殿,迟疑着点了点头,抬步走了进去。

    她一进去,那名弟子就从外面把门关上了,吓得她心里不禁一跳。

    里面的光线很暗,窗口上都拉着厚重的帷幔。

    她机警的站在门口,并不急着往里走,抬目四扫。

    待眼睛适应过来,她才看到,前方那谷主大座上没有人。

    这两口子,一样的毛病!

    长汀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又将目光放到了偏殿东面的一扇小门上。

    她深呼吸了一下,抬步向大殿中央走去。

    “弟子百里长汀,见过谷主!”她站定后,单膝着地,提声礼道。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她惊愕抬头间,一个灰色的身影就已摇摇晃晃的站在了她面前。

    她下意识的起身,连连后退了几步。

    华炀神情阴鸷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在她身上打着转。

    长汀心生退意,她没想到,谷主会是醉着的。

    “谷主,弟子改日再来拜见。”说着,她就向门口大步走去。

    身形一晃,谷主又到了她的面前。

    长汀手上吃痛,目露惊骇之色的看向那双阴鸷的眼睛。

    华炀抓着她的手,一步步的把她往后逼退。

    “谷……”

    不等长汀的话出口,华炀的目光忽然变得迷离起来,抬起另一只手,向她的脸颊上摸来,口里胡乱的低喃着,“白荼……”

    长汀身子一僵,忘记了躲避他的手,止住脚步,强压心头的怒火,切齿问道:“谷主在唤谁的名字?”

    华炀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神情间变得的悲戚起来,边用手摩挲她的面庞,边继续呐呐低语,“你为何要嫁给他?为何要嫁给他……”

    那股酒气,让长汀几欲作呕。那只在她脸上反复摩挲的手,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强压不适,声音有些颤抖的再度问道:“你说的那人,现在在哪里?”

    忽的,华炀松开了抓着她手臂的手,摇摇晃晃的向大座那边走去。

    长汀矛盾非常,就在她犹豫着是先逃离这个酒鬼,还是继续追问下去时,华炀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的绸衣,回到了她面前。

    她快速一瞥眸,心里顿时一咯噔,那分明是一件女子的衣裙。

    她转身就跑,可仅两步,就被一只手臂拦腰抱住了。

    粗粗的喘息夹杂着酒气,喷在了她的耳朵上,她拼力挣扎。

    华炀死死的从后面抱着她,把那件女子的衣衫递到了她的面前,双唇用力的吸吮向她的脖颈,“快把这件衣服换上!”

    长汀又羞又怒,右腿一个高高的前踢,狠踢向他的额头。

    华炀为躲闪,手臂一松,踉跄后退两步。

    长汀一个前滚,已到了门口,顾不得其他,就去拉殿门。

    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小飞白那双茶色的眼眸,可腰上一紧,她又被拖了回去。

    随后,就是殿门被重重踢上的巨大声响。

    “华炀!你个死变态!”长汀破口大骂。

    她拼力一个转身,趁两人的身体之间有了点空当,伸手狠狠一格挡,挣脱了他的怀抱。

    她凌空一跃,脚尖在一根殿柱上一点,借势狠狠的从高处给了华炀胸膛上一记狠踹。

    华炀虽喝了不少酒,但毕竟武功高强,不躲不闪的把胸膛一挺,一股深厚的内力反倒将长汀反弹在地。

    就在她一个滚身,准备起来时,眼前一白,华炀将手里的那件衣服扔到了她的头上,遮住了她的眼睛。

    胡乱扯拉之际,她胸前一处大穴上一麻,人已瘫软倒地。

    看着那张淫邪的脸一点点逼近,她躺在地上又羞又绝望!

    “你要做什么?我是个男人!”她惊恐的嘶哑大吼。

    华炀如同一只饿虎般,扑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用力的啃咬她的脖颈,双手近乎疯狂的撕扯她身上的衣衫。

    长汀屈辱而绝望,上身一凉,娇嫩的肌肤裸露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脏手胡乱的在她平坦的胸膛上游走,喘息粗重的在她耳畔急促低吼,“就算你是个男人,我也不能放过!我压抑了将近一年,你的脸,每天都在我眼前转,我什么都不管了,今天就是要要了你!”

    他说罢,双唇胡乱的吸吮上了她的上身,手也开始去扯她的裤子。

    她彻底绝望了,拼尽全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吼叫,“花慕寒!救我!”

    趴在他身上的华炀身子一震,迟疑着看向了那张另他发狂的脸蛋。

    就在那瞬间,一声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殿门崩裂四飞,一柄寒利的长剑,直指华炀的咽喉!

    华炀惊骇的瞪圆了双目,但还仍旧趴在长汀的身上。

    花慕寒垂眸,目光落到了长汀胸膛上那些紫红的印痕上。

    他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凶煞之气,抬脚狠狠一踢,华炀的身子重重跌落在了一丈开外的地上。

    那一踢,他用上的十成的力道,若不是华炀有深厚的内力护体,早已气绝身亡。

    大口的鲜血,从华炀的口中吐了出来,他惊惧的盯着那个满眼肃杀的男人,浑身抖似筛糠,哪还有半点谷主的威仪。

    花慕寒一扯自己的衣襟,脱下外衣,弯腰把长汀的身子裹好,沉脸把她横抱在了怀里。

    他看到了那双澄澈的大眼睛里,正在急速汇聚的泪水。

    两年多的相处,她从未哭过。

    他抱着怀里的人,并不急着离去,而是先走到了华炀的面前,垂眸冷冷的盯向他的脸,“她是我的,日后若再有不轨,可不是无忧谷容不得你那么简单!”

    眼见他扬长而去,华炀身子颓然一松,满心的懊悔、惊惧。

    脚下一阵疾行,花慕寒抱着长汀出了无忧园。

    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蹲下身子,以内力冲开了她被点的穴道。

    身子一得动弹,长汀一把抱住花慕寒,就趴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花慕寒抱紧她,自责的在她耳畔连声低语,“长汀不怕,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有我在,谁都不会伤害你!不要哭,乖乖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凰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夕雾并收藏凰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