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赋 > 第122章 这算什么?偷情吗?

第122章 这算什么?偷情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起那个穿鹅黄色衣衫的高贵女子,长汀火热的心,便冷了大半截。

    这算什么?偷情吗?

    她的身子不由的开始发抖,一双澄澈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凄苦、屈辱。

    身后,闭着的那双凤眸缓缓的裂开了一条缝隙。

    每次见面,他都能感受到她的那份矛盾。

    他知道,她是爱自己的。

    雪人上的那首奇怪的诗,就是最好的见证。

    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他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可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她。

    当那首诗展放在他眼前时,所有的牵挂、思念,都化为了狂喜。

    他想见到她,想马上见到她。

    为此,他甚至拿自己的性命做了赌注,无惧那层出不穷的“山贼”。

    他很清楚她心里的矛盾,他还清晰的记得,她在花树下的那番激昂陈词。

    她说,她一生,只会爱一人!

    良久,在听到身后的人喘息渐匀下来后,长汀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身子,转身面向了他。

    他的确累了,下巴上满是胡茬,脸上也难掩倦容。

    他要娶亲,不是他的错,是自己当初没勇气,没能告诉他自己是个女子。

    他为自己做了太多,自己今生难还。

    眼前有水汽氤氲,长汀不自控的抬指,轻轻抚向了那宽宽的额头。

    他生的真俊,面若刀砍斧削,棱角分明。

    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了高挺的鼻梁,落到了那双薄薄的唇上。

    摩挲着那片下唇,她的脸又红了。

    花慕寒的眉间,似是若有似无的蹙了蹙。

    良久,她的手指才下移,抚摸向了那硬硬的胡茬。

    她爱上了那种扎扎的感觉,试探着摸来摸去,不舍得停下。

    鬼使神差的,她忐忑不安的把小嘴嘟起,轻轻的亲吻上了那硬硬扎扎的下巴。

    他没有动,她又扯着胆子往上移了移,亲了亲他的薄唇。

    如同偷做了什么坏事一般,她随后就把脑袋缩了回来,离的他老远,偷眼打量他的神情。

    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的鼻子动了动。

    自从见到他,她就隐隐的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气。

    那股清香不同于他以前身上沾染的花香,似是一股木香。

    她再度靠近,从他的脑袋开始,又钻入被子里,往下一路闻去。

    花慕寒的唇角轻勾,偷偷的睁开了眼眸。

    目标定在了他的右手腕上,长汀轻轻拈起那薄薄的绸衣,终于看到了那串褐色的沉香手串。

    她喜欢那种清淡的香气,闻了后,心很静。

    她缩在那里,贪婪的一阵细闻。

    “很喜欢吗?”

    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长汀身子一僵,尴尬的钻了出去,呵呵干笑道:“对不起,吵醒你了……”

    花慕寒看着那个趁别人睡着“偷香窃玉”的人,抿唇一笑,把自己的右手抬到了她的面前,“你喜欢这个?”

    长汀不好意思的平躺在床上,伸指拨弄着那串沉香珠子,“我闻到它的味道很好,以前怎么没见你戴?”

    “这是我外公在我母亲出生时送她的,后来,在成婚的那夜,她又送给了我父亲。前几天,我父亲把它给了我。”花慕寒语气淡然,目光却越来越复杂。

    “哦,原来是这样。”长汀也感慨良多,“可见,你母亲真的很爱你父亲。”

    “我送你,好吗?”花慕寒凝视向了她的双眼。

    长汀微怔,随后就笑着摇头道:“你可以送我任何东西,唯有这个东西不能送我。”

    “为什么?”

    “因为这东西里承载的东西太多,即便你愿送,我也不敢接,因为,那会成为一种负担。这个世上,能戴起它的,就唯有你了,不要轻言送人。”长汀目光诚挚的坦言道。

    花慕寒凝视了她良久,才开口说道:“你很懂事,但是,我很不喜欢。”

    长汀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傻瓜,我宁愿你,喜欢它,就大胆的跟我要。”花慕寒把手放到了她的脸颊上,用拇指轻轻的摩挲她的眼眶。

    “那你该去喜欢华珠。”长汀冲口而出,不悦的嘟起了嘴巴,“她一定巴不得你送她。”

    花慕寒的唇角微弯,“你是不是吃醋了?”

    长汀急了,忙辩驳道:“谁吃醋了!我的意思是,你有受虐倾向,更喜欢那些跋扈、骄横的女子,我只是拿她打个比方而已!”

    花慕寒不再跟她纠缠这个话题,瞥了一眼那串沉香,柔声道:“我现在的确不打算送你这个,不过,方才我听的清清楚楚,你说你会收下除了这个珠串以外,我送你的任何东西。”

    长汀一怔,努力回想方才说过的话,“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你记不记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记得。”花慕寒轻轻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身子平躺了下来,“我要睡了。”

    长汀看着他那张疲惫的脸,咽下了到口的话,帮他把被子掖好,乖乖的躺在他的臂弯里,一动不动。

    临近黄昏时,她趁他还在熟睡,偷偷去了厨房,烧了些热水,又煮了些面,端了回去。

    窗外有零星的雪花开始飘洒,她蹙着眉头坐在床边,轻轻的去推他的胳膊,“花慕寒……”

    手臂上被一扯,她整个人已经趴在了他的身上。

    她羞恼的伸手在他的腋下一阵乱拧。

    花慕寒睁开那朦胧的睡眼,身子一转,把她压在了身下,邪邪笑语,“再拧一下试试。”

    长汀羞赧停手,瞥眸看向了窗外,“下雪了,今晚非得走吗?”

    花慕寒吻向了她的耳垂,“你不想我走,对吗?只要你坚持,我就留下来。”

    长汀想挣扎,双臂却被他的双手紧紧的箍在了头顶,整个身子动弹不得半分。

    “长汀,告诉我,你不想我走,告诉我,你需要我。”花慕寒轻轻啃咬着她的下巴、脖子。

    长汀忍耐着那份麻痒,皱眉道:“你不要这样,我只是怕路上湿滑、寒冷……”

    花慕寒抬头,不舍的凝视向她的双眸,“长汀,乖乖的在药畦等我,别再跟那些男弟子走的太近,别伤我的心。”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凰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夕雾并收藏凰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