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7章 佳节陌路变娇颜

第7章 佳节陌路变娇颜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子婳取下纸筒,展开灯谜之后,递与这位公子同看,只见谜面为:“三四五,象把弓,十五十六正威风,人人说我三十寿, 二十八、九便送终”。

    卢子婳略一思忖,开口道:“这物什儿,说来应当是,小时两只角,长大没有角,到了二十多,又生两只角。”

    那素锦袍服的男子,心下道,这谜面虽说不难,可这位姑娘竟也是聪慧至极的,心念一动,说道:“姑娘说的极是,纳兰不才,也曾得幸见过这样的情形,当是瑶华映阙,烘散蓂墀雪。比拟寻常清景别,第一团圆时节。影蛾忽泛初弦,分辉借与宫莲。七宝修成合璧,重轮岁岁中天。

    卢子婳本没想到这灯下的谜面竟然如此之简单,见到谜面的一瞬间,她已经料到两人都会猜出谜底来。她赶忙将谜底以另一个谜面的形式说出来,生怕被这位公子抢了先机去。可是她万万没料到,该人不仅长相风流英俊,腹内自华更是深不可测,这首词一出,相比之下,刚才自己说出的答案,如同雕虫小技一般,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的。

    卢子婳心下有些许的懊恼,技不如人,那支步摇只能拱手让人了。

    原来这位公子就是纳兰明珠的长子纳兰容若。

    容若永远也忘不了康熙八年间的上元节,向来待人温顺有礼的他,竟然会当街和一位姑娘挣将起来,为的仅仅是那支灯笼?

    灯笼中的烛火闪动,透过灯笼打在那位姑娘的脸上,她许是因为自知赌约即将输掉,双眉微蹙,小嘴儿微微的向上噘着,细腻的肌肤映着红彤彤的灯光格外娇俏迷人。一双美眸中明明是失利的懊恼,看在纳兰眼中却生出了另外一种摄人心魄的光华,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那站在纳兰容若旁边的,被唤作珍儿的姑娘是纳兰府上嬷嬷的女儿颜珍,与纳兰自幼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十分要好。这灯笼自是颜珍看上之后,央求着纳兰前来赢取的。

    孙烟萦见卢子婳情绪低落,忙安慰她说:“妹妹不必介怀,左右不过是一件头饰罢了,等过几日咱们去街上好好转一转,还怕碰不到比这更好地物件儿不成?”

    卢子婳回首,眼巴巴的看了看那步摇,又瞧了瞧容若,叹了口气,转身要走。

    卢子婳这一眼百转千回,看得容若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想来想去,自己作为男人,而她是如此柔弱的小女子,自己即便是赢得了赌约,也实在有些胜之不武。他急走几步,上前拉住卢子婳,说:“姑娘请留步,方才和姑娘定下赌约是在下冒失了。我只为这盏灯笼,不如你拿走那只步摇如何?”

    卢子婳本来见他和颜珍在巷中柔情蜜意,心中就有些不舒服,这灯谜之约又技不如人,难免有些火气。她用力抽出自己的衣袖,道:“公子不必客气,只是小女子技不如人罢了,我自知的。”卢子婳一边说着,一边气鼓鼓的瞪着容若,说出的话是客道的意思,但是却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这纳兰容若平日里见到的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官家小姐,加之他自己气宇轩昂,家世显赫,极少有人敢这样同他呛声。他看着卢子婳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忽然想起前几日官员送至家中的黑珍珠来,都是一样的耀黑闪亮,好看的紧。

    他不由的笑了笑,说:“姑娘不要误会。”容若走至摊位前,拿起卢子婳中意的步摇,又走回到她面前,说:“我能赢下这盏灯笼是姑娘承让罢了,如此短的时间内,姑娘想出的答案自是极好的。这只步摇就当是我纳兰送给你的礼物吧,我看也是极衬你的。”

    容若说完,拉过卢子婳的手,不容分说的将步摇放在她的手上,取下灯笼和珍儿一起走了。

    卢子婳看着手中的步摇,又抬头看看了才子佳人双双远去的背影,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闷闷的。

    纳兰容若和颜珍走在回府的路上,他脑海里还依旧浮现着卢子婳灯影下的娇艳脸庞,或嗔或喜或怒,他默默的想着,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颜珍和容若感情极好,虽然他从未对自己说过直白的话,但是,在颜珍的心里,他们之间心心相通,就是牢不可破的人间最美丽的情感——爱情。她自幼跟随容若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纳兰送什么礼物给女人,更遑论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颜珍心中有些慌乱,可转念一想,那位小姐虽然貌美聪颖,可是终究只是个路人而已,是自己想多了吧,她这样安慰自己。

    颜珍用力握了握容若的手,想,虽然我的身份永远不可能做他的正妻,但是,这十几年的日日夜夜,没有人可以取代。

    颜珍的动作让纳兰容若回了神,他笑着说:“这灯笼珍儿可还喜欢?”

    “当然了,只要是你送给我的我都喜欢。”她向来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只这一句话,就已经羞红了脸。

    容若道:“喜欢就好。”

    “公子,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你都会送给我的对不对?”

    “嗯。”

    颜珍又低喃道:“其实,那只步摇真的很好看。”

    颜珍的这句话又让容若想起卢子婳来,他心中反复的想:“不知道,她戴上那支步摇是个什么样子?”

    容若心中想着子婳,一时没有回答颜珍,颜珍只当他没听到,也不敢追问。

    其实颜珍很少向容若讨要什么东西,因着她在府中的身份,她向来是勤勤恳恳的伺候主子的。但是在容若心里,她并不是个丫鬟,而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很亲密的人。

    纳兰容若从来没有去探究过这种亲密的感情是什么,他曾经和颜珍一样懵懂,他误以为这就是爱情。可是直到有这么一天,一个女子,裹挟这另外一种情感向他走来,这种情感忽而细雨微霭让人沉醉,忽而艳阳高照让人热烈,忽而狂风骤雨让人惧怕,忽而迷蒙薄雾让人迷失。他始发觉,曾经的过去种种,竟比不过和她厮守一日,以往的世事繁繁,竟比不过她的一颦一笑。

    又过了几日,出了正月,院中的雪已经开始慢慢的消融了,卢子婳从老太太那里听到一个好消息,她可以和孙烟萦一起,去学堂读书了。这让卢子婳尤为兴奋,她自幼跟随阿玛走南闯北,虽说在孙府不得不收敛自己的性子,但是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成日里读书练字之外,也颇有些无聊。上学堂的东西老太太和孙烟萦的额娘都给卢子婳准备的很齐全,她让微雨帮她一起挑选明日去学堂的穿着。

    “小姐,这几日老太太赏赐的东西我都已经收入这首饰匣中了?”

    微雨打开首饰匣子,闻讯卢子婳的意见。

    卢子婳一眼就看到静静的躺在那里的步摇,上元节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家的纳兰公子?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再见面,瞧着他的穿着出身必定不是一般的人家。他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出口成词暂且不说,这字字珠玑,风韵才华让人惊叹,连我都要甘拜下风。这只步摇,是他送给我的礼物呢。”

    “小姐?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微雨见卢子婳神游天外,就提高了声音问道。

    “微雨,你可知道这京城之中的纳兰府?”

    “就是那日冲撞小姐的恶人?”

    卢子婳摇了摇头,说:“这亲兄弟尚且性情不同,有同一个满族姓氏的人,也可能是千差万别的。”

    “我想起来了,那日灯会遇到的公子也说自己是纳兰家的,怎么我们是和纳兰家犯冲吗?先是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纳兰坏人伤到了小姐,后又有一个纳兰公子抢了小姐心爱的步摇去。”微雨为卢子婳的遭遇抱不平,因着之前遇到的恶人,所以对纳兰容若的印象也一并差得很。

    卢子婳被微雨一本正经的说教逗得格格直笑,指着她道,:“有你这个厉害的丫头跟在我身边,谁还能欺负了我去?”

    微雨又道;“这纳兰家族好像真的是个大家族,前几日我奉了夫人之命去给大房里的送东西,正碰上大少爷和一些朋友在偏厅聚会。我出来的时候路过偏厅,偶尔听到大少爷说什么纳兰的,当时我隔着屏风听得不是十分真切,但是大概也是这么个姓氏。”

    朋友聚会?纳兰?哥哥的朋友许是也在学堂念书吗?

    卢子婳心念动了一动,唤来微雨道:“明日是第一日去学堂,自然要庄重一些,就穿额娘给我做的那件玫红色碎花的旗装吧。”

    “小姐肤如凝脂,那件旗装更是衬得小姐人比花娇,自是在合适也不过的了。”微雨拍手叫好,转身下去取衣服去了。

    不知道,哥哥的那位纳兰是不是我心中念着的那个纳兰,卢子婳自顾自地这样想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